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 > 第51章 我们来要个宝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简时午顿住脚步,有些迟疑:“怎么忽然疼了,有没有事?”

  沈成坐在床畔,一直强撑着的伪装在打定主意后撤下得飞快,冷峻的脸惨白一片,甚至还有层薄薄的冷汗浮起,他声音低哑:“不严重,替我把医生唤来就好。”

  简时午之前就猜测沈成是不是其实伤的有些重,虽然一直以来他都表现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但是就如同乔安所言,这个人实在是太能隐忍了,屋内挥之不去的药味掺杂着隐隐的血腥味,如果真的不严重,医生不可能每隔半小时就要来换一次药。

  就在自己上楼之前,他路过医生的房间时,发现他在配吊针还有各系列的应急消炎药瓶,种种一系列都表明,沈成后背的伤口绝不是小伤,甚至还有可能比自己想的还要严重的多。

  简时午也有些慌了,他往外小跑:“你在这等我,我这就出去帮你喊医生。”

  火速打开门,按照记忆中的路线跑到医生的门前,他急促喘息着描述了一下沈成的情况,十万火急的样子像是如果医生再不过去人就没了一般。

  医生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跑到床前:“怎么了?!”

  谁知沈成和之前的云淡风轻的模样并无不同,但是似乎又有哪里不同了,他开口,声音沙哑:“给我测量□□温”

  ?

  医生感到很疑惑,之前不是测过体温吗,而且你发烧不是早就发烧了,你现在测个什么啊?

  正要开口,沈成撩起眼皮暮色沉沉地看他一眼,这一眼包含的东西太多,医生觉得自己似乎冥冥之中明白了什么,他回答:“好的少爷。”

  职场生涯不易,该配合沈成的他尽力在表演,用体温计测了半天,医生看了一眼旁边的简时午,轻咳一声,皱起眉头:“的确是发烧了。”

  简时午果然担心,凑过来:“叔叔,沈成很严重吗?”

  医生叹了一口气,一副事态严峻的模样:“能不能退烧就看今晚了,多少会受些罪。”

  简时午虽然心里觉得有些蹊跷,可是眼前温度计的温度的确是真的,屋里的药味也是真的,沈成苍白的脸也是真的,他是一个非常善于隐忍的人,如果这样的人都露出弱态了,那该有多疼啊…

  思及此,简时午的心都揪起来了,他的眸光微闪:“怎么会这样…”

  沈成打断他的思路,别过脸,低声:“你不是还要去看望安妮吗?”

  简时午:“啊?”

  沈成低头闷闷地咳嗽一声,整个肩膀都随着颤了颤,此刻的他显得十分脆弱,男孩垂下眼眸:“你要去就去吧,不用管我。”

  ……

  简时午莫名愧疚起来。

  沈成都这样了,明显比起只是被惊吓的安妮,沈成的伤势更严重啊,而自己还说些无关痛痒的话,真是过分。

  “咚咚”

  门口传来两声敲门声。

  甄美丽过来了,三四年过去了,她的美丽不减退,但是相比起以前的居家温柔多了几分职场女性的干练,这些年简家的生意越做越大,简父奔波劳累不堪,她也顶了上去帮衬着丈夫做事业。

  简时午:“妈。”

  甄美丽在面对孩子的时候还是温柔的,她在沈成床畔坐下,对医生说:“这孩子情况如何?”

  医生老实交代了。

  来之前季远生跟他吩咐了,说无论如何都要留简时午和甄美丽下来,只有这两个人能治的了沈成,一个能管他吃饭,一个能照顾好他的伤。

  果然,甄美丽责备问他:“烧成这样了身边怎么没个人照顾,冰呢,水盆呢,都哪去了?”

  医生当然不敢说是沈成不让人靠近,只能说:“是,我这就安排让人过来。”

  沈成抬起头,抿了抿:“阿姨…”

  甄美丽仿佛看明白了他对外人的抵触,轻声说:“别担心孩子,阿姨今晚会在这的,你好好休息,肯定会没事的。”

  简时午:?

  妈,你来的时候可没说有这行程啊。

  甄美丽又给沈成倒了一杯水说:“还有体力吗,吃点东西,想吃什么给阿姨说,阿姨去给你弄。”

  她们不在的时候,沈成生人勿近,这会人都在,沈成又乖顺得不像话,在丈母娘面前表现的是十二分的优秀,他坐起身说:“给您添麻烦了,我没事不用担心,只是小伤而已,现在天色晚了,您也累了一天,早些休息吧。”

  这懂事的样子实在激发母性,甄美丽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幼幼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不许说这见外的话啊。”

  弱者的眼泪或许并不能那么令人怜悯,但是强者难得露出的脆弱却能让人轻易动容,因此,现在的沈成什么都不用做,就轻易博得了所有人的注意,沈成没有再拒绝,只是低声:“知道了,谢谢阿姨。”

  “小时,这是你煮的面?”甄美丽有些不认可地端起面碗:“就加了几棵青菜?”

