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战斗全在八秒内结束马沙 > 017 像英雄一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骑兵队开火了。

  安德里亚用震旦语小声对马沙说:“猛犸冲进队形的刹那,我们就跑,利用骑兵吸引野兽的注意力。”

  白瑞德神色严肃:“居然用固定阵型迎击这玩意,简直找死,跑起来打运动战其实还有点赢的可能性。”

  说话的同时,骑兵们在马背上攒射,那么多把杠杆式步枪打出来的火力相当的凶猛,可是打在猛犸黑色的毛皮上一点用没有。

  猛犸肉眼可见的被激怒了,它把长牙刺进地面,就这样推着长牙猛进,在地面上留下两道向着骑兵队冲来的伤疤。

  突然,猛犸抬头,被长牙挑起的土块炮弹一样砸进骑兵队。

  马沙听见惨叫声。

  他拿着步枪的手满是汗,差点就握不住了。

  骑兵队的开火声逐渐减少,显然骑兵门子弹打完了。

  杠杆步枪装弹很麻烦,要把长长的供弹管插进枪托里,费时费力。

  上尉拿出做论手枪,对着冲来的猛犸开火。

  骑兵们也纷纷抽出手枪。

  猛犸冲进了队列。

  三名骑兵和他们的坐骑一起被顶上天空,重重的砸在同袍的头上。

  猛犸在原地高高抬起前腿,仰天长啸。

  安德里亚在这个时候,撕了一张卷轴。

  马沙耳朵一下子安静下来,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默片。

  他看着骑兵们痛苦的捂着耳朵,看着马匹惊恐的抬起前蹄,把骑士甩下马背。

  他看见上尉在怒吼,然而这并不能帮助他控住惊慌失措的马。

  但是在安德里亚撕的卷轴影响下,马沙他们的马匹一点是没有,只是有点被近在咫尺的惊慌的同类吓到,来回倒腾着蹄子。

  “我们走!”安德里亚说,“现在他们就没法督战我们了!”

  说着少女踢了脚马肚子,马儿正要往前蹿,就被马沙一把抓住缰绳。

  于是马高高的扬起前蹄,安德里亚差点跌落马鞍。

  “你干什么啊!”

  “不,等一下!”马沙大声说。

  正好这时候两名控制住马的骑兵调转马,逃离战场。

  猛犸的小眼睛立刻锁定了他们,狂奔着追上去,把逃兵连人带马一起踩扁了。

  本来安德里亚在骂马沙的,看到这一幕惊得闭上嘴。

  马沙:“我就想会不会这样。”

  白瑞德:“不愧是马戴肯的儿子。”

  听到白瑞德把自己的急智归功于马戴肯,总觉得怪怪的,毕竟自己压根没有一丁点和这个老爸相关的记忆。

  上尉在下达命令,但是因为安德里亚撕的卷轴,马沙等人完全听不到他说啥。

  好在上尉也在紧张状况中忘记了自己连队还护送着一队客人。

  骑兵队枪械里的子弹都在上一轮攻击中消耗殆尽了。

  猛犸在不远处居然用四只脚玩起了漂移,带起大量的烟尘甚至吞没了他巨大的身影。

  骑兵开始投掷炸药。

  然而烟尘完全遮挡了视线,压根不知道该炸哪里。

  马沙:“现在我们走,靠烟尘掩护。瑞德先生,走哪边?”

  “跟我来!”白瑞德纵马跃进滚滚烟尘中。

  马沙松开安德里亚的缰绳,自己踢了一脚马肚子,同时把马头拉向白瑞德刚刚消失的方向。

  马儿撒丫子奔跑起来,扎进烟尘里。

  马沙用自己的墨西哥斗篷,把坐在身前的苏苏盖起来。

  苏苏很开心,在斗篷下面哇哇乱叫。

  马沙回过头,结果烟尘太大了,根本看不到安德里亚的身影。

  不过自己一直处在听不到声音的状态,连胯下骏马的马蹄声都听不到,应该还在安德里亚撕的卷轴的范围内。

  这个卷轴可能记载的是能消去声音的魔法。

  感觉这个魔法用来对付需要念咒的施法者会不错。

  马沙压低身子,让自己尽可能的贴近马的背脊减少阻力。

  不过小姑娘的后脑勺卡住他肋骨,不让他完全贴到马飞扬的鬆毛上。

  马沙忽然想,这前面幸亏坐的小家伙,这要是坐的安德里亚,只怕风阻会增加30%——因为根本贴不到马背上啊!

