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战斗全在八秒内结束马沙 > 005 如期而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安德里亚:“愣着干嘛,走啦。”

  说完她自己跑去牵马。

  小姑娘吧嗒吧嗒跟过去,一路都没发现自己同手同脚了。

  安德里亚翻身上马后,俯身把小姑娘拎到马鞍上。

  小姑娘坐上去之后,往后一靠,立刻“哦”起来。

  马沙站在马旁边问:“你这么贴着我妹妹坐,我怎么骑?”

  安德里亚向前挪了挪,空出了后半个马鞍。

  苏苏:“哦~”

  马沙把控制权交给身体,靠着肌肉记忆翻身上马。

  马戴肯果然教过儿子骑马。

  因为紧贴着安德里亚的背脊,马沙可以闻到淡淡的清香。

  他没话找话:“你这香水也太持久了吧?”

  白瑞德正在整理自己的马鞍,听到马沙的话笑道:“那是她机械蜘蛛上的机油味道。她制造机油的时候故意加的香精。”

  安德里亚:“我可是女孩子,怎么能一身机油味呢?我这也是为了保护男士们的美好想象啊。”

  马沙咋舌,知道充盈着鼻腔的清香居然是机油散发出来的,感觉立刻就怪了起来。

  太怪了,我再闻一口。

  马沙夸张深吸一口气。

  安德里亚:“喂!都说了是机油味你还闻这么开心?”

  话音落下她前面的小姑娘也大口吸气:“好香!安妮香香软软!”

  “我叫安德里亚,不叫安妮!”

  小姑娘根本没在听,沉迷于后脑勺蹭胸肌。

  安德里亚没辙,把气撒在白瑞德身上:“你笑屁啊!”

  白瑞德耸了耸肩:“我是看到小不点憨态可掬,忍不住笑出声罢了。”

  说完他翻身上马,又看了眼马沙:“跟紧了,少年。”

  马沙点了点头,下巴碰到了安德里亚的秀发。

  安德里亚:“你打算什么时候把缰绳接过去?”

  “哦抱歉。”马沙这才接过缰绳。

  白瑞德看马沙准备好了,就轻轻一夹马肚子,让坐骑慢跑起来。

  马沙有样学样。

  马跑起来的时候,安德里亚的后背碰到了马沙的胸膛,但她马上直起腰,尽力拉开距离。

  马沙:“你这么一直挺着腰会很累吧?”

  “当女孩就是这么累的,每天都要挺胸抬头,直着腰板,稍微放松礼仪老师就会过来啰嗦。”安德里亚没好气的说。

  马沙撇了撇嘴:“那……辛苦你啦。”

  其实马沙满心以为安德里亚会坐后面,给自己送点福利呢。

  当然现在也不能说完全没有福利啦,虽然向下看大部分视野都被飞舞的头发挡住了,但还是能看到皮肤。

  因为安德里亚的胸肌是真的浮夸。

  安德里亚:“马鞍左边的袋子里,有我的坎肩,拜托你拿给我。”

  马沙暗自咋舌,乖乖的拿了坎肩递给妹子。

  “要我帮你围吗?”

  “不用,这很简单的。”安德里亚一甩手,就把坎肩披上了,肩膀和胸肌都盖了个严实。

  马沙:“为什么你还要穿低胸的裙子,直接穿那种胸口完全封闭的裙子不就好了?”

  “你以为我想啊?但是有些时候,我需要大小姐这个身份,所以才穿了这件找英格利斯裁缝订做的最新款骑马裙。”

  ……等一下,她刚刚是不是凡尔赛了一下?

  安德里亚继续说:“另外,这件裙子也不是完全一无是处,最起码干活的时候它通风良好,擦汗也很方便。要我说啊,女人就应该在胸上面长散热器官。”

  马沙:“真那样的话,你不就要像狗整天吐舌头那样整天……啊哦哦!”

