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战斗全在八秒内结束马沙 > 012 生死攸关的问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等马沙反映,大地又震动起来。

  白瑞德咋舌:“看来他们有群体变大的传闻是真的,现在他们用了,至于是为了抢回老大的尸体还是怎么着,就不清楚了。”

  马沙:“变大术不应该只是让人变高几个头而已吗?为什么会大地都颤抖?”

  他一说完白瑞德和安德里亚一起扭头,直勾勾的盯着他。

  安德里亚:“这个……现在我相信你只是从马戴肯那里听说过这种法术了。”

  白瑞德:“实际看看最快,来。”

  说完白瑞德就推开堵在门口的拉姆,离开了地下室。

  结果他正碰上抱着个箱子要躲进靶场的店主。

  两人撞了个满怀,结果箱子掉地上,哗啦一下一镑的金币撒了一地。

  店长直接扑向金币,疯狂的把金币往箱子里塞。

  白瑞德不管店主,大步走到大门前,直接拉开门,回头对刚出地下室的马沙做了个请的手势。

  马沙透过门看见外面的景象,简直就像真人版的《进击的巨人》。

  马沙:“为什么他们不穿衣服啊?”

  “因为变巨术不能连衣服一起变大啊。”白瑞德回答,“这是这个魔法诸多不方便的地方之一。”

  马沙咋舌,然后划掉了脑海里“把安德里亚变大然后睡她胸口”的想法。

  这个时候,马沙看见外面治安官正在阻止镇上的年轻人对巨人们射击。

  但打头的巨人举着一辆马车当盾牌。

  安德里亚也从地下室里出来,她摸出一个巴掌大小的机械鸟,放飞到空中。

  “我从天上寻找一下施法者,得先干掉他,不能等他扔完记忆的法术。”

  马沙由此确认了这个世界也是采用“法术位”机制,法师每天可以记忆一定数量的法术,用完之后必须重新记忆才能再释放新的法术。

  安德里亚的鸟刚飞出窗外,地面上就腾起几道光,旋转着飞上天空。

  “看起来像魔法飞弹?”马沙小声说。

  “就是魔法飞弹,一环的奥术,瞄准的是我的鸟。”安德里亚说,“可惜我的鸟有魔法飞弹无效化的附魔,毕竟只是个一环奥术。我确定了,法师穿着一件灰色的罩袍,拿着一把温切斯特。”

  白瑞德吐槽道:“他们都拿着温切斯特啊……不对,有一个拿着亨利枪。”

  “我让鸟俯冲下来,你看清楚!”安德里亚说完,就开始用舌头控制鸟。

  马沙在旁边看着她展现口技,一时间居然忘记关注外面的情况。

  白瑞德一个箭步冲出房间,翻身上马,奔驰起来,可能是要找好位置观察。

  白瑞德的身影消失后,马沙横握还没付钱的温切斯特杠杆步枪,堵在了门口。

  这时候匪徒们那边开始喊话了:“停止抵抗,把金子和女人都交出来!当然,还有我们的大哥的尸体!一并交出来!”

  借着抢回老大尸体的名头来抢劫么……

  这样想当儿,马沙看见白瑞德用手里的鞭子勾住了一座房子的屋檐,一用力荡了上去。

  妈蛋,他是哪里来的印第安纳琼斯吗?

  白瑞德到屋顶后,天空中一道光俯冲下来——马沙看清楚了,那是刚刚安德里亚放飞的金属小鸟。

  可惜在马沙的角度,他看不见小鸟俯冲的是哪个匪徒。

  这时候,马沙忽然想到之前枪店店主展示过一个“不用很累很麻烦就能干掉施法者”的武器。

  他回过头,发现那个六联装火箭发射器还摆在货架上,而且是火箭弹装填完成的状态。

  外面,屋顶上的白瑞德开火了。

  马沙注意力被他开火的声音吸引过去,于是看见那个用马车当盾牌的巨人到了镇民组成的防卫线跟前,他先把手里的马车当投掷道具扔向镇民门,然后一把抓起一个逃跑不及的镇民,一挥手砸旁边的房子上。

  房子那木头原色的墙壁上立刻摊开一滩番茄酱。

  马沙看到白瑞德连续开火——靠着白瑞德身上的装备,子弹应该全打中了巨人,但他完全不痛不痒的感觉。

  面对快有两层楼高的巨人,手枪的火力确实不太够看。

  下一刻,一团绿绿的东西射中了白瑞德躲藏的楼顶,直接把木材给烧穿了。

  难道是马友夫强酸箭?又是一个经典法术啊。

  下一刻,一个红色的光点命中了强酸箭留下的强酸,结果强酸立刻剧烈的燃烧起来,发生了仿佛爆炸的效果。

  白瑞德直接被推下了楼顶,掉出了马沙的视野。

  果然得优先干掉施法者。

  马沙又看了一眼那火箭发射器,然后问安德里亚:“你能自己保护好自己吗?”

