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夜虎 > 第二十六章 凶手去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兄弟?!嘿嘿,夫妻都是同林鸟,何况兄弟?像刘关张那样的兄弟历史上能有几个?很多时候兄弟就是用来骗,用来卖的。至于什么时候卖,不还是得看情况么?”王春生等人一落座,就听到了蘑菇的这么一番没头没脑的话。

    王春生刚一落座,就听到蘑菇说了这么套歪理。不过如果仔细听的话,很明显蘑菇的问套歪理很符合这种人的人性。毕竟他们就是江湖人,过的就是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你让他们这种人讲什么义气和规矩,那不是骗人么?就算是他们讲义气,也得是在他们还继续在江湖上混下去的基础上。一旦他们看到不好玩了,准备跑到某个地方颐养天年了,他们就会把他们不需要的东西全都换成他们需要的东西,然后逃之夭夭。

    “这是怎么回事?”王春生朝被强光灯笼罩着的蘑菇方向努了努嘴,问站在一边的预审员道。

    两名预审员苦笑了一声,低头对王春生低语道:“这家伙想跟咱们做交易,非说他只是教唆别人抢东西,却不是教唆别人抢劫。如果能算他立功的话,他就会把他知道的东西都撂喽。”

    王春生能在这个场合出现,那就意味着他取得了肖局长的支持和授权,也说明周定国已经在这次公安局的内乱中败下了阵来。不过现在说周定国已经彻底败北还为时尚早,毕竟砍手案的行凶者还未被抓获,种纬承诺的七天破案也还未曾实现,而王春生等人现在和种纬是一损俱损的关系,所以他们还远没到放松的时候。

    “气,这号人倒是会算计!”王春生被蘑菇打的主意给气笑了,冲蘑菇的方向冷笑了一声道。

    蘑菇那边被两个高亮的强光灯照着,根本看不见这边的预审席已经换人了。不过从预审那边突然降下来的问话频次上,他很快就判断出来对面似乎来了什么人。虽然说这边没人给他介绍,但他知道肯定是有份量的大人物来了,他自然马上就知道他该抓住这个机会了。

    “对面是哪位领导来了,蘑菇这儿有礼啦!”这家伙似模似样儿的向强光灯后面的方向作了个揖道:“不知道兄弟刚才提出的要求这位领导知道不知道,能不能给兄弟个撂个话,兄弟好斟酌一下。”

    “蘑菇,我是王春生,知道吗?”王春生根本没有一丝犹豫,直接就跟蘑菇对上了话。

    “哟!原来是王局,小兄弟对您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啊!对越自卫反击战前线下来的战斗英雄啊!江湖中不论谁说起来,哪个兄弟都得给您挑大拇指……”蘑菇这家伙看来确实挺会来事儿的,一听对面坐着的人换成了王春生,立马就热情了起来。

    “行了!什么江湖?你们那个江湖?老子当年在战场上拼命,可不是为了保卫你们这群垃圾的!”王春生根本不吃蘑菇这一套,直接就把蘑菇套近乎的想法给灭了。

    蘑菇热脸贴了个冷屁股,一下子被王春生给噎了个上不来下不去,好不尴尬。不过这家伙明显心理承受能力还不差,他只不过稍一沉吟,就又想起出办法。

    “嘿嘿,王局,兄弟就是个行走江湖的小角色,跟您当然比不了。不过要说好歹,兄弟还是知道的。只可惜兄弟打小也没上过几年学,自小又偷鸡摸狗没干什么好事,自然也就没法效仿您当兵吃军粮去了。所以为了活着,又为了养家糊口,兄弟自然免不了干了点伤天害理的理儿。”蘑菇努力在替自己狡辩着,只不过他的姿态摆得很低,显然很在意王春生对他的看法。

    种纬在一边冷眼看着,观察着王春生和蘑菇之间的斗法。这种级别的斗法可是不多见的,这可是难得的学习机会。

    “少说废话!”蘑菇的话还没说完,王春生就带着怒意打断了他的话道:“蘑菇,实话告诉你,你心里想的什么你我都清楚,别想在这儿跟我讨价还价。是,你今天晚上不说,明天那伙人有可能就会跑了。可他们真的能跑吗?你不说,难道别人就不会说吗?说的比你早,功就算他立的。再说,就算你们都不说,早晚我们照样都能抓住他们。不过那个时候,你们是什么罪行可就不好说了。什么教唆抢夺?还是教唆抢劫,那可就是我们说了算的了。你好好想想吧!给你五分钟,五分钟后没新东西,他就不用审了。”

    最后一句话王春生是对着站在旁边的预审人员说的,只不过他这话是真是假那就得看个人的理解了。反正种纬理解的是,现在是双方彼此给对方的心理上在施压的阶段,谁顶不住谁就会败下阵来。不过王春生给对方的这个时间点可以吗?真的可以逼迫对方把事情都交待了?不过因为条件谈得太死,让对方破罐破摔?