  狂奔了不知道多久,突然一下烟尘就没了。

  马沙看见前方纵马狂奔的白瑞德。

  他回头,看见安德里亚就在后面不远处,也把身体紧贴着马背,胸肌水袋一样的抖动不止。

  而在安德里亚旁边,是骑兵连的上尉!

  ——草,你也跑了啊!

  马沙在看到上尉之前压根没注意到他。

  因为根本就没声音啊!

  就在上尉旁边的安德里亚更绝,一直看着前面所以压根没发现他!

  上尉一看安德里亚,立刻露出写满了欲望的笑容——

  他伸出手,要抓安德里亚的衣领!

  马沙的枪响了。

  然后他的枪马了。

  这也不能怪他,骑在马上射击难度飙升。

  但是马沙开火提醒了安德里亚,她一看侧面,立刻抽出一个扳手往上尉脸上招呼。

  上尉吃了一扳手,鼻血哗啦啦的狂流,跟开了水龙头一样,一下子就把他嘴巴下巴给染红了。

  上尉应该是咒骂了一句什么,把手里的枪对准了安德里亚。

  说时迟那时快,黑色的猛犸出现在上尉身后,牛角一下把上尉和他的马穿了串子。

  马沙大为震惊:你这个猛犸还出跳刀的吗?

  紧接着,马沙看见被穿在牛角上的上尉和马都飞快的枯槁,变成干尸,然后像成型失败的泥塑一样分崩离析。

  王德发?

  这玩意有这能力?

  猛犸冲向安德里亚。

  马沙开枪了,猛犸这么大的身形根本不可能失手。

  然而手枪挠痒痒并不能让猛犸转移注意力,它头一甩,牛角就刺向安德里亚。

  少女堪堪一跃,在马被刺中之前跳下马去,然后在地上一顿翻滚,趴着不动了。

  这是摔晕了?

  猛犸头一扬,把安德里亚的马扔进嘴里。

  马的身体被整个吞下,咬掉的马头滚落在地上。

  然后猛犸在地上飘逸转向——它想回去吃安德里亚。

  马沙一边调转马头冲向猛犸,一边掏出白瑞德送的火球枪——然后发现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发射火球。

  这时候,白瑞德的声音钻进马沙耳朵:“使用魔法道具只需要喊启动词就行了,那枪的启动词就是‘火球’,记得用英格利斯语!”

  话音刚落白瑞德就从马沙身边超过,抬手一枪。

  看来安德里亚落马,导致白瑞德离开了卷轴的效果范围,他终于听见背后出事了。

  他连续开火,然而手枪的火力依然没有让猛犸停下动作。

  “我来停下猛犸,你去救小姐!”白瑞德大喊,然后把手枪换到左手,用机械臂拿起鞭子一甩。

  神奇的鞭子就绑到了猛犸的尾巴上。

  白瑞德从马上一跃而起,荡秋千一样的荡到了猛犸背上。

  本来一门心思冲向安德里亚的猛犸猛的转向,想把白瑞德甩下去。

  但是白瑞德稳稳的挂在它背上。

  “去救小姐!”

