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战斗全在八秒内结束马沙 > 013 你搁这组护戒队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安德里亚顿了顿,又说了一遍:“出事了会死的。我之前还觉得,你只是勇敢,但是刚刚看到你拿着火箭弹飞奔出去,我感觉有些不对。你看起来更像是不把自己的生命当回事。”

  马沙第一反应是反驳,自己那么怕死的人怎么可能不把生命当回事呢?

  但脑海闪过这些天的经历,马沙犹豫了。

  仔细一想,自己这两天多的时间里,光干死的穷凶极恶的匪徒就十几个,然后还在刚刚那种仿佛进击巨人3D版的情况下勇猛无比。

  这……不对啊,这是我吗?

  自己要是从2000年左右穿越过来倒也罢了,但是2020年的中国治安已经很好了,一般人连个见义勇为的机会都没有。

  马沙在另一个时空的人生中,没干过任何出格的事情。

  一个来自2020年的现代中国人,也没有从军的经历,有可能这样拿起枪就干吗?

  这要是有个足够长的过程,那还可以理解,比如说穿越过来之后,先过一个月的正常生活,这个过程中匪帮步步紧逼,一点一点取消掉其他的选项,逐渐把自己逼到绝路上,最后自己没办法了,才拿起枪反抗。

  这感觉就合理多了。

  而现在自己是到了这边就大开杀戒,堪称入乡随俗。

  马沙正犯寻思呢,安德里亚又说:“我总感觉你好像是在玩游戏,根本没实际认知到这些事情可能会让你丢掉性命。”

  少女一语惊醒梦中人,马沙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现了。

  合着自己是在以一种游戏的心态在行动啊?

  仔细想想,在游戏里拿到了新武器,肯定是上去射TM的。

  虽然自己每次采取勇敢的行动,都会肾上腺素剧烈分泌,心脏跳得跟抽风一样,但根本无从分辨这是因为置身危险还是因为兴奋。

  自己一直以来的行动,其实就相当于在游戏里一路莽过去,只是运气好没遇到要读档的情况。

  运气稍微差一点,自己的异世界之旅就到此为止了。

  认知到这点后,马沙的胃抽痛起来。

  安德里亚大惊:“你怎么了?你看起来很痛苦!中了什么延迟发作的法术吗?”

  马沙:“不,只是我突然意识到我自己一直在和死神跳舞。”

  说着他捂住肚子。

  “我现在胃痛得可怕。”

  安德里亚盯着马沙看了好几秒,这才相信他真的是因为终于意识到死神的权能胃痛不止。

  少女看起来好像松了口气,狠狠的拍了马沙肩膀一下:“你知道就好!下次不要再这么莽了……不过,除了刚刚那一次之外,你其他时候不单单是勇敢,还能感觉到机智。那个词叫什么来着?”

  马沙:“智勇双全。”

  “对!之前我觉得你挺智勇双全的,和白瑞德那个只知道依靠我提供的装备的家伙不一样。”

  马沙正要回答,白瑞德领着一名牧师打扮的人到了马沙面前。

  这个“牧师打扮”,指的是另一个时空十字教那帮人的牧师打扮,而不是龙与地下城类作品中那种手拿流星锤身穿闪亮铠甲的牧师打扮。

  白瑞德:“这位是战神阿波利斯的牧师。”

  “让我看一下你的仆人的伤口把,小姐。”

  牧师这话是对安德里亚说的。

  安德里亚扭过头,然后向后退了一步,给牧师让出位置,同时纠正道:“这位是我的朋友。”

  牧师看起来并不在意马沙是仆人还是朋友,他应了一声,然后走到马沙面前举起圣徽。

  马沙明显感觉到背后被魔法飞弹命中的地方痒得可怕。

  他忍不住问:“我伤口痒这正常吗?”

  牧师露出看土包子的表情:“正常,说明你的身体正在治疗中伤法术的作用下再生。”

  马沙“哦”了一声,又问:“所以只要没死,受了什么伤都能找牧师治疗?”

  “当然不是。”牧师的语气里带着不屑,“治疗术在治疗肌肉和皮肤损伤的时候比较管用,你要是断了骨头,就得先接骨头才能治,要是脏器被破坏殆尽,就只能去找炼金术士给你造点假的替代了。”

  马沙看了眼安德里亚:“发明家不能造假身体吗?”

