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战斗全在八秒内结束马沙 > 003 发明家与神枪手以及其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马沙低头看看那蜘蛛,和蜘蛛泛着红色微光的眼睛对视了一眼,然后他决定把“这个世界女人可能身上有机械蜘蛛”当成一个常识记小本本上。

  大脑里的小本本。

  他握住了安德里亚的手。

  安德里亚:“我这个名字挺长的吧,你可以叫我安德。”

  马沙摇头:“我觉得还好,就安德里亚吧。”

  主要安德这个名字会让马沙想到《安德的游戏》里的主角。

  礼节性的握手之后,安德里亚身后负责提灯的绅士自我介绍道:“我是白瑞德,是个神枪手。”

  白瑞德说“神枪手”三个字的时候,安德里亚弯起嘴角,露出意义不明的笑容。

  马沙:“额……自我介绍不应该说全名吗?”

  “这就是全名啊。”

  “他叫怀特·瑞德,”安德里亚言简意赅的解说道,“但是考虑到你是震旦人,就把名字翻译成了震旦文。”

  “怀特的意思就是白色嘛,所以我就是bai’rui’de了。”说着白瑞德摘下帽子对马沙行礼。

  马沙想摘帽子回礼,才发现自己帽子飞了。

  接着他想起来好像是刚刚枪战的时候被打飞的。

  所以他尴尬的维持着想要摘帽的动作,解释道:“额,我的帽子被打飞了,我没发现。”

  “没关系,行礼重要的是心意,心意到了就够了。”

  然后白瑞德指着地上的尸体说:“我想问一句,你是打算把匪徒和家人一起埋了吗?”

  马沙低头看了眼,然后发现自己一直没动的匪徒们的尸体,看起来也排成了一行,但这完全是因为他们倒得整齐。

  毕竟这仨本来就站一排,又被同一个方向来的子弹击中。

  他正想解释,白瑞德就自顾自的说:“你果然和你爸爸一样,有一颗慈悲的心肠。”

  不,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啊。

  只是他们刚好倒一排而已啊!

  安德里亚怀疑的说:“应该只是匪徒刚好倒成一排而已吧?”

  白瑞德叹了口气:“看来加斯多宁小姐并不能理解慈悲之心。”

  不,她是对的。

  安德里亚翻了翻白眼,然后指着马沙的小妹妹说:“这个姑娘你不会也想把她埋了吧?”

  马沙:“额,目前是这么打算的。”

  “你疯了么,虽然她身上有保存术,但你把她埋进土里,各种生物会很开心的把她的身体当养料的,保存术可没办法应付这些。”

  马沙:“啥是保存术?”

  安德里亚停下来,狐疑的看着马沙。

  白瑞德:“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受教育是一种特权。”

  安德里亚叹了口气:“保存术是一种用来维持目标物状态度法术,它可以应付高温之类的极端状况,但是对生物造成的破坏基本没效,还有对枪械之类物理破坏也没效。总之是个没啥卵用的法术,但它的发明确实提高了复活术的使用效率。”

  马沙嘴巴张成了O字形,他是完全没想到这个世界不但有科学怪人,还有魔法师。

  “额,所以我妹妹能复活?”

  安德里亚没有立刻回答,她回到自己的马旁边一阵摸,摸出一个看起来就很复杂的机械透镜戴在右眼上,接着跑到马沙妹妹身旁蹲下。

  马沙的角度看不到她在干嘛,光听见她咔哒咔哒转透镜组的声音。

  “嗯,大脑残留百分之四十左右,你没试着收集她的脑浆吗?”她问。

  “饿……”

  “明显当时的状况少年没有余裕做这种事,而且他还不知道复活术。”白瑞德说,他依然没有打算从他的马上下来,一手按着插在马鞍上的来复枪枪柄。

  看来这位神枪手一直在戒备着周围。

  安德里亚继续咔哒咔哒的转透镜组:“耳朵缺了一边半规管,鼓膜都破了。这听力肯定要大幅度受损了,好在我有带增加听力的义肢。至于左眼,没救了,换个机器吧。”

  马沙扭头问白瑞德:“她拿那个透镜组蹲在旁边,连尸体都不碰就能看出来这么多事情?”