  白瑞德怒吼的同时,猛犸突然前腿一跪,想把白瑞德向前甩出去。

  然而歌舞演员用鞭子卷住了猛犸的耳朵,愣是没飞出去。

  猛犸怒了,抬起前腿仰天长啸。

  上次它咆哮,马沙靠卷轴躲过去了,这次它咆哮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马沙直接两耳短时失聪了,感觉就很像战争电影里被炮弹震到的人那样。

  他茫然的看着白瑞德用左手拿枪,贴着猛犸的眼睛开火。

  本来还在咆哮的猛犸轰然倒地,在地上打滚,仿佛《怪物猎人》里被打倒的怪物那样。

  白瑞德千钧一发之际从猛犸背上跳下,避免了被庞然大物压扁的命运,又在它站起来的瞬间用鞭子跳上它的背。

  马沙感觉自己仿佛看到了莱格拉斯勇斗巨像。

  他还看到安德里亚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爬起来,裙子上全是泥巴。

  马沙的听力恢复了,他对安德里亚大喊:“我来了!抓住我!”

  说着他伸出手。

  安德里亚一瞬间有些茫然,但马上反应过来,她站在原地,向着马沙伸出手。

  两个人的手握在一起。

  马沙用力一提,想把安德里亚提上马鞍,结果没提动。

  要知道这个时空马沙占有的这个身体,干了很多农活很强壮的,是真正的猛男,结果还是没提动安德里亚。

  不愧是体脂率高过猪的“胖妞”啊!

  马沙不但没能把安德里亚提上马鞍,手臂还差点被拉断。

  疼死了。

  安德里亚用另一只手抓住马沙的马鞍,挣扎着爬到了马沙后面。

  “你往前一点,我坐到马臀上了!”

  马沙只能往前,然后空出的马鞍就被安德里亚填满了。

  明明是这么紧急的状况,但马沙却想入非非了。

  他感受到了身为大猪蹄子的可悲。

  他扭头看着还在和白瑞德斗智斗勇的猛犸。

  “我们去帮他!”马沙说。

  然而安德里亚却打了个胡哨,于是白瑞德的马向马沙狂奔过来。

  马沙意识到不对,质问道:“你干什么?我们还有一把火球枪,一发火球术!白瑞德牵制住猛犸,我们还能赢的!”

  “没用的!猛犸最大的特点就是皮厚。我们手上的所有火力都奈何不它。白瑞德想牺牲自己,给我们争取逃跑的时间!猛犸身上有人的时候,是不会用短距离传送的!”

  安德里亚左手抱着马沙的腰,右手伸过来想抓缰绳。

  这个动作让她紧贴着马沙的后背,给了极大的压强。

  “听我的,快走吧!总比全灭在这里要好!”安德里亚说,马沙觉得有湿润的东西落到他脖子上,侧脸一看才发现安德里亚在哭。

  “不要让他的牺牲白费啊!”安德里亚哭着说。

  马沙看了眼视野里的进度条,居然填充了不少,只要努力把条尽可能填满,还是能翻盘的!

  但万一翻不了呢?

  就在马沙犹豫的当儿,安德里亚抓住了马沙的缰绳,拉着马掉头

  这时候,背后传来歌声。

  歌声压过了猛犸的嘶嚎,以压倒性的存在感降临整个荒原。

  “Hellodarknessmyoldfriend~(嗨暗夜我的老朋友)”白瑞德唱到。

  寂静之声?

  马沙正疑惑呢,背后的安德里亚停止了动作。

  猛犸继续扑腾着,但是白瑞德就像它身上的虱子一样,灵活的跳来跳去,始终没有被抓到。

  他一边戏耍庞然大物,一边高歌。

  “I'vecometotalkwithyouagain.(我又来和你聊天啦)”

  安德里亚呆呆的呢喃:“我听过这首歌……可我想不起来了……”

  白瑞德继续高唱:“Becauseavisionsoftlycreeping……”

