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异界小厨仙 > 第721章 香芋焗骨(十五)

第721章 香芋焗骨(十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怎么不去和他们一起?”身后突然有人问话,声音难得温润,像是月光下的山泉从石头上滑落,“还是说在等我?”

    时玉侧过脸,清辉落在她的脸上,淡淡的辉光勾勒出轮廓,在漆黑的夜里,有种简洁的美感。

    “你来了。”时玉没去看他,目光落在眼前的竹林深处,“这么多年来,你一个人会不会觉得寂寞?”

    “我看你是周围热闹惯了,”温珩走到她的旁边,“修炼者一旦进入修炼状态,便不知时间。一闭眼,再睁眼,动辄就是几年。修为越高,对于时间流逝就越不在意。至于过中秋,完全是靠运气。”

    “那你没有过过中秋?”时玉好奇。这份好奇心把她从淡淡的惆怅里拉了出来。

    温珩想了想,“有过一回。”他继续往台阶下走去,时玉不由跟上。

    “一回?”这次数忒少了一点。

    两个人在林中穿行,月辉落在他们身上像是下了一层薄雪。

    “阿羡说中秋团圆得吃月饼赏月,我想着家里看不到月亮,就送他去了雪山山顶。”

    “后来呢?”

    “山上太冷,月饼结冰了。他咬了一口,崩掉了一颗牙。”

    “……”

    “月饼是别人献给小豹子磨牙的。”

    “……”

    “后来他再没提过过节的事。”语气里还颇为遗憾的样子。

    时玉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默默心疼一下温羡。

    “你们兄弟感情真好。”时玉衷心地道,“他天赋不低,以后寿元必然悠长。你们就算是见不到对方,但也知对方还在,应该也不会太过孤寂。”

    未来的路之所以难走,其中一部分就是因为越往前走,周围的人就越少,最后孤寂一人,慢慢终老。

    “也许吧。”温珩倒是不在意这些,弟弟于他来说是亲人,他又不是为了让弟弟能长久的陪伴着他而悉心教导他的。

    此时两人已经走下了山,能见到前方空地上正举行的中秋夜宴。

    “真的不过去?”温珩问。

    “我怕他们会不自在。”

    “那只是你认为而已。”说着,他已经率先往那边走去。

    时玉看着他修长的背影,怔了怔,跟了上来。

    “可是我记得,你不是不喜欢热闹吗?”

    温珩眼中滑过一抹暖色,“阿羡喜欢热闹。”

    此时此刻,第七重天。

    温羡正窝在一处山沟沟里躲着追兵。他看着头顶上高挂的月亮,又摸了摸硬邦邦的干粮,心里很是惆怅。

    也不知道哥哥现在在做什么?他会不会好好的过节?

    算了,肯定是在修炼。

    正萎靡地叹口气,突然就从旁边虚空里钻出个人来。

    “你在选的什么破地方,我都找了好几天了!”

    这声音听在温羡耳朵里犹如天籁,顿时他就热泪盈眶了。

    “小姨,你终于来了!”

    “你敢把鼻涕擦在我身上试试!”素年从他手里抽回了自己的袖子,然后扔给了他一样东西,“路上顺便买的,想着今天过节,给你应个景。”

    温羡打开那种黄色的油纸包,一看,竟然是一块黄橙橙的月饼。

    “小姨……”温羡眼睛再次红了。

    “别叫的这么恶心,你要时时刻刻记住你是个爷们!”素年板着脸道。

    “那小姨你也吃点。”温羡分了她半块。

    “不用不用。”她是吃了一顿宴席来的,这月饼也是店家顺手赠送的。

    这会儿她已经撑不下了,还是算了吧。

    温羡请理解成了小姨省着口粮给他,顿时又眼泪汪汪。

    “小姨。”

    “嗯?”

    “我想哥哥了。”

    “就这么恋家?”

    “我不在家,他肯定就只一个人。”

    “你哥没那么矫情,这几百年单身日子都过来了,以后时间还长着呢。单着单着就习惯了。”

    “好嘛……我想吃家里的月饼了……这个月饼好难吃,甜不甜粘不粘的……”

    “……”

    ——

    金茗和菱筱筱他们以为时玉今晚上继续有事,这几天都没有见到她的人。虽然心里有点遗憾,但想着正事要紧,也就没有特地去邀请她。

    而宴席开了没多久,时玉却出现了,她还带了一个朋友来,顿时整个宴会就沸腾了起来。

    一半是因为客人实在太过耀眼,二来大概是觉得缺掉的最后一角竟然拼上了,有种意外的惊喜感吧。

    把最中间的两个位置让给了他们,所有人围着中间烧着的篝火坐成了一圈。篝火上烤着鲜嫩的羊羔肉,桌几上摆着美酒与佳肴,食物的浓郁香味让整个节日的气氛也变得热烈起来。

    时玉尝了一口酒,有些淡口,没有烧刀子的那种热烈感。

    “这酒不行。”她把桌子上的酒壶往旁边一推,让肥猫帮忙把仙府里的藏酒取了出来,“今天大家喝这个!”

    泥封的酒盖子一被揭开,热辣的酒香就开始四处逃窜。

    时玉很大方的一桌子送了一坛,众人一片欢喜。

    “这酒不错。”温珩都看了过来。

    “能让你赞上一句,看来这酒不比你从前喝的那些差。”时玉心里一本满足,虽然这就不是她酿的,但是放在泉水里吊了这么久,她也应该有苦劳。

    四舍五入,就当做是在夸她。

    她给温珩倒了一杯,澄亮的酒在月光下犹如倾泻的银汤,煞是好看。

    棕身白底的酒碗被倒满,温珩端起,一口闷下。这豪迈的姿态,让时玉又重新刷新了一番认知。

    温珩也并非时时刻刻都那般遥不可及。

    “哈,”温珩看着酒碗,“这酒够烈。”

    “不然它凭什么让我一直念念不忘。”时玉也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口闷下。

    热辣的酒在胃中炸开,之前的那点情绪被烧得一干二净。这种痛快让她整个人不由往后面一靠,却不想后面没有东西,整个人直接躺在了地上。

    “这是你喝酒的新方法?”温珩拿着酒碗,一只手肘杵在桌子上,侧过身子看她。

    “没,看月亮呢。”时玉没有打算立即就起的想法,反而是邀请他道:“你要不要一起躺着?”

    “不要,嫌弃。”

    “啧,你这人说话永远都这么直白嘛?”

    温珩想了想,“天为被,地为床,我不想和一个嘴里还冒着酒气的女人同床共枕。如何,这下够委婉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