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四十章 长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鸽的车速不可谓不快,在道路略微拥堵的情况下,他一路辗转腾挪,强行加塞变道超车,闯着红灯加速,不这么做实在是不行,第一人命关天,第二根本没有私家车给肯给他让路。

    从雅湘附二医院到江岸丽都小区,只用了七分钟。车上的曹医生挠了挠脑袋上的卷毛,直说王鸽开车快。

    救护车进入小区的时候没有遇到任何阻力,小区保安一看到救护车就马上抬起了门禁的杆子。

    曹大夫笑了笑,“这地方,保安早就被人打过招呼了,遇到救护车绝不敢阻拦询问,一律放行,整个急诊部的人都跑过好多次了。光我就来过三趟。”

    “这边儿这么容易出事儿?”王鸽问了一句,心里犯着嘀咕,难道还有什么风水不好之说吗?

    “这里的居民,老人居多,而且儿女大多不在家。空巢老人聚居的小区,病人自然是不少的。”曹大夫解释道。

    “那死亡率岂不是很高?”王鸽惊了,湘沙这个国际化都市,居然还存在这种地方。

    “这倒不是。这些老人是有人照顾的。”曹大夫神秘的说道。“如果我没猜错,这次的救护车报警,还是那个姜大爷。”

    “哪个姜大爷?”王鸽越听越迷糊,将救护车停在了事发地点楼下。

    曹大夫与王鸽一起把推车取了下来,“你刚来半个月,可能还不知道。姜大爷是雅湘附二医院急诊部的名人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王鸽不再追问,跟着医生护士进了电梯,来到了报警人的家中。

    刚一进门,曹大夫就跟客厅中的一个老年人十分热情的打了招呼。

    “姜大爷,我就知道是您。”曹大夫说着,便拎着急救箱进了里屋,查看着床上病人的情况。

    姜大爷看了一眼手表。“从报警到你们抵达这里,花了九分半钟,这次的速度比上次快了一分钟,不错。”

    姜大爷看起来绝对有八十多岁了,但是身子骨很是硬朗,腰板挺得笔直,精神头十足。他的个子不是很高,脑袋上没剩下几根头发,脸上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身材一般,肚子却大的异常,裤腰带快要勒到胸口了,但是如果不这么系的话是会掉裤子的。

    王鸽越看这姜大爷越像是某种卵生两栖动物。

    “刚来的司机,小王。驾驶技术不错。”曹大夫一边检查着床上的病人,一边说道,对姜大爷毕恭毕敬。

    姜大爷转过头去看着站在门口的王鸽,点了点头。王鸽与他对视了一眼,瞬间感受到了一股来自于长者的威压,不自觉的想要低下头,觉得自己的命都要被吸走了。

    “嗯,小伙子不错,专业技术还是有的。医生护士救护车司机,在紧急的时候来的比谁都快。不过今天还是要作为长者,给你们传授一点人生经验,你们还是要学习一个,不要骄傲,下车要比这次来的更快。”姜大爷推了一把鼻梁上的眼镜。

    王鸽懵懵懂懂的点头,虽然觉得这个姜大爷有些咋咋呼呼的,可他身上的那种骄傲和不屈却是能真切的感受得到的。“一定,下次来的比这回还快。”

    躺在病床上的老人脸色并不是很好看,舌头下面已经含了硝酸甘油,看起来是老心脏病了。

    “大妈,您除了胸口疼,还有别的地方不舒服吗?”曹大夫已经完成了初步检查,情况很容易判断,心绞痛发作,还没到急性心肌梗死的程度。

    病床上的大妈摇了摇头,“没事,我胸口一疼马上打了你姜大爷电话,他过来找了药给我,不然我可能真活不下去了。”

    曹大夫笑了笑,“没事儿啊大妈,我给您用上药,咱们回医院调养几天,好好养着。”说着他就指挥护士,先挂上水。

    王鸽这才明白过来,敢情姜大爷并不是这个家中的人,而是病人发病之后打电话叫过来的。可是这姜大爷怎么会有这个家里的钥匙呢?

