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战斗全在八秒内结束马沙 > 014 听白瑞德讲过去的事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之后,讨论又进行了一会儿,然后白瑞德放下窗帘,转身严肃的看着众人。

  “之后的方针基本确定了,现在我们要解决一个现实的、迫在眉睫的问题,我们该怎么睡?”

  安德里亚没好气的说:“之前都挤在一个帐篷里对付过去了,这房间怎么也比帐篷大吧?等一下,你该不会说你要睡床吧?”

  白瑞德:“我可是绅士,当然不会和小姐你抢床,这张沙发是我的。”

  说着白瑞德就一屁股坐到房间那张长沙发上。

  “但是如您所见,这个沙发只能睡一个人,而床只有一张。”

  马沙看了眼唯一的床铺,又看了眼安德里亚,用了很大力气才忍住没让目光乱飘。

  他决定先发制人:“我睡床……我是说,我睡地上吧。”

  妈蛋,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自己刚到异世界,又连续经历了跌宕起伏的剧情,想独占一张大床舒舒服服睡一觉很正常的!

  可惜现在情势所迫,只能睡地板了。

  安德里亚却说:“这床铺挤一挤睡三个人也够,只要把你妹妹放在中间当隔离带,就没有问题了,他总不至于对自己妹妹有什么想法。”

  “那是,”马沙立刻回答,“肯定不能。”

  苏苏:“什么叫隔离带?”

  安德里亚不会说震旦语的隔离带,所以说的是英格利斯语,苏苏自然听不懂。

  她露出为难的表情,看着天花板:“呃……分割线?不对,分段线?呃……”

  马沙:“楚河汉界。”

  安德里亚一排手:“对,就这个!”

  苏苏:“我不懂成语。”

  “苏苏,下象棋的时候,棋盘中间不是有条河吗?”马沙解释道,“中间那个就叫楚河汉界。”

  既然这个世界有楚河汉界这个词,那应该也有象棋了。

  苏苏:“我不是河啊。”

  “就是……反正你躺我们中间,把我们分开就好了。”马沙说。

  “好!”苏苏大声说,说完忽然想起什么,看看马沙又看看安德里亚,“哥哥你不枕大姐姐了吗?”

  ……什么鬼?她又不是抱枕!

  马沙尴尬的挠挠头:“额,不枕了,以后都不枕了。”

  苏苏大喜:“那我枕。”

  说完她就扭头眼巴巴的看着安德里亚。

  女孩叹了口气:“行,苏苏你可以抱着我睡。”

  白瑞德:“那就这么决定了!你们两个用过洗澡术了对吧?那我就去用镇长家的澡盆洗澡了。”

  “等一下!我们虽然用过洗澡术了,但是之后又发生了战斗,全都脏兮兮了,应该我先洗。”安德里亚拉住白瑞德,“你给我等着!”

  说完她把白瑞德推到一边,拉上苏苏的手:“走,我们去玩水哦。”

  “好!”苏苏更开心了。

  俩妹子一走,只剩下马沙和白瑞德面面相觑。

  “你其实不用跟着我们一起走的。”白瑞德说,“现在往西的旅程看起来更危险了,你不如带着妹妹,拿上那几百镑,到东部的城市过舒服日子。你们甚至可以坐船回震旦。执着于复仇的话,会在复仇的路上失去更多。”

  马沙摇头:“这其实无关复仇,我只是想……”

  “你只是想嘬小姐对吧,我看出来了。”白瑞德坏笑道,“理解理解。我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在荷尔蒙的作用下,放弃百老汇演员的优沃生活,追随我心爱的姑娘在西部荒野上驰骋。”

  马沙好奇的问:“你追上了吗?”

  白瑞德笑了:“没有。对手太强了。”

  马沙挑了挑眉毛,就算以男性的目光来看,白瑞德都是个毫无疑问的帅哥,他都打不过的对手,难道帅得像基努李维斯?

  马沙脑补了一个基努里维斯的牛仔形象,然后就串味到了《赛博朋克2077》:“我们一起来把西部烧成灰!”

  不对不对,西部片最帅的应该是伊斯特伍德老爷子啊。

  马沙忙着脑补抢走白瑞德女神的人的形象的当儿,白瑞德回到沙发坐下,翘起二郎腿,摘下嘴里假香烟——那是安德里亚给他做的排烟道,用来排放他的手臂烧煤产生的煤烟。

  马沙也在梳妆台前的凳子上坐下,注视着白瑞德叼起真的香烟,忍不住问:“你抽真烟的时候,手臂的煤烟从哪儿排?”

  “可以暂时停下手臂的运作。”白瑞德说着拉了下金属手臂上的杠杆,于是一股整齐从他的手臂上喷出,跟火车排气似的。

  然后白瑞德用左手给自己点上火。

  马沙都看呆了:“你这个蒸汽手臂,还能随时开关?”

