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战斗全在八秒内结束马沙 > 019 启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分解工作持续了一个小时,大队骑兵出现在马沙的视野里。

  看来是有逃走的骑兵找到骑兵旅报信了。

  马沙又见到了那位留着八字胡的上校安德森。

  “真是惊人,安德里亚小姐,我们旅付出重大伤亡都不一定能干掉的怪兽,你居然仅凭一个人就干掉了。您一定有许多惊人的装备。”

  得,上校完全无视了马沙,当他不存在,认定这一切都是安德里亚一个人的功劳。

  安德里亚:“不是我,是靠白瑞德——我是说瑞德先生的自我牺牲,和马沙的奋战,我只是给他们提供支援。”

  安德森上校这才看了马沙一眼,但是目光马上就转回安德里亚身上:“小姐,我会为您申请国会荣誉勋章,您的震旦仆人也会得到一枚英勇服务奖章的。”

  马沙其实对奖章没什么所谓,但是安德里亚不高兴了:“他和瑞德才应该得荣誉勋章,我什么都没做。”

  安德森上校看安德里亚的眼神都冷了下来,他语重心长的说:“安德里亚小姐,国会不可能给震旦人颁发荣誉勋章,您不应该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安德里亚愣了一下,然后反驳道:“我们只是朋友。”

  “还只是朋友啊,那最好。”安德森岔开话题,“怪兽的尸体,由我们回收,我会跟您一张支票,您可以去西部联合银行领取酬金,应该比您直接去镇上卖值钱。”

  安德里亚点头,然后一指一直帮忙解体的中士:“我答应过他们分得销售所得的百分之三十。”

  上校挑了挑眉毛,看了中士一眼,朗声问:“杰弗逊上尉呢?”

  中士敬礼,大声回答:“报告,上尉在战斗落跑了,我们不知道他的下落。”

  安德里亚接口道:“那位上尉不但扔下自己的部队落跑了,还试图用我当诱饵拖延怪兽。”

  安德森眉头紧锁:“这是很严重的指控,可能需要您到军事法庭上作证,一旦罪名成立会剥夺他的一切荣誉,并且在报纸上公开谴责他的行径。您确定要这样做吗?”

  安德里亚咬了咬嘴唇,回答道:“不,还是算了,我还有事情要做,没空搅合冗长的军事审判。”

  “很好,非常好。”安德森满意的点头,“杰佛逊上尉英勇战死,他将会得到他的勋章和抚恤金……”

  这时候安德森身后的副官凑过来小声说:“没找到尸体的话,应该算MIA(在任务中失踪)。”

  “混蛋!我不想我的部下连抚恤金都拿不到!”安德森呵斥道。

  副官立刻退了下去。

  然后安德森上校从马鞍上的皮包里拿出支票簿,就这么在马背上写了两张支票,一张交给安德里亚,另一张递给毕恭毕敬的中士。

  马沙伸长脖子看支票上的数字:6000镑。

  “才这么点?”

  马沙刚说话,安德里亚就打断他:“算上给中士他们的30%,差不多就是这个价。”

  马沙用大拇指指着身后庞然大物的尸体:“这玩意,就值四把……不对五把火球枪的价?”

  “因为那把枪的价值高。”安德里亚一边说,一边撩起墨西哥斗篷,把支票塞进胸肌之间兜着,然后对安德森莞尔一笑,“我还赶着去镇上,请允许我告辞。”

  “我会派另一队骑兵护送你们。”安德森上校说,“现在小姐您只剩下一个仆从了,请不要拒绝。”

  安德里亚:“那就劳烦各位骑士们了。”

  说着安德里亚拉了拉马沙的衣袖,转身就向白瑞德的马走去。

  **

  接下来的路途非常顺利,新派来的骑兵的指挥官是个健谈的老上尉,一路天南海北的说了不少趣事。

  马沙感觉这家伙就像开出租的大叔一样能侃,马沙上辈子第一次去首都,打的从机场进城的路上司机大哥从国际米兰聊到叙**战况,非常的社交牛逼症。

  月亮升起来的时候,马沙终于看到城镇的灯光了。

  说实话,这灯火的辉煌程度有点超过马沙的预料。

  “这个城镇有电?”他问。

  “毕竟是有铁路的城市嘛。”安德里亚回答,“不过电灯应该只有少数人家有,大部分还是烧灯油的。”

