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 > 第32章 有金主喜欢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管家这就有点答不上来了。

  毕竟这个房间的布置是季远生自己一手操办的,其实他也不知道这是哪个孩子提的建议,思及此,年迈的老管家回头疑惑地看向季远生。

  季远生以为沈成要感谢朋友,爽快回答:“是你的好朋友们,前两天美丽拉我进了你们班级的家长群,顺便加了她儿子的扣扣,他们都很热情,还拉了我进小群帮我一起出主意。”

  简时午?

  有些意外,但又是意料之中的答案让他心底的怒火来来回回的增涨再熄灭。

  季远生见沈成的面色不虞也有些拿不稳,开口询问道:“怎么了,是不喜欢吗?”

  沈成想点头,却又看到男人有些期冀的目光,如果按照管家所说,季远生为自己准备了很久,也花费了不少心思,虽然方向没找对,但的确是尽心尽力,沈成想点下去的头就这么顿住,换个思路想想这些东西左右也不过是占了点地方而已,计较也没意义。

  于是沈成违心地启唇:“还行。”

  季远生僵硬的身子放松许多,管家也在旁边露出微笑:“少爷喜欢就好,也不枉费先生的一番心意,这个房间都是先生亲手布置的,没有假于人手。”

  沈成望向季远生,沉声:“谢谢。”

  季远生看着面前的少年,血缘的维系是很奇妙的,沈成光是站在这里就引得他心生怜爱,上前一步轻声道:“不必言谢,我是你的父亲,为你张罗是应该的,如果还缺什么直接开口,家里会帮你准备好,你们同学他们有的你也得有,他们没有的你也可以得到,只要你想,爸爸都会帮你准备好,因为……”

  沈成挑眉看他。

  季远生站在他面前,比他高了一个头的男人冷峻的面上是成熟的自信,他低声开口,如同承诺一般:“你是我的儿子。”

  翌日

  学校里

  近日传得沸沸扬扬,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一个话题不外乎就是狸猫换太子案,随着高灿的刑罚被判下来,更加重了这一茶余饭后的谈资。

  沈成一进教室就被一群孩子围了起来:

  “课代表!”

  “你怎么才来啊。”

  “我在校门口看到你了,你们家的车好大,好酷啊。”

  “新家还适应吗?”

  不过让他们很失望的是,沈成现在是有钱人家的少爷了,却依旧穿着朴素的校服,浑身也没有穿金戴玉的,要不是早上有同学看到那辆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豪车,众人都要怀疑沈成到底有没有被认回去了。

  沈成不喜热闹,回到座位上,提醒他们:“今天早自习是黄老师的早读。”

  班主任很严厉,威慑十足。

  果然不少学生立刻就收敛多了,但是也有艺高胆大的,还是要问:

  “课代表,你可以让我们看看限量迪迦吗?”

  “最新款游戏机!”

  “漫画书!!”

  “我们都听说了,这些你都有。”

  ……

  他们在聊的时候,简时午刚好踏进教室的门,一来就听到这个话题就是一咯噔,那个群的确是他拉的,但是他的本意是想让季远生多了解一下现在孩子真正需要什么,而不是用他的霸总思维做出一些可能会开局白给的战绩。

  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

  因为他一会没看群,猴子几个猪队友就开始瞎出主意,列举出了一长串,诸如:限量迪迦,最新游戏机,漫画书等要求。

  更让简时午窒息的是季总不但没有觉得离谱,还一一采纳了猴子几人的意见,后来他又转念想了一下,虽然沈成不一定会喜欢这些东西,但至少要弄来这些东西也是需要花费心思,耗费时间的,用心去做的哪怕不能得到喜爱,也能被感受到诚意,想来沈成应该也不是真的就要季远生什么,只是需要一个态度而已。

  正想着,他就见沈成从书包拿出课本,淡声询问:“你们从哪里听说的。”

  完了。

  经验多的简时午一听这就是秋后算账的节奏啊!

