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 > 第22章 小胖脸红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卷第二十二章

  溪边很安静。

  学生们都如同鹌鹑一般,有人想站出来说点什么,被身边的人拉了一下,又只能沉默。

  王老师推了推眼镜,对沈成说:“虽然是你带头下来的,但是你还为同学做了紧急处理,也算是功过相抵,回去之后你写份检讨,犯了这么大的错这次登山活动别参与了,当然其他同学也要引以为戒……”

  沈成的眼底是浅浅的讽刺。

  少年没有开口辩白,仿佛无声承受了这一切,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一场闹剧就此收尾也不错。

  不知为何,王老师看见沉默伫立的沈成竟是有些没由来的心虚,这让她只想快点结束这一切:“好了,也该重新启程了,你们要是没事…”

  “报告老师,我有事。”

  溪水岸边,圆滚滚的小胖举起手,他比排排站的很多人都要稍微矮一些,但是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上前了一步,他又重复了一遍:“老师,我有。”

  沈成侧目看他。

  小胖太紧张了,声音都在颤抖,但他还是倔强地开口:“如果沈成出现在溪边要写检讨,要回去不能继续登山活动的话,那我也申请回去。”

  王老师一愣。

  春水吹拂溪岸,温柔且缱绻。

  本该叛逆的话语,但是简时午说出来却异常的平静:“如果没有课代表的话,我也考不了这80多分,是他让我有机会能来玩的,人在做天在看,我妈妈从小教育我做人得有良心。”

  他是说给老师听,但是很多学生们的脸色却在一瞬间骤变,他们可以自欺欺人骗过自己,但这一刻却像是有人拿起了镜子,让他们强行地瞧见了丑陋的自己。

  沈成的眸光微动,那双黝黑的眸子里清晰地倒映着简时午的身影。

  小胖后面的猴子也举手:“老师,我也申请回去。”

  两个学生都这么叛逆,气的王老师脸都扭曲了。

  人群中,季北川喊话:“简时午,你以为你说回去就回去啊,这学校你家开的?校车是你专车吗,送你回去。”

  简时午落落大方,露出笑容:“不能继续游玩我是很遗憾,但是我舒坦,你登上山又如何,缩头乌龟你抬得起头吗?”

  “你!”

  季北川气的脸都红了。

  他转过头看向其他同学,却发现大部分的人脸色都很凝重,简时午的话像是一块沉重的石头落在他们的心上,压的人抬不起头。

  终于——

  孔文静第一个站出来:“老师,对不起,不是沈成带我们下来的,是我们自己跑下来的,要罚的话我也有错,如果今天课代表要回去,那我也应该回去。”

  季北川不敢置信地看她。

  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良心的煎熬让他们很痛苦:

  “老师,对不起,我也有份。”

  “罚我吧,是我自己下来的。”

  “老师,我也…”

  原本如同鹌鹑的整个班级似乎都被简时午一个不按照套路出牌给搅活了,一个个七嘴八舌抢着认罪,好不热闹。

  以前他们和沈成不熟悉,但是很畏惧季北川,所以他们不愿意开口,但是现在他们承了沈成的恩情,简时午说的对,虽然犯错受罚了很难过,但是留下来抬不起头难道就舒服了吗?

  王老师气的头疼:“你,你们……”

  脚被扎了一口的潇潇见同学们都认错了,她侧目看了一眼沈成,发现沈成就连一个目光都不愿意给自己,有一瞬间,她感到十分的难堪,前些日子被沈成教题目的回忆让她心中愧疚难耐,简时午说的对,做人如果抬不起头的话,老天都不会放过她,已经做错了一件事,不能继续再错下去了。

  思及此,潇潇鼓起勇气高声道:“王老师我也有话说,对不起,是我自己玩水踩到的玻璃块,我看到季北川带头下水了就觉得不会有危险的,课代表看到我受伤了才来帮我的,你不要罚他,对不起。”

  王老师踉跄了一下,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小姑娘,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她甚至有些懵。