  “不,再启动要等锅炉里的水烧开,大概需要几分钟吧,不过用火烤一下可以加速。”白瑞德解说道,“不过没关系啦,今晚应该不会再有需要我使用这条手臂的情况了,毕竟联邦军队在这里。”

  马沙心想大哥你别随便说这种话啊,万一呢?

  白瑞德抽着烟,继续说:“我当时朝思暮想的女孩,就是大小姐的妈妈,但是她眼里全是大小姐的爸爸,根本容不下我这个外人。我也是奇怪,就这么一直跟着加斯多宁家组织的探险队,一直在荒原上冒险。”

  马沙问:“安德里亚的爸爸,是个冒险家?”

  “对,你见过我用鞭子飞上房顶的场面吧?”

  马沙点头:“匪帮来袭的时候,我看见了。”

  “那可是小姐爸爸的绝活,他明明是个考古学家,却掌握了一手仿佛马戏团小丑的精湛鞭术,然后还是神枪手。可能是他完全没有从他爷爷那里继承发明天赋的补偿吧。”

  马沙咋舌,脑海里安德里亚爹的形象完全变成了《夺宝奇兵》里印第安纳琼斯博士的样子。

  而且似乎他耳畔回响起了电影那标志性的主题曲。

  “我的最爱,”白瑞德继续,“一直追逐着他的身影,尽管那个人完全没把一丝一毫的精力放在她身上。他永远想着下一次冒险,想着水晶头骨、黄金七城和亚特兰蒂斯。”

  马沙:“等一下,亚特兰蒂斯不是沉入海底了吗?他去西部荒原上找什么?”

  “你以为他没有在海上冒险过吗?”白瑞德反问,“他甚至去过南极,想成为第一个抵达南极点的人,结果我们最后被一道巨大的裂谷挡住了去路,下谷探索的人全都有去无回。他本来想要下去,但我拉住了他,让他想想还没出生的安德里亚。”

  “等一下,所以南极这次冒险,你的女神没有去?”

  “是的,她怀孕了,只能呆在家里。你能想象吗,居然有男人把怀孕的妻子扔在家里,出门冒险大半年。

  “但是我的白月光觉得,这正是他有魅力的地方。”

  白瑞德悻悻的摇了摇头。

  马沙:“所以,为什么这位冒险家没有和安德里亚一起来找德金?”

  白瑞德沉默了很久,才开口道:“因为他,和我的白月光一起,死在了德金手中。我拼了老命,才抢走了还是个婴儿的安德里亚。我本来想把安德里亚养大,就只身踏上复仇的道路,谁知道最后变成我和安德里亚一起踏上旅途。”

  马沙:“我记得之前说过,安德里亚要被迫嫁给什么人?”

  “对,安德里亚爷爷的死对头的儿子,一个油腻而且自以为是的混蛋。”

  马沙从白瑞德厌恶的表情,大概感受到了那个想强娶安德里亚的家伙有多可恶。

  白瑞德继续:“如果我们能干掉德金,把他拥有的东西据为己有,说不定能把小姐失去的一切都赎回来,甚至靠着小姐的才能,重振她爷爷留下的品牌。”

  马沙点头:“算我一份。我和德金也有血海深仇。等复仇完成之后,你们给我回家的钱就好了。”

  白瑞德意外的看着马沙:“震旦现在情况不是很好啊,刚刚输掉了英格利斯的战争,而且看起来又要被英格利斯打了。”

  “所以我才要回去啊。”马沙笑道,“让震旦再次伟大。”

  等等,串味儿了,应该是伟大复兴才对!

  不过自己用英格利斯语说的,再次伟大确实更顺口一点。

  白瑞德一脸惊讶的看着马沙:“你真的是马戴肯的儿子吗?我不觉得马戴肯会有这种想法啊,他感觉是个更随遇而安的家伙……”

  因为我确实不是他的儿子啊,只是占了他儿子的身体。

  马沙担心白瑞德怀疑自己的出身,赶忙叉开话题:“你之后有和别的女人恋爱吗?”

  “没有。”白瑞德秒答,“我一直陪伴在她身边,没有那样的余裕。”

  ——有舔狗,我不说是谁!

  马沙上辈子第一次见识到舔狗这种生物,还是在狄更斯的名作《双城记》里,男二号舔了整本书,最后还为了把男主这个旧贵族从革命派的监狱里救出来,当了替死鬼。

  最后小说在男二走上断头台的时候戛然而止,那段描写给马沙一种男二在为女主和男主献身的过程中得到了精神上的大满足。

  马沙看不懂,但是大受震撼。

  当然,那种为爱献身的美感,马沙还是感受到了,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着还挺不错的,但是让他自己来那就只能抱歉了。

  现在听着白瑞德的讲述,马沙坚定了信念,自己要么就不追安德里亚,要追就追到手,然后对她施展变巨术,把她的肚皮当床铺睡。

  为了实现这个梦想,还得想办法去学魔法。

  不知道有没有什么能多快好省的学会魔法的办法,比如吃地瓜什么的。

  穿越到一个有魔法的世界,不学一手魔法,简直愧对穿越者的身份。

  正好现在话题因为马沙陷入了停顿,于是他问白瑞德:“我如果想要学魔法,需要怎么样入门——我是说,除了去考魔法学院之外。”

  “魔法这东西,看起来很强,但是法师局限性太大了,如果这天刚好没有记忆适合的魔法,法师就抓瞎了。就算记忆了合适的魔法,用来施法的材料掉了,那也抓瞎了。

  “比如镜影术,镜影术你白天见过吧?很厉害吧?