  几个围着的学生还以为是要加入感谢名单呢,他们正要开口积极地卖队友,简时午连忙挤进来:“课代表早上好啊!”

  沈成看向他:“不早了。”

  简时午强词夺理:“现在还是上午嘛,算早的。”

  沈成修长的指夹着笔,清冷的脸庞满是平静,但被那双黑色的眸子望着的时候却又会不自觉地感受到危险。

  就好像是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别人,谨言慎行,否则就会掉进危险的陷阱。

  “奥特曼……”沈成慢条斯理的:“也有你的功劳?”

  简时午当然装傻就对了:“啊,什么奥特曼,我不太清楚啊。”

  沈成挑眉:“是吗?”

  一股心虚蔓延上心头,简时午觉得他们提议奥特曼的时候自己的确不知情,这根本不能算作是说谎,于是点头:“对啊。”

  沈成收回目光:“知道了。”

  话音落,不远处的走廊传来了猴子几个人的交流声,透过玻璃窗瞧见沈成已经到学校了,兴奋地冲进教室:“课代表来啦!”

  简时午心中有了点不祥的预感。

  猴子笑眯眯地凑过来:“礼物收到了吗,那都是我们在群里积极为你谋的福利啊,那个游戏机是不是特爽!”

  沈成放下笔,抓住重点:“群?”

  “对啊?”

  沈成面色如常,甚至嘴角还勾起了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看似儒雅随和:“可以拉我进去吗?”

  简时午使劲给猴子使眼色,不希望他们直接成为死亡名单,可惜猴子还以为他想邀功,一把搂住简时午的胳膊,很是义气:“那是完全没问题,时哥就是群主呢,当初出主意那会他还夸我们机智,选的全都是时下热门,男孩新宠。”

  ……

  我那是不想打击你们积极性好吗!

  简时午有些绝望地闭上了眼,头皮都麻了。

  沈成说:“好,一会加。”

  其他围在旁边的同学也有比较贪心的,有人询问:

  “课代表,那你父亲肯定给你买了很多?”

  “那你有不喜欢的话,送给我呗。”

  “对啊,借给我们看看。”

  “他对你真好。”

  简时午看向沈成,他明白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沈成对那些货架的玩具都不感兴趣,但以他对沈成的了解,任何东西到了沈成的手里,不管是喜欢还是讨厌,只要是他的,就算是毁掉也不会让旁人染指。

  只不过,这一世的学生们和沈成的关系很好,积极地张罗了生日会,就连给季远生出主意的时候也尽了力,他忽然想知道,这一世的沈成有没有因为这些事而有一丝丝的改变呢?

  正想着,他听见沈成开口:“谢谢各位关心,我很喜欢。”

  有些同学很失望没有捡漏,只有简时午觉得意料之中,什么喜欢不喜欢,这只是男主奇怪的偏执占有欲作祟,只要是他的东西,任何人都不能觊觎。

  回过神,他看见沈成从桌下拿出一个一眼就价值不菲的礼盒,里面陈列着精致的糕点,看起来非常的美味,他说:“这是我父亲托我给各位带的谢礼,算是心意,大家分了吧。”

  学生们一阵欢呼。

  他们立刻就将没有玩具的苦恼抛之脑后,积极热烈地瓜分零食。

  “谢谢课代表!”

  “课代表太客气啦。”

  “我就说课代表肯定会喜欢那些玩具的。”

  简时午也是有些意外的,他好奇地看着沈成却来不及收回目光,便见沈成好整以暇:“你也想跟我借迪迦?”

  !!

  小胖火速摇头:“没!”

  “不喜欢?”沈成挑眉:“可那不是时下热门,男孩新宠吗?”

  ……

  你怎么这都记住了,还专门拿来咽我,不愧是小心眼的男人!