  “当然。”少女铿锵有力的回应。

  马沙一把抓起火箭,飞奔出枪店,随便拉住一匹奔逃的马的缰绳,翻身上马。

  纵马狂奔的同时,马沙反复回想刚刚安德里亚说的施法者的特征。

  灰色罩袍,温切斯特。

  他利用小镇建筑,绕行到了匪徒们的侧面。

  没有变大的匪徒们骑着马站在镇外,看着四个巨大化的同伙在镇里大肆破坏。

  马沙拿出火柴,学着荒野大镖客里伊斯特伍德的做法,在靴子上擦了一下火柴头。

  这个时代的火柴不是安全火柴,随便擦都能着。

  马沙用火柴点燃了联装火箭发射架的导火索,然后单手提着这玩意儿,像古代骑士提着骑枪那样对着镇外的匪徒冲去。

  匪徒们发现了他,立刻把黑洞洞的枪口转向他——

  马沙听见背后有屋顶上有枪声,他没回头,却总觉得这应该是白瑞德在掩护他。

  下一刻,火箭的引线烧到头了。

  第一发火箭喷射出去,飞入匪徒群体中炸裂。

  炸是炸了,但是这个威力压根没有枪店老板描述的那么强。

  六发火箭打进了匪徒当中,只是炸倒了好几匹马。

  马沙扔下火箭,拿起步枪,在马背上射击。

  然而马背上射击的难度实在太大了,马沙连着几枪都打在了匪徒们脚下。

  不过匪徒们的准头也不是很好,虽然一直在开火,但马沙压根没被打中。

  他就这么骑着马绕了一圈,眼看就要重新躲进镇上房屋的阴影里。

  突然,敌群中有魔法飞弹发射。

  三个萤火虫拖着白色的尾巴,向马沙袭来。

  他的后背被命中,简直像火烧一样疼。

  下一刻,马沙听见一声特别响亮的枪响。

  他回过头,看见好几个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影在用同样的动作从马上滑下来。

  马沙这才意识到,看起来一大坨的敌人,其实只有几个人,大部分都是法师镜影术产生的幻象,这些幻象会和本体保持动作的一致。

  随着施法者跌落在地上,幻象一下子全消失了,只剩下中枪的法师倒在地上。

  红色正慢慢浸染他背后的土地。

  马沙向枪声传来的方向看去,看见一名骑士站在远处,西沉的太阳的光从他背后射来。

  虽然逆光,但马沙依然能看见这个骑士手里有一把大枪——字面意义的大枪,感觉尺寸都快赶上二战初期苏军用的大水牛反坦克枪了。

  紧接着,一名棋手打着旗帜出现在骑士身旁。

  旗帜的主体是双头鹰,看着就很神圣罗马范儿,不过这只双头鹰的爪子分开两边,一边爪子抓着橄榄枝,另一边则抓着步枪。

  双头鹰的纹章下面,是红白两色的条文。

  对,就是星条旗和神圣罗马的旗子杂交出来的那种感觉的旗帜。

  也不知道这旗帜是部队的军旗,还是格莱昂联邦的联邦旗。

  旗帜出现一秒钟后,庞大的骑兵队在旗手两侧现身。

  有司号手吹起短促欢快的号音。

  这应该是骑兵冲锋的号音,马沙在《葛底斯堡战役》这电影里听过。

  这个时候马沙终于跑进了城市建筑的掩护。

  然而他并没有脱离危险,因为两个巨大化的匪徒向马沙扑来。

  马沙把手中杠杆式步枪的最后一颗子弹钉进了其中一个巨人的眼睛里。

  巨人立刻捂着眼睛,发出凄厉的惨叫。

  另一个巨人想抓马沙,然而马沙在被抓到的前一刻跳下马。

  马被巨人抓起来,摔死在地上。

  巨人又要抓跳马后腿摔得站不起来的马沙,然而马沙拔出手枪的速度更快。

  子弹命中了巨人的左眼。

  马沙连续开火,把所有的子弹都泼洒到巨人脸上。

