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 > 第2章 没文化真可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时的气氛,稍显尴尬。

  小胖子简时午狗狗祟祟的从桌椅的缝隙中费劲的钻出来,额角流下细汗,气息不太平稳,胸口上下起伏,那张圆圆的脸蛋上是满满的惊恐。

  简时午把情书藏于背后:“沈,沈成…”

  沈成修长的眉微眯,寒声:“你拿了我的东西。”

  “我没有!”

  冤,比窦娥还冤!

  他明明,明明就是拿回自己的东西而已呀。

  简时午和沈成冰凉的目光对上,来自灵魂的战栗感让他有些哆嗦,心虚的别开眼:“我真没偷你东西。”

  这句话,他是真的很委屈的,脑袋都耷拉着,本身就比沈成矮,这会儿更像个小鹌鹑了。

  沈成倒是有些微讶的挑眉。

  毕竟换做以往,简时午的气焰定然会无比嚣张,别说委屈了,只怕反而还要强词夺理,像个无赖一样贴过来。

  不过——

  跟自己无关。

  沈成站在桌子旁边面上依旧冷漠道:“让开。”

  简时午一愣。

  沈成甚至不愿与他过多纠缠一句:“我要进去。”

  简时午这才反应过来,他闪身给沈成让地方给沈成进去,就在两个人擦肩而过的时候,随着他动作的幅度,忽然——

  “啪嗒”

  有一张很小的卡片从手里的情书封中滑落下来,掉在地上,这是一个火热的爱心,下面还写着个loev,一看就知道是什么东西,这就尴尬了,过来就是想把情书收起来不让沈成看见,想让沈成知道自己现在已经不喜欢他了,以后不会纠缠他了,谁知道这破情书里面居然还夹带私货,这下完了,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

  不行

  不能让沈成觉得自己贼心不死。

  电光火石之间——

  豁出去了。

  简时午捡起纸片深呼一口气道:“其实这不是我写的情书!”

  沈成坐回了椅子,脸色冷漠,他甚至都没有侧目看简时午一眼,声音没有情绪:“是吗。”

  “是!”

  简时午灵机一动:“是,是猴子写的,我看到他塞进你的桌子了,我想你这个年纪就是要好好读书,怎么能被猴子用这些东西影响了你的学习呢。”

  终于

  一直没正眼看他的沈成扭过头了。

  简时午喟叹一声,装模作样的拿着手里的卡片:“你说这猴子,真的是,不好好学习,整天不知道在想什么。”

  沈成微微眯起了眼。

  站在距离自己大概一米远的小胖子挺直着腰板,一张小胖脸仿佛充满了笃定一般,眼睛亮亮的,双手背在后面,和自己的目光对视了之后,又有些心虚的闪躲开,像是个站在那里被自己教训的闯祸学生。

  简时午终于说出了重头戏:“你放心,我以后一定好好教育猴子,让他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再也不来纠缠你。”

  这话理直气壮的仿佛之前纠缠沈成的人没有他一样。

  “噗”

  沈成的反应还没看到,简时午就听见后面传来嗤笑声。

  猴子背着书包走过来,对好友让自己背锅行为表达抗议:“朋友,我记得之前纠缠沈成最欢的人不是你嘛?”

  ……

  简时午嘴角抽了抽,狠狠瞪了猴子一眼。

  猴子耸了耸肩,笑嘻嘻的说:“你自己就是最该洗心革面的那个吧?”

  简时午看着猪队友,简直想把情书扔他脸上,但是转念一想,这又何尝不是一个跟沈成说清楚的好机会呢?

  “那个。”

  简时午转身,褪去了有些憨的神态,眉宇间是前所未有的郑重:“我也一样。”

  沈成撩起眼皮看着他。

  简时午才不敢看他,手心已经出了一层汗,心脏紧张加速,有些话根本没经过大脑思考便脱口:“你好好学习,我以后不来骚扰你了。”

  “……”

  室内一片寂静

  猴子看向自己的好哥们,就像是看傻子一样。

  他,难道因为对沈成一直求而不得,终于脑子坏了?

  简时午吐完这句话后也有点尴尬,犹犹豫豫的抬头想看看沈成的反应,就见面前的少年嘴角勾起了一抹极近乎嘲讽的微笑,沈成的脸清冷,这倒是头一次,他对着简时午露出了笑容,他的声音低沉好听:“好好学习?”

