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 > 第24章 身世曝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其中那份鉴定书并不整个落在床上的,有大半在被子里,只露出了白色的一个小角出来,眼看季远生要伸出去拿,那一瞬间,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季北川下意识的扑到了床上。

  床四周围有纱帘,因为他的动作,纱帘散落下来,将季远生隔绝在外,而床上的人则是动作飞快的将鉴定报告完全往里撒到了被子里面,确保不被瞧见。

  纱帘外,传来季远生不悦的声音:“你在做什么。”

  季北川不敢看他,胡乱扯谎:“我,我登山累了,从学校回来就很累,想睡觉。”

  季远生皱了皱眉。

  作为一家公司的执掌者,他可以洞悉出一个人是否撒谎,是否真诚,而眼前少年的行为,显然被归类于遮掩一类。

  他看到了被他藏起来的文件,虽然没看清是什么,但是可以判断的是,季北川不愿意让自己看见,之前他听说叛逆成长期的男孩都会想和家长做斗争,难道这就是。

  季远生眉头紧锁:“出来。”

  丢下话他往旁边的沙发走,床上的季北川楞了一会,连忙站起身跟上了他。

  季远生语气没有太多的苛责,但却让人畏惧:“爬个山就嫌累?”

  季北川支支吾吾,说不出话,季家的家风很严格,从来都没有养尊处优之说,以前就算季远生不在家里,也是交代了管家监督季北川锻炼身体,控制饮食。

  季远生看着他鹌鹑一般的模样,有些失望:“看来是我平时没有好好管教好你。”

  季北川眼眶红了:“不是的。”

  季远生没多说什么,只道:“家里的主要产业都在海外,我忙于公司的事物,常年不在国内,这次回国,一来是收拢国内市场,二来也是因为你,这些日子总是梦见和你母亲怀孕的时候,我答应会照顾好你们母子…”

  下午的阳光慢慢落进来,一向是身居高位的男人在此刻面露感伤,在这一刻,他不再是运筹帷幄的总裁,更像是一位失意的丈夫,一位有些自责的父亲。

  季远生叹了一口气:“她不愿意面对我,想来也是责怪我没有教育好你。”

  季北川身侧的手不自觉握起:“是我辜负了您的栽培。”

  季远生看着在自己面前战战兢兢的孩子,心中倒是多少生出了些怜悯之情,终究是他和沈幼亭最后的骨血啊,这些年他沉溺在亡妻逝世的伤怀中忽略了他,甚至心中隐隐有些怪罪是这个孩子的出生带走了自己的妻子。

  但是细细想来,罪又怎么在他呢?

  思及此,季远生的脸色柔和许多,他站起身:“既然累了可以歇息,但是从今天开始,这样的情况我不想再看见,明白吗?”

  季北川心里有苦说不出,也只能:“是,下次不敢了。”

  季远生说完话站起了身,他比季北川高许多,如此居高临下的看着,显得压迫感十足,往床边看了几眼,终究是没说什么,伸手轻轻落在季北川的肩膀上拍了拍,转身离开了。

  门被人带上,屋内回恢复了一片冷清。

  季北川额头的冷汗滴落,他的腿在发抖,整个后背都湿透了,轻轻地靠在沙发上,他不停的喘气。

  “咚咚咚”

  敲门声轻轻地传来。

  季北川仿佛惊弓之鸟一般弹起:“誰?”

  外面传来温和的声音,是李嫂:“北川,先生离开了,他说你刚从学校回来累了,吩咐我给你煮了一碗鸡汤面,趁热吃了吧。”

  季北川走过去打开门,保姆旁边的小餐车上面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

  李嫂面容慈祥,关心道:“登山这两天肯定累了吧,别太辛苦,我吩咐小厨房今晚做些你爱吃的,先生晚上也会回家陪你用餐的。”

  “知道了。”

  季北川将面端进房间,坐在地上捧着面碗,热气腾腾的雾升起,鸡汤面香气浓郁醇厚,闻着令人食欲满满。

  如果……

  自己不再是季家的少爷,还会有人关心他吗?