  白瑞德:“那当然是通过蜘蛛的眼睛看到的啦。你要小心啊,跟她一起旅行的时候千万别出肠胃问题,不然她会把机械蜘蛛当肠镜用。”

  说着白瑞德露出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沧桑表情。

  马沙下意识的往旁边挪了一步,远离了安德里亚。

  这边安德里亚终于站起来:“基本确定状况了,你妹妹复活之后,大概智商会回到六岁左右。”

  马沙低头看了看妹妹的身形,虽然他完全不知道妹妹实际岁数,但是通过身形判断,大概……六岁?

  白瑞德:“我要提醒你,根据马戴肯给我的信,他小女儿才六岁。”

  马沙赶紧记下老爸的名字。

  可算知道老爹叫啥了。

  自己是个穿越者的事情露陷的风险大大降低了。

  但是马沙还是有点不满,为什么白瑞德不把妹妹的名字一并说出来?

  妈蛋待会妹妹复活起来,这俩发现我这当哥的不知道妹妹叫啥咋整?

  不过马沙马上有主意了:待会妹妹起来,就装作测试妹妹记忆,问她“你叫什么呀”。

  可万一她不记得自己叫啥了咋办?

  马沙忐忑的看着安德里亚从自己的马鞍上拿出一大堆棉花,填充进妹妹的脑袋。

  他感觉妹妹不记得名字的几率大大增加了。

  安德里亚完全没注意到马沙的微表情,她又跑回马旁边,拿出个卷轴。

  马沙:“这是?”

  “复活术卷轴!来的时候就预计到可能会出事,所以搞了一个,只是没想到会用来复活妹妹。”

  马沙看了眼还没下葬的老爹:“也可以复活我爹吧?”

  “他尸体已经硬了,强行复活起来也是个没有智能的傀儡。”安德里亚摇了摇头,“复活术本来就是一种昂贵但是局限非常大的法术。”

  白瑞德:“直白点说,没卵用。”

  “你这话就不对了,法师们靠这东西从那些傻乎乎的富豪们手中挣来了大量的金子,用处可大了。”

  安德里亚一边说,一边撕掉卷轴上的封蜡,卷轴在安德里亚的手上熊熊燃烧,而她像没事人一样死死盯着地上的尸体。

  下一刻,卷轴燃烧殆尽,耀眼的光也在同一时刻笼罩了妹妹。

  然后,脑袋填充了棉花的小女孩坐起来了。

  透过她空洞的左眼,马沙很确定自己看到了棉花。

  这……

  安德里亚蹲下来,捧着小姑娘的脑袋仔细端详:“嗯,复原效果不错。”

  不是,明明可以看到棉花耶!不错个鬼啦!

  安德里亚:“不过,女孩子可不能秃头,这是个问题。”

  除了那个之外还有好多问题吧!

  安德里亚说着又跑回马旁边翻东西。

  刚刚复活的小女孩跌跌撞撞的站起来,盯着马沙一直看。

  马沙斟酌着该说点啥。

  白瑞德用手里的马鞭点了点安德里亚的肩膀:“我们应该给人家两兄妹一点私人空间,人家刚刚跨越死亡的鸿沟重逢呢。”

  安德里亚停下翻找的动作,扭头看了看小姑娘,又看了看马沙,咋舌道:“好像是啊。”

  她又看了眼不远处的水井。

  “那我去喝口水。渴死我了。”

  然后安德里亚提着裙子,噔噔噔的往水井跑去。

  白瑞德把手里的提灯放在住屋残存的栏杆上,对马沙点了点头,靴子上的马刺轻轻戳了下马,于是马儿迈开步轻盈的走开了。

  只剩下马沙面对妹妹。

  马沙发现,他没法不在意小姑娘左眼里露出来的棉花。

  这个安德里亚,到底靠谱不啊?

