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792章 人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着啊!”

    尘缘一声哂笑,“它既要羁绊于你,就必要有羁绊你的手段,比如你这狗血的九世情!

    你现在已是元婴,修真前景看好,稍微高看一线,有望真君不为过吧?元婴千二百年的生命,真君三千起步,那么,六十年一轮?,六百年后,哦不,现在只剩五百年后,它就再没有羁绊你的理由,不得不放你自由,这怎么可能?”

    李绩有些懵,他确实没想到这一层,“先天灵宝的言诺,不能跟普通人一样,当成放屁吧?”

    尘远不屑,“错!错的离谱!

    言诺是用来干什么的?就是用来违背的!

    境界越高,越是如此;生命越长,看的越透,越没有违诺的心理压力!

    一句天道莫测,便能把一切推的一干二净!一句我这样做反而对你更有利,便连心理负担都甩了,何其潇洒!

    所以我敢断言,二,三百年之内,那个蛰绝不会来找你!如果有朝一日你成得真君,千年之内你那道侣都不会有转生!

    因为它们,那些所谓的宇宙意志,是要控你到死啊!你越出色,境界越高,它们就越是小心翼翼,不会轻易给你达成承诺的机会!

    如果万一有一天,你有幸渡过天人五衰,寿命几无穷尽,你自己觉得,它们多少年才会给你一次见面的机会?

    就是要拿这东西钓着你!”

    李绩目瞪口呆,“您的意思,修得越高,活得越久,就越无耻?”

    老道点点头,“你总算是悟得一丝大道的本质!其实我觉得吧,以你的本质来看,其实是和大道很契合的!难道你不知道,几乎所有的青空修行界修士,也包括你的宗门,就没人觉得你不无耻么?”

    李绩哑口无言,这老道说话太难听,偏偏说的好像又都是事实?于是只好祭出绝技转移话题。

    “前辈,您真的不和晚辈一起去深空了?不是晚辈说大话,有您的经验,我的蛮力,只要不走出太远,恐怕也没有多少能威胁到咱们的吧?”

    尘缘缓慢而坚定的摇摇头,“老了,就不和你们这些年轻人争锋了!

    我这一生,不说上万年,恐怕也有大数千年是浪迹在宇宙深空中的,烦了,倦了,现在倒是觉得,好像脚踏实地更适合我;

    我的本事,适合你的,已经传给了你,剩下与你大道不符的,传了徒乱你心,没有意义;再者说,在宇宙修行界中,我尘缘不过是个失败者,你便全学了去,也不过是下一个我罢了,还不如你自己挣命,没准还能挣出片天空!”

    李绩点点头,过去未来经,天干周衍术,都是博大精深的顶级功法,足够他参研到五衰之前,尽够了,

    尘缘又道:“我听你在宇宙的际遇,却是发现你有两个明显的短板需要加强!

    首先,没有合适的渡空浮筏。剑修为追求极致,时刻训练自己的遁行之术,这是好事,但在宇宙的长途奔行中,这样做却是并不理智,速度受局限,法力的无谓消耗,都是问题,我这里有几种比较特别的渡空浮筏的制作方法,你有空可以参研下,材料自己找,争取在百年内做出一艘,以供远行之用!”

    李绩肃然一楫,接过了玉简;关于渡空浮筏,这是他放在远景计划中的一项,正如尘缘所说,若只凭肉身横渡宇宙虚空,那境界至少要在阳神之上,才能无惧空间时间束缚,象他现在的情况,只是短距移动,根本称不上真正意义上的横渡。

    轩辕剑派也有渡空浮筏的制作方法,但剑修这个职业,在这种制器方面实在是能力有限,却是远远比不得三清那样的门派的。尘缘的手笔,既然敢大刺刺的拿出,那至少是不弱于三青门派的传承,甚至更高,毕竟,尘缘当初的境界实力摆在那里。

    唯一让他有点担心的,就是浮筏的材料,也不知道在青空世界能??出多少?能??出一半么?

    “其次,宇宙虚空,可不比界域之内,环境之险恶非你所能想象,舆图的重要性更是珍贵异常!老头子对青空界域周围的星象不熟,也帮不上你什么,不过我数千年浪迹深空下来,却是有一些心得,怕还有点用。

    这只玉简,上面记录了我所经历过的各种惊险未知,包括星体的大致分类,各有什么出奇之处?宇宙射线的规避和防御,利用?如何借助星辰天象加速遁逃?如何利用宇宙现象困敌惑敌?虚空兽的习性分布,有何弱点,强在哪里?等等……

    这些东西,你若仔细体味,在宇宙中驰骋,把握是要多几分的!”

    李绩有些汗颜,修行路上,他又欠了一个老人的一份大人情;不过虱多不咬,债多不愁,欠老道的也不是一次二次,以后总要小心留意蔚蓝星的下落便是,其他的,他现在也帮不到老道什么。

    在宇宙深空中行走的经验,是少数不是功法秘术,却胜似功法秘术的东西,低阶修士用不上,高阶修士则个个敝帚自珍,这是需要用大量的时间,生命,广博的见识,无休止的探索才能凝炼出来的经验,便是师徒之间,也不会轻传。

    所以,今日李绩这份情,是领大了!

    辞别尘缘老道,李绩飘浮在中条福地上空,看建筑依旧,却是物是人非,徒惹人伤感,正要离去时,却见远处玉带河尽头处,悄无声息的钻出一个人来,再仔细凝神,却不是黑羊那厮又是哪个?

    李绩也没近前打扰,只是想知道夜半三更的,这厮躲进水里干什么?难道是在千岛域待得久了,不下水就不舒服?

    再过一刻,水里又钻出两个人,正是他的两个老婆大小双依,看起来似乎是在修习某种水系功法,黑羊在一旁指点,指点过程中那一双手也是毛手毛脚的,很不老实!

    这骚货,真正是猥琐到了极点,趁黑羊一时还未发现自己,为免尴尬,李绩悄然离去。

    这样的生活,也是种乐趣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