  季北川扫过房间,电脑,满墙的玩具,如果他不是季家的少爷,那么他还能拥有这些吗?

  他有着人人敬仰的父亲,而沈成只有一个瘸子爹,他有被人歌颂貌美的母亲,而沈成只有一个赌鬼妈,他从来都是被人羡慕的存在,而沈成,只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穷鬼而已。

  他失去这些会痛不欲生,而沈成没有什么可失去的。

  既然如此

  那他又怎么能算是错呢?

  季北川放下面碗,从口袋里掏出那张写着卡片的联系方式,他拨通,声音低沉:“喂,对是我,我可以给你们钱,但是你们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嗯,事成之后好处少不了你们的…”

  傍晚

  夕阳的余晖落在大地上,破旧的小巷子尾一出闹剧正在进行,家具被悉数从里面丢出来,还伴随着咒骂吵闹声,不少邻里都探出头来瞧热闹,好不快乐。

  有人询问:“那家又怎么了?”

  嗑瓜子的女人回答说:“还不是高灿她家,听说她昨天在麻将馆输了好多钱,追债的人都讨上门了。”

  “造孽啊。”

  “可不是吗,家里还有孩子上学呢。”

  “那她们家以后可怎么办?”

  “我看这些人不会放过她,除非搬家。”

  破落的房门前,房东大婶身后还跟着两个男的,她掐着腰:“拖房租拖了半个月了,你们不走就算了,人家讨债都找上我了,高灿你给我出来,赶紧离开我这房子,否则别怪我翻脸无情了!”

  在她面前,站着坡脚弯腰捡东西的沈大山。

  沈大山面露哀求:“王太太,这房租我再筹两天就给你,再宽限宽限吧?”

  “宽限?”

  王太太嗤笑一声,大手一挥:“沈大山,你有没有良心啊你,我都宽限你多久了,这可不是我来催房租,而是债主,你老婆欠人家钱你知道吗,人家说再不还钱,就把我房子拆了!”

  沈大山还想说什么,房间里面的高灿就冲出来了。

  高灿看着王太太后面的两个男的,脸都气的有些扭曲的模样:“不是我输的,是你们合伙耍老千,是你们炸我的,我不会认这笔债的,休想讹上我。”

  因为她的语气不好,后面两个男的也就不客气了。

  为首的男人叼着烟:“高灿,愿赌服输,麻将玩不起就别打,白纸黑字的事情难道也是假的,除非你在这个镇子消失,否则这笔债是没完的,从今天开始,我们兄弟俩还就在你们家门口守着了,你什么时候还钱我们什么时候离开。”

  高灿脸色一白。

  她是泼赖,但是面对两个比她高大许多男人的强势威胁时,她也很难做到真的就无所畏惧了,踉跄的退后几步,沈大山连忙把人拽进来关上门。

  门被骤然关上,屋内乱糟糟的一团,破乱的家具,值钱的东西都没了,属于那种老鼠都不愿意来的环境。

  沈大山气急败坏:“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好事!”

  高灿也在气头上,她不依不饶:“我说了,是他们设计我的,我本来不会输的,我…”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回响在房间里面,女人的脸上是清晰的巴掌印。

  高灿的脸上有一刻的愣怔,她侧过脸,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沈大山:“你,你打我?”

  沈大山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但是他也在崩溃的边缘了,眼眶通红,脆弱的身躯仿佛风中零碎的树叶。

  高灿扑过来:“沈大山你敢打我!”

  她的动作太快了,沈大山没有反应过来,一下子被扑倒,地上是零碎的杂物,他的脑袋毫无防备的撞上去,竟是晕了过去,久久没见他有动静,高灿这才慌了。

  虽然长久以来她都在嫌弃沈大山,但是眼见男人好像真的出了什么事,她有慌了:“沈大山?沈大山你别装死,沈大山,你别吓我…”

  屋内沉寂了好一会。

  半响

  昏迷的瘦弱男人缓缓转醒,看到了在旁边哭的女人,高灿泪流满面,头发散碎下来,像是个疯子一般不成人形。

  沈大山沉默半响,终于开口说:“别哭了。”

  高灿一愣。

  “我们离开这座城市吧,回老家去,那里我还有几亩地,村子里也有希望小学,沈成上学没问题,没有麻将馆,你好好过日子,别再回来了。”沈大山看着她:“这么些年,我已经累了。”

  或许是今天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让高灿磋磨掉了不少的棱角,女人难得没有唇齿相机,她愣怔了片刻,就在沈大山以为她同意的时候,高灿缓缓摇摇头:“不可以。”

  沈大山:“你还想怎样?”