  他刚这样想,远处就传来安德里亚的声音:“喂,这水井怎么没提水的捅啊!”

  “在井里!”马沙喊。

  马沙那个分散匪徒注意力的小把戏,具体起了多少作用不知道,反正桶和绳子全落井里去了。

  “啊?为什么啊?”

  “我用来分散匪徒的注意力了!你用你的蜘蛛,把桶捞起来不就完了?”

  话音未落,安德里亚又哒哒哒的跑回来:“我拿工具捞桶,你们继续。”

  然后她牵着马走远了。

  再次剩下马沙和小姑娘面对面。

  小姑娘先开口了:“哥……哥?”

  ——看来脑袋里填了棉花不影响她认出她哥。

  好在她说的“哥哥”,她要说“大哥哥”马沙就囧了。

  他按照之前想好的问小姑娘:“你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小姑娘愣了一秒,才点了点头。

  “说出来听听。”

  “苏苏。”小姑娘回答,一股大舌头的味道,马沙差点听成“叔叔”。

  “苏苏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

  小姑娘看看周围,然后指着地上马戴肯的尸体:“爸爸!”

  再一指妇人:“妈妈!”

  然后她困惑的看了看周围,再问马沙:“姐姐呢?”

  马沙指着那个黑炭一样的人性:“这个是姐姐。他们都死了。”

  小姑娘茫然的看着马沙,好像是没能理解,不过她空洞洞的左眼窝流下了血水。

  马沙:“喂!我妹妹眼窝流血了没事吗?”

  他扭头看着井的方向,结果发现安德里亚趴在井边上,上半身都探进井里了。

  她周围没有一点光线,黑布隆冬的,看起来就像什么东西把她腰部以上咬掉了一样。

  马沙:“喂!我妹妹流血了!”

  “那是身体循环功能恢复的证据啦!正常的!”安德里亚的声音从井里传来,带上了回音,听着怪怪的。

  马沙回头看了眼苏苏,发现她的左眼泉水一般的涌出血液。

  “越流越多了喂!我妹妹血流满地啊!”

  “那说明恢复得很好!”

  安德里亚终于把身体从井里拔出来,手上拿着井绳。

  她一边把井绳缠上架在井口的轱辘,一边继续说:“你们兄妹感人的相会结束了吗?结束了我就继续缝补工作了。”

  “你继续!快继续!”

  马沙说着看了眼地上新形成的血洼,语气又急促了几分。

  “哎呀不用担心啦,现在复活术的效果还在,她死不掉啦。”安德里亚吃力的转动轱辘,似乎在打水。

  马沙受不了了,扔下还在喷血的妹妹,到井边去帮安德里亚打水。

  “谢谢。”安德里亚笑道,掏出手帕擦了擦汗。

  马沙看了眼她的裙子,疑惑的问:“你刚刚裙子领口这么低吗?”

  “我刚刚有穿坎肩啊,骑马的时候总不能把领口就这么敞着吧,**里会全是尘的。”安德里亚说。

  马沙再次确认了这家伙是美少女的事实。

  他努力不让自己的目光往胸肌上飘,把水打上来交给少女。

  “谢谢。”女孩说完,豪迈的端着桶就对嘴喝起来。

  她就这么把一桶水都喝完了。

  马沙:?

  喝完,安德里亚还打了个饱嗝。

  “渴死我了,锅炉都快干了。”

  马沙:???

  这么漂亮的妹子其实是个机器人?

  他又看了眼安德里亚的胸肌,借着从主屋那边来的光,依稀可以看见晶莹的汗珠。

  这家伙刚刚吃力的转轱辘的样子,也不像是机器人。

  锅炉都快干了应该是开玩笑吧?

  马沙在心里嘀咕着。

  安德里亚放下桶,拍了拍马莎的肩膀:“谢啦,走吧,收拾你妹妹复活的手尾去。”

  **

  一炷香的时间后。

  安德里亚收起针线,向马沙展示苏苏新封上的头皮上的秀发:“看!和真的一样!”