  社交牛逼症的老上尉插嘴道:“街上的路灯是烧煤气的,至于穷人家,穷人家现在应该都睡觉了。”

  马沙看了眼坐在他前面的苏苏,小家伙也睡着了。

  安德里亚:“我们也赶快去吧,今天累得够呛,我要租最好的房间好好睡一觉。”

  马沙:“你主要是摔下马那一下够呛。”

  安德里亚从马上摔下来,弄得一身淤青,神奇的是她的骨头居然一点事没有,让人不得不感叹脂肪多缓冲能力就是强。

  也可能这个世界脂肪就是类似于橡胶的东西,就是能缓冲。

  安德里亚揉着胳膊,对马沙说:“待会你得帮我身上的淤青涂药膏。”

  “不能用治疗术吗?”

  话痨老上尉代替安德里亚解释道:“治疗术对淤青效果不佳,甚至有可能因为淤血没有排出就加速的损伤处的再生,导致伤情恶化。所以战场上有时候会把淤青部分全刨掉,整一个大伤口,然后再施展治疗术。”

  ——这什么魔鬼医生?

  老上尉对马沙挤了挤眼:“你就帮她抹一下吧。”

  马沙:“我让我妹妹帮她抹。”

  安德里亚笑了:“对哦,还有苏苏,那待会就麻烦苏苏了……苏苏?”

  “睡着了,等到了喊起来给你抹药吧。”马沙说。

  老上尉叹了口气:“年轻人,人生苦短,该出手的时候就要出手啊。”

  马沙突然觉得疑惑,就问老上尉:“你对我泡白人女孩没什么意见吗?”

  “没有啊,我自己娶的就是阿兹克人,她有热情的红皮肤,可美了。”老上尉笑道,“所以肤色不能成为爱情的阻碍。”

  安德里亚:“你一定是因为经常发表这种言论所以这么老了还只是个上尉。”

  老上尉哈哈大笑。

  说话间一行人就到了城镇边缘。

  这个城镇有好几座瞭望塔,城镇主路的起点处建了个大门。

  治安官领着城镇的治安队全副武装的在大门那里等着,看清楚骑兵队打的旗帜之后才放下握紧的枪。

  一个治安官上前一步,高举提灯大喊:“什么人?”

  “缅因第六骑兵旅,第二连!奉命护送高贵的女士安德里亚·加斯多宁小姐到镇上。”

  治安官皱眉:“谁啊?”

  老上尉脱下帽子,指了指身边的安德里亚。

  治安官的目光扫过来,看到安德里亚后,脸上的怀疑就消失了。

  看来安德里亚身上那股老英格利斯正黄旗的气质,在荒原上还挺好用。

  治安官打了个手势,于是他身后的人就把路障给撤了。

  “欢迎来到黑木镇。”治安官一边说一边退到一边。

  马沙注意到,这个城镇不是之前安德里亚他们下火车那个城镇。

  他一边驱马向前,一边看着安德里亚。

  安德里亚立刻会意,解释道:“白瑞德把我们往西边带了很远,他觉得德金不会想到我们反而向西前进。明天我们坐上火车往沃堡去,路上就会经过苦水镇。”

  马沙:“那德金会不会在那里等我们?”

