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战斗全在八秒内结束马沙 > 027 你说话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马沙一边喊一边策马狂奔,然后听见后面马蹄声急速接近。

  他回手一枪,然后头才转到位,正好看到追上来的骑士侧身躲闪子弹的场面。

  马沙连续开火。

  追上来的骑士仿佛黑客帝国尼奥附身,用肉眼只能捕捉到残影的速度全尼玛闪掉了。

  不对,没闪掉,结束躲闪的枪手捂着胸口跌落马去。

  马沙:???

  安德里亚:“武僧会用气来干扰视线!他本人可能已经向旁边侧身躲开了,但是你看着还在原来的位置。你对着他打肯定会脱靶,还会被他展现的灵活闪躲身姿给震撼。可惜他没想到你枪法不准……”

  第一次知道枪法不准还赚到了!

  又一名骑士追上来,他直接在马背上站起来,饿虎扑食一般扑向马沙——正好马沙枪里没子弹!

  本来这种时候应该把枪当投掷道具扔出去,但是他这把是白瑞德送的2000镑的枪,没舍得扔——

  马沙都看见扑过来那人狰狞的笑容了!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光从旁边射来。

  马沙勉强看清楚那光的正体是个大脚板——

  扑过来的那人唰的一下飞出去了,撞在路边电灯杆上发出“啊”的一声,然后根据简单的几何学弹到了地上,“哦”的一声,最后一辆路过的马车来不及变向,碾过了过去,“呃啊”一下就没声了。

  大脚板的主人一屁股坐马沙马鞍后面。

  马沙都没看清楚她从哪儿飞过来的。

  圆规妹:“你咋不说你会闪电和烈火?”

  “我不会啊,我没有,我不是!”马沙熟练的否定三联。

  “你有!我看到了!”圆规妹一边说一边抱着马沙的腰当施力点,起脚猛踹后面追上来的马。

  对她踹的是马,连人带马一起踹进了路边垃圾桶里。

  马沙都惊了。

  您就是毛利兰本兰吗?

  安德里亚:“我还是第一次看这么强的武僧……”

  “那是,我可是龙血武僧。”圆规得意洋洋的说,“把人和马一起踹飞小意思啦,我还曾经想试试看,能不能把火车踹出轨呢!”

  不是,你给我等一下!

  “不过那个会让气海枯竭,所以算了。”圆规如此说。

  马沙松了口气,原来是依靠气这种不科学的东西做到这种事啊。

  等等,按照之前的套路,我有吟游诗人天赋、得到魔网的青睐,找这个套路我是不是也会用气才对?

  等摆脱了莫名其妙的敌人呢之后一定要问问圆规妹。

  这时候追击马沙的骑士之一开口了:“白龙行走,我们领了军机处的密令!请和我们一起击杀这个凶星!”

  “行走?”马沙嘀咕了一句。

  圆规妹:“我的职位就是天下行走,帅气吧?”

  然后她转向那几个骑马的:“我不知道什么军机处密令,我的任务就是带他回震旦!”

  “白龙行走!钦天监在你出发之后,根据星相得出了新的结果,震旦的国祚将会被凶星终结!他是震旦这片土地的吉兆,却是震旦国的凶星啊!钦天监认为,这说明他会引领外族取代震旦!!”

  圆规妹:“你在说什么啊?他怎么可能又是吉兆又是凶星呢?肯定有一个错了嘛!”

  “所以说……”

  “我不懂啦!我把他带回去,如果他要对震旦不利,我就负责杀了他,这行了吧?你们回去吧!哦不对,你们替我买回去的票啦!”

  追在后面的骑士们面面相觑,为首的叹气道:“看来说不通了,我等已经领了死命令,誓要诛杀此獠!”

  说罢,这首领把一颗红色的药丸吞进嘴里。

  下一刻他的肌肉充气一样暴涨,撑破了衣服!

  跟北斗神拳里的爆衣一样!

  安德里亚:“小心,这药丸用生命为代价换取暂时的力量!”

  “继续跑!”圆规妹说罢就一拍马沙的后背,以此施力在马背上站起来,对着追上来的爆衣男就是一脚!

  马沙这个时候也完成装弹,就是一枪。

  爆衣男靠着肌肉硬吃两人的攻击!

  “哦哦哦哦!”他怒吼道,伴随着怒吼刚刚马沙开出的洞噗哧一下喷出一团血!