  安德里亚:“我专精机械,炼金术士们的产品则……额,更接近生物。”

  马沙大概懂了,自己要是只剩半条命,去找安德里亚就会变成机械战警,去找炼金术士则会变成弗兰肯斯坦。

  牧师施展完治疗中伤就走了,安德里亚又靠了过来,语重心长的对马沙说:“总之,你不要那么莽,我们已经没有复活术卷轴了,就算有,复活你的时候还要补上你缺的部件,珍惜一下你的肉身好吗。”

  马沙听到补上部件,就想起妹妹,然后就发现苏苏不见了。

  刚刚苏苏应该跟着安德里亚一起过来的,然而这会儿她的影子都不见了。

  “苏苏呢?”马沙问。

  安德里亚:“我刚刚和她一起过来找你……诶,她哪儿去了?”

  白瑞德指着远处:“不是在那边吗?”

  马沙扭头向白瑞德指的方向看去,结果看见苏苏正站在一辆蒸汽坦克面前看新奇。

  马沙咋舌:“那是坦克吗?”

  “不然还能是啥?”安德里亚顿了顿,眉头紧皱,双手抱胸,“好奇怪啊,如果是针对邻国阿兹克,坦克应该用火车运到边境去啊。这大荒原上出现联邦的骑兵队和坦克,有点奇怪。”

  白瑞德点头:“是很奇怪。这个城镇也不是什么要地,只是自然形成的集落。”

  马沙:“也许联邦终于决心铲除德金了。”

  白瑞德和安德里亚对视了一眼。

  “联邦最近确实有要整肃西部建立秩序的倾向,但现阶段他们应该重点在加强铁路眼线的城镇。”

  这时候小家伙终于看够了坦克,跑了回来,兴奋的对马沙说:“坦克!看起来好像我的小鸭鸭!”

  三人闻言一起看向坦克。

  “额,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像鸭子。”马沙嘟囔道。

  这台蒸汽坦克,有个古怪的球形炮塔,加上粗短的炮管之后看着的确像鸭子脑袋,难怪小姑娘会这么说。

  安德里亚:“小朋友的想象力确实挺强的。”

  “你在拐弯抹角骂我是小朋友对不对?”马沙说。

  话音未落,一匹高大的白马停在众人面前。

  马沙没认出骑马的人,但认出了挂在马鞍上的大枪。

  刚刚就是这把枪一个点射,在一堆镜影术制造的幻象当中精准消灭了敌人的法师。

  骑士身后跟着两个旗手,一个司号手和几名仪仗兵。

  旗手一个打着三角旗,马沙按着自己的军事知识,猜测这个应该是骑兵团或者骑兵旅的旅旗。

  而另一个旗手扛着的自然是联邦的国旗了。

  这种程度的仪仗,打头的这个骑士至少是个上校。

  可惜马沙并不认识这边联邦军服的军衔标志。

  不过,行军打仗的过程中,有时间打理那浓密的八字胡的,应该都是高级军官。

  骑士把手里的马鞭举到齐眉,行了个礼。

  “缅因第六骑兵旅旅长,上校安德森为您效劳,美丽的小姐。”

  他的目光一直盯着安德里亚,仿佛白瑞德和马沙都不存在。

  “小姐,我不知道您为什么在西部旅行,”他说,“但是请您放弃原本的目的,向东去吧。西边的荒原上可能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安德里亚:“我去西海岸有重要的事情,如果你不明确说明,我不打算改变自己的行程。请问发生了什么?”

  上校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响应了美丽小姐的要求:“具体情况我也不是特别清楚,我们得到的命令是在荒原上向西搜索前进,消灭遇到的一切匪帮和魔法生物。命令要求我们携带祝福过的弹药,所以我推测……”

  “你们的敌人可能是异界生物。”白瑞德抢白道。

  安德森上校对被抢话很不高兴,他终于看了白瑞德一眼,但并没有把自己的不愉快表达出来,而是点头道:“是的,我们可能会遇到恶魔、魔鬼或者别的什么东西,波特顿第五机械团的一辆坦克被配属给我们,所以上面很可能认为我们会遇到危险度4以上的异界生物。”

  安德里亚咋舌:“危险度4以上么,看起来确实不应该继续向西边深入了。谢谢您的警告。”

