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战斗全在八秒内结束马沙 > 026 怎么能这么像圆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拖着妹子的壮汉注意到马沙的手枪,毫不在意的笑出声:“震旦人,你开过枪吗?拿个枪吓唬谁呢?”

  马沙问旁边的安德里亚:“我在沃堡城区内开枪会有什么后果吗?”

  “没什么后果,这里也是西部,只要打死的不是什么能雇佣赏金猎人来报酬的富豪家的少爷,就没啥问题。”安德里亚两手一摊。

  马沙看了看眼前这人,直接搂扳机。

  他瞄准的是胸口,结果马正好倒腾了一下腿,这一枪就打飞了,子弹擦着这人肩膀就过去了。

  壮汉一看马沙真开枪了,还是奔着胸口来的,二话不说把拖着的女人拉起来,当盾牌挡在身前。

  马沙这边本来要打第二枪,结果扳击锤扳慢了。

  这下变成了对峙状态。

  马沙犯难了。

  他要是有《城市猎人》里寒羽良的用枪技巧,说不定可以用跳弹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他没有。

  就在这时候,一直不省人事的妹子突然睁开眼睛,双手抓住壮汉的胳膊,一收腰大长腿就不科学向上翻起,眨眼间就到了壮汉身后。

  马沙都看呆了,这是女版成龙吗?

  到了后面的刹那,妹子一个手刀打在壮汉后勃颈上。

  本来要顽抗的壮汉立刻倒下去,在少女脚下瘫成一团烂泥。

  苏苏呱呱拍手:“哦哦,好厉害!”

  马沙正要点评一下少女的行动,没想到这家伙直接向前扑倒,脸着地。

  马沙拿着枪,愣在那里。

  他还看到少女脑袋下面有血扩暂开来,估计是脸着地的时候鼻子被撞出血了。

  ——这什么情况?

  苏苏:“这个姐姐会不会是饿了?”

  安德里亚:“不管怎么样,把她扳到马上来,我们赶快走,治安官来了很麻烦的,要去治安局呆很久。”

  马沙立刻照办,他没有在格莱昂联邦城市里生活的经验,听安德里亚的没错。

  他下了马,把脸朝下的少女抱起来。

  安德里亚:“你处理下她鼻血啊,这要是堵塞了喉管就糟了。”

  “那你给我块棉花。”

  安德里亚浑身摸棉花,最后放弃了,直接掏出一张治疗卷轴,滋啦一下撕开。

  少女被光覆盖,然后胸口突然鼓起来,吸了一大口气。

  马沙这时候才发现,这姑娘胸前啥也没有,跟男人一样——不对,如果是现在的马沙的话,胸肌比她大多了。

  毕竟干了很多农活。

  这圆规一样的大长腿,是用胸肌换来的啊。

  马沙把这姑娘放到安德里亚的马鞍时,她睁开了眼睛。

  “别担心,我们是救你的。”马沙赶忙说。

  少女沉默了几秒,然后含糊不清的说:“我饿了。快饿死了。”

  马沙迟疑了一下,才问:“你……是饿倒在路边的?”

  “嗯。”少女说。

  “那这个壮汉你认识吗?”

  “不认识,他J……是谁啊?”

  你刚刚绝对想说他**谁对吧?

  “不知道啊,可能是看你晕倒在路边,打算把你捡回去干羞羞的事情。”

  马沙从安德里亚马鞍上掏了两块干粮,塞圆规妹手里。

  圆规妹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含着东西问:“你们是谁啊?”

  马沙和安德里亚对视一眼。

  一般人问救了自己的人身份的时候,都会先自报家门吧?

  安德里亚:“我们先走把,趁现在没人注意到这边的事情。”

  马沙这才发现,旁边的人根本就没有多看这个角落一眼,就算目光扫过来,也是立刻移开了。

  所有人都行色匆匆。

  马沙二话不说翻身上马。

  圆规妹:“等一下,再给我一块饼。”

  安德里亚从马鞍的袋子里拿出一块饼塞给这姑娘。

  “谢谢。”姑娘一边回答,一边把饼塞进嘴里。

  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很饿。

  安德里亚催马前行,马沙紧跟其后。

  两人刚离开,几个衣衫褴褛的小孩子就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摸出来,开始抢劫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壮汉。

  马沙看着这一切,对这座城市底层的生态有了非常直观的认知。

  “你们是谁啊?”吃完了第三块饼的圆规少女又一次问。

  马沙反问:“你难道不应该先自我介绍吗?你是啥?”

  “我……我是楞啊。”

  “你是什么楞啊?”马沙学着她的语气。

  圆规妹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臂的肤色,这才回答:“我……我是震旦楞啊。”

  马沙服了:“我是说,你叫啥。”

  “白龙。”

  马沙:“……你叫白龙?”

  “嗯。你又叫啥?”

  “马沙。”

  “那你,来这里干嘛的?”圆规妹又问。

  “我们来这里召集一个小队。”

  “召集小队干嘛的?”

