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 > 第25章 沈成是我儿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道声音,是季北川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有那么一瞬间,他整个人的大脑都是空白的,满心满眼都是极端的抗拒和慌张,身体的气血直冲脑门,这一刻让他甚至都不知道开口说什么才好,整个人僵楞在原地陷入了一种极端的冲突中。

  季远生的声音不再是从前那种平和的语气,而是含着威仪:“把你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季北川的眼眶通红,他:“我……”

  情急之下,他竟是直接挂了电话。

  即使知道这是一种逃避的心理,纵使明白即使这么做也逃不了什么,他也做了这样的选择。

  从楼梯间往外跑,迎头盖脸的却撞上了一个人。

  甄美丽扶了他一把:“小心。”

  季北川有些慌乱的抬头,对上女人美丽的容颜,她瞧见自己似乎也有些惊讶,很快的露出笑容:“是北川啊,怎么从楼梯间出来了?”

  季北川着急的退后两步:“没……”

  甄美丽看着他,心情也有些复杂。

  她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不远处却迎面走来一个人,是穿着黄色长裙的高灿,上次在学校门口因为开家长会见过面,只是没有想过,不过才半月左右,这个人女人竟是又憔悴许多。

  高灿快步走来,直直地盯着她说:“是甄女士吗?”

  甄美丽睫毛微颤,露出笑容:“你找我?”

  “是是,找你。”

  高灿一边说,一边还侧目看向旁边的季北川,露出了一个有些怪异的笑容来:“北川。”

  季北川只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因为电话里面的时候他心里正烦躁,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女人,他怎么会被父亲知道,思及此,他口气恶劣:“我跟你根本不熟,别喊我!”

  高灿一愣,眸中有一瞬间滑过受伤,但她却很快调整好望向甄美丽,用殷切的口吻道:“甄女士,您好,我是沈成的母亲,我有话要跟你聊聊,你有空吗?”

  甄美丽挑了挑眉,在高灿有些紧张的目光下,她缓缓点头:“好啊,你想聊什么?”

  高灿松了一口气,有些开心,她说:“我想聊聊我们家沈成和你们家简时午的事情,最近我也听说了一些,就想跟你好好商量商量。”

  甄美丽不置可否的挑眉:“聊我儿子和沈成?”

  高灿连忙点头:“是的是的。”

  她的如意算盘打的啪啪响,甚至连一会要怎么提价格,怎么才能要到更多的好处这些事情全都想清楚了。

  甄美丽勾唇笑了笑:“我看,不如先来聊聊沈成和北川的事情吧?”

  高灿一愣:“什么意思?”

  就连季北川也瞬间警惕了起来。

  甄美丽理了理头发,勾唇笑:“怎么,您找我聊聊就可以,我邀请二位聊天就不行?”

  高灿下意识退后半步,莫名的害怕了:“我跟你没什么好聊的。”

  甄美丽挑了挑眉,见她这副模样,笑容也渐渐消失,心中从得到真相开始就在酝酿的那股子怒火和恨意渐渐要发酵崩盘,她冷声:“这可由不得你。”

  高灿转身就跑:“你这个人真的莫名其妙,我走了…我带着沈成走。”

  不远处就是包厢的大门,女人发疯一般的冲过去就推开了门,里面人声鼎沸,十分热闹,一众孩子们都在玩的时候,大门“砰”的一声被人推开,引得其他人有些惊讶回头。

  高灿站在门口,喘着气,她环顾一眼,看到沈成大步走来:“回家,沈成快跟我回家,我们走,我们离开这。”

  她如此来势汹汹,像是精神不正常一般。

  沈成皱了皱眉:“你来这做什么。”

  “你别管。”

  高灿压根不想多说,甄美丽的反常让她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她过来找沈成:“你快和我回去。”

  猴子拦了一下:“阿姨,我们蛋糕还没吃完呢。”

  高灿不理,依旧往这走。

  离沈成最近的是简时午,她见高灿一脸凶样,往前越了几步挡着沈成面前:“你要干嘛呀?”

  因为又有人坏事,高灿的耐心渐渐告尽,她伸手用力一推就将没有防备的小胖推搡的踉跄几步,身后是椅子滑过地面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虽然人没伤着,但却差点撞到腰。

  沈成眼疾手快的扶了一把,让他免于摔着。

  在此之前他对高灿的到来没有什么反应,现在看到简时午差点受伤脸色阴沉了下来。

  高灿伸过来要拉他的手臂被沈成握住,那一瞬间的力道甚至让高灿觉得自己的手臂是不是会被大力捏碎掉。

  少年的面色难看,声音阴沉:“你想干什么?”

