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战斗全在八秒内结束马沙 > 025 沃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劳伦·萨姆很开心,他叮嘱了一句“一定要来哦”就跟众人告别了。

  在他看来,自己占了大便宜,一首能让全场鼓掌的歌,肯定会成为流行曲,到时候不管是卖唱片还是怎么样,都能把200镑的钱赚回来。

  至于让VIP包间的人全都起立鼓掌,这事情哪儿那么容易办到?这个震旦人要是真办到了,虽然500镑一首歌有点肉痛,但就当作是花旗买名气了。

  总而言之,劳伦·萨姆美滋滋的走了,得意的笑容映照在他忠心耿耿的黑人管家眼里。

  **

  马沙也很开心,他已经想好了,之后就每周抄一首适合现在这个环境的名曲。

  比如20世纪初那些古典名家,他们的风格其实从19世纪中期就开始流行了,抄过来完全没问题。

  以后就每周抄几首顶级作品,赚个几千镑,几个月后入不敷出的大剧院就该破产了,然后传奇吟游诗人夏亚·阿兹纳布接管了剧院。

  然后自己就把剧院地下改成安德里亚的实验室,让她造人形机动兵器,驾驶员平时就在剧院唱歌剧……

  马沙正想入非非的当儿,安德里亚打断了他的思绪:“为什么艺名要叫夏亚·阿兹纳布?这个名字有什么典故吗?”

  马沙一脸尴尬的摸了摸腮帮子。

  《机动战士高达》在最早引进的时候,被翻译者做了彻底的本地化处理,主要角色之一卡斯巴尔——也就是化名夏亚的吉翁军精英,名字就被翻译成了马沙。

  所以刚刚一提到艺名,马沙就想起来这茬。

  正好他还要戴面具嘛,到时候搞不好为了隐藏这头黑发,还得整一头金色假发,这叫夏亚阿兹纳布多合适啊——高达里他最初的形象,就是戴着面具一头金发。

  但是这个不能跟安德里亚这么说。

  于是马沙打算搪塞过去:“没什么典故,就是一拍脑袋突然想到的。你就当是年轻犯下的错误吧。”

  ——草,一不留神就开始说夏亚的名台词了,我得悠着点。

  安德里亚一脸疑惑,马沙决定强行岔开话题:“总之,到了沃堡的经济来源有了,你可以敞开购买材料和租工坊了。”

  “说是这样说……”安德里亚一脸担心,“可你真能创作这么多好乐曲吗?灵感这东西,总不能天天来吧?”

  马沙正要安慰安德里亚,理查德开口道:“加斯多宁小姐打算在沃堡开工坊吗?”

  “不,我在沃堡待不了太久,租用工坊制造完装备之后就要离开了。”安德里亚说。

  “制造装备才离开……听起来您好像要去冒险?是准备继承您父亲的遗志吗?”

  “对,就是这样。”

  理查德骤起眉头:“您该不会是想要往西去吧?”

  安德里亚反问:“联邦有颁布不能往西去的法令吗?”

  “这倒是没有。但是我刚刚说了往西非常危险,您真要去,也得做好相应的准备。一只装备精良的探险队,可能会花上几万镑,这都赶上英格利斯最新型铁甲舰造价的十分之一了。”

  马沙记得这个年代海军的主力舰就是中央炮房式铁甲舰,一艘四五十万英镑的样子。

  这样一想,花几万镑组一个探险队确实贵得离谱了。

  理查德继续说:“首先你们需要一个技巧娴熟的猎人,也许两个。不然的话你们要带太多的给养了,猎人沿路可以打猎,找水源,还能识别一些危险的野兽的踪迹。

  “然后你们需要一个动物伙伴是鹰的德鲁伊或者游侠,用鹰的视野来避开大型的怪兽。

  “我推荐雇佣德鲁伊,虽然贵,但是德鲁伊的法术还有很多用处,比如让你们的马匹不容易疲倦,逃跑的时候能更加持久的爆发力量。

  “然后是法师之类的施法者,你想要用小部队去西部,现在的状况下一定要带上施法者,而且要带高级的,比如四环法师。

  “牧师和圣骑士也是必须的,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我劝你最好带圣骑士,别问为什么。

