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 > 第46章 爱情来的太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简时午抬眼,有些傻愣地望着沈成,有一瞬间,他觉得眼前的男孩那双眼睛里的滚烫是自己所不能去触及的东西。

  沈成压低身子看着他,似乎有些半引诱一般的语气,温声:“给我。”

  简时午不自觉地攥着手中的荷包,就像是抓着一个轻飘飘般的浮木一般,人类的潜意识告诉他,眼前的人很危险,自己应该离得远一点,但身体并不受大脑的指挥,在理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伸出白皙软乎的小手将荷包递到沈成的手中。

  沈成接过荷包,这个小包似乎还带着少年淡淡的体温,并不滚烫,这温度却仿佛能一路滚到他的心上。

  “怎么了?”沈成看着他:“不想给我。”

  简时午触碰他的掌心,小刺猬一般地缩回手,轻轻摇头:“不是。”

  沈成询问:“那是怎么?”

  简时午抬起眼看着他,二三年过去了,他长大了,原本胖乎乎的小脸也瘦了下来,一双眼睛又大又圆,那双宝石一般的眼睛看着沈成时却带着些闪躲,轻声嘟囔:“就是觉得…你这样有些怪怪的。”

  沈成的耐心都给了他:“这话该我说才对。”

  简时午意外地抬头看他:“啊,为什么?”

  “要给我的东西,你却让安妮转交。”沈成一瞬不瞬地看着他,执拗地要一个答案:“难道这不奇怪吗,不要告诉我是因为你和她的关系好。”

  ……

  当然不是。

  简时午一下子就有些百口莫辩起来了!

  他还以为如果这个荷包由安妮给的话,沈成可能会高兴呢,万万没想到的是居然演变成了现在这一出。

  事到如今也想不出更好的借口,只能实话实说了也。

  简时午豁出去了:“因为我觉得你和安妮的关系好,反正同样都是荷包也都是给你的,她给你的话也没什么两样,说不定你还会更高兴。”

  ……

  空气中似乎有一瞬间的寂静。

  沈成眯了眯眼,他的指腹摩挲着香囊,这是他思考的时候惯是会有的动作,最终,在简时午喘了几口气后,他开口:“没有那个说不定。”

  “我和她不熟。”

  所以,听好了:“没有同样,要送,就你来送。”

  沈成看着简时午望着自己那有些懵的小模样,嘴角勾起一抹笑,眼底是温润之色,他收起荷包:“谢谢,荷包,我很喜欢。”

  ……

  当沈成离开之后,简时午才彻底回过神。

  操场依旧是人声鼎沸,周围都是热热闹闹的,但是他却完全感受不到了,在盛夏的骄阳下,在纷扰的声音里,他觉得浑身都是热的,热得不行。

  猴子跟老师聊完后回来,疑惑:“这天那么热吗?”

  简时午回神:“嗯?”

  “你的脸看起来很红。”猴子凑过来一些,调皮道:“耳朵也红,干什么偷偷摸摸的事情了,跟兄弟分享一下?”

  简时午躲开他的视线:“别闹。”

  猴子乐呵呵地笑了,其实他刚刚过来的时候瞧见沈成离开的身影了,此时看到小胖有些娇羞的模样,轻声感慨了一句:“年轻就是好啊!”

  ……

  简时午踹他一脚。

  他们在这边打打闹闹的,不远处一直有在关注这边的安妮看着欢声笑语却一点儿也笑不出来。

  因为她的美貌和家世的缘故出手大方,不少的学生也和她成为了朋友,当她回到后面落座的时候也有不少的朋友围靠了过来:

  “安妮,你回来了。”

  “之前看到你和简时午聊天了。”

  “他好像还给你东西了。”

  安妮挽了挽自己金色的发,微笑道:“嗯,简单地聊了一会天,因为之前也算是有些渊源。”

  同学们都好奇:“你们之前认识啊?”

  安妮看了一眼前面的简时午,垂下眼睑:“不算特别熟,稍有些了解吧。”

  因为简时午唱歌的原因在学校内小有走红,原本金发碧眼的漂亮女孩才应该是话题中心,但因为简时午的钢琴曲,太多的人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从来在学校里她的才情,她的家世样貌个个都是一顶一的好,轮哪一样简时午能比得过自己,可是在这里她处处碰壁,凭什么这一切都是简时午的,而她却什么都没有?