  马沙听得一头雾水,他知道恶魔、魔鬼,也知道异界生物,毕竟老龙与地下城玩家了。但是他不知道这个危险度4是什么东西。

  他本能的认为,这个可能是和龙与地下城规则中的“挑战等级”类似的东西。在龙与地下城规则中,一个挑战等级4的怪物,意味着一个配置合理的平均等级4的小队可以战胜它。

  但是考虑到为了应对危险等级4的怪物,联邦军队给这个骑兵旅配上了坦克,再加上这个世界普通步兵普遍装备来复枪,马沙就完全看不懂这个危险等级是怎么回事了。

  马沙疑惑的当儿,安德森继续说:“虽然我们有任务在身,但我仍然可以派一个连的骑兵护送小姐到沃堡。”

  “谢谢,但是并没有这样的必要。”安德里亚说着让一只机械蜘蛛爬到她胸口,“我是个发明家,我认为我有能力应付大多数情况。我会自己反回沃堡。”

  “现在很危险,只靠您的机械和一位雇佣兵,两位杂役,恐怕很难保证安全。”上校先生依然坚持自己的想法,“还是让我派出骑兵吧。”

  白瑞德清了清嗓子,吸引了骑士的注意力之后才说:“我不是普通的雇佣兵,我是西部头号赏金猎人白瑞德。我不但猎杀罪犯,也猎杀恶魔和魔鬼。”

  上校安德森这才正眼看了白瑞德一眼:“干掉比利小子的白瑞德?”

  “正是我。”

  “说实话,我有点失望,”上校一边说一边从头到脚打量白瑞德,“一个低环法师加上一小队土匪,就让你疲于应对,你这边还有城镇的守卫者们呢。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啊。”

  白瑞德摊开两手:“嘿,他们用了一张群体变巨术卷轴,那可是四环魔法!而且我们还遭到了突袭!”

  马沙本来不觉得四环魔法有什么厉害,但是刚刚实际看到了那魔法的威力了。

  他差点就被两个巨人给拍成饼。

  必须改变自己穿越前玩龙与地下城游戏的固有印象,那些游戏里面,打到中后期七环八环的魔法都随便扔的。

  四环的法术,在那些游戏里就是前中期用来过渡的东西。

  但是在这个世界,一个四环法术,还是单纯的BUFF类魔法,就有如此大的威力,马沙必须得改变他对魔法的认知了。

  安德森上校不为所动,依然用轻蔑的目光看着白瑞德,他又对安德里亚说:“小姐,我作为一名绅士,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您步入危险的境地无动于衷,请允许我派骑兵护卫。”

  安德里亚长叹一口气:“好吧,我们明天启程返回沃堡,你让你的骑兵连明天上午做好准备。”

  “感谢您的理解。另外,请问您今晚打算下榻何处?不知道我是否有幸请您共进晚餐?”

  得,这货说什么自己作为绅士巴拉巴拉的,好像自己多高尚,还不是奔着安德里亚的美貌来的?

  马沙内心吐槽的同时,安德里亚拒绝道:“抱歉,我去西海岸就是结婚去的,作为一个有未婚夫的人,单独答应一位男士的邀约并不太好。”

  安德里亚是去找德金麻烦的,这话当然是现编来糊弄这位上校。

  上校看起来非常遗憾:“好吧。那我就把制皮场主人的房子作为我的司令部,镇长先生的家留给小姐您好了。”

  镇长先生的房子是镇上最豪华的,不过人家镇长并不一定会留安德里亚一行过夜,现在有上校的话,镇长大概没有选择了。

  正好这时候镇长小跑过来,毕恭毕敬的对上校脱帽行礼:“您好,感谢您拯救了我们的城镇……”

  上校点了点头,然后指着安德里亚:“这位小姐今晚要住您家,请您看在我的面子上安排一下。”

  “当然没问题!”镇长陪笑道,“另外,今晚在我家召开舞会,庆祝城镇逃过一劫,请上校您务必……”

  上校摇头:“不必了,我们还在战斗任务中,您招待好这位小姐就行了。我去检查部下的宿营情况了。”说完上校举起马鞭,点镇长行礼,随后驱马离开了。

  上校的仪仗也跟上他的脚步。

  镇长目送上校的身影到看不见,这才转身对安德里亚说:“加斯多宁小姐,请跟我来。”

  到了镇长家,一行人刚刚在客房里坐下,马沙就质问安德里亚:“为啥决定往东去了?你不是要找德金算账吗?”