  高灿瞳孔微缩,竟是有些害怕,那一瞬间,她在沈成的眼底看到了骇人的寒意,和他相处多年,沈成几乎视她为无物,与其说是忍让不如说是自己的小打小闹并不被放在眼里,也没有触碰到底线。

  但是今天

  沈成的脸色告诉她,她触碰到了少年的底线,沈成今天绝对不会跟自己走了,他在生自己的气。

  愿意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不远处站着的那个人,因为她推了那个白白嫩嫩的小胖子。

  高灿气的直喘气,既然她不好过,她今天也要让沈成不好过,转过身对其他安静站着的学生们,她高声:“大家都散了吧,其实今天不是沈成的生日,登记户口的时候我和他爸爸忘了日子,随便报的,所以我们家都不过生日的。”

  这世上最难忘记的难堪,便是在全体同学的面前被父母羞辱。

  包厢内一片安静,众人神色各异。

  换做以前,他们会当做笑话看,但是今天,在他们和课代表有了感情的时,却没有一个人能笑的出来,众人都看着高灿,莫名看的女人心里有些发憷,就好像可笑的不是沈成,而是她。

  “噗”

  有嘲笑声从后面出来。

  高灿猛地转身,看到了站在沈成身侧的小胖,小家伙一双乌黑的大眼睛里是明亮的笑意,带着些讽刺:“阿姨,你是很引以为豪吗?”

  高灿一更:“什么意思?”

  “记错自己儿子的生日就算了,还一点不觉得羞耻。”简时午胖乎乎的小脸满是认真:“我要是你怎么还敢说出来啊,都要从这里跳下去了。”

  “你!”

  面对个孩子,她居然气的脸红脖子粗:“你这个没教养的孩子,我记不得了又如何,忘记都忘记了,难道还要我现在去想起来啊。”

  门再被推开,传来高跟鞋的声音。

  甄美丽靠着门扉,唤她:“隔着门板都听见你的声音了,高女士,有教养的女人可不会在公众场合大喊大叫。”

  高灿一愣,僵硬的转身,看向衣着亮丽的女人,她撩起眼皮看着自己,嘴角勾笑:“沈成的生日,你想不起来的话,我或许可以帮忙。”

  在甄美丽的身侧,是被她强行拉过来的季北川。

  甄美丽低着头对他说说:“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今天是3号,北川你的生日是5号。”

  季北川僵硬的点头。

  “那就对了。”甄美丽慢步走进来,她一步步的走到沈成的面前,开口:“沈成,阿姨来告诉你,虽然高灿记错了,但是阿姨帮你查到你真正的生日了,是五号,也就是后天,季北川的生日,就是你的生日。”

  沈成一贯是清冷的表情终于有了裂痕。

  高灿又急又气:“你胡说什么!”

  整个包厢里,很多学生都在看着,因为她们闹出来的动静,甚至不少家长也围了过来,众人远远地看着这出闹剧。

  “我胡说?”

  甄美丽倒是不虚,她挑眉:“高灿,你好本事,当年一招偷梁换柱瞒住了所有人,季北川是你的亲生骨肉你也可以说换给别人就换人,我当真佩服,”

  高灿脸色一下刷白,她不敢置信的看着甄美丽,结结巴巴道:“你,你从哪里听说的?”

  季北川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随着高灿的话音落,整个包厢都沸腾了,这是多么**的新闻啊,班级里面的学生谁不知道季北川的家世,都知道这个少年有一个非常富有的父亲,平时总会有他们根本买不起的衣服玩具,而课代表虽然成绩好,但是家境清贫。

  可是现在,居然有人告诉他们,两个人是被换了的!

  包厢里一下子传来窸窸窣窣的议论声:

  “真的假的。”

  “天呐不会吧?”

  “好像也不是没有可能,我觉得课代表真的像个贵少爷呢。”

  “这么一说,季北川是不是和高灿有点像?”

  “还真是!”

  流言蜚语杀**,李北川又是个要面子的人,见高灿正看着自己,面红耳赤道:“什么换不换的,我爸爸是季远生,我跟这个女人没有一点关系!”

  高灿眸子通红,她轻轻开口:“北川…”

  “你不要喊我!”

  季北川此刻正在崩溃的边缘,他退后几步撞上了后面的桌子,有水杯砸下来饮料撒了他一身,旁边的高灿连忙扑过来找纸给他擦:“没烫着吧?”

  女人离得近,还能味到她身上的霉味。

  这样的女人是他的亲生母亲?

  不,他才不接受!

  季北川伸手大力的推开她:“我不要你帮,你滚开!”