  同学好奇地询问:“平时时午都不太会跟我们说他以前的事情,你知道吗?”

  安妮心中恶意翻腾,她挽了挽头发,故意轻声道:“我了解的也不多,听别人说过,他以前似乎…不是这个模样的。”

  “那是什么模样?”

  安妮微笑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他不是附中出来的吗,也许他以前的同学会更清楚。”

  这个传闻同学以前听到过,他们学校也有一些附中出来的同学,都说简时午变化很大,以前非常胖,长得不是很好看,没想到是真的!

  看着安妮望着自己的神情,同学有了一个不太确定的猜测:“他整容的吗?”

  安妮不置可否地挑眉:“不清楚。”

  虽然她没说,但是其他人都已经默认了这个回答,众人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我听他以前的同学说,他以前不长这样,很胖很普通。”

  “对啊,你看那个鼻子那个眼睛,怎么看都太精致了,不像天生的。”

  “而且以前长的不如何啊,怎么一个暑假这才没多久就好看了?”

  “整容啊那怪不得”

  流言蜚语慢慢在人群里传开,贬低一个人的时候不免自身就会被抬高,更多的人也就注意到了安妮的天生丽质,欧美的五官本就立体,加上白皙的皮肤,这天然的美丽容颜更受到吹捧。

  同学笑眯眯地看着安妮说:“这么一看的话,安妮你可真漂亮。”

  安妮谦逊道:“是吗,其实很普通的,我平时也不太会保养,用的都是一些平价的东西,有的时候都是妈咪非要带我去美容院我才去的。”

  她这么一说,周围的同学更羡慕了。

  对于安妮来说,她享受所有人羡慕而妒恨的目光,所以她最忍受不了的就是别人的不认可,原本她以为在传出整容流言后,简时午会很困扰,但是她错了。

  有同学询问简时午:“时午,你有整容吗?”

  从运动场下来的简时午擦着脸,听到问题后迷惑了一瞬,继而,在安妮以为他会愤怒的时候,粗神经的简时午却露出了有些腼腆的笑:“我有那么好看吗?”

  ……

  安妮有些哽咽。

  同学却很热情:“因为你的五官好漂亮啊,听说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那就是要减肥啊。”简时午落落大方地分享:“瘦下来的五官就会好看一些,我以前很胖的,后来有做运动,控制饮食…”

  “真的吗!”

  一听说简时午真的是减肥的,不少原本还有些酸溜溜的同学们眼睛一下子就放大了,尤其是女生,全都凑过去了,自古以来,减肥永远都是一道大题,要是能遇到一个愿意主动分享经验的成功者那就更了不起了,简直是可以供起来的神啊!

  “时午你分享下食谱好吗?”

  “你是怎么运动的啊?”

  “你的眼睛好大,这也是减肥的功效吗?”

  原本安妮以为整容的传言会让大家对简时午有意见,疏远他,没想到事与愿违,反而让同学们似乎…更崇拜简时午了?

  安妮坐在不远处生闷气,她一个人落单,也有不少的男生过来搭讪,他们平时在学校里横行霸道惯了,浑身上下都流里流气的,有个外套半挂在肩头的男生走到安妮的身边,居高临下地笑道:“美女,你是国外来的吗,认识一下?”

  安妮正在心烦着,看也不看他一眼,用英文骂了一句:“滚远点,垃圾。”

  一直以来在学校没被人这么刺过的二流子学生傻了,他脸色黑了黑,顿时不悦起来:“你骂谁呢?”

  安妮脾气傲,压根不想和他们多说,转身就走,一点也没留意身后几个人那非常不友善的视线,M国娇生惯养的小公主并不明白他乡的校园法则,只是依照着自己的心情来发泄脾气。

  ……

  傍晚

  晚间放学的时候,安妮接到了管家的电话,电话那头告诉她,司机的车在路上出了些事情,似乎是车载系统不知道为什么坏了,修理要很久,希望她在学校稍等片刻,他们会晚一个小时去接她。

  安妮果断:“不用,我坐沈成和乔安的车回去。”

  她转了方向,知道沈成和乔安家的司机认识自己,看到不远处校门口停着的车便走过去敲了敲车窗。

  司机王叔降下车窗,看到她也很意外:“安妮小姐。”

  安妮点了点头,命令一般:“车门开一下,我要上车。”

  她等了半天司机也没反应,在她还没发火之际,王叔终于道:“安妮小姐,不是我不让您上车,但我今天的任务是接少爷,少爷没吩咐,我也不敢,还请您理解一下。”

  ?