  马沙有种预感,预感不可一世的猛犸会被英勇的白瑞德干掉。

  可能是因为他在白瑞德的歌声中,听出了无比的信心和勇气。

  看来自己确实有吟游诗人的天赋。

  **

  白瑞德看着停止逃离,只远远的看着的马沙,一点也没有焦虑。

  因为他已经决定,要由自己来干掉这头庞然大物了。

  猛犸是没有弱点的,除非能让他吞下一枚炸弹,在内部爆炸。

  然而这种狡猾的生物,早就习惯了和人类战斗,知道要把所有可疑的物品吐掉。

  听说之前有一伙矿工,曾经用橡胶包裹着炸弹,成功让猛犸吞掉,从而完成了狩猎。

  白瑞德没有这种特别准备的炸弹,但他自由别的方法。

  他一边高歌,一边在猛犸身上辗转腾挪。

  他说了谎,其实他游荡者技艺磨练得还不错,可以用仿佛艺术体操一样的身法戏耍猛犸。

  当然,只是戏耍并不能击败这庞然大物,等到白瑞德耗尽力气,他必然会成为猛犸的盘中餐。

  白瑞德高歌着。

  这首歌是他送给他的女神、他的夜莺的礼物,即使结婚了,她依然时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吟唱。

  白瑞德听过的,在庄园露台下面的阴影里。

  他在那里,听着露台上的夜莺哼唱自己的歌,仿佛除了他俩,就只有那位名为寂静的朋友。

  InrestlessdreamsIwalkedalone.

  在辗转难眠的梦中我独自漫步

  Narrowstreetsofcobblestone.

  在铺着鹅卵石的扬长小道上

  Neaththehaloofastreetlamp.

  在路灯昏黄的灯光下

  Iturnedmycollartothecold&damp.

  我把衣领立起来抵挡冰冷潮湿

  Whenmyeyeswerestabbedbytheflashofaneonlight.

  当闪烁的霓虹灯刺入我眼帘

  Thatsplitthenight.

  撕裂了夜

  Andtouchedthesoundofsilence.

  触碰到了寂静之声

  猛犸停止了挣扎,它站立起来,再次发出咆哮。

  从咆哮声中,白瑞德听出来,它的怒火已经到了极点。

  于是他纵身跃起,翩然落在猛犸正前方。

  然后他向猛犸鞠躬行礼,仿佛自己又回到了百老汇的舞台上,今晚他就是这一场的主角,所有的聚光灯都打在了他身上。

  猛犸再一次咆哮。

  它感觉自己受到了蔑视。

  是的,猛犸也是有一定智能的魔物。

  狂怒的猛犸冲向白瑞德,张开血盆大口。

  白瑞德右手的机械臂上,有一个小机关,一旦按下,机械臂就会进入自爆倒计时。

  发明家制造的东西,理所当然的具备这个功能。

  但是安德里亚的设计很巧妙,启动机关之后,右臂会脱落,这样白瑞德可以把右臂当炸弹扔出去。

  所以如果启动了开关,可能右臂就不会被猛犸吞下肚了。

  白瑞德直面迎面而来的血盆大口,继续高唱。

  可在第一个词出口的瞬间,猛犸的巨口就占据了他全部的视野。

  被吞下前的这一刻,仿佛永恒一般漫长。

  白瑞德想起了今天早上透过房门上的锁孔,看到的小姐和马沙跳舞的情景。

  ——该如何,跟我的夜莺报告她女儿对一个震旦人动了心的消息呢?

  ——他们两个应给都会高兴吧,毕竟他们那么心念念的想要去震旦考古。

  猛犸的巨口轰然合拢。

  在最后一刻的最后一刻,白瑞德脑海里浮现出马沙的面庞。

  ——拜托你了,神秘的震旦小子哟!

  ——帮小姐完成夙愿吧,然后带着她远走高飞,填满她之后的人生。

  就在这个刹那,白瑞德的视野忽然充满了光芒,温柔的羽翼包裹着他。

  ——啊,是你吗,我的夜莺!