  “然后你们需要精通诅咒的巫师,不然你们很可能很快就寸步难行。

  “考虑到此行的危险性,我上面提到的职业最好都能准备双份,省的死了一个就再也无法前进。除了这些,你们还应该尽量保证配置的齐全。

  “你们需要野蛮人作为近战肉搏专精,用来对付枪弹没效果的僵尸或者软泥怪。

  “你们需要吟游诗人用战歌提供豁免,以应对精神压力。

  “你们需要机工术士——好吧有发明家也行。

  “你们还需要游荡者,负责侦测和解除复杂的陷阱。

  “你们组要占卜师,以便在彻底迷失方向之后找到去路……算了,不列了,总之你们最好把在沃堡能找到的奇人异士,都准备一份。在现在的局面下,他们一听说你是要往西去,立刻就会把价格翻倍甚至拒绝这个委托。”

  理查德停下来,来回看着马沙和安德里亚:“就算你们真的集结起了队伍,此行也凶多吉少。还是交给联邦军队吧,下周,或者下下周,联邦议会就该通过法案征兵了,可能还会雇佣黑森的佣兵军团,以及购买新的铁甲舰。”

  ……等一下,买铁甲舰干嘛?西部都是大荒原不是吗?你也要旱地行舟?

  马沙正要问个清楚,就听见隔壁包间有人惊呼起来。

  小不点也大声喊起来:“有个香肠在天上飞!”

  马沙看向窗外,于是看见一艘仿佛红警里基洛夫飞艇那样的庞然大物,正在横跨荒原。

  飞艇周围有云雾一样的东西环绕着。

  理查德:“看来联邦海军也出动了,从飞艇周围钉蝠的密度看,飞艇上带了不少德鲁伊。”

  马沙:“钉蝠?”

  “用德鲁伊法术和现代遗传学制造出来的生物,可以把吃下的铁钉像子弹一样发射出去,很受德鲁伊欢迎。”

  ……这德鲁伊和马沙想象的有点不一样啊!

  这时候安德里亚对理查德说:“但我们还是不打断改变计划。我们有我们必须去的理由,等联邦把那边推平,我们再去就没意义了。”

  理查德叹了口气:“这样啊。说实话,看见你这样的小姐步入死地,我十分的悲伤。”

  马沙:“我以为你会舍命陪美丽小姐走一趟呢。”

  “我虽然不再是横断铁路公司的员工,但我还有法师协会的工作,联邦刚刚建立自己的奥术学院,我要去那里任教。所以,很抱歉。”理查德看起来是真的非常遗憾。

  理查德顿了顿,又说:“不过,你们组队必须快,因为搞不好联邦军队几周就解决问题了。毕竟你看,海军的铁甲舰也出动了。那东西可是装了12寸重炮,从天上射下来的时候,还要加上重力势能,没有东西能挡得住。”

  安德里亚看了眼窗外天空中香肠一样的飞艇:“我会的。”

  苏苏:“我饿了,我想吃香肠!”

  安德里亚直接伸手去拉那个呼唤列车员的绳子。

  **

  傍晚的时候,火车缓缓开进了沃堡的国王十字车站。

  说来奇怪,格莱昂联邦根本没有国王,却到处都有冠以“国王”之名的车站。

  理查德要一直坐到这条横断铁路的终点站,所以马沙一行就和他道别,下车了。

  刚下车,就有黑人迎上前来:“小姐,我来给您提行李吧。”

  “不,我们有马。”安德里亚礼貌的说。

  马沙拿着马牌,沿着站台往运牲口的车厢去。

  苏苏站在安德里亚身边,提着安德里亚随身的小包,看着像她的侍女。

  马沙很快领着两匹马和寄存的行礼一起回来了。

  安德里亚潇洒的翻身上马,对马沙说:“这里我还挺熟的,跟我来。”

  马沙把苏苏先抱上马,自己在骑上去,跟上先出发的安德里亚。

  说实话,这一路让马沙有点紧张,因为行人太多了,他总担心撞到人。

  好在胯下的马很习惯在人群中穿行,不用马沙怎么控制,就灵巧的闪开了所有的行人。

  一出车站的大门,马沙就捂住嘴巴。

  因为空气中有一种刺鼻味道,让他鼻子痒痒的。

  前面的安德里亚已经开始喷嚏连发,发出很大的声音。

  马沙赶上去,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吧?”