  “情况有变化了啊。德金本来只是个和我一样的发明家,窃取了我爷爷心血的大盗,我和白瑞德本来是想先用精干的小部队调查清楚他的底细,再雇佣一队可靠的专家直捣黄龙的。

  “但是你看现在,联邦军队都惊动了,搞不好他已经接近成功。”

  马沙:“怎么可能,两天前他只是开着你爷爷的遗物带着一群普通的土匪到处跑的家伙而已,这才两天他就变成半神大魔王了?”

  “他抓了很多科学家和炼金术士在自己的巢穴进行大工程,”安德里亚回应,“也可能他出门这段时间,工程取得了重大进展。总而言之,如果现在西部的荒原上到处都是危险度四以上的家伙在游荡,我们有必要加强一下我们的小部队了。”

  马沙:“这个危险度是怎么评定的?”

  “危险度1的东西,就代表一个装备来复枪的熟练枪手能解决。危险度2就是十个枪手,以此类推。”安德里亚回答,“你父亲没说过吗?一般荒野上游荡的僵尸之类的东西,都是危险度1的玩意儿。”

  马沙咋舌:“我爸爸没说过。所以,危险度4的东西,就是一千人才能应对的目标?”

  “对,所以才会把坦克配属骑兵旅。毕竟一个旅也就五百多人。”安德里亚回答。

  白瑞德站在窗户旁边,一边观察外面骑兵们建造营地,一面说道:“我们可能需要组一个高度专业的团队,至少保证遇到危险度4的东西时能逃掉。”

  “没错,普通的枪手已经没有意义了,”安德里亚伸出手指,一个个的点,“我们需要吟游诗人、法师、德鲁伊、游侠、炼金术士、突变战士、牧师、圣武士,最好还有个游荡者。这样一只少数精锐的队伍,比几百枪手都要强。”

  马沙微微蹙眉,刚刚自己是不是听到了“突变战士”,那他妈是什么,《战锤40K》里的阿斯塔特星际战士吗?

  白瑞德再次接过话茬:“沃堡作为最靠近文明世界边界的大城市,每年都有很多人经由沃堡向西部出发,寻找稀有的材料、罕见的魔兽以及其他能发财的东西。沃堡甚至隔三差五会有屠龙小队从那里出发呢。

  “在那里一定能找齐我们要的人。”

  马沙:“龙?”

  “不是震旦那种龙,是那种大蜥蜴啦。”白瑞德说。

  安德里亚叹气道:“要是被龙听到你喊他们大蜥蜴,你连尸体都不会剩下,我给你装的机械臂大概还能剩下几块变形的废铁。”

  马沙:“龙的事情先不提,你们一开始居然只想靠你们俩和我爸马戴肯,就找能惊动联邦军队的家伙的麻烦。”

  “只是侦查。”安德里亚说,“小队人越少,越难被发现——我们本来是这样想的,但是你也知道的,从一开始我们就被德金发现了。”

  马沙懂了,这波啊,这波是谨慎魔王直接跑到新手村堵着勇者杀。

  而现在他们俩打算回去组一个满级小队,再去跟大魔王练练。

  马沙:“如果德金已经顺利的点燃神火了,我们要组一个什么样的队伍才能打败他啊?”

  安德里亚摆了摆手:“那种事哪儿有可能这么简单就做到。我估计他可能是召唤出了高级的恶魔或者魔鬼,换取了力量。现在联邦军队在找他麻烦,他应该没那么多注意力来盯防我们了。”

  正规军正面找魔王麻烦,然后一个小部队执行特别行动,对魔王一击必杀——这不就是《指环王》的剧情吗?

  我们这小部队,就是护戒队。

  马沙用自己独特的方式,理解了现在的状况。

  ——护戒队有个矮冬瓜佛罗多,我们也有个矮冬瓜苏苏……

  现在房间里唯一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只有苏苏了。

  小姑娘疑惑的看着众人:“我们不去找杀爸爸的坏人了吗?”

  马沙摸着小姑娘的头:“找,不过我们要先做好准备再去。不过放心,外面那些联邦骑兵,还有那个鸭子坦克,都是去找杀爸爸的坏人麻烦的。”

  小姑娘大喜:“真的?”

  安德里亚接口道:“真的。”

  小家伙欢呼起来:“好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