  “我们要是走了,就见不到北川了。”高灿过来拉沈大山:“我的孩子,我还想看看他。”

  沈大山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你要是当真舍不得他,当年就不该将他换走!”

  高灿像是被戳到了痛处:“沈大山你有没有良心,是我愿意的吗!”

  沈大山缓缓坐起身靠着沙发,他看了一眼门口说:“外面什么情况你也看到了,我们现在如何活下去都是个问题了,你还有心思管季北川,早知今日你就不该去赌钱,更不该……换掉孩子。”

  高灿的眼泪哗啦啦的落下:“我怎么知道啊,我也没有想到啊,还不是上次去家长会的时候,北川连话都不愿意跟我们说,沈成那个死孩子,他那两个同学倒是喜欢他,处处都要刺我……”

  话音嘎然而至,她忽然顿住。

  沈大山好奇的望着她。

  高灿的眼中缓缓出现了笑意,她看着沈大山:“沈成的那两个同学可真有钱,那从上到下可是牌子货啊,还有那个女的,我瞧着那么眼熟,叫,叫甄美丽是吧,上次开家长会的时候我可听说了,她嫁的老公可是个老板,有钱的很!”

  沈大山面色凝重,警告她:“你少打主意,人家再有钱能给你?”

  高灿勾唇笑,有些得意:“她是不会给我,可是她肯定愿意为她的儿子花钱啊,我打听过了,她儿子好像喜欢沈成,等我找机会见到她,就说为两个人孩子定下个婚约,没别的要求,就是给笔钱,我不信她不同意。”

  “胡闹!”

  沈大山气的浑身都哆嗦:“你把沈成当成什么了?”

  高灿惊怪的望着他,不是很理解:“她们家有钱有势的,沈成和那个小胖子要是有了婚约,还能缺衣少食不成,反而是高攀了呢,我有什么错?”

  沈大山不能应允:“我不准!”

  两个人僵持着,高灿心中主意已定,但是面上却不显,反正沈大山怎么想不重要,怎么做是她的事情。

  ……

  翌日

  天气晴朗,阳光灿烂。

  简时午在玄关一边穿鞋一边朝里面喊:“今天是沈成的生日,妈我晚上不回来吃饭啦!”

  厨房里面的甄美丽拎着锅铲出来:“今天?”

  简时午理直气壮:“对啊。”

  甄美丽惊疑的望着他:“你确定吗?”

  简时午得意洋洋:“确定,他证件上写的,你晚上来接我就行了,走啦!”

  门被关上,还来不及说什么,小胖已经跑了。

  站在原地的甄美丽内心却有些难以平静,对啊,对啊,之前怎么没想到呢!

  快速的拨打了丈夫的电话,她说:“喂老公,我想到了,那孩子出生的时候带着病,一直体弱,可是幼亭之前产检孩子明明很健康,这个孩子出生的身体最真实的情况当时接产的医生肯定知道,我们去找到那天的医生,挨个去查,一定有线索。”

  简父一愣:“可行吗?”

  甄美丽有些颤抖:“试试?”

  “好。”简父说:“我一会去接你,我们今天就去。”

  “嗯!”

  这边父母忙碌,简时午那边也忙。

  小胖蹲在沈成打工的饭店外面路牙子上拍蚊子,成为街边的一道亮丽风景线。

  “在这里干什么?”

