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创造的那些神话种族 > 第两百零八章 先祖之灵攻击先祖之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日转瞬即逝。

  圣城角斗场里,所有的兽人萨满,都在关注着这一场比赛。

  当阿卡德与对面的兽人进入角斗场的时候,气氛红火到了极点,他们无比地期待这一场战斗能无比激烈。

  阿卡德的对手是一位身披全身板甲的兽人,板甲的外部套了一层红色的罩袍,显得既威风又孔武有力。他手提两把沉重的铁锤,一个转身,你都仿佛看见他要砸烂地面了。

  阿卡德瞬间能理解他为什么要准备这样的武器。

  自己为了轻便,用的是以突刺为主的细剑,可这种剑面对这种全身板甲的话,是很难打破防御的。

  更别提,对方两只手都提着沉重的铁锤了。

  当阿卡德与他对视的时候,这个兽人的瞳孔内部有一圈圈黑色的轮纹。

  相互行完礼仪后,阿卡德道:“打之前先确认一下,你是不是接受过别人的交易,拥有了不属于你的力量?”

  对面脸色瞬变。“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比赛,能赢就行。”

  说罢,他竟脸色狰狞、面带杀意地提起两个铁锤朝着阿卡德袭去,他攻击的方向都是阿卡德的左手,想来是因为阿卡德的左手是弱点。

  两把铁锤挥舞得若山呼海啸,招招下了死手。

  裁判大声地说:“两把铁锤加起来的重量十分沉重,能够如此轻松地挥舞得动这种武器,可谓是厉害。不愧是冠军之争。”

  观众席上的呼声,越发高涨。

  阿卡德的眼睛盯着那两把铁锤,他忽然伸出自己的左手,用左手接住了两枚铁锤。

  ‘砰~’

  左手绑着的绷带因张力的原因,断成一寸又一寸,落了下来。

  左手因为强大的撞击力而变了形,骨头都有脱出来的倾向。

  在观众们震惊的目光之下,阿卡德背后出现了两道身影,分别是一红眼一蓝眼两条巨蛇,腾蛇与修蛇,两条修蛇扑向对方,竟然直接用先祖之灵攻击对方的先祖之灵!

  很快,对方的先祖之灵在众位萨满眼中被绞杀。

  而阿卡德变了形的左手,在腾蛇图腾的力量之下,断而不死,又有修蛇图腾永不停止跳动心脏的强大能源支撑,迅速恢复了原样。

  阿卡德对着惊呆了的对手,说:“真正的战斗是凭借自己锻炼到千锤百炼的力量,经过百炼自得的心意,一次次突破自己的极限,在无限紧张的激烈战斗之中使用出现,让父神见证我们的心智的时刻。”

  “你的力量来自于外力,而我的力量来自于自己。”

  “利用图腾里的先祖之灵攻击他人的图腾里的先祖之灵,本身就是我曾经在无数次危险的战斗之中领悟出来的东西。只是先前我的图腾之灵的品质,没有与你们的先祖之灵形成差距,所以我不敢使用。”

  失去了图腾加成,对方的力量大幅度下降。

  阿卡德挥动细剑,轻易地夺走了他的两枚铁锤,然后把这个大铁罐头踢倒在了地上,他虽然想要反击,但还是被阿卡德控制住了。

  阿卡德踩在他的胸口,道:“你只是提升了力量,却没有学会使用你的力量的技巧。”

  “后来者,不抛弃不属于你的力量,你永远也超越不了我。”

  阿卡德一剑刺了下去,那剑落在了那兽人的脸庞。

  兽人斜眼看过去,额头满是冷汗,因为如果阿卡德要杀他,刚才那一剑就可以刺下去了。

  阿卡德赢了。

  当裁判举起阿卡德的右手时,观众们欢呼之余,部分自命不凡的兽人们纷纷在想刚才阿卡德利用先祖之灵攻击对方的先祖之灵,从而取得胜利的事情。

  他们震惊,竟然还有这种使用先祖之灵的方式!

  他们还思考,如果是他们自己遇到这种攻击方式,他们有办法可以应对吗?

