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大佬,饿饿,饭饭[快穿] > 第 11 章 第 11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景年这一觉睡得踏实,早上醒来,迷迷瞪瞪,眼睛半睁,看见坐在身边的姐姐,猫崽儿一样蹭过去:“姐姐。”

  刚睡醒的小奶音黏糊糊的,尾音又轻又飘,像在撒娇。

  “年宝醒了?”方锦绣熬了半夜,只睡了几个小时,早上邻居家鸡一叫她就醒了,又检查了一遍,她那金手指还在,生怕自己在做梦。

  当然结果是好的,她就说嘛,做梦也做不出这么大的。

  所以哪怕半宿没睡,方锦绣现在依旧精神奕奕兴奋不已。

  “姐姐。”景年没睁眼,又软乎乎地喊了一声,扭着身子往姐姐怀里钻。

  “小猪仔。”方锦绣揽着弟弟拍了拍,有这么个粘人乖巧的崽,真是想象不到的快乐。

  景年躺在她怀里睁开眼睛,一本正经道:“不是小猪,我不好吃。”

  生产队是不让自家养猪的,每家每户养鸡的数量也有限制,猪都是生产队养着,过年的时候交够了集体的,剩下的给村里人分。

  景年以前被抱着去看过小猪仔,旁边的小孩儿对着小猪仔流口水,说等小猪仔养大就能吃肉了。

  景年也想吃肉,肉肉可好吃了,但是他不想吃自己了。

  方锦绣噗嗤直乐,景年看她笑,也弯着眼睛跟着笑,软萌萌一团。

  方锦绣稀罕得不行,好一通揉搓,景年以为姐姐在跟他玩,在床上滚得像只毛团儿,被扒拉回来的时候,衣服都掉了一半。

  帮他把扣子扣好,方锦绣揉了揉弟弟柔软的头发,有些惊讶道:“年宝是卷毛欸。”

  昨天一开始景年头发脏乱看不出形状,后来洗干净了,擦过之后胡乱支棱着,她也没注意。

  现在过了一晚再看,景年应该是自然卷,不是那种小卷,是大卷,很自然地带一点儿弧度。因为有一段时间没剪了,软趴趴的垂过下巴尖,衬上精致的五官,像个漂亮的洋娃娃。

  景年也摸了摸自己脑袋,仰着头问:“卷毛是什么?”

  方锦绣说:“是我们年崽这样卷卷的头发,很可爱的。”

  姐姐总喜欢换着花样叫他,年宝、年崽、乖崽、崽崽什么的,景年已经习惯了。

  方锦绣一夸他,他也立刻夸回去:“姐姐也可爱。”

  要不然她喜欢景年呢,乖崽嘴巴多甜啊!

  嘴角噙着笑,方锦绣一早上心情都是好的。

  “快起来洗漱,一会儿姐姐带你去县城。”方锦绣说。

  她昨晚研究了半宿金手指,那个突然上线的桃饱app,跟她之前手机上常用的界面差不多,但是没那么花哨,功能也缩减了许多。

  比如直播间、粉丝群什么的就没有,也不能跟客服聊天,只有最基础的购买功能。

  她自己的个人信息里面,地址自动填了一个“建丰省平川市和平县朝阳公社胜利生产大队(原方家坪村)”,从省到市,完全是她没听过的地名。

  方锦绣顿时明白,她大约穿平行世界了,一时间担心起来,不知道改革开放,还会不会如期到来。

  但是现在想这个没用,国家大事哪是她能左右的,她现在能把这个金手指利用起来,让自己和弟弟日子好过点,才是最正经的。

  其实这个app功能并不多,方锦绣又是老桃饱用户,没多久就盘熟了。

  她发现,虽然桃饱说是没有什么买不到,她这个删减版,不能买的东西就多了去了。

  比如一些技术类书籍,她搜都搜不到,还有种子,带点儿科技的玩具,都买不到,平板手机之类的电子产品更是想都不要想。

  好像app限制了,不能购买超过现在科技和社会发展水平的商品。

  那就没办法了,方锦绣暂时放下一些脑洞开到天际的想法。

  好在生活日用品,还有吃的东西都很全,这是方锦绣最馋的。

  她看见展示图片里面卤鸭、烤鸡、松软的面包,肉脯肉干、还有那些自煮火锅自热米饭什么的,可能因为这个身体太缺营养了,看见方便面都觉得馋,馋得半夜肚子咕咕直叫,口水横流。

  她到是想买,方锦绣从不委屈自己,吃的方面一点儿不抠搜。

  可她没钱啊!

  只给她桃饱,竟然不把支付软件给她绑定一下,她虽然不富裕,好歹还有个几千块的余额在里面放着,能买不少东西了。

  太惨了真的。

  个人界面有个零钱,但是以前支付都是用某宝,根本没想过充钱。

  现在就后悔,因为方锦绣翻来覆去,发现这好像就是她自己的桃饱,主界面推荐的商品是她前段时间常看的。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金手指上线,并不是真想气死她。

  方锦绣感动地发现,她的某猫积分竟然还在,以前用了不少,还剩下一千两百多积分。

  积分能用来兑换一些抵用券,大部分都是她现在用不上的,人家抵用券有满减限制,那个满的额度,她望都望不到。

  好在她刷到一个以前没有的兑换现金券,一百积分能抵一块钱。

  想到以前用掉的积分,心痛。

  方锦绣不知道这个一块钱是桃饱里的一块钱,还是现实中的一块钱,要是现实中的,其实还蛮划算,这会儿物价多低啊!不然十二块钱能买个啥,五连包泡面?

