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神医弃女) > 第5362章 怨念源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四把匕首,已经用了其三。

    唯一余下的,就是叶凌月手中的第四把匕首。

    那把只有半部佛经,一部灵飞经的匕首。

    叶凌月不知它的威力,可眼下,这玩意却成了她和辛霖最后的救命稻草。

    粗重的喘息声,在腥臭闷热的地底回荡着。

    那是百头玉花虬的呼吸声。

    它眼下的模样,很是恐怖。

    三把匕首,让它失去了一截尾巴,腹背又被两把匕首侵蚀了大部分,眼前的玉花虬半边身子是骨头,半边身子血肉模糊。

    它的六十颗头颅中,也有十几颗头颅,都被佛经的侵蚀波及,头颅垂在一旁。

    余下的四十多颗头颅中,只有最居中的那一颗头颅,也是早前喷吐出怨气的那个头颅,它的眼中还发出了幽绿色的光,瞪着辛霖和叶凌月。

    它一时之间,没敢动弹。

    这个古老而又可怕的怨神,对眼前这两个小家伙,感到了畏惧,它不知道,她们手上还有其他什么手段。

    “凌月,让我来,我去砍了那脑袋,怨念源泉一定就藏在那颗头颅里。”

    辛霖吞了口口水,给自己壮了壮胆。

    “你受伤了。”

    叶凌月没有忽略辛霖右边腿上的鲜血。

    她方才跌落下来时,撞在了山壁上,受伤不轻。

    “我身子骨强壮着呢,不碍事。”

    辛霖为了证明自己还能行,踢了踢右腿,这一踢,血流淌的更加厉害了。

    辛霖的小脸白了白,却没有作声。

    手上,覆上了一片温暖。

    叶凌月将自己里衣的一块布扯了下来爱,包在了辛霖的腿上,同时按住了她的两处穴道,血慢慢止住了。

    “以后别撒谎了,疼就喊出来,你又不是铁打的,逞强没什么好处。”

    辛霖眼底闪了闪,唇动了动,黑黑的眸子里有水光泛滥。

    从没有人,会关心她,疼不疼。

    “你在旁看着,我试着靠近它,我若是不留神被吃了,你就逃出去,回昆仑天脉,禀告女皇,就说这里有怨神出现。人的事,女皇也许不会管,可天神的事,她总要管的。”

    叶凌月把第四把匕首,握在了手间。

    神殿之内,为殿神,殿神乃是天神,归昆仑女皇管辖。

    天神化为怨神,这么大的事,女皇总要管的。

    说罢,叶凌月一个助跑,飞身爬上了山壁。

    辛霖神情凝重,盯着叶凌月的身影。

    叶凌月的身形,匍匐在山壁上,就如一只小小的壁虎。

    担心玉花虬再去攻击辛霖,她冲着玉花虬或者说是那个脑袋,挥了挥手中的骨匕。

    玉花虬果然被叶凌月这个挑衅味十足的举动激怒了。

    它飞身就欲扑过去,可是刚跑了几步,身躯摇摆不定,根本没法子像是之前那样,飞扑而来。

    原来是玉花虬失去了尾巴,平衡力大减,想要飞身而起,也不能了。

    叶凌月趁着这个机会,双手双脚用力一撑,身躯一弹,扑向了玉花虬。

    她这副身子,虽然不像是辛霖那样,训练有素,弹跳自如,可也是轻盈的很。

    想来身为天命符师的她,也是经过了一些体能方面的训练,而且因为年龄小的缘故,身子骨很是轻盈。

    她与玉花虬之间,体型差别巨大。

    对于玉花虬而言,叶凌月此举,就好像是一只不知死活的跳蚤!

    玉花虬大怒,龙爪重重一挥,锋利的龙爪,激起了道道风刃。

    那风刃,携着千钧之力,一爪落下,足以让一块巨石如豆腐般化为渣渣,这一爪,若是落在了叶凌月的身上,威力可想而知。

    哪知叶凌月见了爪刃,手中一张符?迅速丢了出去。

    “天符之一,斗转星移符!”

    天符光一闪。

    玉花虬刚猛的爪力在半空中,猛地调转了方向,击中了玉花虬。

    玉花虬一声怒吟,这一声,却是痛彻心扉。

    它的一只龙爪被那道刚猛的爪风击中,被连根削了下来。

    趁着玉花虬痛苦不已之时,叶凌月落在了它的背脊上。

    玉花虬的背脊上,半边已经被佛经侵蚀,只剩了白骨,还有半边,也是血肉模糊,一根根骨在皮肤下,清晰可见。

    叶凌月一落在玉花虬的背脊上,身后,一股恶臭味袭来。

    同时有三四个玉花虬的虬龙首张开巨口,朝着叶凌月咬来。

    辛霖一惊,就要爬起来。

    哪知叶凌月的身影一消看,她的身形一下子消失了。

    三四个虬龙脑袋撞击在一起。

    它们全然不顾猎物已经逃跑,疯狂的撕咬在一起。

    不远处,叶凌月的身形再度出现了。

    又是三四个脑袋,扑杀而来。

    紧接着,叶凌月的身形再度消失。

    如法炮制,叶凌月在接连用去了三四张隐身符后,一口气让事务六个玉花虬的虬龙脑袋自相残杀,化为了一滩肉泥。

    可是居中的那一个藏有怨念源泉的玉花虬头颅,依旧是完好无损。

    它看到那么多头颅自相残杀,化为血污,气得暴跳如雷,可它始终没有出手。

    它只是狠狠瞪着叶凌月。

    那家伙,在等。

    在瞥见玉花虬眼中,一闪而过的慧黠之色时,叶凌月心中暗道。

    那家伙,知道她手中的天符就要用光了。

    叶凌月紧了紧手中的最后一张符?。

    这是最后一张符?了,没有了符?之后,以她眼下的实力,没法子再击杀玉花虬。

    她必须非常小心。

    “凌月,小心背后!”

    就在叶凌月沉吟着,怎么利用好最后一张符?时,身后,辛霖惊呼了一声。

    一股灼热感袭来,叶凌月连忙倒地,顺势滚落下来,她这会让正站在玉花虬的背脊上。

    背后那一股火热感,又是十几颗玉花虬的头颅同时喷火。

    火光熊熊,叶凌月一个打滚,索性滚入了玉花虬的一排背脊骨中。

    身上的衣物,烧破了数处。

    她身上已经没有斗转星移符了,没有法子直接反击。

    不过,玉花虬的实力,似乎也下降了。

    “看样子,我的猜测是对的,这家伙受伤后,尤其是头颅被斩断,体内的怨念也会减弱,只可惜,最强的怨念源泉,藏在居中的头颅里。”

    叶凌月思忖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