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龙猿吞天诀 > 第八百二十五章 幻道

第八百二十五章 幻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咔!”

    悠悠带着尖锐指刺的手爪,力量之大将老妪胸口抓碎,胸骨的崩裂声不停响起。

    噬魂魔宗老妪的心魄,被生长龙鳞手掌捏爆。

    此时脸上露出惊恐之色的噬魂魔宗老妪,甚至产生了面对悠悠与纪凡两人的感觉。

    “隆!”

    没等老妪缓过口气,悠悠右手上的万绝剑就被带出,抹在了她的脖颈上,并顺势顶肩将她身形撞开。

    “嗤!”

    不只是老妪脸上恐惧难以化散,此时就连悠悠的美颜上也有着担心,可她的左手依旧受到姻缘印力量和意志的带动,将指刺贯入老妪眉心灵宇。

    “轰!”

    只见悠悠大转身抛出老妪的残躯,带着夺魂手铃的左手,刹那间向着黑蛇抓去。

    “铮!”

    尽管黑蛇颇有灵性,但悠悠的左手却带起缠影,一把拿住黑蛇的七寸,尖锐指刺抠入蛇身中。

    黑蛇身躯坚韧,指刺与蛇皮刚接触时,激起了一连串的火星。

    眼见悠悠极为凶猛,一手抓蛇,一手的万绝剑也往蛇身上割,即便黑蛇化为了蛇杖,还是被开膛破肚,练氏一族的女子更是不敢逗留。

    在练氏一族女子的感觉中,对黑蛇下狠手的人,根本就不是枯荒刺猬所化形的悠悠,而是野蛮凶狠的纪凡。

    “喝了这蛇的血,吃了它的胆。”

    纪凡借助悠悠的手,将蛇皮硬生生扒开,拽下了血红的蛇胆。

    夺魂手铃刺入蛇身的指套,丝毫的不放松,不断吸收黑蛇的古魂,悠悠对于纪凡的意念没有丝毫的排斥。

    枯荒刺猬不只是吃蛇,更是什么都吃,此时悠悠之所以担心,是怕纪凡的意志和仙灵力受到蛇毒沾染。

    “退!”

    张口吸了蛇血,将蛇胆食入口中的悠悠,左手握拳排斥纪凡的意志与仙灵力,使得龙鳞强行隐去,左小臂上的凡字再度显露出来。

    在外人看来,悠悠身体一部分没有完全蔓延开来的光华,就像是在向小巧的凡字中收缩一样。

    此时悠悠的右肩,还有着噬魂魔宗老妪持剑洞穿的伤口,而且长剑抹了蛇毒,即便在悠悠尽力的压制中,黑色毒光还是逐渐扩散。

    没有了黑蛇的支撑,同枯荒刺猬彼此噬咬翻滚的巨大祖蛇黑影,很快就敌不过枯荒刺猬,被连续的撕扯吞噬。

    “轰!”

    察觉到纪凡的意志与仙灵力没有被祖蛇毒性沾染,悠悠这才暗松了一口气,一脚踏碎多目次元虚空,向着拜古道的皇老,曜桐宗和炼神城的妇人追去,显然是不想放过这三个人。

    不同于噬魂魔宗老妪,借助祖蛇杖进入了一方多目次元虚空,拜古道的皇老三人,是想逃也逃不出去。

    之前拜古道少女使者和纪凡所争夺的布局,不只是将次元虚空炸碎了,此时每一方多目次元虚空与逝葬虚空之力交错,稍有不慎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悠悠在被祖蛇毒所侵的情况下,还敢于在多目次元虚空中追杀皇老三人,是她相信并能感受到,纪凡在布局争夺地利这方面上,已经逐渐占据上风了。

    “喝了蛇血,吃了蛇胆,应该能对蛇毒起到化解的作用。”悠悠心中也有着考虑。

    “呜!”

    悠悠将一座莲台放出,随着莲台消失,逃跑的曜桐宗女子,在远方的身形就骤然一震,明显带给人不对劲儿之感。

    就在莲台在曜桐宗女子脚下的涟漪中泛出之时,女子很快就被莲台的韵光与气息所染。

    “嗡!”

    只见悠悠张口显现光华,耀天霞闪已经被她所酝酿,甚至将祖蛇毒逼入了霞闪一部分。

    “轰!”

    一柱压缩霞闪被悠悠喷射而出,目标正是那拜古道的皇老。

    “铮!”

    万绝剑完全出鞘,悠悠整个身形所散发的道道剑刺光华,不断向着剑体中汇聚。

    不只是殷宝儿,就连悠悠也修炼斩天经,她化为人形之后,一身肌肤的剑刺纹理极为璀璨。

    “不!”

    练氏一族女子离得老远,就感觉到被重宝万绝剑之威锁定了,那种来自灵魂对于危险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求饶出声。

    “你们该死!”