  救护的校医来了,一群人忙着把受伤的孩子背下山,王老师来不及说话就被年级主任叫过去训斥了一顿,潇潇临走的时候还想拉沈成,她落着泪:“谢谢你沈成,对不起,你能原谅我吗…”

  沈成侧了一下身,没让她碰到。

  老师不在,其他孩子也跑了过来。

  他们刚刚没有第一时间站出来,现在心里都很愧疚,都是十几岁的孩子,心思没那么坏,这会将人围起来,七嘴八舌:

  “课代表。”

  “你刚刚好厉害啊,敢拔那个玻璃块,我都吓傻了。”

  “沈成你包扎手法好熟练,你学过吗……”

  “课代表你还生气吗?”

  被忽然围住的沈成面对四面八方的叽叽喳喳,有种莫名的无力感,他一贯是清冷的脸庞有了一丝裂痕,几乎生硬道:“没有。”

  小孩们都露出了笑容来。

  他们觉得,沈成好像也没那么怪嘛,明明是很好的一个人呀,学习好,也很仗义,为什么以前没发现呢。

  不远处的小胖发现了沈成的僵硬,冲过来解围:“哎呀,课代表你手还没洗,我回去给你拿瓶水来洗洗!”

  帮忙包扎的时候染上的血迹在修长的手上留下蜿蜒的痕迹,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的美丽。

  沈成抬眼看他,目光没有以往那么冰凉,他说:“拿瓶水?”

  小胖理直气壮:“对啊。”

  看了一眼旁边潺潺的小溪,沈成挑了挑眉:“这不到处是水吗?”

  简时午一愣,慢半拍才反应过来。

  围在四周的同学们都被他憨憨的表情逗乐闹作一团开怀大笑起来,在一众的嬉闹中,刚刚的不愉快烟消云散,简时午微微侧目,惊讶地发现,沈成的嘴角也勾起了一抹笑容。

  这是第一次,他见到沈成冲自己笑。

  俊秀的脸庞唇角微勾,凌厉的眉眼轻轻眯起,黝黑的眸子底聚着一层清浅的笑意,中午的阳光落在他的身上,像是万年的冰山一角融化了,美丽又动魄。

  世界仿佛在此刻安静下来,安静到,仿佛能听到心跳的声音

  莫名的,小胖的脸慢慢红了。

  所有人都去找沈成,他们围在一起欢声笑语,季北川被晾在一边,没有人去责怪他带头下水,但是也没有来找他,这一刻沈成是所有人的英雄,而自己仿佛是什么病毒一样无人敢靠近。

  “哎。”

  后背被拍了下,简时午回头看到猴子。

  猴子瞧了一眼不远处洗手的沈成,对简时午说:“看我捡到了课代表的登山卡。”

  这张卡上面有一点不同的是,会详细登记学生的身份证后几位,以作为身份认证。

  简时午看了一眼:“大后天是他的生日?!”

  猴子挤眉弄眼说:“对啊,重大新闻吧?”

  简时午瞧见不远处的老师过来了,赶紧准备过去还给沈成,并且道:“我们晚上商量一下。”

  刚说完不久,王老师就到了。

  她的脸色也讪讪的:“这次就算了,排好队继续赶路。”

  大家都没想到这事这么容易盖过,有些高兴的同时又都松了一口气,更多人庆幸自己刚刚站出来了,不然这一路一定会被简时午的那句没有良心弄得寝食难安。

  晚上

  学生们爬到半山腰,露营搭帐篷睡觉,简时午自己在帐篷里面待着,外面就传来声响,拉开拉链是猴子的脸:“我来商量了。”

  简时午刚想喊他进来,誰知道猴子指着外面说:“咳咳,就是,不止我一个人。”

  外面还站着不少人,粗略看了看,大约二三十个都围过来。

  简时午瞪大眼睛:“这是?”

  猴子心虚地轻咳一声:“你知道的,我这不是,不小心说漏嘴了吗,都是他们非要跟过来的,我能有什么办法?”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