  下一刻,他抓住了圆规妹扫过来的脚!

  “抱歉啦!”他怒吼着要把圆规妹举起来——

  这个瞬间,圆规妹另一只脚踹到了他的脑袋。

  这一脚力道之大,让他的脑袋像中了北斗百裂拳一样炸开来。

  圆规妹旋转身体,以令人无法理解的方式,站到了无头男的马背上。

  其他骑士纷纷高喊“震旦万岁”吞下药丸。

  马沙的感觉很复杂,一方面被这帮人的忠义震撼,另一方面是为他们服务于腐朽的朝廷而惋惜。

  安德里亚:“打头!这药丸不会强化骨骼!”

  话音落下,总敌人后方传来一声枪响,只见一名还在爆衣过程中的骑士脑门上就开了个洞。

  从血喷出的方向看,子弹从后面袭来。

  马沙向后看,看见一大票统一制服的枪手已经策马追上来。

  这帮人全都佩带着治安官的星形徽章。

  一架双旋翼直升机出现在空中,旋翼掀起的狂风把站在马背上的圆规妹的衣服掀起来。

  她的腿真的很长啊!而且形状还好,跟两根大萝白似的,看着就想啃一口,嘎嘣脆。

  旋翼机上的手摇式格林机枪开火了。

  这种枪最大的特点就是,畅快二十秒,装弹十分钟。

  另外手摇式机械机构复杂,故障率高。

  但是此时此刻,机枪拉出弹幕还是异常的威武,剩下四个恰了药爆衣的震旦密探一下子就被打成了筛子。

  十几秒后,四个追兵全倒下了,追上来的骑警们把枪齐刷刷的对准了马沙等人。

  “立刻停止前进!”直升机上有人用喇叭喊。

  马沙猛拉缰绳:“吁!”

  马儿抬起前蹄,总算是停了下来。

  安德里亚停马比马沙慢,前冲了好几米才停下。

  圆规妹努力拉缰绳,但是马不听她的,一直向前冲,一直撞到路边卖水果的摊位才猛的翻倒。

  圆规妹在“呜哇啊啊”的伴奏声中,扎进了堆成山的苹果里,只剩下两根腿在外面。

  这瞬间马沙确定了,圆规妹的定位是搞笑角色。

  安德里亚不管圆规妹,直接对包围一行人的治安骑兵说:“我是安德里亚加斯多宁,感谢诸位的协助。”

  一名年龄看起来快六十岁的治安官策马向前,在安德里亚面前停下,敬了个礼:“小姐,希望您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们会被这么多武僧追。就算再沃堡,武僧也是稀罕职业啊,我几年见过的武僧都没有今天看见的多。”

  安德里亚和马沙对视了一眼,然后回答道:“好像他们把我的朋友,错认成了他们预言中要毁灭震旦的天命之人。”

  治安官们面面相觑,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震旦还需要天命之人来毁灭吗?”有人说。

  “这种事应该跟英格利斯说啊!”

  “联邦国会的老爷们,好像在说什么门户开放,我们好像也要加入毁灭震旦的行列啦!”

  这帮人说话的当儿,圆规妹从苹果堆里爬出来,还顺了人家一个苹果,一边吃一边走到马沙的马旁边。

  “他们在说素莫?”因为嘴里塞满了苹果,圆规妹说话含糊不清。

  马沙一低头,就看见苹果摊的主人站在圆规妹身后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

  他赶忙掏出一枚金币弹给苹果摊主。

  一枚金镑买下一车苹果连带装苹果的车子和篮子后,还能剩下不少。

  苹果摊主美滋滋的走了。

  这时候治安官们也笑完了,空中的直升机上的人对他们喊:“没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

  老治安官对飞机挥挥手,于是直升机的引擎声逐渐远去。

  “小姐,”他转向安德里亚,“我同情您的遭遇,如果震旦人再来找您和您的……朋友的麻烦,请拉响最近的报警汽笛,沃堡骑警不会允许震旦人在我们的城市里为非作歹的。”

  说着,老治安官意味深长的看了马沙一眼。

  “收队!”他大手一挥。

  马沙一看街上这一片狼藉的样子,心想:“你们这就收队啦?甚至都不把始作俑者请去喝茶?”

  安德里亚看马沙的表情:“你怎么了?”

  “不是,他们这就走了吗?”马沙指了指远去的骑警。

  “啊,你在奇怪这个啊?这种事在西部很常见啦。今晚搞不好你还能听到爆炸声呢。”

  马沙:“爆炸?”