  头顶传来熟悉的声音。

  简时午抬起头,对上了沈成那双清冷的眼睛,他站起身:“我来找你的。”

  街道车水马龙,不远处的长街不时传来呦呵声。

  五月下旬,天气转热,小胖子不止等了多久,白皙的小脸有些熏红,他从路边的台阶跳下来,动作有些笨拙,像个憨嫩可爱的小企鹅。

  沈成冲他招手:“过来。”

  简时午离的近了一些,他能瞧见沈成好看的眼睛和长长的睫毛,闻到身上淡淡的清香,这些莫名让他有些紧张,心跳的很快。

  沈成从口袋里掏出干净的纸帕:“把汗擦了。”

  “……喔。”

  简时午倒也没多失望,胡乱擦了擦:“你工作结束了吗?”

  沈成:“没有。”

  简时午动作一顿,有些为难,大家都在酒店等着了,寿星却还在这里干活,但是转念,这种为难又变成了一种浅浅的心酸,十多岁正是花一样的年纪,别人的青春是热血和狂欢,沈成的青春是汗水和无尽的兼职。

  他询问:“你还要做什么工作?”

  沈成的手上拿着一叠酒店打折活动的传单。

  简时午主动说:“我来帮忙吧,我也来。”

  沈成看着他积极的小模样,没让他来:“用不着。”

  烈日炎炎,风有些燥热,怕热的小胖这短短一会头上又是一层细汗。

  沈成拉住他的胳膊,制止了要过来抢传单的动作。

  “回去吧,用不着帮忙。”

  沈成指了指不远处桌子厚厚一叠:“你发,也发不完。”

  简时午顺着看了一眼,脸色果然变了。

  沈成的眸子微微暗了暗,告诉简时午这些,一来是想让他早点回去别在这受罪,二来也是想让知难而退,让他知道自己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并没有他想象中的美好。

  然而

  小胖却干脆道:“那我更得帮忙了,你一个人怎么行!”

  不远处有个店家给准备的小熊头套,沈成还没穿,简时午倒是很感兴趣,他跑过去将头套自然的套在头上,摇头晃脑:“怎么样,怎么样?”

  今天他穿了一件橘黄色的外套,配着黄色小熊头套居然有些莫名的匹配。

  沈成怕他热:“丑,脱了。”

  简时午岂会受他打击:“怎么会,我这是可爱,胖嘟嘟的叫萌,你不要以为只有瘦成小竹竿大家才会喜欢,我这种萌熊,也会有人愿意喜欢,愿意接我的传单的!”

  一边说,他还一边比了个耶的手势,当真是憨态可掬。

  沈成忍俊不禁。

  工作是苦闷的,但是有这个人在,一切却又生动有趣起来。

  简时午从桌子上拿了一叠传单,下午的街边人流量还可以,小胖的性格比较活宝,憨态可掬,很是引起路人的注意,不时会有小朋友和女孩子被这种萌物给吸引驻足停下来看:

  “看,好胖的熊!”

  “哈哈哈,看起来好蠢啊。”

  “是个小胖墩。”

  简时午不但没有生气,还会主动塞传单过去,有的时候遇到年纪小的孩子,会活宝一般的修正:“不是胖墩,我是熊,熊是很可怕,很危险的。”

  小孩们都会被他逗乐。

  偶尔还会有人停下来去摸简时午的头套,尤其是一群孩子的时候,手里没轻没重的,头套晃来晃去,里面的人会很难受。

  沈成过来将人拉到自己身边,不让人碰。

  小孩们还想围过来,但是迎上了沈成如冰霜的脸后又莫名觉得很可怕,比起后面那只熊,这个哥哥好像更危险,更可怕,他们对视一眼,都散开了。

  简时午:“算他们有良心,跑了还知道把传单带走。”

  沈成抬手将他的头套取下来,好大半天的,里面的人脸已经热的绯红,头发也湿了,但是他却丝毫不在意,还炫耀一般的扬起了手里的传单:“看,我发一半了。”

  沈成把头套扔一边:“别戴了。”

  简时午可不同意:“为什么,挺可爱的啊,胖嘟嘟的小熊,你看那些小孩都喜欢,你的审美得调整了,沈成同志。”

  沈成挑眉:“那你减什么肥。”

  “……”

  简时午胖脸一红,小声的反驳:“这又不一样,熊的确胖乎乎可爱有人喜欢,我又没有。”

  沈成的视线落在他身上:“都一样。”

  ?

