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妻威 > 第一九四章:天星【为苍雪洗剑+2】

第一九四章:天星【为苍雪洗剑+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者向小池方向望了一眼。

    福安立刻躬身:“主子,衍仙长留下的标记就在这附近,您要不要再走走看?还是……”

    “还是相信天星已经出现。”老者接话。

    此刻,他声音低沉有力,眼神也有了神采。

    “回宫吧,该用丹了。”老者看了眼天色,转身离开。

    他们身后的小池旁,长宁浑身僵硬。

    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在此时,见到她的父皇。

    父皇来昌平侯府做什么?

    前世可并没有这一桩,还是,她刚刚恢复公主身份,所以并不知道有这件事。

    长宁竭力平复心中震撼。

    今日昌平侯府一行,她本来只想知道当年抱错婴儿的细节,解开柳后之死的谜团,未曾想,谜团之上再添谜团,得知了这么多的秘密。

    宋宜锦和秦昭宁的心思。

    自己不是被抱错,而是被掉包的秘密。

    长宁心事重重,昌平侯府的寿宴也接近尾声。

    宋宜锦当然不甘心就这么放过这天赐良机,但她处于秦昭宁的监视下,却生生没有这个机会。

    她找的那个莽撞小厮在靠近曹彧之前就被陆峥拦下,根本没能撞到曹彧,更别说将曹彧那件衣服“撞”出来。

    那件衣服没能公之于众,她就是在上面熏过了多少脂粉香,又有什么用。

    “秦昭宁,你别落在我的手里!”宋宜锦气急败坏地磨牙,登上了回府的马车。

    长宁看完这场好戏,也飞檐走壁地赶回去。

    不过在客栈附近,她放慢了行动步调。

    秦无疆说方谦离开了秦家,那他很可能会来找她。

    但院子里严防死守,不像长宁这样观察出铁甲卫换岗规律的人根本无法混进去,所以方谦现在很可能就徘徊在院外附近。

    她如夜晚鬼魅,飘忽不定。

    目光定格在一家店铺旁边堆放杂物的角落。

    那里蜷缩着一个男人,身形和方谦相似。

    长宁走过去。

    男人一动不动。

    她犹如一只警惕的猫,缓缓靠近。

    男人低着头,手挠了挠另一只手背,又逐渐向袖子里面挠去。

    长宁当即发现他有问题,电光火石间腾跃而起,男人举刀便劈,又顿在半空。

    纵使长宁蒙着面,他也能认出她的这双眼睛。

    “方谦?”长宁低问,男人脏兮兮的脸在黑夜里并不好辨认,但能对她刀下留人的,也只有方谦了。

    “你怎么搞成这副样子。”两人躲到巷口,长宁哭笑不得。

    “我从突厥细作那儿学的。”方谦挠挠头。

    他离开秦家就随时有被郑宋二人发现并追杀的危险,但他又急着跟长宁通气,所以扮成落魄乞丐待在客站周围,是最安全的手段。

    “秦无疆都跟我说了,辛苦你了。”长宁说。

    “辛苦?不,是方谦没本事,拖累了莫小姐。”方谦说。

    长宁这才想起来,方谦上次误会她就是莫澄音,她还没来得及解释。

    “我已经想好办法了,后天中元节祭天,我就在陛下祭天的路上拦驾,告御状!”方谦说。

    “不妥,祭天的时辰不能耽搁,你即便告了状,也不能当场审理要等祭天归来才能接受你的状纸。”长宁劝阻,“这一来一回的时间里,足够郑安侯从你手中夺走证据的了。”

    方谦蹙眉:“那我就在陛下回程时告。”

    长宁点头:“还有,行事时辰不要通知秦无疆。”

    “我明白,”方谦点头。

    秦无疆已经帮了他很多,秦家的顾虑,他也可以理解。

    “你想多了,秦家到时候一定会帮忙,老太傅为人公正无私,你将案子提出来,由他为你主持公道在合适不过,不需要让秦家成为状告者。”长宁说。

    她从一开始就是这么设想的。

    但秦无疆任性,竟将方谦骗到秦府,府上便误会了她的意思,演变成了上门伸冤,要秦家出面的局面。

    现在借机将一切扳回正轨,再合适不过。

    “好。”方谦同意,他将破烂的外衫裹了裹就要走,“你保重。”

    “等等,”长宁叫住他,“长安城的乞丐也是有团伙的,郑安侯说不定就在其中安插了人,你也要小心。”

    方谦咧嘴笑得一口白牙:“我已经拜过山头了。”

    这次换长宁瞠目结舌。

    她倒是忘了,方谦虽然没来过长安,但在庆安却是巡城的一把手,当年也曾在街上和小子们鬼混过,这些规矩他都懂,否则也不会找到这么好的藏身之法。

    “那就好,沈姑娘那边你放心,秦家不会让她有事的。”长宁说。

    方谦舒了一口气。

    不知为何,即便是秦无疆本人当中像他承诺,都抵不过长宁的一句话。

    他转头离开,长宁也听到宋宜锦马车回来的声音。

    她乘机跃入房中。

    宋宜锦心中不快,扑入屋子里痛哭。

    “明天的法会不去了,去把马车退了!”

    宋宜晟听到动静出门,碧玉立刻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禀报一番,当然,略过了宋宜锦私约曹彧的事。

    “风花误,她……”宋宜晟念着这个名字,仿佛被那抹艳丽的裙角拂过面颊。

    “她喜欢秦无疆,必是外面将你和秦无疆的事传的沸沸扬扬,她气不过才会设计你。”宋宜晟敲开妹妹的们。

    宋宜锦瞪着通红的眼看她:“听你这么说,倒是我的不是了?”

    宋宜晟一窒。

    他怎么回事,话里话外却向着那风花误去了。

    “当然不是,这桩事,我宋家记下了。”宋宜晟板着脸道。

    宋宜锦吸了吸脖子,并不打算因此原谅哥哥此前的所作所为。

    只要柳华章还和她住在一个屋檐下,她就不会原谅宋宜晟。

    “自从她来了,我就没有一件事顺利过,”宋宜锦啜泣,也无力再去同宋宜晟争辩。

    因为柳华章真的知道长安太多的事。

    若非她差点被柳华章杀了,连她自己都要怀疑柳华章的确是在长安生活过多年的人了。

    虽然她身边有在长安生活过的木鸢春晓,但没人会相信有人能单凭别人的描述,就把长安大街小巷记得这么清楚的。

    如果能,她就是妖怪了。

    宋宜锦忽然一怔,妖。

    宋宜晟一口咬定他亲眼看到柳华章被斩首了,可柳华章却死而复生,还顶着另一张脸。

    她可不就是妖?

    难怪她能把宋宜晟迷惑的团团转。

    妖怪,妖怪。

    宋宜锦打了个寒颤,顿时后怕起来。

    多智近乎妖。

    她就是妖!没人能那么聪明的!

    “香玉,香玉!备马车,我们明天去大道宫参加法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