  安妮不悦地拧起眉:“我也可以在车上等他啊。”

  王叔依旧很为难:“少爷的脾气您也知道,如果我擅自做主的话,我没法交代啊小姐。”

  安妮冷笑一声,她扬起高贵的头颅:“我和沈成的关系你不了解吗,怠慢了他的朋友你就有办法交代了?我和他好几年的同学,难道他还能不让我上车…”

  身后传来脚步声,是从校门口出来的沈成。

  沈成背着单肩包,身形修长的少年单单的站在那里,身后还跟着乔安,乔安还冲她笑了笑,沈成看她的目光里却是一片淡漠,安妮以为他会跟自己说什么,誰知道沈成居然直接越过她开了车门上车。

  乔安从一面绕过去打开车门,对她说一声:“明天见。”

  “等等…!”

  安妮拦住他:“我家司机今天不来接我了,你们载我回家啊,对同学怎么可以这么冷漠?”

  “哎,你拉我干嘛?”乔安被她拉住,费了点力气才拖开,他说:“这又不是我的车,我要是让你上来我就得下去了,你能不能有点同情心?”

  “……”

  安妮这才看向沈成,她的眼睛里面是楚楚可怜的泪光:“沈成,你就不能帮个忙吗,反正也是顺路,你要我一个女孩子一个人走回去吗,路好远的,我会没力气的,我真的没有骗你,刚刚司机还给我打电话了,你看啊!”

  她把手机递给沈成。

  手机被那双修长白皙的手握着,他似乎按了什么,又什么都没按,简单操作了几下就还给了安妮。

  安妮有些高兴:“你信了吗?”

  一直没有正眼看她的沈成撩起眼皮看她,就在她以为沈成不会开口的时候,他却轻启薄唇:“没力气?”

  安妮连忙点头。

  “嚼舌根的时候不是挺有力气的吗?”沈成的眼底是讽刺的笑意,他说:“既然那么有活力,多走走路也是好的。”

  安妮傻了:“我……”

  沈成却没有再看她,而是扭过脸对前面的司机吩咐:“走吧。”

  司机:“是。”

  他踩油门是那么的迫不及待,生怕再晚一点安妮这个女人又缠上来个没完,他倒是无所谓,万一到时候又把少爷惹生气了怎么办?

  看着汽车绝尘而去,安妮在原地心头火起,她准备打电话给司机让他们再来,然而再点开手机,却发现不知道为什么,电话打不出去了!

  回忆起刚刚沈成不知道按了什么,安妮彻底傻眼了,可以猜测到,绝对是沈成帮她设置了什么才导致她电话打不出去的……

  这个男人,难道就因为自己在背后说了几句简时午的闲话就要这么惩罚她,让她电话打不出去自己走回去?

  她家里距离学校五六公里啊!

  安妮几乎咬破了唇,其实她现在可以在路上借手机打电话,但她天性脾气有些傲,向别人低头是不可能的,宁可自己走回去。

  从学校的大门口穿过,安妮头也不抬地跨步走,压根没有注意到有一群人站在不远处的树荫下,正是下午过来搭讪的那群人:

  “哎,周哥,那不是那个妞吗?”

  “还真的是她。”

  “那个大小姐今天没人接吗?”

  “什么大小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根本不会说人话。”

  安妮还不知道自己的傲慢会让自己吃多少苦头,也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盯上了,还陷入在满腔的怨恨之中。

  ……

  另一边

  简时午和猴子放学约好了去打电玩。

  路边摊随手买了个糖葫芦,猴子说:“最近班里好像都在说你整容什么的,我打听了一下,好像是安妮传的。”

  简时午咬着糖葫芦吃:“嗯,我猜到了。”

  “豁。”猴子看着他:“那不给她点教训吗,或者警告一下她?”

  简时午将一颗糖葫芦吃完,轻声道:“我正在考虑着呢,不过现在都在准备明后天的比赛,没有太多的时间,等运动会结束了我找她聊……”

  猴子见他忽然不说话了,疑惑:“怎么了?”