  简时午不敢置信的抬头,他凑近一些:“你刚刚说什么?”

  沈成轻挑眉:“你明明听见了。”

  简时午:“我没听清。”

  “你的听力或许该去检查了,简时午同志。”

  “……”

  这男人还是那么小气。

  简时午觉得如今气氛正好,他说:“发完这些,你请我吃个饭吧,我挑地方行不行?”

  这个要求是斗着胆子提的。

  毕竟要引沈成去一个地方不容易啊!

  简时午心里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不行就换地方。

  可是沈成却只是安静的看着他,黑色的眸子深沉如墨,简时午抬头看着,发现里面有很多自己看不懂的东西,至少,现在的自己还不能理解。

  半响

  沈成说:“可以。”

  简时午一惊:“真的啊?”

  沈成点了点头。

  得寸进尺的小胖的拿手好戏:“嘿嘿,什么地方都行?”

  沈成脸上没什么表情:“可以。”

  家里的情况他已经了解,沈大山也将搬家转学的事情告诉了他,事情已成定局,无法转回,换做以前,他没有义务跟任何人告别,给任何人一个交代,但是……

  他的生活出现了一个例外。

  在初春,在万物蓬勃生长的季节,有一个闯入了他的生活,在贫瘠之地种下了一颗稚嫩的种子,它在无人注意的时候悄悄生根,发芽,生长。

  简时午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依旧笑的开心:“那就那么说定了!”

  沈成伸手帮他理了理乱了的领子,低垂下眼眸盖住情绪,他的话中带着郑重,像是承诺:“说定了。”

  ……

  因为天气热,容易渴,沈成拿了水给简时午喝。

  简时午刚准备继续发传单,不远处就传来了呼喊声:“哎,你们在这啊!”

  不远处,猴子和孔文静几个人站在街边。

  简时午惊讶:“你们怎么来了。”

  猴子笑嘻嘻:“路过。”

  这会天色其实有些晚了,酒店那边早就布置好了,但是简时午到现在都没有带沈成来,来之前简时午告诉了他们大概的位置,一群人都过来看看。

  简时午说:“我在发传单。”

  一下午已经发的差不多了,不远处的桌子上还有一叠,但是已经没有中午那么多了,但是如果两个人发的话肯定要有一会。

  猴子撸起袖子:“这事我擅长,来,分我一点。”

  其他几个人也很热情:

  “带我一个,我也来。”

  “给我一点。”

  “你别跟我抢啊你。”

  沈成皱了皱眉,他开口想阻止:“不用…”

  然而其他人却不听,自顾自的分完了,末了猴子还跟沈成说了一句:“课代表你别跟我们客气了,这次假期的作业还没写完呢,到时候找你问题目别不理我们就行了。”

  其他人也附和:

  “对,我妈妈还说我这次进步很大,奖励我了我零花钱。”

  “我也被夸了。”

  “都是课代表你的功劳。”

  众人热热闹闹的分散开来,一叠传单很快就发完了。

  班级有个小群,不少学生已经在里面约起来晚上酒店见了,群里聊的很热闹,这次登山让不少人觉得和沈成关系更深厚,此刻热热闹闹的议论要送什么礼物。

  季北川嗤之以鼻。

  电话铃声响了,是那两个小混混,他接起来询问:“事情办的如何?”

  那头倒是很积极:“差不多,沈大山最近好像在谋划偷偷回老家的事情,高灿也安分不少,他们家现在连房租都交不起,更没钱还债,逼走是小意思。”

  季北川还是不满意:“好像是什么意思,到底要多久?”

  小混混脾气也很差:“少爷,就算是让牛干活还得给草吃呢,你要我们效率,也得见诚意吧。”

  “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

  季北川没有银行卡,只有现金和一些值钱的东西,他说:“我们家附近有个甜品店,你们去那里等我。”

  小混混连忙说:“好嘞!”