  “是啊,毕竟沃堡有很多银行,每个在西部有业务的银行都在沃堡设置了地区总部。”

  马沙无语了:这意思是隔三差五就有人炸银行抢保险柜呗?

  不愧是“民风淳朴”的西部啊。

  这样一想治安官们见怪不怪也就可以理解了。

  估计他们对这种事早就麻木了。

  今天要不是看到那么多武僧心生好奇,搞不好都不会询问安德里亚。

  马沙正想着这些呢,腿突然被人掐了。

  “你回答我啊!”圆规腿一边掐马沙一边说,“我问你刚刚他们笑什么呢!”

  还在纠结这个问题啊!

  “他们讲了个笑话,我们不会觉得好笑的那种笑话。”

  “什么笑话啊?”

  不是,你这都要问吗?

  马沙决定岔开话题:“所以,你现在怎么办?”

  “跟着你啊。”圆规妹秒答,“我已经记住你的味道和气场了,你别想跑。跟我回去拯救震旦吧!你回去之后要不救震旦,我就杀了你。”

  马沙挠挠头,看了眼安德里亚,这才对女孩说:“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能拯救震旦的人。”

  “你肯定是!你掌控了雷霆和火焰呢!”圆规妹打断了马沙的话。

  “不不不,你听我解释,我是个法师学徒,刚刚那闪电是法师的戏法,而火焰是我枪上面带的火球术。”

  “我不知道什么叫戏法什么叫火球术!”圆规妹捂住耳朵,“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马沙叹了口气:“好吧。你说是那就是吧。”

  其实还真有可能是。

  圆规妹松开耳朵,用手抓住马沙马的缰绳:“那就跟我回震旦吧!”

  “恐怕不行。”马沙摇头,“我有个仇敌,杀了我爸爸妈妈和姐姐,不解决这个事情我不能回震旦。”

  “那我帮你干他!我可厉害了!”说着圆规妹拍了拍胸脯。

  安德里亚拍胸脯是拳头打进天鹅绒那样的声音,这货拍胸脯,声音清脆得一逼。

  马沙看了眼安德里亚。

  发明家少女盯着圆规妹,郑重其事的说:“你非要跟我们来的话,没有佣金给你哦。”

  ——所以你觉得这个最重要是吗!

  也对,我们钱要省着花……

  圆规妹:“好!没问题!等一下,没有佣金我怎么吃东西啊?”

  “口粮还是会给你的啦。”安德里亚叹气道。

  “好!那就没问题了!等一下,那水呢?”

  “水也会给你的。”

  “那换洗的衣服……”

  “都会给你的!”安德里亚音量提高了两个八度,以至于旁边房顶上落的乌鸦都被惊得飞起来。

  几个正在收拾地上武僧尸体的清道夫也吓得直起腰。

  圆规妹:“你怎么还生气了,我要问清楚呀。而且我是跟着他,为什么是你来决定我的待遇啊?”

  马沙:“因为我们是合作关系,她比较熟悉这里的情况,所以她来决定这些事情。”

  “哦,所以她相当于你的书记官嘛,那我是武卫,我的地位高啊。来,叫我一声白龙大人。”

  安德里亚太阳穴上肉眼可见的暴起青筋。

  马沙赶忙按住圆规妹的肩膀:“你可少说两句吧。”

  “为什么?”圆规妹一脸莫名。

  看起来她对自己这嘴毫无概念。

  幸亏她不懂英格利斯语,不然她在沃堡活不到现在,早就被人打死了。

  马沙:“行啦,上马。”

  “我是不是应该和女孩子骑一匹?”

  “不,你上我的马!”马沙大声说,“别去烦安德里亚!”

  安德里亚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她拨动缰绳,轻轻踢了一脚马肚子,让马小步前进。

  圆规妹嘟着嘴爬上马沙的马鞍,紧贴着马沙的后背。

  跟尼玛背后贴了张钢板一样。

  马沙轻轻夹了下马肚子,跟上已经先出发的安德里亚。

  圆规妹:“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烦啊?”

  马沙:“有点。”

  “哦,那我注意一下。你爸妈和姐姐是怎么死的啊?”

  “……”

  “问你话呢!说呀!”

  这个瞬间,马沙突然理解了《大话西游》里被唐僧折磨得要自杀的牛头怪小妖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