  “没事,果然我还是适应不了大城市的空气啊。”

  安德里亚一边说一边掏出手帕。

  马沙则扭头看向这刺鼻气味的罪魁祸首——

  烟囱的森林一直延展到天边,每一个烟囱都浓烟滚滚。

  整个天空都是灰色的,完全看不到太阳。

  ——果然很有这个年代的特色啊。

  马沙默念一句:“德鲁伊们居然能忍受这样的城市?”

  “德鲁伊也分派系啦。”安德里亚说,她似乎已经习惯了马沙在社会常识方面的欠缺,直接解释起来,“达尔文派认为适应工业社会会让生物完成光荣的进化,这个派系非常喜欢蟑螂和老鼠。”

  马沙咋舌:“这两种生物确实进化得很适应工业社会了。”

  “原教旨派系的德鲁伊则一直在努力破坏工业社会,暗杀科学家和机工术士。”

  不知道为什么,马沙觉得这一派德鲁伊的做法有点眼熟。

  安德里亚继续说:“还有一个极端的派系,他们认为自律机械也是一种生物,也应该受到德鲁伊法术的影响。”

  “啥?”马沙直接喊出声,“这什么流派?”

  “我不知道啊,据说他们已经初步掌握了让自动机械吃到动物伙伴相关加成的办法,开始用机械取代他们的动物伙伴了。”

  马沙想象了一下,一个德鲁伊身旁跟着一个机械剑齿虎——索斯机械兽的技术路线?

  怎么感觉这个世界,就是把男孩子会喜欢的东西全塞一起了?

  马沙一边内心吐槽,一边和安德里亚一起策马前行,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于是他看见一个大概两人高的人形蒸汽机械,站在街角。

  那东西头部有一个红色的单眼,沿着环绕脑袋的滑轨来回滑动。

  看到这个玩意儿的刹那,马沙就确定了,自己要开上一台这样的玩意儿,然后操作它使出飞踢。

  安德里亚也看到了街角的东西,她长叹一口气:“唉,我好想试着造一台自己的蒸汽骑士啊,可是没钱买材料。”

  马沙:“这就是蒸汽骑士?”

  “不然呢?这还能是啥?不过这东西,主要是礼仪用,实战不如战车好用。我们还是想办法造一辆战车吧。”

  马沙:“这个东西只能礼仪用?”

  “对啊。本来是造出来用来对付魔像的,毕竟地下遗迹那个复杂的构造,战车进不去,就造了蒸汽骑士和魔像激情对砍。

  “但是随着火器技术的发展,大家发现手持火器也能对大多数魔像造成足够的伤害,所以蒸汽骑士就变成礼仪用的东西系了。”

  安德里亚看着蒸汽骑士:“又贵又没有用,除了帅之外一无是处。”

  苏苏:“老哥你可别变成这样哦。”

  马沙轻轻弹了下苏苏的额头:“我才不会呢!”

  “痛啊!”苏苏大喊。

  这时候,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发出汽笛声,然后绿色的灯转向马沙他们这一面。

  没错,这个红绿灯是通过机械装置把绿灯和红灯转到各个方向来控制车流的。

  马沙轻轻踢了一下马肚子,和安德里亚一起横过十字路口。

  安德里亚小声说:“我知道一个旅店,那里常年聚集很多胆大妄为的家伙,是组建小队的好地方,旁边还有不少出租的工坊,还有练习魔法用的场所。唯一的问题就是,那地方在贫民街,离沃堡大剧院比较远。”

  “没事,我每天早上早点起床去剧场不就完了。”马沙毫不在意的说。

  “我所说的比较远,”安德里亚顿了顿,“是指骑马小跑四十分钟,这也可以吗?”

  马沙笑了。

  四十分钟的通勤时间,也叫通勤时间?

  你是看不起从21世纪回来的打工人吗?

  “没有关系,你选你熟悉的地方就可以了。毕竟我们主要的目标,还是物色成员,组成探险队,而不是去剧院赚钞票。”

  安德里亚点点头:“行,这边走。”

  这个时候,苏苏突然喊:“老哥,快看,那里有个腿好长的人正在被人拖进小巷里耶!”

  马沙扭头,顺着苏苏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一个腿好长的人正在被拖进小巷。

  那人留着一头长发,现在昏了过去,被人抓着头发就这么拖着走。

  那头长发是黑色的。

  安德里亚呢喃道:“那是个震旦人吧?”

  “没错。”马沙默默的拔出手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