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 > 第13章 那你喜欢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窗外下着大暴雨,三个孩子在房间里面学习。

  简时午和猴子在长桌上写,沈成在旁边一间小书房写作业,用甄美丽的话说就是他们俩可别影响沈成学习,对于自己母亲这种偏心行为简时午表示已经渐渐习惯并接受现实了。

  长桌上摊着数学试卷,两个学渣一个比一个头大。

  猴子说:“时哥,你真的不抄作业,想自己做啊。”

  简时午翻着数学书说:“废话啊,现在能抄作业,考试的时候能吗,到时候我什么都不会,你难道想让我输给季北川,然后学小狗汪汪叫吗?”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猴子都不好意思打击简时午的热情,只好在旁边看着简时午一顿操作写完试卷后才凑过来看了一圈。

  简时午:“你觉得我写的对吗?”

  猴子迟疑道:“虽然说不上来哪里不对,但是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不管怎么说也能对二道吧。”

  猴子戳了戳他的胳膊,小声:“为什么不去问问课代表呢?”

  简时午也偷偷的别过脸看,压低声音:“沈成会教我们吗?”

  “……说不好。”

  两个人对视着,一下子陷入沉默。

  最后,猴子说:“你去问问。”

  “为什么是我?”

  猴子理直气壮:“我跟课代表又不熟。”

  ?

  简时午震惊了:“难道我熟悉吗?”

  猴子怂恿他:“就让他帮忙检查一下有没有错的,又没有真的让他教我们,试试呗。”

  简时午想了想,觉得有些道理。

  拿着手里的试卷,简时午深呼一口气,走了一个过道的距离,到不远处落地窗边的沈成跟前问:“课代表。”

  沈成抬头看他。

  简时午发现沈成在看书没有做作业,好奇:“你不做作业吗?”

  沈成:“我写完了。”

  ……

  ?

  简时午早就知道沈成聪明,但是没想到恐怖如斯,他和猴子折腾半天数学作业都没写完,而沈成全科都写完了?

  简时午拿着试卷的手微微颤抖。

  沈成问:“有事。”

  “啊这…”简时午实在不想学狗叫,厚着脸皮说:“我刚刚写完题了,想让你帮我看看,那个,如果你忙的话就算了。”

  他担心沈成会拒绝,但是没想到学霸没有。

  沈成将他手中的试卷拿过来看,大致的看了一眼,这导致简时午很紧张,悄咪咪的瞥沈成一眼,发现他脸色不太好时,忐忑道:“是不是,错的比较多。”

  沈成挑眉:“不是。”

  简时午松了一口气。

  “对的比较少而已。”

  “……”

  简时午嘴角抽了抽,怀着希翼:“对了哪几个?”

  沈成指了一道选择题:“这个题选对了,它的思路和下面的几乎一致,为什么下面的选错了。”

  简时午感觉脸要烧起来了,羞愧难耐:“因为上面是我蒙对的。”

  沈成修长的指在桌面点了点,他的目光落在试卷上,让简时午觉得自己在上刑一样,仿佛在接受审阅,丢人丢到家了。

  半响

  沈成将试卷放下,他说:“你就想凭这个水平进前30?”

  简时午瞪目结舌:“你也知道我跟季北川的那个赌约啊。”

  问话的同时,简时午心里还有点雀跃,难道沈成并非那么讨厌自己,还是会偷偷关心他的事?

  沈成拿起笔在纸上写字,边说:“你声音很大,第二排也能听见。”

  “……喔。”

  白纸上是沈成写好的解题思路,他递给简时午,低声:“这道题不用套公式,上学期有学过有关基础的方程,记得吗?”

  简时午心虚:“不记得。”

  沈成低头又拉出另一道题来,他换了个解题思路,写出来后又给简时午看:“这样呢?”

  简时午头都要低到地上:“也,也不会。”

  “……”

  空气中有一瞬间的沉默。

  半响

  沈成对着门口说:“进来。”

  简时午诧异的回头,就瞧见门口狗狗祟祟的猴子也拿着试卷,见被发现了,慢吞吞的走进来,尴尬的打招呼:“嗨,好巧。”

  沈成让两个人各自站在自己身侧一边,他拿起笔“唰唰”的在纸上写下了更为详细的解题思路,还画了辅助线帮助理解,这才问:“会了吗?”

  两个学渣看了半天,惊喜:“懂了!”

  猴子感慨:“学霸就是学霸,我都会了。”

  简时午:“沈成你太厉害了,我觉得我不用学狗叫了!”

  沈成将试卷给他:“既然会了,做下一题试试。”

  信心满满的简时午干劲十足:“好嘞!”