    王鸽满脑子问号,可他知道现在不是提问的时候。曹大夫招呼他帮忙把病人抬上推车,他赶紧动身。

    “医保卡和银行卡都在抽屉里,送去医院的时候一起给带着啊!”姜大爷指了指床头柜的抽屉。

    “您不去啊?”曹大夫惊奇的说道。以往姜大爷叫来救护车,都是放心不下,跟随着病人一起去医院的。

    “二栋的老张头家里狗丢了,正在家里难受着急呢,我得去看看,别再出什么事。”姜大爷提了一把裤子,转身想走。

    “姜大爷,下次我肯定找几个电视台的哥们儿,过来拜访您一下。您简直就是当代雷锋典型啊!”曹大夫没停下手中的动作,打趣着说道。

    “你们啊,不要总想着给我搞个大新闻,把我赞扬一番,如果将来报道上出了什么偏差,等同于……你们也有责任吧!”姜大爷回过头,明确表示拒绝,然后背着手踱步离开。

    床上的老太太有些发福,自己又使不上劲,瘦弱的王鸽,再加上人到中年的曹大夫,还有更瘦弱的小护士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她抬上了推车,有时候这救护车司机还要承担担架手和护工的角色。

    一行人把病人抬上了车,心里的石头就放下了一半。

    王鸽发动救护车,对着急救指挥调度中心汇报之后,又问着曹大夫。“这姜大爷,到底是什么人啊,感觉好厉害。”

    曹大夫解释了一番,王鸽这才明白过来。

    姜大爷其实是个退休老干部,人家以前是当大官的,厉害角色,具体厉害到什么程度,众说纷纭。

    退休以后姜大爷就住在这里,儿女都经商,不经常回来,小区里老头老太太比较多,大都是空巢老人。姜大爷也是个空巢老人,能够体会这种不安和不便,就成立了一个江岸丽都老人互助会。姜大爷成了名誉会长。

    这个互助会,就是大家互相存个手机号,打打电话,老人在家里没人照看,说不定什么时候死了,臭在家里都没人知道,姜大爷每天都会往互助会会员的家里打个电话,遇到没接的就上门去看看。

    若是有老人突发急症,自己又不会报警没办法找药,都是直接打电话给姜大爷,姜大爷上门找药,拨打救护电话。大家都很信任姜大爷,为了方便,他们就将自己家里的备用钥匙交给了他,除了出门忘带钥匙可以找姜大爷去拿备用的之外,如果在家里犯了病,打电话给姜大爷就可以直接开门,喂药报警,这可是能救命的。

    互助会成立了一年多,一开始只有五户人家参与,到了后来,说是整个小区里有一百多户老人都参加了,打电话也从以前姜大爷主动打,变成了大家互相打。老人们的儿女们在外地听说家里有这么个互助会,都更加放心了。

    真正有老人发病的时候,姜大爷总是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喂药,等救护车,陪着去医院。

    老人多,距离雅湘附二医院又近,一来二去,急诊部的医生,护士,救护车司机,都认识了这个严肃又有些可爱的老头。

    王鸽听完,对姜大爷肃然起敬。

    八十多岁的老爷子,居然能照顾着一百多户人家的安危!王鸽只希望姜老爷子的阳寿能够长一些,好人一生平安。

    “这么多空巢老人,也是挺可怜的。”曹大夫叹了口气,这小区是村落安置村,虽然村子拆迁,大家住上了楼房,居住条件和环境都变好了,可是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却变远了。

    从前村头有事儿喊一句,村尾都能听见,可现在大家都隔了铁门墙壁,出点啥事儿还真是谁都不知道。要不是姜大爷成立了一个互助会,老人们不知道要病死多少呢!

    大多数年轻人在外面打拼赚钱,为的都是让家里的老人好过,有钱花,不能说不孝顺。可家里的老人有病了瞒着不让儿子闺女知道,自己挺过去,又何尝不是为了自己的孩子着想呢?

    一正一反,谁也没错,全是亲情。

    王鸽越想越难受,自己身上所背负的东西,到底会给父母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呢?

    他尽可能的想要把这些事情甩到脑后,专心开车,车厢中心跳和血压监控的仪器突然开始报警。

    曹大夫皱了一下眉头,取出听诊器听了一下老太太的胸口,似乎情况比刚才更加严重了。老太太的脸色越来越差,明明戴着氧气管,可仍旧是一副缺氧的样子。

    “突发急性心肌梗死!”曹大夫脸色变了,话音刚落,更坏的情况出现了。

    心跳监护仪上的数字变成了零,一根直线在屏幕上拉的老长,仪器的警报声也变成了长鸣。

    王鸽的眼圈红了。他已经开始加速了,因为他看到了前方道路的中央站着一个打着伞的女孩。

    王鸽敢肯定,这个女孩百分之一百是死神。

    不只是因为前方的车辆从她的透明的身体里直接穿行过去。

    还因为死神女孩手中的那把伞的伞面,是透明的。

    似乎每一个死神都可以选择或者是被分配属于自己的伞,而且这些伞的造型或是颜色都是独一无二的。

    王鸽曾经见过很多死神拿着透明伞面的长柄雨伞,可这把伞王鸽只见了一次,就深深的刻在了脑子里。

    因为雨伞的伞柄上端,缠绕着一小把好像不会凋零的油菜花。

    那是他最心爱的女孩所最爱的花。

    死神女孩,是兰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