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 > 第12章 别偷看我洗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后可以说是连拖带拽把沈成拐上的车。

  他们家的离的很近,开车没一会就到了,简时午家是三层小洋房,甄美丽是个很会收拾的女人,花园里面的鲜花锦簇,院子里头甚至还有个小鱼池,一切都透着一股温馨气来,进入大厅就能看到房间内是偏向田园风的装修,木制的地板和家具,暖黄的灯光让室内显得很暖和。

  简时午一进门就感慨:“我闻到香味了。”

  甄美丽给其他两个小朋友拿鞋,边吩咐说:“家里楼上楼下有两个浴室,你们商量着轮流洗漱。”

  因为刚刚的一场闹剧,三个人显得是灰头土脸的,猴子经常在简时午家里玩,所以一直都有他的备用衣服,他拿到衣服就第一个去洗了。

  简时午带着沈成到自己的房间,这是一件充满了卡通气息的房间,木制的地板上堆积了不少随地散落的玩具,墙上是各种贴纸,不远处的书桌上面摆着各种乱七八糟的书,衣柜里面的衣服也被翻的差点飞起。

  简时午心情有点紧张。

  毕竟这些对于有轻度洁癖的沈成来说,简直是大型灾难现场,他到现在都记得他们成婚后,沈成到底有难忍受自己不讲卫生这事,没少教训自己。

  果然

  他偷偷瞥了沈成一眼,不意外的看到沈成冰霜一般的脸。

  简时午赶紧转移话题给他找换洗的衣服,便说:“我的衣服都是大码的,你肯定能穿,至于内裤的话我有新的,但是我怕你的码数会不会比我小…”

  说着说着,简时午就将目光偷偷的挪到了沈成的身上,试图打量。

  沈成的声音锋利如刀:“简时午。”

  “咳!”

  简时午求生欲很强,相处多年知道沈成这绝对是生气的前兆,也能理解,毕竟这是男人的尊严,连忙赔笑:“你应该能穿,就拿这条新的了。”

  沈成接了过来。

  简时午又走过来介绍说:“这个卫生间的门锁坏了,里面不能反锁,所以待会洗澡什么的,出入就得敲门了。”

  沈成低头看他,漆黑的眸子一瞬不瞬:“你担心我偷看你洗澡。”

  简时午小胖脸憋红,辩解:“我可没那么说!”

  “嗯。”

  沈成漆黑的眸低似乎划过一抹笑意:“大可放心。”

  “…你”简时午很受伤,自信小胖努力找回面子,他圆润白嫩的脸蛋扬起,声音奶里奶气:“说不定就有人喜欢我这一款呢?”

  沈成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

  说完,简时午觉得自己有点冒失了,这样的话,就好像…就好像在变相在向沈成确认什么一样,但是又有什么好确认的呢,沈成不喜欢他的这件事,根本就不需要再心存什么期待吧?

  简时午后知后觉,有些恼,小胖脸憋的有些泛红。

  恰好楼下传来猴子的声音:“简时午,给我拿条毛巾来!”

  简时午火速:“那你先洗吧,我送毛巾去了。”

  走到一半又火速折回来:“洗浴的用品随便用,牙刷什么的,第二层的抽屉里有我妈妈以前买的还没用过,要是有什么事的话直接喊我…我会敲门的!”

  说完他连忙往下跑,结果身后就传来了声音,沈成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简时午。”

  简时午的脚步顿住,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沈成:“你毛巾没拿。”

  “……”

  简时午尴尬的想直接跳下去。

  等三个人都收拾好了之后楼下的饭菜也好了,甄美丽招呼三个小孩吃饭,简时午和猴子都坐在桌前等开饭,只有沈成站起身站在厨房门口:“阿姨,我来端菜吧。”

  甄美丽说:“太烫了,万一洒出来烫伤着,你小孩子不能端。”

  沈成回答说:“不会烫到,我来。”

  厨房的大理石面上端放着煮好的羹汤,沈成走过去用布稳妥的端起,走路的步伐也是行云流水的,动作异常的熟练,他帮忙打下手,舀饭摆筷子,简时午和猴子看不出来,但是甄美丽却能瞧出来,沈成这身手不像是经常在家打下手能有的熟练度,倒像是那些…经过训练的服务生才能有的水平。

  可是……

  这孩子才14岁啊。

  饭桌上,甄美丽问起今天晚上的事情,简时午和猴子对视一眼,他们都不知道这种有些敏感的话题怎么说,只能等沈成自己开口。

  甄美丽以为他们调皮:“大晚上在那里,家里大人得多担心啊,现在我看都十点多了,一会儿我去给你们家里都打个电话报平安,沈成啊,你第一次来,阿姨没有你父母的电话,你背下来了吗?”

  简时午和猴子都看向沈成,他们了解,所以担心。

  沈成放下筷子:“我家里没有电话。”

  “啊?”

  甄美丽担忧:“那你家长肯定担心了吧?”

  沈成沉默半响,他说:“我一会吃完就回去。”

  简时午和猴子脱口而出:“你还回去啊!”