  简时午忽然被点名,他:“啊…”

  因为他也就只会做青菜面啊,旁的面他又怕被自己搞砸了,再说青菜面做起来也快吗。

  甄美丽不跟他计较,对沈成说:“阿姨去给你重新下一碗面去。”

  “不用了。”沈成却在她动作之前制止了她的动作,修长白皙的手抬起握住甄美丽的手腕,他看了一眼简时午,眸色深深仿佛可以直击灵魂一般,声音沙哑而富有磁性,在夜色中格外撩人:“挺好的,我想吃。”

  若是曾经那些被嫌弃的五星大厨听到这话怕是能被刺激的哭出来。

  因为有甄美丽在,之后的工作就顺畅很多,简时午也想留下来照顾人,但被自己母亲毫不犹豫地赶出去了:“你会照顾什么人,自己都照顾不好,去客房写作业去!”

  ……

  行吧。

  不能回家他就给班主任打了个电话,大概的意思就是自己遇到了点事情暂时不能去探望安妮,闭幕式的节目应该只能另请高明了。

  班主任闻言有些叹息,但也没多说什么。

  明天是运动会闭幕式没有什么大事,加上简时午自己在巷子里面也受了不少伤,班主任干脆给他放了一天假让他在家里好好休息。

  乔安一听就来劲了:“月亮,我们来打游戏吧?”

  简时午狐疑:“你明天不还要去上学吗?”

  “运动会有我没我都一样。”乔安自来熟地搂住他的肩膀:“太好了,你是不知道啊,沈成从来不跟我打游戏,我一个人真是空虚寂寞啊!”

  简时午也是个爱玩的,但是他还是很奇怪:“为什么不和你打呢?”

  ……

  当然是

  因为嫌自己菜呗。

  但在简时午充满疑惑,单纯的目光下,乔安硬着头皮说:“誰知道呢,别管他!”

  他们玩的是一个联机的页游飞车游戏,比赛比的就是誰的车跑得更远,分数更高,中间会有很多惊险刺激的关卡,还会有同一个游戏的玩家参与竞争。

  几局下来简时午就摸透了规则。

  乔安感慨:“你好厉害啊,有几次差点就拿到第一了。”

  简时午“嘿嘿”的傻笑,也玩上头了:“侥幸而已,你更厉害,拿了二次第一。”

  “那可不,你也不看看我是谁。”乔安整个人都飘了,他说:“在榜上我是有名字的,你看看,排在第30名呢。”

  简时午凑过去就看到一个ID叫:孤独的鸟??排在第10名。

  ……

  乔安带着简时午重新开了一局,这次两个人都被超了,就差一点点就能赢的那种,乔安气愤地砸桌子:“要不是对方有宝宝增益加成,我们肯定能赢。”

  简时午倒是佛系,他咬着苹果,乖乖问:“是他们身边站着的那个小娃娃吗?”

  乔安愤恨:“对啊,就是小情侣欺负我们没有宝宝,要是我也能有一个的话还能轮得到他们…”

  室内忽然安静了一瞬。

  简时午依旧在啃苹果,见他不说了,还好奇地扭过脸看着,长长的睫毛眨啊眨,似乎无声地询问为什么不说了。

  乔安摸了摸下巴,凑过来,充满怂恿:“我们来生个宝宝呗?”

  “噗!咳…”简时午差点一口苹果没咽下去,他脸蛋通红,缓了好一会,眼睛泛着水雾看他:“什么呀?”

  乔安给他顺气,连忙解释:“我是说游戏,游戏玩家结成伴侣可以生个宝宝,这个宝宝有增益加成的,这样我们就所向披靡了!”

  …

  简时午有些懵:“还可以这样哦。”

  乔安点头:“对呀对呀。”

  “可是,我们都是男性角色啊。”简时午傻乎乎:“这样也可以吗?”

  乔安露出微笑:“当然没问题啦,这都什么年代了,同性婚姻早就合法了,游戏里当然与时俱进!”

  简时午想了想,似乎游戏里合作生个增益的宝宝也没什么,反正也就这两天玩这个游戏而已,于是他点点头:“那好吧。”

  乔安欢呼了一下。

  简时午好奇地问:“怎么结婚呢?”

  “我们要先刷下亲密度。”乔安教他:“然后还要准备戒指啊什么的,你不用担心,这些我都会,一会我给你下个聘书。”

  简时午听的是云里雾里的,他没有想过一个游戏还可以弄得这么复杂,聘书什么的好害羞,但是好在只有他们俩个知道,做完任务拿到宝宝也就算了,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

  他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账号是企鹅登陆的,排行榜里一大半都是企鹅的好友,而自己的动态也会被分享让好友看到。

  仅仅一晚上,班级里的同学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一件事——简时午和转学生好上了。m.w.com,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