  “正常来说,有可能,但是现在联邦军队已经被惊动了,他应该走了。”安德里亚信心满满的说。

  话音落下,老上尉抓住机会说道:“我们会到镇政府寻求安置就在这里道别吧,加斯多宁小姐,马先生,还有那个不知道叫什么的小可爱。祝你们一路顺风。”

  安德里亚点头致意:“感谢你的护送。”

  “感谢。”马沙也抬了下帽子。

  然后老上尉领着骑兵们沿着城镇大道开拔,很快看不见了。

  安德里亚对马沙说:“镇上应该有不少旅馆,我们找找看。”

  马沙看了看周围,这个城镇比只有一个制皮厂的镇子要大多了,目力所及的范围内,马沙看到了一个相当巨大的堆场,里面堆了小山一样高的煤。

  此外这镇子还有好几个水塔,可能是给火车锅炉加水的。

  安德里亚:“走吧,这种铁路沿线的镇子一般都是长条形,一直沿主路走就能找到你想找的所有东西。”

  马沙点点头,轻轻用鞋子上的马刺踢了一下马肚子。

  马迈着轻快的小步前行。

  安德里亚跟上马沙:“等到了沃堡,我可能要花很多钱,因为我几乎损失了所有的装备。”

  毕竟安德里亚自己的马被猛犸吃了,放在马鞍上的安德里亚的装备,全被猛犸搅碎吐出来。

  就算是尼姆合金制造的道具,也扛不住魔兽的利齿。

  安德雷亚忧心忡忡的继续说:“我们的钱要重新制造装备,还要雇佣一队专业人士,我担心不够。”

  “在沃堡做点任务赚钱呢?”马沙问。

  “你要当赏金猎人?嗯……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沃堡是大城市,这种地方要当赏金猎人,需要的能力和在荒野上当赏金猎人是不一样的。你得熟悉地下世界,精通在狭窄阴暗的小巷里行动,最好还要会开锁。在荒原上只要枪法好就够了。”

  安德里亚叹了口气:“白瑞德在就好办多了。啊,前面应该是旅馆吧?走吧。”

  安德里亚挥动马鞭,让马小跑起来。

  马沙赶忙跟上。

  **

  “我们只有一个房间了。”旅馆老板一脸为难,“最近联邦动作很大,不但有军队在向西开拔,还有大量的赏金猎人闻风而动,你看我们大堂,平时能坐一半人就不错了。”

  马沙回头扫视充作酒馆的大堂。

  不大的空间挤满了人,酒馆的女服务生要展现高超的舞蹈技巧,才能在人群中穿梭。

  有个家伙在角落里弹奏手风琴一样的乐器,拉的曲子让马沙想起塞尔维亚著名歌曲《RemoveKebab》。

  安德里亚:“没关系,一间就一间,我们住一天。”

  说着她掏出一枚金币摆在桌上。

  “剩下的钱给我们准备一盆热水,我要洗澡。”

  “没问题,热水马上给你送上去。301房。”老板一面说一面把钥匙放在桌上,殷勤继续道,“我们还送今晚的晚饭,另外……我们这里有最新的**药,不知道小姐你……”

  马沙:“不必了,你送吃的上去就好了。”

  老板对马沙这个震旦人突然那开口说话有些不满,一副要教训马沙的样子,但安德里亚在他开口之前就拿起桌面上的钥匙,拉着马沙走了。

  小姑娘睡眼惺忪的跟上来,一边走一边打呵欠。

  301房并不大,房里的陈设非常简单,一张床、一个梳妆台、一把摇椅,没了。

  连梳妆台前的凳子都没有。

  安德里亚:“还得让他们送个凳子来,不然明天我没法梳妆了。”

  马沙忽然看见房间角落里有个大木桶,联想到刚刚安德里亚对老板的话,咋舌道:“你待会不会在房里洗澡吧?”

  “总比在公共澡堂洗澡要好。去那里洗,跟让人参观没什么区别。”安德里亚说,“肯定有很多可以偷窥的孔。”

  马沙挑了挑眉毛,走近盆子查看周围的墙壁:“嗯……这边墙壁到是很平整。待会你洗的时候我在门口守着好了。”

  “那就拜托你啦。”

  这时候有人敲门。

  安德里亚转身开门,一名粗壮的黑人女仆挑着两桶水进来了。

  “您要的热水,小姐。”