  简时午指着不远处的小巷子,瞪大眼睛:“我刚刚好像看到安妮了。”

  ?

  猴子:“不可能,她家有司机。”

  “是吗?”

  简时午拿着糖葫芦,轻轻皱了皱眉,脑海不断回忆刚刚的画面,虽然闪得很快,但安妮的发色是金色的,而且她的书包是定制款的粉色双肩,综合以上两点描述的话,那么他刚刚看到的女孩可能真的是安妮。

  简时午说:“我好像看到有一群人把她拉住了。”

  猴子愣住,表情也沉重了:“真的假的,没看错吗,就在那个巷子里?”

  “应该没有看错。”

  “……”

  两个人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睛里看明白了对方的意思,沉默了半晌一齐拔腿朝巷子里面跑去。

  阴暗的小巷子里面,几个男孩在推搡一个金发碧眼的小姑娘。

  当简时午跑过来的时候,那个一直高高在上的小姑娘已经被吓哭了,安妮看起来没了往日的傲气,在看到简时午的时候瞪大了眼睛,仿佛有些不可置信。

  简时午冲上前,一把扑倒了离安妮最近的男孩,按在地上挥胳膊就给了两拳,时隔多年他打架还是那些手法,快狠猛,压制住对方了就不松手。

  “时哥顶住,我来啦!”

  猴子不知道从哪里找来块板砖加入了混战,巷子里顿时变成乱糟糟的一团。

  当有城管闻讯赶来的时候,那一群二流子们已经跑了,唯独留下来的就是在哭着的金发小姑娘,还有脸上挂彩,衣服有些脏了的少年坐在地上。

  猴子跑到城管跟前说:“同志,我们是正当防卫啊。”

  来自m国的小姑娘也是第一次被这些人秋后算账,她自小上的是最好的学院,所有人对她都是众星捧月的,她听说过一些这样的事情,但是因为她所处环境的优渥,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些事情,因为人生太顺风顺水了,因为她一直活在一个伊甸园里。

  到了现在,这是第一次她听到了那些污言秽语,见识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这是她第一次直面了真实的校园生活,尝到了失败,尝到了不被注意的滋味,她才终于明白父亲让她转学来中国时所说的,吃点苦头,长长教训是什么意思。

  她知道错了,她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来救她的人不是她心中一直憧憬的王子,而是一个她一直以来都并不喜欢的男孩,是她的情敌,他看到了自己最狼狈的模样,现在说不定会怎么看不起自己呢。

  安妮浑身都在抖,她看到简时午的手腕擦伤,那殷红刺痛她的眼睛,有些颤抖地问:“你没事吧?”

  简时午白皙的脸蛋有明显的擦伤,听到询问,他抬起头,黑黝黝的眼睛望着安妮,没有嘲笑她有些凌乱的头发,没有嘲笑她哭肿的眼睛,甚至没有问她怎么会在这里啊,他只是那么安静地看着他,纯净的眼中不含杂质,只有一层温润的关怀:“我没事,你呢?”

  安妮愣住。

  “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简时午受的伤比她重多了,他却轻声地询问她:“有没有哪里受伤,我们送你去医院看看。”

  安妮傻愣愣地摇摇头。

  “没事就好。”简时午最后一个举动击溃了她一直以来端着的架子,和心里最后一根防备线,少年站起身走过来对她伸手,他的声音干净温润:“你别哭了,一会儿我去买包纸给你擦擦脸再出去,别被其他同学瞧见了,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你胆子真大啊敢从这种巷子走,你家在哪里啊,一个人能行吗?”

  安妮僵在原地,她有些愣怔地望着简时午,终于,在确定眼前少年真的只是在关心她后,泫然在眼眶的泪骤然落下,她宝蓝色的眼睛通红一片,精致的小脸上全是泪水,再也没有以往高高在上的模样,甚至扑过来搂住了简时午的腰放声大哭:“我胆子才不大呢,我害怕死了。”

  简时午僵住,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

  安妮却死死地抱紧他,仿佛将他当成了最后的稻草,哪里还有以往高高在上的模样,现在的她忽然变成了一个黏人的小猫咪:“我不敢一个人回家了,我怕他们再来找我,你陪着我好不好?”m.w.com,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