  她试着换了一百积分,得,零钱里加了一块钱。

  方锦绣连夜开始搜索低价商品,等不得,再不想办法搞钱,她和崽都要被饿死了。

  起初她想,可以卖粮食,细粮好像很稀罕,但是桃饱上不贵啊,一块两块的就能买一斤,就算卖不掉,拿回家自己吃也不亏。

  完了一搜,人家哪有一斤一斤卖的,就算有,人家卖一斤的都是高价胚芽米,加上运费,她一斤都买不起。

  方锦绣:“……”

  怎会如此贫穷。

  看看旁边夜色下,睡得酣甜的崽崽,方锦绣鼓起斗志。

  她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了,是要养崽的大姐姐!

  看见景年,她突然想起来,或许可以卖糖?

  糖便宜啊,一搜,几块钱能买老大一包,还好看。

  最最重要的是,她看到自己吃过的一种彩色硬糖,包装纸是透明的彩纸,内包装上没有生产标记!

  她不用一颗一颗的把糖剥出来,这个包装纸很漂亮,显得糖果也更高档了。

  当然,关键是便宜,买得起。

  买一送一,一包半斤,两包才七块九,三百多颗呢,买的起。

  方锦绣心一横,直接积分兑了八块钱,把糖买了。

  还想着怎么给她送过来,不知道这种时空快递有没有什么动静。

  刚付完钱,啪嗒一声,她怀里出现两包糖,月光下,透明糖纸晃出微微光影。

  方锦绣连忙往身边看,景年睡得手脚摊开,小肚子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睡得可香了。

  她松了口气,快递可真快,就是买来了,就收不回去了,下次可要记住,不急用的东西别急着买,没地方藏。

  把两包糖塞进床头藏起来,方锦绣又摆弄了一会儿app,没搞懂怎么充钱进去,总不能剩下的积分花完了,金手指就废了吧。

  她手里头也没钱可以尝试,只能暂时放弃。

  折腾到现在,她也累了,躺下就睡着了。

  今天起来,肯定不能待在家里,这会儿虽然不是农忙,但是村里人,除了很老已经退休的老人家和很小的小孩子,都是要干活的,不干活就没有工分,没有工分就分不到粮食。

  方锦绣这个年纪,不念书了,也得干活挣工分。

  不过她刚遭了场罪,身子还虚弱得很,没人催她下地,她得趁这个时间,先把家支撑起来,最起码粮食要想办法多弄一点儿,手里也不能没钱。

  景年还没出过村呢,听说要去城里,顿时高兴得不行,一骨碌坐起来:“姐姐带我一起!”

  “当然要带我们年宝。”

  方锦绣也想过要不然让景年先在邻居家待一天,她今天肯定有很多事要做。

  但是又不太放心,而且之前在方家饿了那么久,还不知道受了什么欺负,她琢磨着,要是弄到钱了,两人都去医院检查一下。

  起床后先带着弟弟去洗漱,姐弟俩洗了个澡,还做了两顿饭,水缸里的水剩下的不多了,今天早上还够用,回来肯定得去打水,不然晚上就没水用了。

  方锦绣把这事记下,试了几次,又有景年提醒,自己烧了个土灶,先烧热水。

  没有毛巾,用手捧了水洗脸。

  没有牙刷牙膏,也只能用手指沾点儿盐擦擦牙齿。

  洗漱用具也要早点儿备上,方锦绣继续在心里做笔记。

  条件实在简陋,好在景年乖巧,方锦绣让他做什么,他都乖乖照做,一板一眼十分认真,让他擦牙齿,他龇着小米牙,一颗一颗认真擦。

  完了洗洗手,早饭是一点儿玉米粥里面加红薯块。

  听起来挺好吃,实际上玉米是没脱皮的老玉米简单碾碎一下,大颗带着硬皮的碎玉米粒混杂着打碎的玉米芯子——这种东西不好消化,还嚼不碎,喇嗓子,煮出来的粥糙得很,也不香。

  方锦绣不会做饭,在家有父母,在学校有食堂有外卖,非要自己动手,煮个方便面还成。

  哦,她还会自己煮螺蛳粉,自热火锅什么的也会自己弄,好歹能管好自己的嘴,那不是这些东西都没有么,没有她发挥的机会。

  柴火灶她用着也不熟练,火候不好控制,饭还给煮糊了,一股糊味,只能再加点儿水。

  就这,都没敢做太多,粮食不多了,得省着点儿吃。

  她挑着里头的红薯块还有细碎一些的纯玉米粒,给景年盛了一碗。

  景年脸还没有碗大,捧着碗,大口大口大吃着,一点儿不挑食。

  方锦绣自己吃着粗糙的食物,满是心酸,这东西她吃着都觉得难以下咽,小孩子喉咙细嗓子眼小,景年竟然一点儿抱怨都没有。

  景年昨天吃了更好吃的东西,当然知道现在吃的没有昨天好,但是他更害怕饿肚子。

  “姐姐,给你吃这个,好甜。”他尝过一遍,碗里的红薯是最好吃的,软软甜甜,看见姐姐碗里红薯不多,他连忙捧着碗要给她分。

  “年宝自己吃,姐姐吃这些够了。”方锦绣更感动了,斗志激发,今天一定要挣到钱,最起码,最起码给崽买个肉包子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