  “这个法术施法的时候需要一个玻璃球,施法结束之后扔在地上摔碎,万一施法的时候没拿稳玻璃球掉了,那不就完蛋了?

  “或者扔出去之后玻璃球只碎了两半,于是只有两个幻象,都很糟糕好吗。所以比起法术,还是枪械简单直白,枪械解决不了的东西,就用雷管解决。”

  白瑞德顿了顿,又说:“听说有个叫马克西的大工程师在研究能连续射击的自动枪械,这个要造出来,一般的法师就完蛋了,毫无威胁可言。”

  马沙心想确实,别说马克辛了,就算是汤姆森冲锋枪估计也够法师们受的。

  但是法师也可以用武器来武装自己啊。

  这样一比较,还是学魔法比较赚。

  白瑞德:“你这个表情,是在想法师也能用枪械,所以还是学会魔法优势比较大对吧?你说的没错,可是魔法真不是你想学就能学的。

  “那些考入魔法学院的人要熟悉好几种古代文字,因为大部分魔法都是古代流传下来的,这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和法师们称为魔网的自然存在产生共鸣,就像小姐和机魂共鸣一样。”

  马沙:“魔网,那是个什么?”

  “一种自然规律,就和牛顿力学三定律一样,法师们一直试着像科学家们那样把这个东西总结成一系列的定律,但是目前为止没有成功。

  “也有人说这个其实是魔法女神赐予的神恩,就和战争之神的神恩一样,但没有人从魔法女神那里得到启示或者神谕——确实有人说自己得到神谕了,但最后证明都被证明是谎言。”

  马沙咋舌,所以战争之神是会降下神谕的人格化存在,今天治疗自己的那个牧师好像就是战争之神的信徒。

  白瑞德抽着烟,兴致勃勃的继续给马沙科普:“也没有任何人见过魔法女神讲下的神迹,所有的魔法都是人类创造出来,然后由人类施展。”

  “等一下!”马沙打断了白瑞德,然后犹豫了,不确定要不要问出自己刚刚想到的问题。

  白瑞德:“什么?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马沙舔了舔嘴唇,问道:“精灵难道不用魔法吗?”

  “精灵们不用奥术,也不使用科学相关的能力,他们使用的是一种和德鲁伊的法术类似的自然法术。你看到精灵最好跑,他们非常仇恨人类。”

  马沙小心翼翼的问:“为什么?”

  白瑞德无语了:“你不知道?人类因为精灵很美丽,所以几百年来一直在抓精灵当奴隶。虽然现在根据和精灵的和平协定,承认精灵拥有和人类一样的人权,但私底下的猎奴行动一直没有停止。”

  马沙“哦”了一声。

  既然存在精灵,那矮人什么的应该也存在咯?

  这个世界真是一个大杂烩啊,啥都有。

  如果可能的话,还是想见识下精灵的美丽。

  马沙又在自己在这个世界要做的事情里,加上了一条。

  就在这时候,安德里亚打开门进来:“我洗完啦!”

  一股热气混着肥皂香味扑面而来。

  安德里亚穿了件宽大的睡袍,好身材全被睡袍盖住了。

  安德里亚:“带的睡袍终于用上了,不容易啊。我还以为下次穿这件,得是我们达成目的之后呢。”

  不是,你都有意识这个可能用不上了,还带着干嘛?

  女人真是不可理喻——马沙在心中如此想道。

  苏苏穿了一件明显大了好几号的裙子,进来对马沙说:“镇长送我的睡裙,好看吗?”

  马沙竖起大拇指。

  安德里亚:“镇长还送了几件他女儿小时候的衣服,苏苏的换洗衣服问题解决了。你的衣服待会脱下来,让镇长的女仆洗一下,然后用烘干机烘干吧。”

  马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确实今天一通战斗,新衣服也变得脏兮兮的。

  不过他买的那件墨西哥斗篷看起来到是还好。

  安德里亚催促道:“你愣着干嘛啊,去洗澡啊,我可不愿意让一身脏兮兮的臭男人和我睡一张床,就算隔着苏苏也不行。”

  “好好,知道啦。”马沙说着从梳妆台前的椅子上站起来,向大门走去。

  今晚和美少女睡一张床……想到这,马沙不由自主的兴奋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