  挂了电话,季北川烦恼的开始屋里到处翻东西,最后找出了比较值钱的手机和几个珍贵的玉饰,随手都塞到书包里就打开门准备出门赴约去,门口站着个人,吓了他一跳:“李嫂?”

  李嫂用围裙擦了擦手:“我来问问你晚上想吃什么?”

  季北川往外跑:“不用,我晚上有事,不回来吃。”

  看到他跑下楼,李嫂沉默半响,想起了刚刚在房门外听到的话,终于还是打开了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偌大的房间被翻的很乱,像是刚刚还打过一场仗一般,东西被翻的乱七八糟,仿佛昭显了主人有些凌乱的心境,李嫂走过去将东西一件件的摆正,她对季北川的房间布置了如指掌,非常容易发现少了什么,结合刚刚听到什么给钱不给钱的……

  难道,少爷被人敲诈勒索了?

  李嫂开始认真的清理现场却一无所获,终于,就在她想放弃的时候,余光一瞥,发现了床边的地毯下似乎有一张白色的纸条,捡起来就能看到纸条上面写着的联系方式,是成年人的笔迹。

  ……

  夜晚

  在公司开会的季远生接到了家里的电话。

  李嫂将大概的事情汇报了后,又担心的说:“下午的时候我不放心后来又跟上去看了看,发现少爷还给了那两个男人钱财,那些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先生,您看……”

  季远生微微的皱起眉,倒是冷静许多:“确定过了?”

  李嫂点头:“是的,我还在少爷的房间外听到了他们的交谈,要钱什么的。”

  这种事情之前从来没有想过会发生在他们少爷的身上。

  季远生到底是果决的:“这事我会处理。”

  李嫂这就放心了。

  挂了电话后,季远生拨通了助理的电话,吩咐道:“给你二个小时去查下今天下午和少爷见面的两个人是什么底细。”

  助理应了一声,又问:“查到后您要如何处理?”

  季远生沉默半响,开口:“带到我面前来。”

  “是。”

  助理跟了季远生多年,了解他的脾气,如果让总裁这么认真要面见的人,如果是为了感恩倒还好,如果是得罪了总裁…那这人就惨了。

  另一边

  枫华丽致大酒店

  别说是知道酒店名号的,就算是没听说过的路人站在酒店脚下,看着那金碧辉煌的楼阁,瞧着那一看就价值不菲的大理石,望着那威风凛凛的石狮子,也知道这里是寸土寸金,消费极高的地方。

  简时午有些紧张,怕沈成掉头就走:“那个,我们在这里吃饭。”

  沈成脸上却很平静,他穿着的是普通的白衬衫,素净不加修饰,站在光鲜亮丽的厅堂前,脊背挺直,气质清冷,一点也不显的寒蝉,华丽的灯光落下,像是翩翩有礼的贵公子。

  沈成迈步:“进去吧。”

  猴子凑过来:“乖乖,课代表这么有钱?”

  ……

  简时午说:“我也不知道啊。”

  他不知道的事情也太多了,前世就连结婚的时候他都以为沈成真的是个穷小子,后来他知道他有公司,而且极其富有,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惊讶过了,现在居然比猴子都淡定许多。

  大厅富丽堂皇。

  进去有侍从过来问:“您好,几位,去几楼?”

  简时午说:“21楼。”

  如此流利的回答完后,他才觉得说错话了,果然,一回头就对上了沈成意味深长的目光。

  糟了

  这不是暴露了自己早就定好包厢的事了吗!

  简时午试图拯救:“那个,我就是听说,21楼层的饭好吃。”

  沈成说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他心思剔透又怎么会看不出简时午拙劣的演技,今天的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想必21层也早就定好了位置,他一直都知道简时午喜欢自己,之前说不会纠缠也只是欲擒故纵的手段,有一段时间没有再故态复萌,原来在这等着,可能又是准备好的告白活动?

  但是…

  莫名的,他心中不再像从前那么厌恶,甚至有隐隐有一种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欢喜。

  沈成心中思绪良多,面上却不显:“上楼吧。”

  简时午开怀,乐呵呵点头:“嗯!”