  这边热热闹闹的,不远处第三排季北川那里却是异常的冷清,他认得那个牌子的零食糕点,都是价值不菲平时就算是他也不常能够吃到的东西,早上送沈成的车,甚至就算是沈成还穿着校服,他脚下一看就是牌子货的鞋,这些原本都该是他的才对。

  原来自己才是焦点啊。

  现在这些全都没了,像是哪些原来聚在自己身上的光芒都消失掉了,这样大的落差是个人都很难缓冲过来。

  偏偏同桌还分到了一块糕点,兴冲冲地回来说:“北川,这个好好吃啊,你想尝尝吗?”

  季北川的心里正烦着:“要吃你自己吃吧,又不是多稀罕的东西,跟没吃过似的。”

  同桌的笑容僵在脸上,一直以来他都在受季北川的气,以前是因碍着他家里有权有势,现在也就是看在往日的情分上这才还处着,没想到季北川现在不是少爷了却有少爷病:“我家里的条件是吃不到这样的好东西,但是你以后也不一定吃得到。”

  季北川瞪大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同桌,似乎不能相信他居然敢这么跟自己说话,他想放几句狠话挽回尊严,可上课铃声响了黄老师走进了教室,这让他根本没有机会开口,也就丧失了这难得的机会。

  ……

  这口气一直憋到了放学回家。

  现在季北川和沈大山住的是一个普通的小区,这个小区算是中高档的,是老太太留给他的房子,如今只有他和沈大山住在三室一厅里面,他开锁进了家门,就看到了站在厨房正在做饭的沈大山,佝偻的男人拿着铲子在炒菜,桌子上是普通的小青菜,沈大山在煮鱼,见到他很惊喜:“北川,你回来啦?”

  季北川冷着脸点头。

  沈大山说:“那准备吃饭吧,今天我给你做了好吃的。”

  季北川嗤笑一声,这也能算好吃的,他在季家都是顶级大厨做菜,基本上摆了半个桌子的美食佳肴,跟那比起来,桌子上这卖相很差的饭菜简直难以接受,他冷声:“我不饿,你自己吃吧。”

  沈大山一愣,脸上的笑意也有些僵硬,他呐呐:“那好吧。”

  等所有的饭菜都做好了,他又去季北川的房间敲门:“北川,不饿也吃一点吧?”

  房间里没动静。

  过了好一会,季北川过来打开门,他面色不善:“你没给我收拾房间吗?还有,这是你洗的衣服吗,根本没洗干净!”

  沈大山:“啊?”

  那是白色的衬衫,上面有油渍,他搓了很久也没洗掉,收拾房间他就更没意识了,沈成从来不需要人帮忙收拾房间,衣服也是自己洗,甚至会帮他洗。

  季北川质问:“你天天在家,钱挣不到,你连这点家务活都做不好吗!”

  沈大山接过衣服来,他有些苍老的脸上浮现出了勉强的笑意,轻声道:“北川,是爸爸没有做好,我知道了,下次我肯定弄好,来先吃饭吧,一会别凉了。”

  季北川听到爸爸这个词只觉得刺耳,不过他是真的饿了,也就没多计较,冷着脸到了餐厅坐下,忍着不适感夹了菜吃,没吃几口就吐了出来:“你盐放多了知道吗?”

  沈大山微讶,走近拿筷子尝了尝,迟疑道:“爸爸觉得挺合适的啊。”

  ……

  季北川被养刁的胃难以忍受,他揣着钱出门:“你自己吃吧,别管我!”

  这会儿已经接近夜晚,外面秋风习习,小区里面会有老人出来散步,也有遛狗的一家子在小道上有说有笑,狗叫声,小孩的尖叫打闹声,整个小区吵吵闹闹的,和庄园里寂静的夜完全不同。

  季北川冷着脸,在快要出小区门的时候却遇到了一个自己都没有想到的人:“李嫂?”

