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秦时天行者 > 第一百二十章 看走眼的鬼谷子

第一百二十章 看走眼的鬼谷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焰灵姬口中得到这些人员的名单,幽荧仔细思考片刻,决定将这些人交由典庆去处理。

  再怎么说,她们对于披甲门而言,也只是外人。

  有些事情不适合她们去动手。

  ……

  ……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

  典庆找到师父晋文,将有关于二师弟姒元的事情告诉师父,包括那些悄悄打探消息的探子等。

  晋文沉思片刻,向典庆挥了挥手。

  “这件事,为师已经知晓,为师会派人着手仔细调查此事。”

  “另外,等到阿元回来后,让他来见我。”

  “还有关于小梅和无双的外功修行,你这个做大师兄的上点心,该指点的指点,该教导的教导。”

  “为师最近比较忙,可能顾不上教导他们两个。”

  “是,师父!”典庆向晋文恭敬行礼,然后道别,转身重新离去。

  ……

  ……

  回归披甲门后。

  幽荧主动找过来,给了典庆一份外门探子名单。

  随即又飘然远去。

  典庆看着手中的名单,又扭头望着幽荧的背影,眼眸中的神情,显得异常平静与深邃。

  “这样的能耐,真的让人吃惊……。”

  “只是……她是二师弟的人。”

  他轻轻闭上眼睛。

  脑海中,却是不自觉回忆起自己曾经在披甲门地下密室中见到的那些文字,那是曾经魏国上将军庞涓留下的遗言。

  【魏地处中宫而四面受敌于秦齐赵楚韩,皆为劲敌。日久,魏亡,绝非偶然】

  “日久,魏亡,绝非偶然……。”典庆轻声喃呢,这一段遗言,犹如一根无形的尖刺,深深刺进他的内心中。

  也刺进师父的内心中。

  如鲠在喉,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魏国逐渐走向衰亡的边缘。

  魏王昏庸而无能,偏偏还喜欢忌惮打压忠心能臣。

  佞臣攻讦,陷害忠良,颠倒是非,互拖后腿……。

  纵然是那信陵君魏无忌,身份地位显赫无比,才华智谋罕有对手,却依旧对此无可奈何。

  现今只得躲藏于赵鄗。

  他也回想起二师弟曾经与他交谈过的话语。

  询问过他,当未来有一天,魏国灭亡后,他又该当何处?

  曾经的那一段对话,现如今,依旧在脑海中清晰无比,恍如昨日。

  只是他不愿抛弃自己的国,不愿舍弃自己的家。

  “这是我的国,也是我的家。”

  “我典庆生是魏国的人,死……是魏国的鬼!”

  睁开双眼,低头看向手中的探子名单。

  典庆神情平静,双手轻轻用力,将其撕扯成碎片,碎片纷纷扬扬,从手指缝中飘零而下。

  名单上的所有人,他全部都认识。

  更加知晓其中一部分人的真正来历。

  那是魏王布下的眼线,是监视大将军的棋子。

  一旦拔除这些人,只怕会让魏王以为是大将军要谋反,从而为整个披甲门,带来更大的血腥灾难。

  “魏地处中宫而四面受敌于秦齐赵楚韩,皆为劲敌。”

  “日久,魏亡,绝非偶然……。”

  典庆默默在心中反复念诵这一段遗言话语,越发觉得黯然神伤。

  脸庞与眼眸中,看不到丝毫欢笑。

  有的只是落寞与悲伤。

  还有无能为力。

  庞涓出身于纵横鬼谷,其虽然败于孙膑之谋,但并不意味着庞涓差劲。

  他的眼光,超越常人太多。

  而他所悄悄留下的遗言,更像是对魏国未来的真实写照。

  ……

  ……

  时间,悄然流逝。

  不知不觉中,已然是半夜时分。

  幽荧从姐姐那里接过照看妘姬的事情,好在小丫头已经安然入睡,不哭不闹,无需她过多费心。

  姐妹俩本为一体,记忆共享。

  妹妹幽荧的记忆,就是姐姐烛照的记忆,没有任何差别。

  “吱呀……!”

  烛照轻轻伸手推开房间门,抬头看了看天色。

  白裙身影飘然远去,无声亦无息,没有被任何人察觉到她的踪迹。

  在房屋顶上,她如天外飞仙,轻灵而迅捷。魏国大司空的府邸,她心中一清二楚。

  短短片刻时间。

  便是已经来到大司空府邸的后门前。

  烛照放开自身神念,感应监视周围的风吹草动,而她自身,则翻墙入内,自由游走在亭台楼阁之间。

  院子内部的守夜巡逻队伍,根本察觉不到她的存在。

  偌大的府邸,对于烛照而言,如入无人之地。随手以控心咒控制住一个娇媚侍女,让她带路。

  带领自己找到魏庸此刻所在地。

  找到人,她二话不说,直接以控心咒强行控制住魏庸,让他自己进行自我深度催眠。

  遗忘掉有关于主人重瞳的所有记忆。

  “可惜,我当初未曾选择学习封眠咒印,不然哪里还用得着这么麻烦。希望这次的催眠效果,能够维持时间久一些。”

  漫漫黑夜中。

  一袭雪白衣裙的烛照,再次飘然离去。

  这一次,她并未回到披甲门,而是根据六道仙印的特殊联系,直奔向大梁城外。

  去寻找主人姒元。

  厚重又高大的大梁城墙,根本就阻拦不住她丝毫,轻松翻越而出。

  纵然是悬崖绝壁,她也能如履平地。

  ……

  ……

  另一边。

  纵横鬼谷内部,数个时辰之前。

  鬼谷子王诩微微低头,俯视着被他随手一巴掌拍晕过去的小少年,心中慎重思虑许久。

  决定还是将货扔出去。

  “若此人真是阴阳家的新任星魂,那么其在神都九宫当中的地位,必定处于核心之一。”

  “贸然将其扣留,用作聂儿和小庄两人的练剑靶子,恐会惹出东皇太一亲自出动。”

  鬼谷的纵横之道,本质上,就是决与择。

  身为当代鬼谷子的王诩,更是深谙其道,心中透彻。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

  自然心中有数。

  “倒是老夫之前看走了眼。”

  “没想到你这小家伙儿,居然还会阴阳禁术魂兮龙游。我纵横家虽然不惧阴阳家,但也不愿意随便惹上大麻烦。”

  他右手探出,隔空擒拿。

  躺倒在地面上的姒元,被鬼谷子一把抓起来,犹如拎着一只小鸡仔一样,就这么晃晃悠悠的向鬼谷外面走去。

  一直走到远离鬼谷十余里。

  他才随手将其扔到地面上,独自转身离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