  他发现了两件事:第一,手枪子弹好像打不透巨人的头骨,还有两发子弹在命中天灵盖之后跳弹了。

  第二,巨人的眼睛还挺容易打中的,但是似乎以手枪的穿透力没办法穿过眼球晶体破坏脑组织。

  巨人惨叫起来,但是马沙并没有因此安全了。

  因为这个家伙想到了在双眼看不见的情况下也能干死马沙的办法。

  他向前一扑,张开双臂往地上砸下来——

  就在马沙就要被压成肉酱的刹那,一句咒文回响在天空中。

  匪徒的变大效果一下子就解除了,恢复原大的匪徒砸到了马沙旁边。

  马沙的手枪子弹已经打光了,所以这时候选择用枪托狠砸对方脑壳。

  连着几下之后,敌人不动弹了。

  马沙四肢摊开躺在地上,长长的出了口气。

  ——魔法,变巨术,魔法飞弹,这个世界比想象中还要有趣很多嘛。

  尽管刚刚经历过以死相博的战斗,但是马沙一点后怕都感觉不到,而是兴致勃勃的开始畅想未来。

  ——来都来了,怎么着也得学点魔法啊。

  这样想着,白瑞德的脸出现在视野里:“喂,还活着吗?”

  马沙抬了抬手:“还剩半条命。对了,我好像被魔法飞弹打中了,可能需要医生。”

  “行,我给你找医生去,不必担心,魔法飞弹的高温本来就有消毒作用。”

  马沙注意到一个词:消毒,会出现这个词,表明这个世界已经发现了细菌。

  果然这个世界的整体科技进步比正常世界要快啊。

  现实世界要到1880年巴斯德证明了微生物和食物腐败发酵有关,才渐渐的有了消毒的概念。

  马沙:“虽然消毒了,但是很疼啊。”

  “是是,我这就帮你找随军牧师来治疗。我刚刚没看错的话,开枪击毙那个法师的,应该是个圣骑士,他说不定愿意给你享受一下圣疗。”白瑞德挥了挥手,就离开了。

  马沙就这么被扔在原地了。

  他咬着牙,挣扎着坐起来,然后就看见安德里亚拉着苏苏向他跑来。

  “哟。”马沙会少女挥挥手,“那店主推荐的对法师神器根本没用。”

  “我看到了,通过我的铁鸽子。”少女回答。

  她在马沙面前蹲下,看着马沙的衣服:“刚买的新衣服就又脏了。”

  马沙:“你这发言,跟我妈似的。”

  马沙说的是现实中的妈妈,小时候他经常因为出去玩弄脏衣服被老妈骂。

  但是安德里亚误会是在说马戴肯的妻子:“穷苦人家不是一般很少换洗衣服吗?都是脏了只要没有味道就继续穿……”

  马沙耸了耸肩,然后问了他此刻最关心的问题:“我应该去哪里学魔法?”

  安德里亚意外的看着马沙:“你想学魔法吗?”

  “想。”马沙点头。

  “这个可就难了,一般来说得加入奥术学院,但是我们新大陆并没有自己的奥术学院,联邦的首席大法师,也是从英格利斯皇立奥术学院毕业的。”

  马沙微微蹙眉:“这样没问题吗?不能培养自己的法师的话,在军力等方面不会受制于人吗?”

  “所以20年前才被老宗主国攻入首都,少了总统府邸啊。”安德里亚耸了耸肩。

  得,这还合理化了。

  马沙没办法,只能把找到学习奥术的方法这一条,加入待办事项里。

  这样一看,自己在这个异世界要干的事情还挺多的啊。

  这还没算开后宫呢,已经那么多条目了。

  这时候,安德里亚看着马沙说:“你啊,下次别这么冲动,也不问问我的建议,就冲出去了。幸亏现在联邦军队恰好路过,下次可就没这么幸运了。”

  马沙耸了耸肩:“结果好一切都好啦。”

  “这不是结果好的问题,会死的。”安德里亚严肃的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