  “倒进盆里吧。”安德里亚说。

  黑人很麻利的干完,提着桶就出去了,马沙跟了上去,顺手带上门。

  他听见房间里安德里亚对苏苏说:“苏苏也一起洗吧,待会还可以帮我涂创伤膏。”

  “好!”小姑娘精神抖擞的说,大概之前在马背上睡饱了。

  马沙撇了撇嘴,他上前一步,趴在走廊的窗户上向外看。

  走廊的窗户正对着火车站,可以看见车站内的情景。

  马沙发现这个城镇不光是一个车站,还设置了火车头的维修车间,有一辆火车头正停在支线轨道上,可能正在接受检修。

  难怪这个城镇有电,这应该是方圆百里最工业化的城镇了。

  马沙忽然听到下方接到传来非常爽朗的笑声,低头一看发现是一个喝高了的家伙拉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不知道在笑什么。

  突然,那个醉鬼就这样把头埋到女人胸口,而女人哈哈大笑。

  ——不愧是西方人,玩得真大。

  马沙抬起头,看着夜空。

  他忽然想起安德里亚说的,白瑞德也是个手不干净的主,喜欢摸酒馆的女招待。

  白瑞德要是在,刚刚在大堂应该会过得很开心吧。

  马沙胡思乱想着,时间就这样过去。

  终于,身后传来开门声。

  “我们搞定了,进来吧。”安德里亚说。

  马沙一转身,就闻到安德里亚身上的肥皂香。

  安德里亚:“你要不要也洗一下?”

  “不,我用你们剩下的水擦擦身子就好了。”

  “行,那我帮你擦背。”安德里亚说。

  ——等一下,这不就是日漫恋爱喜剧里的福利展开吗?

  马沙当即不淡定了:“我自己来就好了。”

  “别客气嘛,在重新制造装备之前,我就是个辅助角色,主要靠你了,你尽管把我当女仆使唤吧。”安德里亚满不在乎的说。

  马沙忽然脑袋一抽,说:“那你叫我一声主人听听?”

  安德里亚愣了一下,然后笑嘻嘻的说:“主人~”

  ——咦,有点爽啊。

  “还是别了,”马沙摆手道,“我听着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怎么会,我看你还挺爽的啊。”

  “没有的事。”马沙连连否认。

  “主人,你用这个毛巾好不好啊?”

  “别这样……等一下,这个不是白瑞德的毛巾吗?”马沙认出来,这好像是昨天白瑞德洗澡的时候拿进去的毛巾。

  “是啊。”安德里亚本来因为和马沙的调侃笑容满面,这个时候表情却沉了下来,“但是,毛巾存在的价值,就是给人使用。我用的话,心里还是觉得怪怪的,只能给你用了。一条全新的毛巾要十五美分呢!”

  马沙想起来,安德里亚说现在要省着用钱,所以他接过了毛巾:“那就只能这样了。这样一来,我穿白瑞德留下的衣服,用他的毛巾……”

  “照顾他的养女。”安德里亚接口道,“加油吧,后继者。”

  她重重的拍了下马沙的后背。

  **

  十分钟后,马沙擦洗完毕,重新穿好衣服转过身。

  安德里亚直接躺床了,对上目光时,她拍了拍另外半边床。

  马沙一屁股坐到摇椅上:“我今晚在这里睡。”

  少女眨了眨眼睛:“你还挺自觉。”

  “毕竟是白瑞德的后继者,我当然要保持绅士风度。”

  “所以你明天也打算去拍女招待?”

  “……抱歉,这个有点超过我的能力范围了。”

  马沙是真的做不出来随便拍不认识的女孩**这种事。

  应该说,一般的现代中国人都干不出来这种事。

  安德里亚笑得很开心,但是突然,她的笑容消失了。

  “怎么了?”马沙忍不住问。

  “就是,突然察觉到,他果然已经不在了。”

  “……是的,我也知道我没法取代他,但是……”