  李嫂穿着红色卫衣站在大门口,看到季北川出来了很高兴:“北川!”

  季北川说:“您怎么在这?”

  两个人十几年的感情自然深厚,只是短短几日不见却觉得很亲近,这会儿李嫂更是两眼泪汪汪:“少爷怎么都瘦了。”

  季北川也是心酸:“李嫂,你也还好吧?”

  李嫂过得很不好,因为沈成的确不待见她,当然,也并不是针对她,沈成对庄园里的每个佣人都保持冷漠疏离的态度,也正是因为如此,那些人才更瞧不上她,她年纪大了,这些年也没什么一技之长,加上又有个尴尬的身份,很有可能会被排挤辞退。

  这怎么行呢,这份工作是她的饭碗,是她的全部倚靠了!

  李嫂擦了擦眼泪开口:“少爷,来,我们找个地方边坐边说。”

  季北川点点头:“好。”

  一番交谈后季北川这才了解,原来半个月后就是老太太的大寿了,这次是有意要大办的,因为季家认回了大少爷的事情已经在整个上流社会都传遍了,很多人都想亲眼见见这位少爷的庐山真面目,加上老太太70大寿,更是喜上加喜。

  这种场合,他这样的人本是不应该出席的,但是老太太疼他,特地让李嫂送了一张邀请函过来,让他可以在生日当天能去看望。

  李嫂说:“少爷,老太太心中还是有您的分量的。”

  季远生低下头:“有什么用呢,我终究是不能回去的,奶奶就算是再疼爱我也没法改变父亲的主意。”

  李嫂前来就是为了此事,她的眼底划过一些暗光,这才低声问:“少爷,你想回去吗?”

  这话,是轻易不能问的。

  季北川眸光微闪,他看着李嫂,眯了眯眼:“你有主意?”

  李嫂犹豫半晌,终于是下狠心地点头:“有的,突破点就在老太太的身上,只要您能感化老太太,并且让他觉得沈成没有你好的时候,老太太一定会力排众议将你接回来。”

  季北川好奇:“那我要怎么做呢?”

  李嫂见他答应了就放心了,她松了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计划:“老太太大寿那天,沈成作为刚回家的少爷要跟在大寿星的身边去面见宾客,也就是说他那天要全程看护老太太,老太太一直以来都有严重高血压和冠心病,需要定期吃药。”

  季北川皱眉,他拒绝:“你想换奶奶的药!我不同意!”

  李嫂连忙说:“我哪里敢啊!”

  季北川这才淡定些,皱眉:“那你想做什么”

  “我不会对老太太的药动手,但是我们可以把药换成普通的营养片,只那么两片而已,但是老太太的房间和身边的人守得很严,尤其是那天她身边还有沈成,只有你能换到药。”

  虽然相处没多久,但是李嫂已经发现沈成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心思和手腕绝对在季北川之上,有他在,事情很难办。

  李嫂慢慢地说她的计划:“你放心,我会替你引开沈成,而你就要趁着这个机会去房间把药换了,记住,一定要快,沈成很聪明,可能会很快回来。”

  “只要你换好了,到时候老太太已经下肚,也没人查得出来,但是老太太接下来肯定不能受刺激,她平日里最爱养猫养狗了,那天我偷偷给那两个小畜生喂点东西,它们要攻击老太太的时候,你就冲上来保护好老太太。”

  季北川还是有疑惑:“那我奶奶万一真的发病了怎么办!”

  “别担心,家庭医生当天会一直在宅子里,药瓶里我也会提前备好降压药。”李嫂怕他不答应:“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了,如果不试试的话,少爷可能永远也没法回到季家了。”

  这句话简直精准地踩到了季北川的痛处。

  十几岁的少年人生遭突变,正是容易头脑发热的年纪,他稍作思考,终于一狠心:“好,就这么办!”