  楼层越近,气氛越紧张。

  也不知道沈成会不会喜欢大家给准备的惊喜,可千万不要调头就走啊,到时候场面会很难收场的,眼看距离包厢越来越近了,终于,简时午还是按奈不住开口:“那个,沈成…”

  沈成侧目看他。

  简时午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他,满含期待的说:“一会万一你不满意,别走好吗?”

  可能有些紧张,小胖白皙的脸蛋都是绯红色。

  沈成眸光微黯,看着有些紧张的小胖,唇角微勾:“可以。”

  慢慢的,包厢大门打开了。

  “砰!”

  小礼花打开,彩花漫天飞舞,室内众人起身围了过来,彩带飘扬,气球飞扬,每个人的脸上洋溢着笑容,他们齐声道:“生日快乐!”

  “……”

  沈成看了一眼简时午。

  小胖更是脸上充满了憨笑,拿起礼花放了一个:“生日快乐!”

  沈成收回目光,看着彩花慢慢落在身上。

  生活委员见他没有笑,也有些忐忑:“课代表,你不高兴吗?”

  一众人不自觉的屏息,看着站在门口的沈成,这个男孩英俊潇洒,他有着优渥的成绩,冷清的性子令人望而却步,即使他的家世不好但依旧挡不住是很多人心中高高在上的神,就算如今关系缓和,然而沈成却依旧是很多人心中充满距离感的存在。

  沈成目光微动,终究是多了几分暖意,他勾了勾唇,回答:“没有不高兴。”

  这么多人看着他,所有人都觉得有距离不可捷越的神冲他们鞠躬弯腰。

  沈成郑重:“谢谢各位。”

  众人对视一眼,都露出了笑容,那个一直有的隔阂仿佛无声的碎裂了,一群人都围了过来:

  “课代表你怎么才来啊!”

  “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三年模拟。”

  “还有我的……”

  “啊,我们还排练了一首歌,你要听吗,音乐,音乐起”

  室内一片热闹,吵吵闹闹到许久,21层的包厢外面也渐渐来了不少家长,他们都听说了今天孩子在里面聚会,过来等着接孩子回家。

  其中,也包括高灿。

  她是来堵甄美丽的,家长群她留了联系方式,听说这里今天聚会,所以特地赶过来想找简时午一家谈要钱的事情,然而不知为何,今天她一直没有寻见甄美丽的影子,当下有些着急。

  然而,电梯的另一边,季北川走了上来。

  同桌一直在等,看他来松了一口气:“你总算来了。”

  季北川说:“要不是你们在群里说要拍合照,以后还要做成班级全家福,说缺我不行,我才不来。”

  同桌笑了笑:“大家都在,热闹嘛。”

  季北川冷哼了一声,这才不情不愿的往前走。

  前面是休息区,隔着远远的,他望见了坐在哪里有些邋遢的女人正是高灿,季北川的眉头嫌恶的皱起,仿佛看到苍蝇一般。

  高灿也看了过来,冲他露出了一个微笑,还挥了挥手,甚至有要走过来的趋势。

  同桌好奇:“你们认识啊?”

  季北川厉声:“不认识!”

  同桌吓了一跳,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小少爷忽然就发起了火,往回退了两步。

  季北川心里火很大,对他说:“你先进去吧,我去个洗手间。”

  同桌点点头,走了。

  季北川改往楼梯道走,边走边给那群人打电话,不见到还好,见到后他真是一秒也忍不了,高灿必须消失,必须离开这座城市,他不想等,他要速度!

  另一边

  商业大厦,两个黑衣的男人被保安压着,困在装修低调奢华的办公室内,不远处,季远生坐在办公椅前,居高临下的瞧着他们。

  年纪轻点的黄毛哆嗦:“大舅,这怎么回事啊?”

  年长的大舅多少有点胆量:“您是…季总吗,不知道哪里得罪了您,值得如此大费周章的?”