    悠悠口中还冒着喷出霞闪的烟华,手中万绝剑只是骤然向前一蹭。

    万绝剑并没有外放剑气,剑光反而极为内敛,可是练氏一族女子的千锤百炼金身上,却出现了一道竖立剑芒。

    一方多目次元虚空叱咤暗呜的声响波动稍稍回落,拜古道皇老虽持着一柄古剑,躲过了极为有灵性的霞闪,可是夹杂着祖蛇毒的枯荒之气,还是有微不可查的几缕,洞入了他的体内。

    另一处多目次元虚空所在,一座莲台在曜桐宗女子下方将之镇住,所释放出的枯荒光霞也开始对宝物灵性,以及女子的寿元进行凋零溃灭。

    最为利索的还是练氏一族女子,千锤百炼金身被万绝剑芒分为两半,身形就好像爆开了一般。

    这还是悠悠没有充分时间,炼化蕴养纪凡给她的三十七个小钟步摇,以及三十八个骷髅头凸起鼎炉的情况下。

    一方方多目次元虚空中,森罗道的众女,不只是悠悠一个人在战斗,三个化形妖兽,还是第一次同时发威。

    幻宇蟾所化形的少女所在多目次元虚空,她也是一个独战四名拜古道强者,包括了鬼辰府的灵目少女,以及雾神城的一名少女。

    此时的云月婵所持器物,甚至比化形的悠悠还要晃眼。

    不同于悠悠的健美,肉体力量极强进击,云月婵尽管一身密鳞,却并不偏向于近战修士。

    只见云月婵的左手食指上,带了一枚颇大的幻钻之戒,戒体有着一百零八个切面,包裹幻钻的金属戒托上,还有着密集细小的古文。

    随着云月婵举手,幻钻之戒所闪烁的幻光,就让一方多目次元虚空,陷入了万花筒中一般。

    “这是什么重宝,也太可怕了!”

    鬼辰府的皮肤死灰蒙面男子,只觉得一方次元虚空中,犹如天旋地转,色彩和图案不断的变化,仿佛到处都是少女云月婵的身影,甚至分不清是真的还是假的。

    纪凡斗战之时,虽也有重宝的依仗,可在鬼辰府蒙面男子看来,却远没有云月婵来得夸张。

    此时的云月婵,一手持着三十七个眼纹的古剑,还是之前纪凡夺自鬼辰府灵目少女的。

    尤其是云月婵脚下穿的一双鞋,都不比悠悠的秘铜鞋来得层次低。

    高底的鞋子,似骨似玉,就像分为上下两层,底白面红,每只鞋子上都刻了三十七只翩翩飞舞的蝴蝶。

    云月婵的一双鞋,明显是骨玉所炼,下边是白骨玉,鞋面是血骨玉。

    都说金骨易化,骨玉难求,骨玉看似温润,却是渡古不朽,这种东西,得吸收不可估量的生机才能成就。”

    化形为少女的云月婵,美颈还戴了一圆星环圈,上面幻化的纹理,就像是一条条蝌蚪古文,能组合成很多的形态,带给人变幻莫测之感。

    处于万花筒般环境中的四名强者,既找不到出路,也没有遭遇云月婵的近战进攻。

    是不是僵持不下的局面,包括皮肤死灰的蒙面男子也难说,他觉得眼下之所以还能维持,主要是因为云月婵没攻上来。

    这时的蒙面男子,已然难以发现同处一方多目次元虚空的另外三人在哪里。

    迷荒海流古宫的一名老者,身处幻光迷境之中,已经极为的着急,双眼都不敢睁。

    从流古宫老者所透出的气息,不难感觉到他是修古的逆天强者,可面对危险的幻境,他却有着无从下手之感。

    若是这时候云月婵冲上来与老者硬刚,他的处境或许还能好一些。

    “呜!”

    就在老者心思着,怎么能脱出幻境之时,一座恐怖的金刚大蛤蟆,则是出现在了他的不远处。

    金刚蛤蟆爪就犹如崩山大手,向着雄壮老者呼来,罩住广阔幻境让他无法脱身,而且压力之大让老者身形都在颤抖。

    “幻觉。”

    闭着双眼不敢睁开的老者,觉得如此恐怖的巨大金刚蛤蟆,不可能突然出现在他的近前,哪怕是借助幻境的掩护也很难做到。

    略微犹豫之中,雄壮老者还是将一面牌坊竖了起来,有着一股不可进犯之威。

    “隆!”

    就在雄壮老者以为形体极为恐怖的金刚蛤蟆,拍下一爪接触流古牌坊之际会烟消涣散,金刚蛤蟆的手爪却实打实轰击在竖立牌坊上,当场就将实质多目次元拍崩,雄壮老者如遭重创,身形节节低矮喷出一口血。

    从流古宫雄壮老者那一脸堆积的痛苦之色,就好像被憋到了一样。

    老者没等到金刚蛤蟆消失,他的体内却出现了一颗颗神秘古文,而且散发出了很强的毒性,从内部腐蚀老者的肉身和灵魂。

    “啊!”

    即便老者意识到还是小看了云月婵,可他却再难有翻身的机会。

    流古牌坊被金刚蛤蟆的一爪逐渐压小,剧烈的鳞甲蝎毒也在老者体内急速扩散,在云月婵发动幻钻之戒的威能之后,临到老者被金刚蛤蟆压垮,连她的影儿都没再看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