  ……马沙一脸无语的看着这姑娘。

  她等了几秒,催促道:“说呀!”

  什么鬼,反客为主了还是怎么着?

  “那个,”安德里亚插嘴道,“刚刚我们救了你,你难道不应该对我们客气点吗?”

  圆规妹一脸吃惊的看着安德里亚:“哇,你震旦语说、说得真好。”

  这个反映,显然超出了安德里亚的预料:“我……一般吧,不是这个问题……”

  “你为什么会说得这么好呀?”圆规妹又问。

  马沙这个瞬间,觉得这个圆规妹哪儿有点大病。

  安德里亚:“我从小学的啊。”

  “你为什么会从小学啊,我看别人都不会震旦语啊,我平时要买食物,都是直接拿起货架上的东西,然后按着价格牌给钱。”

  马沙:“你既然有钱买食物,怎么会饿得昏倒在地上?”

  “因为我花光了。我被饿了好多天了,每天去集市捡剩饭吃。”

  马沙疑惑的看着少女身上这身绸子的衣服:“你都没钱吃饭了,为什么不卖衣服?”

  “这是我最后一件衣服了!卖了我不就裸奔了吗?”圆规妹反问。

  “那你其他衣服呢?”

  “早就卖了。我的衣服根本卖不出钱,他们不喜欢绸子。”

  安德里亚:“怎么可能,绸子是最贵的面料。”

  “啊?”圆规妹大惊,“怎么会!我看街上都没有人穿绸子啊?”

  “那是因为绸子衣服都是上流社交舞会才会穿的啊,毕竟就算是贵族小姐,可能也只有一两件绸子的裙子。”安德里亚一脸无语的说。

  “啊?”圆规妹当时就急眼了,“这……所以裁缝铺的人骗了我吗?这这,他们怎么这么坏啊!我要去找他们去!”

  安德里亚一把抓住要跳下马的圆规妹:“等一下!你懂谁英格利斯语吗?”

  “懂一点。”圆规妹支支吾吾的说,“每、每爱海游普谬?”

  马沙扶额:“她大概想说mayihelpyou。”

  苏苏:“这个我都会说。我还会爱老虎油。”

  “啊这个我知道!”圆规妹大喜,“这是我爱你的意思!”

  安德里亚叹了口气:“这位大小姐,你的随从呢?你该不会是来和横断铁路公司洽谈雇佣震旦人的吧?为什么你的仆人会把你扔在这里?”

  “啊?我……没有仆楞啊,我自己就是大内密探,我执行任务不带仆楞的。”

  安德里亚摇头:“别扯了,震旦的密探,都是本领高强的武僧。”

  “我是武僧啊。”

  马沙不由得看向圆规妹那干巴巴的胳膊。

  武僧的胳膊,怎么着也得有“小老鼠”吧?

  圆规妹好像猜到马沙的想法,又说:“我是学的脚法啊!我湖山无影脚很厉害的!”

  湖山无影脚?这是福建人来学了佛山无影脚呗?

  “真的呀!”圆规妹又急了,还想在马背上就展示自己腿脚功夫。

  安德里亚赶忙按住了她:“别!现在在大路上呢,车马这么多,你要掉下去至少是个重伤。”

  “总之,我无影脚超级厉害的!有很多人想偷我钱和东西,我都追上他们打服了。我是钱花光了才饿成这样的!”

  马沙:“好吧好吧,我们暂且信你。下一个问题,你一个人在这个城市干嘛呢?”

  “我在等人。”号称是大内密探的少女直接说出了自己的任务,“预言说,只有我才能在这里等到那个人。”

  马沙看着妹子,疑惑的问:“那为社么不派一些靠谱的密探,和你一起等?”

  “因为预言说必须我一个人等,那个人会带着烈火和雷霆,拯救震旦国运。”姑娘说出了非常王家卫的词。

  马沙咋舌。

  带着烈火和雷霆,拯救震旦国运……如果,烈火和雷霆,指的是我带过来的思想,指的是燎原之火,那预言中的这个人,好像是我啊?

  不不不,不能这么肯定,也许还有一个天才法师降临在了刚刚被辞退的震旦人中呢?

  大法师肯定掌控烈火和雷霆。

  圆规妹也在打量马沙:“嗯……你好像没有烈火和雷霆耶。”

  “对,不是我。”马沙肯定的说。

  就算是他,他也不太想搭上这个好像脑子有点问题的妹子。

  再说了,武僧在这种普遍装备枪械的环境里有什么用啊,在列车上理查德建议组的职业里面,根本没有武僧。

  圆规妹叹了口气:“预言说我会在今年1月1号到今天这段时间遇上那个人,今天就是最后期限了啊。”

  马沙抬头看了看已经黑下来的天——虽然天空被烟囱冒出的浓烟遮蔽了,但还是看得出来现在天黑了。

  马沙经过一个老头子,他正在用长长的道具点燃灯柱上的煤气灯。

  今天马上就要过完了。

  干,不会真的是我自己吧?