  简时午连忙:“哎。”

  “你的确需要好好学习。”

  沈成的目光落在简时午胖嘟嘟的雪白小手上,纠正他:“是love,不是loev。”

  简时午眼睛骤然睁大,有些难以置信的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小爱心拼音,羞愤的发现还真的拼错了!

  沈成说完扭过头继续看书,仿佛压根不想多和他说一个字。只道:“你可以走了。”

  ……

  简时午拿情书的手微微颤抖。

  这年头,没点文化课千万别随便写情书啊,不然丢人都不知道怎么写的!

  不行,这次重生他不要混日子了,好好学习,重新做人绝对不能是说说而已。

  猴子过来拉他往后面走:“走啦走啦。”

  简时午小胖墩被猴子如行尸走肉般拉着走到后面坐下,他太紧张了,刚刚面对沈成,仿佛打了一场仗一样紧张,脱力,现在要缓一会才能好,然而这副模样落在好友的眼里就是受不了这个刺激。

  猴子在他身边坐下:“时哥,我觉得你还是有机会的。”

  简时午骤然回神:“什么?”

  “沈成啊!”

  猴子在椅子上坐的吊儿郎当的,压低了声音说:“我觉得他今天对你,有点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

  他对沈成,终究不敢逾越了。

  以前听到或许会惊喜,现在只有惊吓。

  猴子认真道:“以前他根本不看你的情书,现在还能帮你纠正错字呢。”

  “……”

  “以前他看你就像看下水道老鼠一样讨厌,现在不同了。”

  简时午耐住性子:“怎么不同?”

  “像看傻子一样。”

  宁静的教室里下一秒被一声惨叫打破了平静,踏进教室的学生们朝后排看了一眼后就见怪不怪,毕竟那些富家子弟们才不用管什么人间疾苦。

  ……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班主任进来了。

  李雅舒穿着一套黑色运动服,扎着小揪揪马尾,手里端着保温杯慢悠悠的走了进来,今年她34,算是老班主任了,站在讲台前,推了推自己那厚重的眼镜框,清了清嗓子:“人都到齐了吗?”

  学生没分班,全是去年那批。

  第一排坐着的班长说:“到齐了,老师。”

  李雅舒轻轻点头,她捋了捋袖子,换了个姿势:“新学期,按照道理来说是该换下座位了,问下大家的意见啊,想换吗?”

  初一的整个学期班级里面的大多数人已经培育出了感情,对同桌也有了革命情谊,当然都不换。

  李雅舒说:“没人想换是吗?”

  教室内一片寂静,就在众人沉默的时候,最后传来了一道声音:“老师,我想换座位。”

  齐刷刷的,所有学生回头,就看到最后排的简时午举着他的小胖胳膊。

  李舒雅微讶:“简时午?”

  简时午站起身,坦坦荡荡的:“老师,我想换到前面去坐。”

  班级里面渐渐传来了低低的笑声和浅浅的一层交谈声,对于这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他做什么,其他人都会觉得又是想到了别的调皮捣蛋法子了,等着看热闹。

  显然,班主任也这么想。

  李舒雅内心叹了口气:“简时午,你想换到前面来干嘛,跟誰坐?”

  话音落,教室里的哄笑声更大了。

  忽然——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老师,他肯定想跟沈成坐。”

  话音落,所有的学生都跟着笑。

  毕竟简时午那是真的不遮掩啊,全班级誰不知道他黏着沈成跟块狗皮膏药似的,没想到开学第一天,变本加厉啊。

  李舒雅则是看向沈成,坐在第二排靠窗的男生正在低头看着书,阳光浅浅的落了一身在他的身上,但他的侧脸却冻结成冰,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仿佛没有人提他的名字,一切也都与他无关,有些偏瘦弱的身形却坐的笔直,他与外界隔绝在外,拒绝沟通。

  明明才14岁的孩子,身上却仿佛有千斤重。

  这是她最得意,也最心疼的学生。

  李舒雅收回目光,重新看向简时午,内心已经下了决定,如果简时午真的想来骚扰同学,她第一个不允许。

  她清了清嗓子,当着一群看热闹的学生面前询问简时午:“为什么要换座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