  “睡吧,明天还要坐火车远行呢。”安德里亚说,不等马沙回话,就把油灯的灯芯给拧下去,几秒钟后,黑暗降临了房间。

  马沙靠在摇椅上,轻轻叹了口气,然后闭上眼睛。

  他很快进入了梦乡,在梦里他如愿以偿的学会了魔法,正在他得意洋洋的使用魔法飞弹打鸟的当儿,一头猛犸突然出现,把他顶死了。

  **

  第二天,马沙在摇椅上醒来,一边揉着酸痛的脖子一边坐起来。

  安德里亚已经醒了,正在给苏苏编头发。

  “早上好,”少女看了眼马沙,“你一直在说梦话,一会儿是‘我会魔法啦’,一会儿是‘为什么不BAN猛犸’。”

  苏苏:“老哥好吵!”

  “抱歉。”马沙站起来,一边活动身体一边打呵欠。

  “就叫你睡床了,现在你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安德里亚说。

  ——睡床怕不是半路就被你用胸闷死了。

  少女又说:“你真的这么想学魔法吗?”

  “想啊。”马沙毫不犹豫的回答。

  “那到了沃堡找个法师看看你有没有天赋吧。不过你别抱什么希望。”

  马沙点了点头,说:“我必须要变得更强,学不了魔法我就去学吟游诗人的技艺,当然还有练枪,我们买的那些子弹还在,到了沃堡我会找个地方每天练上一会儿。”

  安德里亚看着马沙,似乎马沙这番想变强的话,给了她很好的印象。

  “嗯,那我也要变强。”她说,“我也像其他发明家一样,把自己的身体改成机械吧!”

  “别改啊!”马沙下意识的喊出来。

  然后整个房间都安静了,尴尬的气氛降临每个角落。

  “呃……”马沙试图打破尴尬,“我是说……”

  “啊,我懂了。”安德里亚一脸坏笑,“你还想被我用胸肌闷!”

  没错——不对!

  安德里亚看着马沙窘迫的样子,笑得花枝乱颤。

  妈蛋,妹子突然开车真遭不住。

  笑完了,安德里亚叹了口气:“既然你这么反对,我就只能走另一条强化自己的路线了。”

  “另一条?”马沙一脸好奇。

  “造战争机器!你觉得坦克好,还是蒸汽骑士好?或者,陆地战舰?飞行堡垒?”

  ——等一下,蒸汽骑士什么鬼?是我想的那个东西吗?

  安德里亚:“我觉得战车比较好,我爷爷当年也是造的战车。”

  马沙不由得想到德金的座驾,那个科学怪马拉的蒸汽战车。

  真能造出来确实可以增加战力,顺便还能当代步工具。

  “你都能造?”马沙问。

  “我懂怎么造,但是我没有足够的钱,另外一些罕见的材料可能要去遗迹或者别的地方寻找。比如亚特兰蒂斯留下的神算核心什么的。”

  神算核心……而且这玩意还有机魂,这个世界真的不是战锤40K宇宙某个小角落的蛮荒星球吗?

  马沙:“我有个问题,你为什么不先去找齐材料,造出无敌的战舰,再去找德金麻烦?”

  “因为有人逼着我嫁给他的丑儿子啊。”安德里亚一脸无奈,“我也想做好准备再出发,但是我没办法啊。我相当于逃出了家乡。”

  马沙:“所以你算是在逃婚途中么?”

  “这样是不准确的,因为我并没有在任何场合答应订婚。”安德里亚咬牙切齿的说,“都是强加给我的。”

  马沙“哦”了一声,心想,看来以后肯定会有来抓她的追兵登场。

  搞不好就在这次沃堡之行。

  看着安德里亚轻松愉悦的表情,马沙没有把这个担心说出口。

  安德里亚:“看!我给苏苏弄的这个头怎么样?”

  “挺好看!”马沙竖起大拇指,“我们几点的火车?”

  “不知道啊,火车来的时间得去火车站问才能知道,因为经常性的晚点。”安德里亚答道。

  “这样啊,那我们走吧。”马沙说着走到门前,听了听走廊上的动静,这才拉开门。

  外面并没有敌人在等着,阳光从走廊对面的窗户射进来,温柔的照在马沙身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