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 > 第47章 你怕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巷子里面,女孩放声大哭,少年无措地安慰她,夕阳的余晖落下来,这一幕有些悲伤却又唯美。

  猴子走过来,正想着要不要打破这唯美的画面呢,简时午对他投来了求救的目光,急切的模样仿佛在警告他,如果再敢在旁边看热闹就跟自己没完。

  没办法,猴子硬着头皮轻轻咳嗽了一声打破有些僵硬的气氛:“咳!”

  安妮听到了声音停止哭泣,吸了吸鼻子,她用余光瞥了一眼猴子,依旧抱着简时午不肯松手。

  简时午无法,推了推她:“安妮冷静一下别害怕,没关系,他们已经跑了,你认识他们吗,还记得模样吗,如果再见到能指认出来吗?”

  安妮疑惑地看着他:“你要去找他们吗,不怕他们以后也欺负你吗?”

  简时午露出了微笑,但不再是那种人畜无害的微笑,而是带着点锋芒的,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危险,他用很轻松的语气说出来,但却让人有一种后背发凉的感觉:“现在后怕的人还不一定是谁呢。”

  安妮忽然后背一凉。

  身后的猴子笑嘻嘻地走过来揽着简时午的肩膀:“安妮,你放心好啦,我们的月亮可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人呀。”

  简时午瞪他一眼:“别叫我月亮。”

  因为他的名字叫时午,谐音就是15,有句话叫15的月亮,因为这个的缘故所在,有的时候猴子他们这些比较亲近的人就会喊他月亮。

  安妮看着他们闹,也渐渐放松了下来。

  简时午问了她家的住址,刚好和自己家顺路,猴子家不顺路就先离开了,简时午送安妮回家去。

  现在是初秋,白天其实还很热,到了晚上气温骤降,天色渐渐黯淡下来,路边的树叶泛黄,一片片凋零,走回去的路上为了让小姑娘别哭了转移转移注意力,简时午便给她讲一些中国的民间小故事:“后来花木兰就成为了鼎鼎有名的巾帼英雄。”

  安妮静静地听着:“她好勇敢。”

  简时午说:“对,只要内心充满勇气的,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木兰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了人们的认可和尊重,这样的女孩是非常受人尊重和爱戴的。”

  看着安妮哭红的眼睛,简时午无奈叹息:“所以你也别哭了。”

  安妮听着他温润的声音,心中隐隐有甜滋滋的味道蔓延,其实她遇到过很多男孩子,也有很多人对她极好,可那些人或许爱她的样貌,或许爱她的家世,从小她就受到追捧,因为她的血脉,因为那贵族的头衔,她得到了许多又好像什么都没得到。

  初见沈成的时候,她就感觉这个男孩对自己不一样。

  沈成并不会因为她的家世和样貌而对她有所不同,这其实并不是胜负欲,她只是想被爱,想得到一份纯粹的爱,一份只因为她是安妮的爱,她以前以为沈成不喜欢她是因为自己不够优秀,现在真的了解了简时午,才发现,原来是因为简时午太优秀了。

  安妮的睫毛微颤:“简时午……”

  简时午扭过头,询问:“怎么了?”

  望着自己的少年脸上还带着伤,那双眼睛却饱含温柔,格外温柔,低头看自己的时候,让人心动,安妮以前羡慕嫉妒沈成喜欢他,现在仅仅一下午的时间,她竟然觉得简时午喜欢沈成才是昏了头。

  那个男孩,冷漠无情,太过神秘危险,像是简时午这么善良美好的人怎么玩得过沈成呢?安妮的心中思绪万千,她犹豫要不要将自己知道的告诉简时午,告诉他沈成喜欢他,告诉他沈成的那些阴狠手段,告诉他最好能离沈成远远的,更远一些…

  简时午看她眉头紧皱,询问:“怎么了?”

  安妮暗自下了决心,她仰起脸:“你知道我为什么今天没有司机来接我,我为什么没有打电话给家里吗?”

  简时午本来没觉得有什么,但是安妮这样郑重地看着自己,这样的认真让他心中莫名生出了一种寒意,有一瞬间,即使安妮没开口,简时午大概也能猜到答案了:“是,因为……”

  “嗯。”

  安妮将手机拿出来给简时午看:“是他。”

  “我估计我家司机的车载系统也有他的功劳才没能及时来接我。”安妮的嘴角露出讽刺的微笑:“我没有说谎的必要。”

  她有暗中地打听过简时午和沈成的关系,知道两个人算是从小学就在一起的,交情很深,她不知道沈成到底是什么时候对简时午动的心思,但是她知道,简时午肯定没有发现沈成的真面目。

  这些年,沈成在简时午的心中一定是一个完美的,优秀的形象吧,她忽然好奇,倘若这一切都崩塌了,那么眼前的少年是否还会再与沈成有所接触呢,他,又会怎么想呢?

  “我想,这其实恐怕是有什么误会吧。”

  简时午的声音在她的耳畔传来,安妮震惊地抬头看他,却见少年为沈成开脱:“你们是同学啊,沈成平白无故做这些又有什么好处呢,安妮,你别多想,虽然沈成平时不善表达,但他不是一个坏孩子。”

  ……

  不,是你想的太少了!

  安妮觉得一口老血哽在喉,她下意识脱口而出:“怎么是平白无故了,他是因为……”

  简时午安静地望着她。

  “因为…”安妮抿了抿唇,内心纠结了一万遍,终于放弃了一般:“没什么,可能是我想多了。”

  她不能告诉简时午沈成喜欢他,万一简时午不在意这些,这俩真的成了,自己不是没机会了吗!