  圆规妹又问:“你们认识掌控烈火和雷霆的人吗?”

  安德里亚摇头:“不,不认识。这个预言,可能说的是科学家?毕竟科学家一方面掌握了化学,和燃烧有关,另一方面掌握物理学,而现代物理学最高体现,就是电学和光学,正好对应雷霆。”

  马沙点头:“嗯,有道理。雷霆的话,有电,也有声光,连声学也包括在内了。”

  圆规妹:“那你们认识震旦科学家吗?”

  安德里亚看着天空:“……这,我记得之前在东海岸,城里来了一些震旦派来学习科学技术的幼童,预言有没有说你会遇到的人多少岁?”

  圆规女摇头:“没有。这可怎么办啊,预言不实现的话,震旦的气运就完蛋了啊。”

  马沙问:“预言一定会实现吗?”

  “一般来讲……会的。不实现就会有很不好的事情发生——至少我身上会有很不好的事情发生,我会被吊死的。”

  圆规妹带上了哭腔。

  “怎么办啊,你们帮我想想办法啊!”

  马沙和安德里亚对视了一眼,女孩嘀咕:“我怎么觉得,震旦如果要靠你来扭转气运,那还不如没救了。”

  圆规妹不高兴了:“你什么意思啊,我还是武状元呢,我超级能打的!对气的运用也出神入化了,我到现在没饿死,是因为我**的能力超强!”

  说着圆规妹突然在马背上站起来,然后施展了仿佛成龙一般的跑酷技巧,跳到了旁边的灯柱上,然后轻轻一跃就上了路边的房子。

  “我去找命中注定的人去了,拜拜!”她扔下这一句。

  马沙都惊了,对着在屋顶上飞奔而去的身影喊:“等一下!你这就跑了?我们救你的恩情呢?”

  “等我找到了命中注定的人,再来报答你恩情!”少女的声音远远的飘来。

  少女那仿佛圆规一般的双腿就这么不见了。

  马沙和安德里亚面面相觑。

  “你觉得预言中她会遇到的人是不是你?”安德里亚用英格利斯语问。

  马沙:“我不好说。”

  “我总觉得就是你,你看你被魔网青睐,又有吟游诗人的天赋,你从德金的手下逃出生天的时候,又运用了科学的知识。”

  马沙跟安德里亚和白瑞德讲过自己怎么逃生的。

  女孩盯着马沙:“我有种感觉,觉得是你的话,就算真的拯救了震旦也不奇怪。”

  “胡说,我哪儿有那么强?”马沙如此说道。

  安德里亚:“那如果不是你的话?是谁呢?我们刚从西边过来的,西边没听说有什么杰出的震旦人了啊。”

  马沙耸了耸肩,两手一摊:“也可能震旦就没救了。”

  ——如果是现在腐朽的震旦王朝的话,说不定你的没救了。

  所谓拯救震旦,不是拯救这个王朝的气运,是拯救民族的气运。

  安德里亚一直看着马沙,忽然她摇了摇头:“算了,不想了。我们的任务还是组建小队去西边干德金。武僧……老实说没什么用。武僧有一种绝技可以拨档箭矢,但是从没听说过他们能拨档枪弹。”

  安德里亚又叹了口气:“那个震旦姑娘,说不定明天又饿昏在哪个角落,然后被人捡了便宜。”

  马沙咋舌:“明天再去找找她吧,也许她确定完不成预言了,就会死了心为自己着想了。”

  话音刚落,马沙忽然发现,自己被沉默的骑手们包围了。

  这些旗手都戴着能挡住鼻子和嘴巴的围巾,看起来就像劫匪。

  但是马沙注意到他们的黑眼睛。

  另外,这些骑士全都没有带枪。

  这在这个世界有点奇怪。

  和马沙并排走的骑士用震旦语说:“别声张,跟着我们一起走。”

  马沙:“你们是震旦密探?”

  “对,所以跟着来就好了。”密探沉声道。

  马沙忽然感觉这帮人不怀好意。

  可能是因为之前经历过的那些生死搏杀,马沙总觉得能感受到这帮人身上的杀意。

  马沙:“你们觉得我像是能掌控火焰和雷霆的样子吗?”

  “我们自有办法确定,跟着来就试了。”

  马沙点了点头,嘟囔道:“行吧,那我看会儿书打发时间。”

  然后他淡定的摸出了理查德给他的那本书——

  走在他旁边和他说话的那个骑士立刻行动了,目标就是马沙手上的书——

  果然有问题!

  马沙反应更快,他直接抓住了那密探的手,大喊:“哔哩哔哩!”

  雷霆闪现!

  骑士惨叫起来。

  紧接着马沙拔出手枪——

  说时迟那时快,离他们不远处的一辆马车,突然打开了车厢门,亮出了摆在里面的手摇式格林机枪。

  马沙转移目标,枪对准马车,大喊:“火球!”

  脸盆大的火团飞出去,把马车炸上了天。

  烈焰照亮了马沙的脸庞。

  马沙:“安德里亚!快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