  后面一串惨叫,是因为马沙腿被机械蜘蛛咬了。

  骑在前面的白瑞德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回头对马沙挤了挤眼睛:“马沙小伙有希望继承我情圣的衣钵啊。”

  安德里亚没好气的说:“那可就太糟糕了,他的人生会永远失去拥有真正恋情的机会。”

  白瑞德:“小姐你这样说可就不对了,每一个被我撩的酒馆小妹都是真心实意的爱着我的,都是如假包换的真正恋情啊。”

  “得了吧,那些小妹看到每个自以为情圣的人都是这么迎合的。”

  苏苏突然提问:“软软和阿白感情不好吗?”

  白瑞德:“怎么可能,我们可是羁绊很深的主仆啊。”

  “是单纯的雇佣关系。”安德里亚斩钉截铁的说,“雇主和雇员经常会有劳资纠纷的,太正常了。”

  白瑞德:“听你这么说我可太伤心了,你小时候我还给你换过尿布呢。”

  “你够了喂!加斯多宁家是没落了,但还没有落魄到要雇佣男人给自家女儿换尿布!”

  安德里亚突然闭上嘴,因为苏苏伸长了手,手上抓着白瑞德刚刚给她的糖果:“来,吃糖,吃糖就不生气了。”

  显然小姑娘忘了这糖是白瑞德给的。

  安德里亚瞪着那糖果,翻了翻白眼:“不了,你吃吧。我在减肥,不能摄入太多糖分。”

  马沙忍不住问:“机器人也要减肥的吗?”

  “谁告诉你我是机器人了?”

  “你刚刚喝水的时候说的啊,‘渴死了锅炉都快干了’……”

  “那是形容词啊!你平时骂人说‘上帝的犄角啊’也不是真的认为上帝有犄角吧?”

  马沙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上帝的犄角是个骂人话,然后他有些尴尬的提醒安德里亚:“我是震旦人,我们骂人一般不说上帝的犄角。”

  安德里亚自己也尬住了,为了掩饰尴尬,她问:“那你们骂人说啥?”

  苏苏:“鸡掰!”

  ……原来的时空,好像只有胡建人会这样吧?

  不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马沙轻轻拍了下妹妹的腿:“小孩子不能这样说话的,爸妈还在你要被打屁股的。”

  安德里亚:“那什么意思啊,发音还挺可爱的。”

  确实,不对,我干嘛赞同啊!

  “这个是和男性的……有关的脏话。”

  “啊,这样啊。”安德里亚到是完全不尴尬,“看来用男性的器官骂人,全世界都差不多呢,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呢?”

  “怎么你还想进行一番学术探讨?”马沙忍不住就吐槽了,老捧哏了。

  “也不是不行……”

  白瑞德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学术探讨哈?你们家的英格利斯语教育已经和东部富人家庭是一个水准了。”

  马沙这才注意到他又说了一个拼写很长的词。

  他倒是想避开这些长的词,但是英格利斯语和英语完全不同,根本不知道哪个词是生僻词。

  关键他这个翻译机制是全自动的,马沙思考的时候全是中文思考,然后下意识的要用英格利斯语表达,出来的就是英格利斯语。

  总不能思考的时候就刻意避免高深的词吧?

  安德里亚:“戴肯懂英格利斯语,但是很蹩脚,不像是能把这种词教给儿子的样子。”

  马沙赶忙说:“我爸爸用一本字典当课本教我……”

  “可是世界上有震旦语和英格利斯语的双语字典吗?”安德里亚反问。

  马沙忘了这茬。

  他原来的世界,第一本英汉字典好像是19世纪初就诞生了,但是不能保证这个世界也一样啊。

  搞不好人家平时用什么奇妙的办法来翻译呢?

  白瑞德:“人家震旦那边可能有用来学习英格利斯语的字典啦,毕竟他们最近开始洋务运动了,不能总是靠兰芳人翻译吧。”

  “这样啊。”安德里亚点了点头。

  白瑞德又说:“先不用管马沙是怎么学了一口流利的英格利斯语,我们当下有个很重要的问题,接下来该怎么办?”