  沈成抬眼看他俩。

  恰在此刻,窗外忽然闷声的划响了一道闪电,起风了,从客厅的落地窗可以看到摇曳的树,天色昏沉。

  甄美丽说:“今晚有暴雨,怎么还回去呢,在家里住吧,你父母那边要是急着找你的话…”

  猴子抢话说:“阿姨你别担心了,沈成的父母才没那份闲心呢,要我说啊,他们自己都自顾不暇了。”

  简时午附和着:“就是,太气人了,你就拿今天……”

  沈成忽然站起身

  简时午诧异的看他,就对上了他有些沉郁和冰冷的目光,有那一瞬间,简时午觉得自己仿佛忽然能透过那层坚硬的保护壳窥探到沈成一息沈成的心,那是有傲气的,是偏执倔强的。

  这样会让人吃很多苦头,可也是这样的傲气才是一匹狼该有的品行。

  简时午顿了顿,扭过脸对母亲说:“妈,课代表和我们出来家里都知道的,你别问那么多了,排骨怎么还在锅里啊,我想吃排骨。”

  甄美丽嘴角抽了抽:“就知道吃。”

  “饿死了饿死了。”

  小胖子不停的嘟囔,引得甄美丽只好骂骂咧咧再去厨房看排骨,巧妙的把话题给岔开了,他伸手把沈成拉着坐下来,顺嘴说:“我妈的排骨贼好吃,一会你就知道了。”

  沈成没说话。

  甄美丽很快回来,她也察觉到了什么不再提,而是招呼三个孩子吃饭,当简时午试图将筷子伸向排骨的时候,自己亲妈已经把最好的肉都往沈成的碗里夹:“来,沈成,你太瘦了,多吃点啊。”

  猴子:?

  沈成:“谢谢阿姨。”

  “不客气不客气。”甄美丽又开始舀汤:“来,这个你喜欢吗,这个是乌鸡汤,我自己独门手法炖的,你快尝尝。”

  沈成抿了一口,轻轻点头。

  甄美丽喜笑颜开:“太好了,我就知道你喜欢,你喜欢就多喝点。”

  也想喝汤的简时午:“……”

  整个饭桌,他和猴子就像是不存在的隐形人一样,偶尔甄美丽还会给猴子也夹菜,简时午就像是捡来的。

  等他们三个吃完饭,沈成站起身要收拾碗筷。

  甄美丽心疼不已,怎么会有这么懂事的孩子:“不用不用,这个阿姨来就好,沈成啊你带着他们去上楼写作业去啊。”

  转脸,甄美丽又瞪了简时午一眼:“愣着干什么,还不去!”

  简时午:“……”

  我不该在这里,该在车底。

  三个小孩都跟着上楼,外面恰好简父回来了,他看到鞋柜有多余的鞋子就猜到家里应该有小朋友来玩,正要进来打个招呼,就看到沈成和带着后面两个朝楼梯道走来,灯光落在沈成的身上,他抬头,和自己对视,有一瞬间,那双眼睛沉静时的凝望感,让简父恍惚觉得自己似乎早就在哪里与他见过。

  沈成打招呼:“伯父好。”

  简父连忙说:“是小时的同学吧。”

  甄美丽从后面过来,对孩子们说:“你们去上楼学习吧啊,阿姨一会儿给你们拿点水果去。”

  简时午这才拉着沈成和猴子上楼。

  等三个小孩都走了,甄美丽的笑容才从脸上脱下来,她说:“老简,我有个事情想和你聊聊。”

  简父很少见她这么郑重:“怎么了?”

  甄美丽拉着他上楼进入了他们自己的卧室,女人一直在翻抽屉,那个抽屉常年上着锁,那件事情之后简父都没怎么见她打开过,这么多年了,他也不想提这件伤心事,但是今天居然见甄美丽再次打开了抽屉。

  抽屉被打开,露出了里面尘封多年的物件。

  简父感觉到不对劲了:“到底怎么了。”

  甄美丽拿出里面的老相册,她开始翻,异常的沉默和认真,当相册翻到一页时,她停下了动作,凝望着老照片里面的人,一向泼辣的女人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悲伤,深吸了一口气,她将照片取出递给简父:“老公,你看,这是幼幼年少时的照片。”

  简父接了过来,照片上是一个长相俊美的小姑娘,这是一个黄昏后,光线有些暗,小姑娘靠着柳树,侧目回头,眼角带着浅笑,顾盼生姿。

  简父迟疑道:“这是方幼亭年少的照片?”

  甄美丽重重点头:“是。”

  简父只见过几次方幼亭,还是成熟风韵十足的方幼亭,五官早就没有这么稚嫩,而是美艳非常,这个女人声名远扬,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她是季远生的太太,声名远播的世纪豪门季家。

  季远生十分宠爱方幼亭,金屋藏娇,甚至都不愿意让旁人多看一眼,爱情羡煞旁人,可惜方幼亭红颜薄命,生产时难产而亡,只留下一子,也就是季家唯一的继承人——季北川。

  简父迟疑道:“你拿这个干什么?”

  他知道自家老婆和方幼亭青梅竹马关系深厚,可是这都十几年了,甄美丽从早年时常伤怀,到现在也渐渐走出来了,怎么又故调重提?

  甄美丽认真的看着他:“你不觉得,沈成和幼幼很像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