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仙瑜无瑕 > 第75章消失的郁茶言(求月票,求收藏)

第75章消失的郁茶言(求月票,求收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迷蝠窟之中,一片漆黑,季含瑜见郁茶言已经开始闭眼慢慢恢复,也坐了下来,开始修炼。

    等再醒来之时,身上疼痛尽去,伤势已经愈合。

    身体之中,灵力充盈,修为也更近了一步,到达练气三层中期,实乃意外之喜。

    见郁茶言还没恢复好,季含瑜又接着施展了两次除尘术,将满身血垢清理干净。

    神清气爽之后,从储物袋里取了些干粮,拿出小铜炉来,烧了些水,就将干粮扔了进去。

    “你就吃这些?”

    略带嫌弃的声音,带着一如既往的傲娇。

    “言姐姐,你恢复好了?”

    “那是当然,我又没受伤,不过灵力有些透支,你怎么样?可有受什么内伤?”

    “自然是没有的,不然哪里还有心思煮东西吃,言姐姐醒了,和我一起吃一些吧,嗯,我确实不擅长这些,做的有些粗陋。”

    季含瑜和季母相依为命,也是被她娘娇宠着长大的,每日里,除了修炼,教的都是有关修行之是,至于做饭操持家务,是从不让她粘手的。

    也只有在季母受伤卧床之后,才由她挑起了重担。

    统共也没几日,做的,又只有熬粥,她是习惯了,还觉得挺香。

    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算是了不起了。

    郁茶言是什么人?

    那是豪门出身的娇娇女,什么好东西没吃过没见过?

    吃穿用度,要多金贵有多金贵,自然看不上这干粮熬的粥糊糊。

    “嗯,细闻着还算香甜,我这正好带了些酱肉,配着这粥,肯定更好,咱们搭个火。”

    或许是怕伤害了季含瑜幼小的心灵,郁茶言生硬的做了转折。

    傲娇小公主,面对这个比自己小了好几岁的小丫头,耐心越来越足。

    说着,已经从储物袋中,取了个玉盒出来。

    不用说,这酱肉,也不是普通之物,必然是荒兽做的。

    季含瑜自己也吃过荒兽肉,都是她自己做的,勉强熟了,可以入口,实在算不得美味。

    而郁茶言拿出来的,刚一打开玉盒,便有一股鲜香,扑鼻而来,勾的本来还不算饿的季含瑜,肚子咕噜噜直响。

    土包子季又丢脸了。

    郁茶言忍笑,拿了两只小碗,盛了粥,一人一碗,招呼着季含瑜一块,将肉下了肚。

    那肉刚一入口,灵气便随之在舌尖炸开,随着酱肉一起,滑进腹中,季含瑜只觉得口齿留香,眼睛都亮了。

    看她连这普通酱肉,都吃的这样开心,郁茶言心中有些酸涩,想到家中给个普通小礼物,就眉眼弯弯的妹妹,一时间有些怅然。

    “我这还有许多小点心,都分你些,咱们已经有难同当了,现如今,正可有福同享。”

    那灵植如此贵重,季含瑜都接受了,两人现如今又有了过命的交情,自然不会再矫情。

    只问道,“那你自己可还够?咱们还要在这呆上十日呢。”

    “自然够的,我还能饿着自己啊,快快收下。”

    季含瑜将几个玉盒抱在怀里,笑的牙不见眼。

    让郁茶言忍不住吐槽,“送你灵植的时候,都没见你这么高兴。

    将来,人家请你吃顿大餐,可不就被人拐走了?”

    越说,越觉得自己有理,一时间间充满忧虑,暗暗决定,以后有了好吃的,都要给小愚儿留些才好,省得她随随便便就被人骗了。

    季含瑜狂汗,“言姐姐,我哪有那么贪嘴!”

    然而,这微弱的争辩,丝毫不能动摇郁茶言的认知。

    “言姐姐,我看外面已经安静了,想必那雷岩鹰已经离开,咱们怎么办?”

    其实,有着地图的季含瑜清楚的知道,那雷岩鹰在她们刚刚进入天迷蝠窟的时候,就被外面仙堂筑的基修士给抓去了。

    她经过这些日子的试炼,常常能够发现筑基修士出没,不过,他们一旦出现,必然没好事,肯定是有哪个倒霉蛋要提前出局了。

    之前,那雷岩鹰一路追着雷蛮子过来,便有四个筑基修士,一直跟在其左右,防止意外。

    “外面下了大雨,马上天就黑了,我们便先在这洞中凑合一晚,顺便防着那雷岩鹰万一还记仇没走远。”

    季含瑜点头,两人就着小铜炉的火光,扯些闲话,郁茶言拿出阵盘,布置防御阵,再次沉入修炼当中。

    这些日子,就算每日忙于试炼,季含瑜也没有耽误玉骨玲珑术的修炼,如今已经进行了快三十天,马上这炼体术便能正式入门。

    她的身体,也能更强健些。

    正值她沉心修炼之时,隐约间,她好像听到似乎有人在召唤自己,慈爱而又温馨,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追随他而去。

    季含瑜紧闭着双眼,从浴桶当中就要站起来,突地一股熟悉的草木气息,在识海之中,荡漾开来。

    那诱惑着季含瑜的声音,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等到她修炼结束之时,季含瑜有些恍惚,自己刚刚,似乎做了个奇怪的梦?

    她不禁有些嗤笑,修炼体术,确实不比打坐修行需要全神贯注,可竟然荒唐的睡着做梦,自己这心也太大了。

    季含瑜歪头向四周看去,小铜炉依然噼噼啪啪的燃着火焰,防御阵也好好的,郁茶言却不见了踪影。

    “言姐姐?”

    “言姐姐?”

    “言姐姐?”

    ……

    随着她一声呼唤,如波纹般荡漾开的回声,一点点传出,周围,却再没有别的动静。

    季含瑜蹙眉,难道是郁茶言修炼结束,想要探查一下周围环境,所以迷了路?

    她暗恼自己没有提前告知郁茶言此地是天迷蝠窟,需要格外小心,对方要是迷了路可如何是好。

    当即便取了一瓶初期荒兽血,扔进了储物袋里,寻找郁茶言的踪迹。

    然而,地图之上,空无一物!

    季含瑜愣忡,按她想来,郁茶言就算提前醒来,也不会多久,在这陌生之处,自己又还在修炼,若只是离开看看环境,必然不会走出多远。

    就算迷路了,更要小心谨慎,不会走快,初期荒兽血的地图范围,找到对方,绰绰有余,怎么会没有呢?

    想到自己修炼之时,莫名睡着,还有那奇怪的梦境,季含瑜心里一突,或许,那根本就不是梦。

    当即又取了一瓶后期荒兽血,地图再次扩展。

    总算,又有两个蓝色光点出现在地图之上。

    那光芒亮些的,毋庸置疑,定是坑惨了她们的雷蛮子,那稍弱些的,就是郁茶言了。

    此时的郁茶言,竟然已经在离她三里之遥的天迷蝠窟深处,而且这距离还在飞速的拉长。

    要是再晚上一些时候,季含瑜就是有地图,也找不到对方的踪影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