  安德里亚似乎在思考,没有立刻回答。

  马沙借机问道:“你们本来找我爸爸是要干嘛的?”

  总不可能是平常的来访友,就导致了灭门吧?

  白瑞德看了眼马沙,估计是向安德里亚征求意见。

  安德里亚直接开口道:“我们得到一个消息,说德金·巴拉斯在大量购入奴隶,数量比以前大得多。我们怀疑巴拉斯有什么大行动。”

  马沙:“当敌人行动起来的时候,就更容易暴露自己。”

  白瑞德打了个响指:“就是这么回事。另外我们还有个情报,德金可能获得了一份笔记,笔记上记载了已经失传的上古禁咒,可以点燃神火。”

  “等一下!”马沙大声打断,“神火?你的意思是,这个世界有真神吗?”

  白瑞德用惊讶的目光看着马沙。

  安德里亚咋舌道:“一个来自龙神庇护的古帝国的人,居然说出这种话,你太让我惊讶了。”

  白瑞德:“要是蔷薇骑士团的圣骑士不用再保持贞洁以换取使用神术的能力,我肯定第一时间去泡一个。”

  马沙:“等一下,有真神存在,但你们骂人的时候还是会说‘上帝的犄角’,他不劈你们吗?”

  白瑞德哈哈大笑起来。

  安德里亚则叹了口气:“神只是比较强大的生物而已啦,真当他们全知全能啊?最近在发明家中有个传言,说英格利斯皇家科学总会本部的那个超巨大差分机已经成神了,当然皇家科学总会并没有证实这个传言,这不重要。

  “我是这么想的,既然差分机这种人类造物都能登神,那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马沙“哦”了一声,然后又问道:“所以这个德金要点燃神火,他要做什么?”

  比如先找两到另外两个序列1杀掉?

  “不知道啊。”安德里亚耸了耸肩。

  “大西州的超古代帝国灭亡后,应该就再也没有人成功点燃神火了。有一个学说,认为神其实只是一系列规则的具现化,是一种自然现象,按照这个学说科学发展到现在了,应该诞生科学之神了。

  “信奉这个学说的人,都在等待科学之神诞生的那一刻,认为对这一过程的观测,会有助于我们掌握世界的终极奥秘。”

  世界的终极奥秘难道不是42吗?

  马沙:“按你这个说法,得到德金要点燃神火的消息,应该有很多科学家往这边赶吧?”

  “已经有几个手快的科学家过来了,然后直接失踪了。”安德里亚耸肩。

  前面的白瑞德接腔:“我们甚至怀疑是德金故意泄漏的消息,就是为了吸引科学家过去抓住。最近东部各州在加强执法力量,德金的触角已经伸不进文明社会了。”

  他顿了顿,又说道:“最近还有消息说,格莱昂联邦要增加铁路沿线警备力量,配备装甲列车巡逻。查尔斯顿已经进驻了航空舰队,用飞艇来巡逻周边了。”

  对于白瑞德的话,马沙只能发出“诶”的声音。

  安德里亚:“所以,德金大概很急,联邦政府正在蚕食他的地盘,不想继续向西边的蛮荒之地跑,就得变强。所以我认为他追求神火的可能性很大,尽管这可能是个陷阱,我还是来了。”

  马沙:“但是你刚来,德金就在这里等着你,还顺便屠了我家。这么看你就是踩了陷阱啊。”

  安德里亚摇头,这个动作让头发跑进马沙的衣服里,扎得他很痒。

  “我们确认过奴隶的交易,都是真的。他真的买了大量的奴隶。关键的是,我们查阅了最近两年的牛、小麦和其他粮食作物的期货,西部的粮食肉类的贸易没有大幅度的变动。

  “除非德金在西边找到了新的鱼米乡,不然这不可能的,这么多奴隶肯定要消耗大量的粮食,一定会在期货市场有所表现。”

  马沙有个猜想:“该不会,这些奴隶都被杀了吧?”