  果然,简时午满意一笑:“嗯,前面就是你家吗,我好像看到有人在朝你招手。”

  安妮说是,她今天也受了惊吓,就没有多留简时午,约好了下次一定再来玩后这才走远了,简时午一直在原地目送安妮离开,等人彻底走远了,他脸上一直挂着的笑意这才淡去,暮色下变得阴沉沉的。

  这种英雄救美的桥段不应该是男女主的戏份吗,为什么变成自己了,还有,安妮现在明显和沈成离心了,而且还有不小的误会,好吧这应该是事实不是误会,但女主和男主怎么会起这样的冲突,他们不应该是甜甜的恋爱吗!

  简时午内心叹息,有些无奈。

  果然,这几年在国外,沈成的性子并没有因为家庭环境的变化产生一丝一毫的变化,一时间他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感慨,毕竟像是季家那样水深火热的豪门世家长点心眼有些手段也是可以自保的。

  但是…

  这些年来,果然不管蝴蝶效应再怎么煽动,不管再怎么变化,沈成都不会改变,该发生的事情依旧会到来,或者说,不论自己做出何种努力都无法阻止沈成朝那样的路走去,一切似乎都已经朝着命运的主线靠拢,那自己呢,是不是也注定不能逃过一劫。

  沈成,即使再重来一次,也终究不能改变你我

  的宿命吗?

  ……

  第二日

  “你的脸怎么啦?”

  简时午一到学校就引发了热议。

  那张原本白皙清秀的小脸上明显出现了小小的淤青,还有擦伤,这伤口一看就是发生冲突引起的。

  简时午不想让朋友担心:“哈哈哈没事啦,意外意外。”

  他在和朋友解释着,不远处刚到校的沈成隔着远远地也看到了他,四目相对,沈成看着他脸上的伤口眯了眯眼,就在简时午猜测他会不会过来的时候,沈成迈开步子朝自己走了过来。

  原本简时午的身边围着的人还蛮多的,当沈成走过来的时候,其他人下意识会让开位置让他们说话,倒也不是故意为之,即使沈成并未做什么,但是有些人身上自带的气场就令人畏惧和忌惮,他们下意识不敢得罪沈成。

  恰好这会班上有个接力赛开始了,大部分的人都跑去助威喊加油去了,一时间,这块角落就剩下两个人。

  沈成站定在简时午的面前,他看着简时午的脸,沉声:“怎么弄的”

  简时午看到他莫名的紧张:“就是……”

  “这次也是这样那样?”沈成比他高一个头,他站在简时午的面前,伸出修长的手想触碰伤口,却看到了简时午下意识畏缩偏过头的小动作,即使眼前的小孩已经很控制,尽量不暴露情绪了,但有些潜意识自我保护的行为还是出卖了他。

  沈成的动作定在半空中。

  当他沉默的时候,气氛无疑是恐怖而熬人的,简时午轻声:“和人发生了点冲突,但是我没怎么吃亏,你别担心。”

  沈成收回手,按捺着脾气:“誰?”

  简时午不敢让他出手,连忙道:“我自己可以解决的,你别担心。”

  他的安慰不但没有起到效果,相反,周围的空气反而越发的森寒了,就在简时午以为沈成不会给自己好脸色,可能会甩袖而去时,沈成开口:“我那里有好一点的药膏,效果不错,晚点我拿给…”

  简时午下意识道:“不用,我自己有。”

  空气再次陷入安静。

  就在僵持中,不远处的猴子喊了简时午,大概是老师找,简时午如释重负一般,他连忙对沈成说:“那我先过去了,下次聊。”

  沈成淡声:“去吧。”

  于是少年拔腿快速跑开了,就在两个人即将擦肩而过的瞬间,简时午听到沈成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你在怕我。”

  简时午浑身僵硬。

  沈成站在原地,他抬起头看向前方,面色平静:“是因为什么呢,我从来没有对你出手过。”

  简时午的脸色煞白,血液加速了一般,摊牌来的猝不及防他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唇畔颤抖,生硬地挤出话来:“我没有,你别多想,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刚刚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你……”

  沈成转身面对看他,那深沉如墨的眸底仿佛有无底的深渊,他望着害怕的像是要缩起来的小兔子,迈开脚步朝简时午走近些许,随着他的逼近,简时午下意识地往后缩,即使他嘴上不说,但身体却率先做出了反应。

  简时午轻唤了一声:“沈成……”

  沈成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讽刺的微笑。

  有一瞬间,在阳光下,他忽然想到了当年,那个时候的简时午还是胖乎乎的,他也是这么紧张的对自己说:“沈成,我喜欢你。”

  “你别这样。”

  记忆中的少年脸上带着腼腆的笑:“你能和我在一起吗?”

  “我得走了,老师还在喊我。”

  简时午迈开脚步朝不远处的人群中走去,沈成安静地站在原地,在这样的一个和煦的上午,他却想起了那个雨夜里,高灿曾经冷眼对他呵斥的话:“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冷血孩子,这辈子都不会尝到爱的滋味。”

  阳光下,沈成抬头看向不远处那渐渐远去的身影,或许是太阳有些,刺目,他眯了眯眼,眸光微动,那墨色的眸底比以往湿润许多,男孩安静地站在阳光不能照耀到的阴影之处,一如无数个曾经,他也是这么看着阳光下的简时午一般。

  心脏传来一点点如针戳般的疼痛,如同一张网将人死死的裹住。

  原来这就是爱的滋味。m.w.com,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