  马沙伸手摸了摸,触感确实和真的头发差不多。

  苏苏自己也好奇的摸着新头发。

  马沙:“喜欢新头发吗?”

  小姑娘连连点头。

  安德里亚摸出好几个眼珠子:“苏苏,你想要什么颜色的眼睛?要不就选这个和我眼睛一样的蓝色吧!我一直觉得我的蓝眼睛宝石一样的,可漂亮了!”

  马沙承认,安德里亚的眼睛确实宝石一样很漂亮,但她这么自吹自擂真的好吗?

  苏苏看着安德里亚手里那五颜六色的眼珠子,抬手指着其中唯一的金色。

  “哦,有眼光嘛,这个金色的,主题是时光,瞳孔里还雕刻了表盘呢。”

  马沙咋舌:“该不会这个眼睛一装上,苏苏就获得停止时间的能力吧?”

  “你傻啊,那可是九环的奥术,”安德里亚没好气的说,“全世界能施展的都没几个,更别提把它固定在物品上了,我这个只是普通的装饰啦。马戴肯真应该让你去读书的。”

  白瑞德正好骑着马溜达回来了,听到安德里亚的话就插嘴道:“我的大小姐,最近的主日学校在200公里外,坐火车都要老半天呢。而且他们不会欢迎一个震旦人入学的,就如同他们不欢迎尼格人入学一样。”

  马沙想笑,这个尼格人,怕不是就是黑老哥。

  不过,之前还听到一个尼莫人,不知道那是什么人。

  难道是印度人?因为著名的尼摩船长就是印度王公。

  安德里亚没有回答白瑞德,她操作几个蜘蛛机器人,把金色的眼珠子按进了苏苏的眼窝里。

  “感觉如何?”

  苏苏坐在地上,身体晃悠了一下。

  安德里亚一把扶住她,让她脸颊靠在自己胸口。

  “刚恢复双眼视觉是会比较晕啦,习惯一下就好。”安德里亚说。

  苏苏:“软软!”

  马沙:“哦?”

  坏了,下意识惊叹了一句。

  安德里亚白了马沙一眼。

  苏苏已经把脸埋进安德里亚胸口,还蹭起来。

  “别蹭,我知道你眼睛痒!乖,别蹭!眼睛痒我给你滴这种眼药水就好了。”

  安德里亚半推半就的把苏苏从自己身上拉开,拿出眼药水,滴了几滴在苏苏左眼上。

  苏苏紧闭左眼,不一会儿豆大的眼泪从眼角出现。

  “有眼泪了就不痒了吧?”安德里亚问。

  苏苏:“凉凉的!”

  “对对,凉凉的!”安德里亚满意的把眼药水收起来,“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解决她的听力障碍了。”

  马沙:“我觉得她好像没有什么听力障碍啊?”

  “你不觉得她每次说话声音都很大吗?搞不好她其实就根本没听清我们说啥,胡乱回应的,只是我们习惯了她呆呆的反映。”说着安德里亚狐疑的看着马沙,“你这个当哥哥的,难道感觉不出来妹妹不正常吗?”

  因为我这个哥哥是冒牌的啊,马沙心想,我连她大名是什么都不知道呢,就知道小名叫苏苏。

  该不会苏苏就是大名吧?

  安德里亚又在自己的行李中翻找起来。

  马沙有种感觉,觉得从碰面开始,安德里亚就一直在翻行李。

  终于,发明家找到了她要找的,得意洋洋的展示给马沙看:“听力增强义体,我做的!好看吧?”

  马沙盯着那一对义体。

  那是一对猫耳朵,还是耳朵尖各有一戳黑毛的白猫耳。

  好看倒是挺好看的啦,但是在这种蒸汽朋克风的西部荒原上,搞猫耳萌娘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马沙还没发表意见,苏苏先嚷嚷起来。

  “猫猫!”她喊,“啾啾猫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