  五分钟后

  草稿纸上写满了乱七八糟的解题过程,两个学渣算出了两个截然不同的答案,还拿到了沈成的面前,试图让裁判来公布誰做得对。

  沈成拿着试卷:“不错。”

  简时午和猴子喜笑颜开。

  沈成毫不留情:“解题过程写那么多,至少老师可能看在卷面同情分上也能给0.5。”

  “……”

  无情。

  外面下着大暴雨,雷电轰鸣,书房里面灯火通明,叽叽喳喳的议论声不时传出来,平日里的话,只可能是打游戏或者看电视的娱乐声,但是这会却是挑灯夜战,笔落纸上的沙沙声。

  等甄美丽十一点多过来的时候,房间里三个已经睡着了,书房里面铺着柔软的地毯,简时午缩在地毯上面,抱着考证,脸上还铺着一张试卷,旁边是还咬着笔头的猴子,沈成坐在书桌的躺椅上,靠着小憩。

  “怎么在这睡…”

  甄美丽想进来,但是被拽住了。

  简父冲她笑了笑,轻声说:“拿个毛毯,把屋内空调打开,别着凉就行,孩子累了,想睡就让睡吧,也蛮辛苦的。”

  甄美丽应了一声。

  没一会,她心事重重的从里面出来对简父说:“沈成这孩子,睡觉的时候眉头都皱着,我看着都心疼,他家里的情况你得好好查一查,这事我总觉得心里头不踏实。”

  简父搀扶着她上楼:“你放心,事关重大,开不得玩笑,我会查清楚。”

  甄美丽这才松了一口气。

  ……

  翌日

  暴雨过后,又是一个晴天。

  天空万里无云,阳光灿烂,温度逐渐升高,窗外有鸟叫,惬意自然。

  简时午醒来的时候一下猛地坐起来,还因为动作幅度的问题,差点踹到了猴子的脑袋,两个人都迷迷糊糊的醒了。

  猴子支吾道:“你干嘛?”

  简时午晃了晃他的肩:“别睡了,沈成呢?”

  猴子睁开惺忪睡眼,朝房间四周看,惊讶:“不见了。”

  两个人爬起来打开门,偌大的小别墅里很安静,简时午打开洗漱室的门发现有一套被用过后又规整的放回原处,昨晚写作业乱作一团的书桌也被收拾的整整齐齐,再到楼下看,鞋柜已经没有沈成的鞋了。

  他走了。

  干干净净,客气疏离。

  猴子啧啧嘴说:“我还以为昨晚已经和沈成建立了革命友情呢,明明昨晚还教我们写作业呢。”

  简时午心说那你可太不了解沈成了。

  前世的成长起来的沈成,可是商场上令人谈之色变的人物,他阴狠果决,他翻脸无情,甚至没有弱点,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那张英俊儒雅的皮囊下,是刽子手一般冷凉的心。

  如果看不清自己的分量,试图白日做梦的人,才会是最后的输家。

  ……

  早晨—学校

  简时午和猴子到校的时候不早不晚,两个人手里拿着早餐上楼,结果来的不早不晚,看到楼梯口那边站着道熟悉的身影。

  沈成站在楼梯道,面前是一个低着头娇羞的女孩,整个过程沈成面无表情,虽然他没有表现出来,满脸都是清冷漠然,但多亏简时午常年的朝夕相处,一下子就看出来他隐藏极好的不耐烦。

  猴子小声:“告白啊。”

  简时午愉快吃瓜:“我赌这个不成功。”

  “不会吧,很漂亮哎。”

  简时午小胖脸得意洋洋,心说要是长的漂亮就能得沈成喜欢,那段位也太低了,前世沈成什么美女没见过,也没见哪个成功了。

  正想着,那边女孩子哭着跑开了。

  而且不偏不倚的朝简时午和猴子这边跑,恰好撞上小胖一脸吃瓜的表情。

  女孩子梨花带泪,气愤道:“你看什么死胖子,你不也被拒绝了吗,他也不喜欢你!”

  “……”

  躺着都中枪。

  简时午还就咽不下这口气了,小胖挺起胸脯:“站住。”

  女孩子顿住脚步。

  “是,他是不稀罕我。”简时午挺直腰,理直气壮,终于为自己找回场子,骄傲突破天际:“但小爷我现在也不喜欢他了啊。”

  女孩和猴子皆是一愣。

  女孩子都惊讶的忘记哭了,毕竟誰不知道简时午喜欢沈成好几年,怎么可能说变就变,她居然该死的想追问到底:“那,那你喜欢誰?”

  简时午嗤笑一声:“你管不着,反正比沈成更好,更聪明。”

  有一瞬间,女孩子注意力没在简时午的身上了,反而落在了不远处楼梯道那里,沈成的身上,虽然距离有些远,但是她的视力很好,还是能勉强看到沈成的面容,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站在那里的少年脸色阴沉沉的,和刚刚拒绝自己的清冷漠然不同。

  ……

  早自习课

  交作业的时期,简时午坐在位置上最后检查试卷,昨天沈成大部分的题目都教过他,只有其中一道题简时午做出来了,还没来得及让沈成检查就睡了,思来想去还是让沈成看一下比较好。

  打定主意,简时午拿着试卷就去了。

  “课代表。”简时午走到第二排:“这道题你看下我写对了吗?”

  沈成坐姿挺直,正在看书,头也不抬,语调非常之冷漠,淡声:“批改作业是老师的事。”

  骗鬼啊,昨天不都是你给我批改的!

  怎么回事,难道昨晚自己睡觉打呼噜,得罪他了?

  简时午忐忑道:“因为…其实我就想让你看看我做对了没。”

  沈成听到小胖有些奶里奶气,还带着些委屈的声音,抬头,撩起眼皮看他:“你不如去找那个更好,更聪明的人,找我做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