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 > 第1章 情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简时午,你这个混蛋,给我醒来!”

  一双大手,将人的肩膀差点晃散。

  面对这样的咆哮,就算是死猪也要醒了,简时午迷迷瞪瞪的睁开眼,就看到眼前放大的一张脸,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简时午眨眨眼,迟疑道:“妈妈?”

  甄美丽不敢置信:“睡一觉你连你妈都不认识了?”

  简时午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庞,喃喃道:“您,您不是死了吗啊?”

  “砰!”

  一击暴击落在身上,车内回荡少年的惨叫声。

  但也感激自己妈妈爱的教育,简时午终于反应过来,这个世界,是真实的,他重生了,一个本来死亡的人,重生回了自己14岁那年,初二刚开学的那年春天。

  前世种种,历历在目,让人通体冰凉。

  死亡让他意外得知,自己的这个世界其实是一本小说,而他是里面无恶不作的配角,强行和男主定下婚约,仗着家里的财富为非作歹,最后终于出车祸,炮灰领盒饭的纨绔子弟。

  耳边是母亲的絮絮叨叨:

  “今年初二了,马上都初三了,还不收心,你准备回家种地吗?”

  “我可不想再被老师叫了。”

  “你不想学习也行,但别再继续欺负同学了。”

  “你看看你心宽体胖的……”

  简时午回神,颤颤巍巍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圆乎乎的手,白嫩且粗的手臂,就是一个圆滚滚的小胖子,这身肉真是久违的怀念,成为幽灵后,轻飘飘的没重量,现在脚踏实地肉嘟嘟的感觉真怀念。

  甄美丽又说:“学校到了,快去吧,别给我惹乱子听到吗?”

  简时午跟着她看向车窗外,钟吾初中的校牌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门口人来人往,穿着校服的学生成群结队,接送的车辆来来往往,那个瘦瘦高高的保安依旧如同记忆里的那样站在花坛边跟家长打招呼。

  人间烟火气

  在他死去的那些年里,陪伴他的只有冷冽的寒风和刺骨的悔意。

  上天又给了他机会,这次他想好好珍惜。

  “妈”

  简时午推开车门走下车,感受外面阳光落在身上,他深呼一口气,这才转身对母亲挥挥手:“您放心吧,新学期我肯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重新做人!”

  车门前站着的小男孩微胖,脸圆圆的,留着板寸头,褐色的眼睛大又圆,沐浴在阳光下,显得有些娇憨,但是活力十足。

  “臭小子。”甄美丽扔给他一袋子吃的:“就会嘴上说的好听,快去。”

  “……”

  简时午背着书包转身上学。

  初春的天气还是带着点寒,可能是小孩子阳气重倒也不觉得多冷,书包里没几本书,走在人群中他还在努力回想自己的教室到底在哪里,

  正走着,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嗨,时哥!”

  来者是个瘦巴巴小猴子一样的男人,尤其是笑起来,更像是猴子了。

  简时午愣住:“你…”

  刘好拍拍胸膛:“哎呦我的好时哥,我猴子啊,这么快你就不认识了?”

  猴子

  这熟悉的语气尤其是脸型,都让简时午记忆慢慢复苏,他想起来了,这是自己学生时代的狐朋狗友之一,家世不错,跟自己一样不学无术,混日子过。

  简时午从书包拿出红领巾戴上:“我跟你开玩笑呢。”

  “吓我一跳。”猴子摇头晃脑:“我还以为你被邪灵上身了呢!”

  简时午动作一顿,没接茬。

  两个人一胖一瘦结伴走在路上,简时午手里还提着甄美丽扔给自己的面包,他有点饿了,就在里面翻翻有没有喜欢吃的。

  猴子凑过来说:“怎么,带给沈成的礼物?”

  沈成

  简时午翻零食袋子的手一抖,差点把整个零食袋子扔出去,来自灵魂的恐惧让他脚步顿住,停在原地。

  猴子疑惑:“你咋啦?”

  简时午左右看了一眼路上行走的学生,胸口上下起伏两下,这才瞪了一眼猴子:“不许提沈成了。”

  “为什么?”

  猴子困惑的摸摸头:“你不是对沈成死了都要爱吗……唔”

  朝教学楼去的路上,瘦小的小猴子被一个小胖墩勒住嘴,发出惨叫声,简时午说:“小声点,我现在不喜欢沈成了!”

  虽然他们的动静很小,还是引来了其他人的侧目。

  猴子终于挣脱了束缚,大大的喘了一口气,但也被简时午连拖带拽的拉到了一旁的小角落里。

  简时午胖胖的身躯喘着粗气,有些急:“那都是以前了,以后你别再提了。”

  沈成已经成为了他心中一种不敢捷越的阴影。

  对于这位自己到底有多喜欢呢?