  **

  安德里亚沉默了,她刚刚明明那么拼命的鼓动马沙快跑,不要浪费白瑞德的牺牲。

  现在亲眼目击至亲之人离去的场面,似乎一下子抽走了她的魂儿。

  马沙十分震撼。

  他看清楚了被猛犸吞下前白瑞德的表情。

  这个男人自信的笑着,坦然的迎接死亡。

  马沙感觉到,那种勇气和自己之前的“勇敢”是不同的。

  这个男人没有置身事外,他知道自己将失去唯一的生命。

  他也无比真心这唯一的生命。

  但他仍然选择慷慨赴死。

  这和马沙之前那种因无所谓而生的勇气是不同的。

  这份勇气,闪耀着夺目的光芒。

  那是马沙从未拥有过的光芒。

  那光芒吸引着他。

  他踢了一脚马肚,让胯下的战马飞奔起来。

  他冲向吞下了白瑞德的猛犸,手握着能发射火球术的枪。

  白瑞德被吞掉肯定是有原因的,他不是活腻了放弃了寻死。

  这个行为蕴含着战胜猛犸的关键!

  马沙扬鞭策马,他的坐骑仿佛也从他身上接收了勇气,毫无惧意的冲向庞大的猛犸。

  猛犸咆哮起来。

  马沙决定用战歌来对抗。

  他没多想就哼出了非常适合超远上纵马狂奔的旋律:《草原啊草原》

  他不懂歌词,只会“嘚嘚嘚”哼旋律。

  战马受到了鼓舞,撒开腿狂奔起来,直冲猛犸。

  马沙举起了枪,瞄准猛犸张开的大口!

  他看见猛犸的牙缝里有白瑞德的靴子,但是其他部分一点不剩都被吞掉了。

  这个刹那,背后一直丢了魂一样的安德里亚大喊:“我懂了!”

  她打了个长长的呼哨。

  说时迟那时快,猛犸向前滑跪,前腿就像一下子被人抽掉了骨头一样。

  紧接着一股黑烟从猛犸口中喷出,然后是黑褐色的血水。

  倒地的猛犸还在挣扎,张大嘴巴咬向冲来的马沙。

  马沙高举起手中的枪。

  猛犸在这个瞬间想要闭嘴,但是它的伤让它来不及了。

  “火球!”马沙大喊!

  下一刻,一团脸盆大的火窜进了猛犸的嘴里。

  剧烈的爆炸撕裂了猛犸的口腔。

  虚弱的猛犸倒在地上痉挛,张大嘴巴——不过这次他好像是为了呼吸。

  马沙清楚的看见,被火球轰烂的上颚后面,可以看见白色的东西。

  可能是脑子吧。

  马沙猛拉缰绳,让马翘起前蹄,总算在猛犸嘴巴前停下。

  然后他对着那白色一同狂射,倾泻了所有六发子弹。

  庞大的猛犸挣扎了一下,渐渐的不动弹了。

  安德里亚跳下马,连滚带爬的跑到猛犸尸体旁边,从牙缝里扯出白瑞德的鞋子,像什么宝物一样捧在怀里,嚎啕大哭。

  这时候一直被马沙用墨西哥斗篷蒙着的小家伙掀开斗篷疑惑的看着安德里亚:“姐姐干嘛了?哥哥你欺负姐姐了?让阿白教训你哦!”

  马沙鼻子一酸。

  真奇怪,明明认识白瑞德才三天啊……

  他又回想起白瑞德最后的身影。

  ——那多么的耀眼。

  ——我要是有那样的勇气,我将无往不利吧?

  豆大的泪滴顺着脸颊滚落。

  太奇怪了,马沙想,穿越之后经历了被灭门,我一滴眼泪都没掉,现在却止不住。

  小姑娘还不能理解发生了什么,她回头看着马沙:“哥哥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这不是抽泣,是在嗦面。”因为情绪激动,马沙甚至开始胡说八道了。

  小姑娘:“阿白呢?”

  听到小不点的话,安德里亚哭的更加夸张了。

  马沙轻声说:“阿白不在了,他为了打败这个巨兽,牺牲了自己。”

  小姑娘愣住了:“诶?阿白……”

  突然她抬起头,哇哇大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