  季远生在批文件,抽空道:“你们认识我的儿子。”

  两个小混混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深意。

  黄毛没注意,年长的大舅反应倒是很快:“我们和公子就是泛泛之交,绝无恶意,如果您不乐意的话,我们以后再也不来往了,真的!”

  季远生的笔尖微顿,男人挑眉:“泛泛之交?”

  就是这种货色敢敲诈勒索自己的孩子。

  现在甚至还敢当着自己的面撒谎,简直胆大包天。

  西装革履的男人有一种上位者的威仪,那双黝黑的眸子和沈成如出一辙,只不过里面多了些久经沙场的戾气和沉稳自信,他的嘴角微勾,讽刺道:“你也配?”

  这句话的话音落,两个小混混脸色有些难看,就在他们准备开口的时候,一道有些紧促的电话铃声响了,电话在口袋震动,安静的办公室不断回荡。

  这是那个小少爷的专属铃声。

  大舅的额头滴下冷汗,整个人心跳都加速了。

  季远生皱眉,开口:“接。”

  大舅迟疑道:“这……”

  旁边的助理说:“这位先生,我奉劝您一句,我们董事长的耐心有限,如果你愿意配合的话最好,如果不愿意的话…”

  大舅是个明白人,在季北川那个小东家和**oss之间,他还是果断的明白现在该听誰的,按下接听和扩音键,他问:“喂?”

  电话那头季北川的声音回荡在办公室:“你下午答应我的事情有进展了没啊!”

  大舅吞吞吐吐:“什,什么事啊?”

  这个时候,他还是想救一下季北川的。

  可是那边的季北川却没有任何的危机意识:“还能有什么事,让高灿一家离开啊,这都多久了,为什么我今天还看见高灿好好的,沈成居然还有闲心参加生日聚会?”

  大舅的冷汗哗啦啦的掉:“这事你要给我时间才行,这不是一天两天能成的。”

  这会,他已经不敢看季远生的脸色了。

  季北川冷笑一声:“你收了我的钱却不办事,一直拖是什么意思,怎么,难道你其实还想去找我爸,再捞一笔钱吗,我告诉你,我爸爸是不会相信的,就算他信了,如今你和我在同一条船上,一旦他知道沈成才是他的亲生儿子,认回他,你觉得沈成又会放过你吗?”

  极其爆炸的话语在办公室回荡,现场的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

  季远生“倏”的一下从办公桌前站起来,打破室内的沉静,发出了巨大的声音,男人的脸色和刚刚完全不同了他大跨步的走下来,夺过了电话,难以再维持一贯的冷静和从容。

  那边,季北川也察觉不对了:“你那边还有别人?誰啊?”

  半响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是我。”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订阅,本章订阅留评送红包,下一章的更新会在零点,推荐一下我下本要开的新文,感兴趣的可一定要收藏呀,爱你们姐妹!

  文名:

  《豪门总裁被我始乱终弃》

  文案:

  简右年幼时被拐到了大山里,身娇体弱的小少爷肩不能提,手不能扛吃尽了苦头。

  直到遇到了山里邻家插秧种田无所不能的哥哥。

  为了脚底少起两个水泡,简右忍辱负重,嘴甜的像是抹了蜜一般“哥哥对我真好”“我最喜欢哥哥”“永远和哥哥在一起”

  后来,人贩子被抓,家里人来接他,小少爷终于回了家,随着时间的流逝,也慢慢忘记了那山里的哥哥。

  直到多年后简家破产,简右无奈为家族求出路,找上财富滔天的厉家,据说厉家的大少爷狠厉独断,极难相处,江湖上誰见了都李让三分,简右做好了被刁难的准备,直到见面——

  等等

  他为什么这位厉总,瞧着那么眼熟?

  本文又名:

  #男孩子随便撩小哥哥是要翻车的#

  #论记性不好要付出的代价#

  #我渣我老攻的那些年#

  感谢在2020-11-0315:51:06~2020-11-0409:51: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熔小丙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ahref="https:///book/11/11746/7357525.html"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746/7357525.html</a>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you改网址,又又又又又又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手机版网址m.w.com新电脑版网址www.w.com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