  大概是从小学第一面见到,简时午就觉得仿佛见到了天仙一般,喜欢的不得了,他追在沈成的屁股后面,像个甩不掉的牛皮糖。

  前世,他动用家里的关系强迫和沈成定了婚,他作天作地,他不学无术,身为一个炮灰,甚至在那本小说里面都没有几章篇幅,他没有好下场,家里企业破产,母亲车祸身亡,父亲负债跳楼,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他喜欢沈成。

  他不该喜欢沈成。

  猴子锤了简时午的肩膀:“兄弟,大早上的还开玩笑呢?”

  简时午从回忆里抽身,靠在小巷子边上,他站在阴影里面,圆乎乎的脸显得有些凝重,那双眼睛一瞬不瞬的望着猴子,低声道:“不是玩笑。”

  猴子一愣。

  多年好友,倒是分得清轻重,这次,他感觉到简时午似乎来真的。

  猴子皱眉:“时哥…咱们学校居然有人能比沈成还好看,能让你放弃了喜欢了好几年的沈成?”

  简时午低咒一声:“我就是那么好色?”

  “难道不是?”

  “……”

  简时午拳头紧了。

  两个人胡闹了一番,猴子也在确定几遍简时午真的不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真的是想开了后,这才重新往教室的方向走。

  走着走着,他反应过来:“不对啊。”

  简时午迈着他的小胖腿:“又怎么了?”

  “那个,时哥。”猴子挠挠头:“可是你昨天不还给沈成写了情书,还塞人家课桌去了,我们俩还一起来的,你说新学期第一天给沈成一个惊喜,好让他一来学校就能看到你的心意呢。”

  简时午整个僵在原地。

  猴子看他这如丧考妣的模样,笑了:“还是你怕翻学校墙翻不过来,喊我陪你来的。”

  春天,风还有点凉,但是简时午的后背出了一层汗。

  简时午缓缓转头:“昨,昨天?”

  “对啊!”

  猴子指了指不远处的教学楼:“就咱们那教室,你亲手塞沈成课桌的,你忘啦!”

  艹

  简时午的内心策马奔腾,就算是现在的自己都想骂自己了。

  这可怎么办,他都想好一定要离沈成远一点了,到时候要是被沈成看到这个破情书,那一切计划不就泡汤了吗?

  猴子看他这样,便说:“你要是真不喜欢他了,你给拿回来不就得了。”

  简时午:“说的简单,他万一来学校了呢。”

  话刚落,身边传来嗤笑声。

  猴子的脸小,不屑的小模样很欠:“怎么可能,我们都是坐车来的,而沈成哪有人送他来上学,他妈天天打麻将彻夜不归,就他爸,一个瘸子,哈哈哈,别说送孩子,路都不会走。”

  简时午若有所思:“就是说我还来得及。”

  “对啊。”

  猴子回神就看着简时午拔腿往教学楼就跑,就在他感慨小胖子跑的挺快时,跑了几步的简时午又回来两步将一杯奶直接砸他身上,加上重力的奶瓶攻击力可不小,痛的猴子哇哇叫捂住胳膊:“你干什么啊?”

  简时午说:“给你喝。”

  猴子嘶嘶的抽气,就听见他又补充:

  “洗洗你那张臭嘴。”

  在猴子愣怔的目光下,小胖子转身又跑了。

  百米加速冲到了教室,好像的确来的挺早,根本没几个人,简时午擦了一把头上的汗,从小娇生惯养,他的皮肤白皙,脸蛋因为跑步绯红,按照记忆找到了沈成的桌子,他蹲在桌洞跟前,伸出手去翻里面的东西。

  “塞哪儿了情书…”

  桌洞里面有几本上学期留下来的书籍,板板正正的放着,干净的仿佛沈成这个人一般,清冷高洁,以他对沈成的了解非常讨厌别人未经允许翻动自己的东西,所以动作要快,否则一旦被撞见,别说和沈成划清关系了,恐怕会更加深沈成的厌恶。

  简时午身上都是汗,用手在自己衣服上擦了擦,这才又开始翻起书来,他轻轻的喘着气,恨不得整个头都塞进去找那封情书,坚持翻了几本书后,终于有个粉色小卡片掉出来了,他长舒一口气:“太好了。”

  心中一块大石落地,整个世界都晴朗了不少,简时午露出了笑容,准备转身离开时,身后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简时午。”

  简时午的身躯僵住,骤然回头,看清来人后瞳孔瞬间放大,肉肉的身躯都震了一下。

  沈成

  即使时光荏苒,即使曾经相伴多年,即使如今心存畏惧,可再见到人的时候,他依旧会被沈成的容貌惊艳到,少年身姿挺拔,剑目星眉,十分漂亮的五官,只是气场凌人,只是简单的站在那里,浑身似乎都裹着一层寒气,拒人与千里之外。

  此刻

  他正站在桌边,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黝黑的眸子不带任何感情的看着他:“你在这里干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