  李嫂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两个人又聊了一会才分开。

  从小区出来,李嫂拨通了一个号码:“喂,嗯,季北川已经答应配合了,到时候宅子里肯定会乱,季远生也会去看老太太,没人会注意别的。”

  电话那头有笑声:“那你能偷到文件吗?”

  “我在季家十几年了,哪里是监控死角,怎么掩人耳目比誰都熟悉。”李嫂说:“但是我只能给你们争取不到10分钟的时间,至于之后的事…我只要你说到做到,把一千万打到我的卡里,送我出国,保我衣食无忧。”

  那边乐呵呵地应了一声,毕竟季远生一份竞标的文件可不止一千万。

  他说:“你毕竟在季家工作了十多年,竟然也愿意背叛旧主?”

  李嫂的眼中闪过一抹戾气:“正是因为我工作了十多年,现在他们才不能这么对我,季远生甚至因为我照顾过季北川就要安排我回乡养老,既然他不仁,也别怪我不义了!”

  那边闷笑了一声,应着:“好,事成之后答应你的不会少。”

  …

  翌日

  季家庄园空前的热闹,适逢季家的老太太70大寿,来来往往的宾客络绎不绝,简时午一家也在受邀的名单上,大清早他就被母亲从被窝里面捞出来梳洗打扮了,昨天晚上因为今天要去人家做客,他熬夜写作业就睡得很晚,这会被喊起来就很不满:“妈,我昨晚写作业很辛苦哎。”

  “你辛苦什么!”甄美丽把人拖下床:“不是一直不停发题问沈成吗,你自己做几道啊,啥也不是!”

  “……”

  简时午被关进了洗浴室。

  等他基本洗漱好了这才下楼发现父母早就盛装打扮好了,甄美丽也穿上了小礼服,她的身材姣好,尤其是站在灯光下皮肤白得发光,即使30多了,也几乎没有瑕疵和皱纹,五官也是极其美的,简时午说:“妈,你好漂亮啊!”

  甄美丽:“少贫。”

  “难怪把爸爸迷得不行,简直万人迷啊。”简时午摇头晃脑:“电视上的女明星说不定都没你好看。”

  甄美丽说:“臭小子,你就是照着我长的,小时候不胖的时候誰都说像我,根本不差。”

  简时午是非常会长的孩子,圆溜溜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尤其是皮肤非常细腻白皙,即使是个小胖子也很难掩那天生的好底子,如果瘦下来,也会是个人间杀器。

  简父刚好从外面进来,他笑着说:“你还别说,你妈妈年轻的时候啊,还真的拍过戏录过歌,你外婆在世的时候,也是娱乐圈有头有脸的音乐家,要不是后来跟我结婚,你妈妈现在说不定就是大明星了呢!”

  甄美丽拉着简时午上车:“我现在可不行了,功夫落下好多年,已经不能跟年轻人比了,说不定我们家小胖以后能行。”

  简时午上辈子没有减肥,但是从20岁之后就开始慢慢地瘦了,出落得越发勾人,周围的人看他的眼神和态度慢慢有些微妙,那个时候他刚刚和沈成结婚,也有考虑过找工作,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去一个地方,很快就会出各种纰漏然后被辞退。

  这搞的他自己也很沮丧,感觉没有适合他的职业。

  娱乐圈听起来好像很不错,主要是明星似乎很赚钱,那万一以后家里破产了他还能帮忙。

  简父说:“你得问问孩子意见啊,万一小时不想演戏唱歌呢?”

  简时午憨憨回答:“我觉得还行,听起来很有意思呀!”

  “……”

  简父迟疑:“我听说现在的明星都要有人愿意捧,背后要有资本,有金主当靠山才行,那里面□□的,你这脑子怎么玩得过人家,到时候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

  简时午这就不服气了,爸爸怎么能瞧不起他:“誰说我不行,说不定也有金主瞎了眼,就捧我,就喜欢我呢!”m.w.com,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