    “五分钟,王局,您这给的时间也太死了吧?还没说兄弟说了有什么好处,兄弟这没点动力啊!”蘑菇并不是那么容易吓倒的,哪怕王春生给他开出了条件,但他依然油嘴滑舌的兜着圈子。

    岂料王春生根本不吃他这一套,而是直接对身边的预审员吩咐道:“计时,五分钟!谁有功夫跟他一个人在这耗!其他人别都在这儿呆着,去看看其他人去,有消息马上来告诉我。”

    “是!”先是预审员答应了一声,然后看着自己的手表就开始记时了。

    接着房门一响,有人故意在开关门时搞出了些响动,然后开门离去了。而种纬却座在原地没动,继续观察着王春生和蘑菇之间的斗法。

    种纬相信王春生刚才那番话里肯定有虚张声势的成分,但也绝不怀疑五分钟后王春生会拂袖而去。这是对蘑菇进行心理施压的好办法,但这个办法的效果如何却不好说谁。只能看蘑菇对他的同伙们有没有信心,这个广阳帮的人是不是真的一个个都是铁嘴钢牙了。

    种纬相信最终这伙人的嘴都会被撬开,甚至呆会儿长时间没有进展的时候,他还会带着八名退伍兵给这些不开眼的家伙上上手段。相信他从特警团里学到的那些招数应该会起点作用,会让这些家伙做出正确决定的。只不过如果是那样的话,无论是浪费的时间,还是刑讯逼供所带来的恶果,都不是大家愿意承受的结果。

    时间一秒秒的过去了,审讯室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有楼道里有人走动的声音传进来,而且如果仔细听的话,人们甚至可以听到其他房间里的吆喝声和喝骂声。

    “王局?还在吗?”王春生这边不说话了,蘑菇那边很快就有些沉不住气了,他眼珠转了转便朝着强光灯后的王春生等人问道。但是留在这屋里的这几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等待着。大家都知道这是心理战术,因此都非常有默契的配合执行着。

    没有听到这边的回应,蘑菇表现出一副很无奈,而又很镇定的模样。但是,他心里真是这样的吗?真的很镇定吗?

    种纬仔细的观察着蘑菇的一举一动,不放过任何一丝丝微小的细节。很快,种纬就发现了蘑菇一些极为细微的反应。比如,蘑菇在做出一个无奈的苦笑表情时,他很自然的咽了口唾沫。而他被铐在审讯椅上的手,也无意识的搓动了几下手指。看到这一幕,种纬的嘴角微微往上一扯,露出了一抹笑容。

    种纬在警校学过犯罪心理学和预审学,他没想到自己刚出校门就有机会验证自己所学的效果。蘑菇的这些看似自然的小动作,都证明了他的内心完全不似他自己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松。恰恰相反,这家伙的内心实际上紧张得很。而且他的小动作越多,越是努力的压抑,就越证明他是很心虚的。

    要知道,人的身体的动作也是种语言,微小的反应和举止都代表着人心理状态的变化。蘑菇虽然外表表现得很镇定,似乎是经历过很多次类似的事情,早就不把预审当回事了。而实际上,从他故意松口的表现,以及想办法和王春生搭话讲价钱这件事情上,就可以看出来他很清楚他现在面临的是什么局面,他的压力实际上很大!

    种纬在观察蘑菇,王春生却连种纬也一起观察了。对王春生来说,蘑菇只是他警察生涯中遇到的一块小土坷垃,根本不当回事的。而种纬却是他悉心培养的得力助手,如果他手里多几个种纬和马队长这样的助手,他在天海公安局第二把交椅的位置上只会坐得更稳。

    当王春生看到种纬嘴角带上了笑容,他便立刻意识到种纬已经发现了什么。于是他轻轻的拍了拍种纬的手臂,然后无声的冲种纬“嘘”了一声,示意种纬别出声。然后王春生又往外面指了指,接着又往屋里往回一划,又一次指了指自己的嘴,比划了个张大嘴说话的口型。最后,王春生往门外的方向一甩头,示意种纬执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