  白瑞德:“也可能进行了不死化改造,变成了僵尸。搞不好德金没找到成神的路径,所以退而求其次,想成为巫妖。巫妖的转化仪式基本条件已经探明,仪式场地周围要有足够多的死灵”

  安德里亚:“还有一个乐观的估计,就是他们全被半机械化了,用煤来驱动。德金的地盘上应该有个很大的煤矿,他曾经有一段时间出口煤炭换钱。

  “以前我家的狗老乔被马创了之后,不得不截掉后半身,我就给他装了个煤炉,效果还不错,就是烟有点大。”

  马沙:“我有个问题,安德里亚小姐你……”

  “我要吃饭的!要吃饭!”安德里亚没好气的说,“再说了,你看到我冒烟了吗?没有吧?我怎么可能是烧煤的?”

  马沙:“但是你如果是烧煤的,就不会拉屎了啊。”

  不会拉屎的美少女才是完美的美少女!

  马沙刚刚表达完他对美少女的美好愿景,就被机械蜘蛛狠狠的夹了。

  “哎呦呦呦,我错了,饶了我吧!”

  “你再乱说话,我就把你的腿毛一根一根的都拔光!”

  白瑞德咳嗽了一声:“总之,小伙子,我们来西部就是为了这个事情。联络你父亲是想他能给我们提供一些支援,就像以前那样。你父亲是个非常厉害的斥候和猎人。”

  马沙“嗯”了一声,他没法做更多的表示,因为他压根不记得任何关于马戴肯的事情。

  安德里亚叹了口气:“没想到这封信却给他带来的灭顶之灾。很可能是苦水镇的邮局里有德金的线人,我没料到过了这么久,德金还在戒备着我,所以寄信的时候只伪装了寄信地,内容没有用暗语。”

  白瑞德:“是啊,上次我们和德金作对的时候,小姐才五岁,每天还喝奶呢。”

  苏苏本来都睡着了,一听吃奶来劲了,猛醒过来:“哪儿有奶?”

  安德里亚秒答:“我没有!”

  马沙:“真亏你五岁的事情还能记得啊。”

  “实际上,我不记得了。虽然我是个天才,但是五岁也不可能有太强的记忆力,只有模糊的印象。总之,这次是我疏忽了,抱歉。”

  安德里亚真心实意的道歉。

  白瑞德却说:“不,是我的问题。我低估了德金的谨慎。还好我们搭乘专门加挂的VIP车厢过来,利用小姐的侦查机器发现情况不对后,就提前脱离了列车。”

  马沙:“那那个车厢呢?”

  “当然炸掉了,德金一伙沿着铁路,只能找到残骸。炸掉车厢之后我让向导和仆人往另一个方向逃跑了。当时我告诉他们‘这是我们的战斗,不想他们卷入’。现在估计德金已经追上他们了。”

  白瑞德看着前方,骑行的身形有些惆怅。

  那些仆人和向导,大概已经凶多吉少。

  马沙没有给白瑞德暗自伤神的时间,继续问道:“那现在我们要怎么逃过德金的搜索?他那么谨慎,应该会第一时间回我家,然后跟着我们的脚印追过来。”

  白瑞德点头:“对,那样我们就无路可逃了。但是你要知道,这个季节的荒原最不缺的就是沙尘暴,沙尘暴会破坏一切痕迹,最厉害的猎人也无法在沙尘暴过境后追踪猎物。”

  说着白瑞德拿出一个温度计一样的东西展示给马沙看:“这是水银气压计,从今天下午开始气压就一直在走低,天气又如此闷热,我大胆的预测,沙尘暴要来了。”

  话音落下,前方忽然出现了壮观的景象。

  大量的风滚草万马奔腾一般向马沙等人冲来。

  两骑迎面碰上了风滚草的浪涛。

  下一刻狂风撕扯着马沙的脸颊。

  白瑞德欣喜异常的回头:“我说什么来着?”

  安德里亚怒道:“你早点说啊!我至少能换个适合对抗沙尘暴的衣服!我的裙子啊啊啊啊!”

  苏苏:“阿巴阿巴阿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