  高灿却死死的拉着他,有些哀求的意味,场面一度十分混乱,季北川在推搡女人,两个人你来我往的动作,有些滑稽。

  “吱呀。”

  大门在此刻被推开,有穿着黑色衣服的保镖站在门的两侧,紧接着,一个穿着价值不菲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季远生的面色冷峻,从公司到这里半个小时的路程硬生生被缩短成了二十分钟,他气势凌人,扫过正在推搡的两人,沉声开口:“住手。”

  季北川在看到父亲的时候脸色一下变得惨白。

  高灿见到这位总裁的时也愣住,女人浑身哆嗦了一下,下意识的想要往后退躲起来,却退无可退。

  季远生的目光却越过众人,落在了不远处的沈成身上,包厢里面的灯光明亮,沈成站在窗边,脊背挺直,气质清冷,像是察觉到自己的目光也抬眼看了过来,那张俊秀的容貌暴露在灯光下,让季远生浑身一震!

  像

  真的太像了。

  年少的方幼亭也是个冰美人,举手投足之间的清冷高贵,眉眼精致漂亮。

  有几个瞬间,那神韵和容颜,都让季远生晃神。

  不用去做亲子鉴定,这一定是他和妻子的骨血,这是他的孩子,是他在这世上最亲的人。

  平时里威风凛凛自诩冷静沉稳的总裁有些气息不稳,他挪了两步,冲沈成招手:“孩子,过来。”

  沈成站在原地安静地望着他。

  如果换成别人知道自己有个亲爹是豪门巨富怕是要高兴疯掉,他却从刚开始就异常的沉默。

  季远生也不失望,而是瞧着沈成身上简陋的衣裳,回想起路上查资料时听说这个孩子这么多年受的苦,心中生出了许多愧疚和怜爱之情。

  高灿却冲到沈成的面前:“他是我儿子,他不会过去的!”

  季远生危险的眯了眯眼。

  高灿的头发散落在脸颊两旁,她呼吸紊乱,急切道:“沈成是我儿子,他就是我儿子,你们都不许乱说。”

  事到如今,她才想到事情的严重性。

  如果事情暴露了,她的儿子,她的北川岂不是要回到这个家来受苦?

  要是被戳穿了……

  那季远生怎么会放过自己?

  甄美丽站在自家小胖身边,听到这话笑了:“你说沈成是你的儿子?”

  高灿点点头。

  “季先生。”甄美丽看向季远生,他说:“好久不见了,你还记得以前幼幼的后背会一块红色的蝴蝶胎记吗?”

  季远生没想到会被问这个,但他还是点头。

  甄美丽笑了,她说:“我用了一下午去拜访到了一位当年在产房接产的医生,重金之下,他告诉我,幼幼当年生下的那个孩子,背后也有一块红色的蝴蝶胎记。”

  一语落,众人神色各异。

  让众人没想到的是

  简时午惊讶望向沈成,脱口而出:“我记得你背后不就有一块吗?”

  ……

  室内一下子安静了。

  所有人看这俩人的眼神微妙起来。

  简时午也是因为太震惊了一时口快,慢慢的,回过神来小胖脸才慢慢被染上一层绯红,察觉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甚至不敢去看沈成的脸色,嘴唇动了动,他往旁边挪了挪,挪到了沈成的身边,声音细的像蚊子:“我,我可以解释…”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订阅,本章留言依旧发红包,我推荐一下,我过段时间马上就要开的预收文,也是个小甜文,各位姐妹们,跪求大家收藏它,顺带如果方便的话,也收藏作者呗,爱你们!~

  文名:

  《全球最后一个人类》

  文案:

  21世纪居民受发现自己从冰棺里醒来后已经是61世纪,大星际时代。

  未来科技发达,人与人情感淡漠,失去社交能力,全靠信息手环匹配契合度交往。

  只有和契合度高的人待在一起才会快乐,只有和契合度高的人结婚才会获得幸福,所有人都在追求高契合伴侣。

  初测契合度——

  简千,0契合值。

  就在众人纷纷嘲笑下,有官方报道出研究结果:0契合值可与任何人百分百成为契合伴侣。

  一时间,全球轰动。

  毕竟能找到契合伴侣几率极低,而且他们的高阶贵族们几乎都单身了上万年!

  后来

  富可敌国的首富大人:我会给你数不尽的荣华富贵。

  博学多识的祭祀:只有我能成为你的灵魂伴侣。

  武力值极高的元帅:跟了我可以避免他们的骚扰。

  “……”

  感谢在2020-11-0409:51:18~2020-11-0522:13: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的小天使:呼呼逗逗2个;胭脂雪^、爱吃年糕、宁宁、顾顾、江郎才尽。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m陈墨15瓶;麦子、+_+、亚比亚比10瓶;梦幕、小朋友5瓶;江郎才尽。4瓶;yaoyao3瓶;呼呼逗逗2瓶;忖忖、局外人、籽卜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你是天才,:,网址

  <ahref="https:///book/11/11746/7357526.html"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746/7357526.html</a>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you改网址,又又又又又又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手机版网址m.w.com新电脑版网址www.w.com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