  兽人先知、巴列、阿托曼等坐的最高处,兽人先知从王座上站了起来,他不可置信地看着最底下的角斗场地上被裁判举起了右手,接受大家欢呼的兽人——阿卡德。

  兽人先知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还会见到这个年轻人。

  他忽然有一种无处对抗的感觉。

  就好像他无法对抗,自己一天天衰老的趋势。

  一个念头出现在先知的脑海里,‘与其螳臂当车,不如顺水推舟!’

  兽人先知从王座上走下来,他带着宽慰的笑容,仿佛自己真的就是一个期待年轻人成长起来的老一辈兽人,他一路走下去,一个个被他经过的兽人都起身,表示尊敬。

  兽人先知说:“赞美父神,你终于再次来到我的面前。”

  “这一次,你比从前的任何时候,都显得更加成熟。”

  阿卡德看到先知走过来,他立刻弯腰表达尊敬,因为5+1等级制度的原因,等级低的兽人必须向等级高的兽人表示尊敬。

  兽人先知,道:“我看到你用先祖之灵攻击了被人的先祖之灵,这是怎么一回事?”

  “大人。”阿卡德说:“我在从前当巡逻队队长的时候,因为那座城市里的兽人经常闹事,所以我有许多与兽人交战的经验。因此,我有一天发现,如果我可以让我的先祖之灵攻击对方的先祖之灵,我就可以打断对方的先祖之灵增幅敌人的法术。”

  “但是,这种方法,只能用于双方的先祖之灵品质相差悬殊上。”

  兽人先知点了点头,表面笑意盈盈,内心却无比地忌惮。

  因为阿卡德发现的方法,增加了传统萨满的又一种攻击方式,先知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是否会威胁到万灵萨满的地位。

  正当二人说话的时候,阿托曼走了过来。

  他说:“请等一下。你这种攻击方式几乎是只针对了兽人,因为只有兽人才会操纵先祖之灵,你靠着这种方式获胜,是否有效,我们还需要商讨。”

  阿托曼看向兽人先知,然后继续对阿卡德,说:“因为从前从未有人使用过这种方式。”

  阿卡德抬起头,对阿托曼,道:“从前,也从未有人使用过渔网枪,但是你看看现在,整个兽人社会的军队到处都是渔网枪。”

  “用先祖之灵战斗的方式,是我自己磨砺出来的,我不认为有问题。”

  阿托曼为之恼火。“这不一样。你的这种手段几乎只能针对兽人,角斗场是要择选出优秀的战士,可以战胜外敌的战士。”

  此时巴列走了过来,他哈哈大笑,给了阿卡德一个拥抱。“朋友,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阿托曼,你这也太死心眼了,难道兽人就不会是我们的敌人了吗?”

  “这……”阿托曼为之语塞。

  听到巴列的话,阿卡德想起了文明入侵者。

  他立刻对兽人先知,行礼,然后道:“永胜的父神在上,先知大人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情,我们的敌人从来没有消失,三年前的胜利只是一个骗局。”

  “先知大人,敌人就在我们眼前。”

  “这个兽人,和我两天前决斗的那个兽人,他们之所以力量会大增,全是因为他们服用了那些文明入侵者给他们的仪式之血,所以力量大增。”

  “那些敌人还潜藏在我们的中间,不知道兽人里有多少知情者!”

  此言一出,四方惊骇。

  兽人先知皱起眉头。

  阿托曼出言怒斥。“阿卡德,你不要胡说。”

  “你以为你这么说,你就可以维护你的胜利的事实,让你登上冠军的宝座吗?”

  观众席上的兽人们都炸了。

  什么叫三年前的胜利是一个谎言。

  敌人依然潜藏在我们中间。

  三年前的胜利可是圣城和先知亲手确认过的。

  所有兽人们都在议论纷纷,有人相信阿卡德的话,有人认为阿卡德只是危言耸听,有人觉得阿卡德是在造谣,他只是为了贬低自己的对手。

  但是大部分兽人因为阿卡德是胜者的缘故,所以心里都有点相信阿卡德的话语。

  在这杂乱的声音之中,有一些声音要求严惩阿卡德,有一些声音说阿卡德是骗子,有一些声音说要相信阿卡德。

  阿卡德看向先知,他明白决定事情的人只是先知,先知的态度最为重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