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 > 第53章 你喜欢安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简时午…傻眼了。

  沈成说的话连起来他都听明白了,分开就不懂了,他结结巴巴的说:“可,可是你很厉害啊,你都排行榜第九了,你怎么会需要宝宝呢?”

  沈成面不改色:“那乔安第十为什么需要。”

  有道理啊!

  简时午陷入了自我怀疑中,为什么这些排行榜的高手们都需要宝宝,而自己一个小菜鸡却不思进取?这难道就是他和高手们的悬殊吗!

  简时午结结巴巴:“可是我已经答应了乔安了。”

  沈成垂下眸,让人看不清他的情绪,男孩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是吗?”

  “嗯。”

  简时午莫名有一种心虚加不祥的预感,即使这感觉似乎来的很莫名其妙。

  然后他就听到沈成说:“那就把乔安喊过来一起玩吧。”

  “嗯好…额什么?”简时午瞪大了眼睛,他不知道这款游戏可以玩这么大的吗?

  在沈成放下书本后,在游戏厅打游戏的乔安就被喊来了,这是第一次沈成约他打游戏,实在是新鲜啊!

  乔安抱着电脑过来说:“我们三个人开吗?”

  沈成姿态慵懒的坐在沙发上,他说:“嗯。”

  “你不是身上还有伤吗?”乔安有些迟疑的看着沈成,他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笑嘻嘻:“到时候可别说我们欺负伤患啊。”

  沈成侧目看了他一眼,这一眼意味深长,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来:“不会。”

  这款赛车游戏是可以三个人一起开的,这也就是季家能同时有三台电脑可以拿来供这群小少爷们写完作业开游戏。

  一局游戏开始的时候,乔安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直到游戏一局打完后他才怒火中烧,气愤的看向简时午:“月亮啊,你怎么老给沈成开视野啊,我,我才是要和你刷亲密度的队友啊。”

  简时午在跑车的时候,经常会习惯性的看沈成的车在哪,这一来一去就相当于给沈成开视野了,乔安敢说这一整局简时午说不定都没有想起来有自己这号人。

  沈成将胜利的页面关掉,淡淡的看乔安一眼:“哪来那么多废话?”

  乔安就…委屈!

  沈成直接换了一局重开,他邀请了乔安和简时午,低声:“再来。”

  新的一局又是新的刺激,这一次不止是他们三个人了,这是一个六人房间,也有其它的对手,新的娱乐模式开放度很高,如果能在撞掉队友车的前提下自己的车完好无损,队友可以直接淘汰出局。

  乔安谨慎的看着沈成:“团结就是力量,知道吗?”

  沈成凉凉的看他一眼,乔安闭嘴了。

  一局比赛开始后,他们三个人都还没有动作,率先挑事的却是对方,因为沈成和简时午算是新号,没有太多的皮肤和外观,看起来就很好欺负,所以对方一上来就表现出了十二分的强势,意图将人简时午和沈成的车给掀翻。

  一开始,对方针对的人是沈成。

  三辆车都想利用弯道的优势来制衡沈成,在黄色赛车恰着位置冲过来时,沈成一直平缓行驶着的蓝色跑车甩尾凌空躲开了他们的夹击,电脑屏幕上火光四溅,简时午惊呼一声:“小心!”

  沈成面无表情的看着屏幕,修长的指在键盘上滑动,轻易的就甩开了对方。

  那群人也发现了沈成的车并不是好欺负的有一定难度,他们开始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简时午的身上,也是一群人里面唯一真正的菜鸟。

  “哐!”

  有敌对标志的车从后面撞了简时午一下。

  因为一群人中简时午的确是跑的最慢的一个,他很快被三辆敌对车针对性的围了起来,在对战中,如果可以摧毁一辆地方车辆积分是加倍的,在试探几次发现简时午是真的菜后敌对方激动了。

  乔安皱眉:“月亮,我去救你。”

  简时午自救几次无果后叹息:“你们别来了,反正我本来也跑不了第一,还不如拖着他们给你们争取时间,只要你们赢了,我不也算是胜利吗?”

  乔安犹豫:“可是……”

  在他迟疑的瞬间,最前面的沈成在弯道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他看了一下简时午的视野,沉声:“我数三秒,跳车。”

  简时午下意识:“跳车我不是死了吗?”

  沈成侧目看他,那双黑眸暮色沉沉,有着胜券在握一般的自若,他说:“相信我”

  ……

  房间陷入一片寂静。

  犹豫的时间不多,简时午眸色微闪,只是几个瞬间后他低下头,听见沈成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一,二,三…”

  跳!

  简时午壮士断腕一般的按下跳跃键,失去控制车一下子就开始在赛道中摇摆,很快就落在了最后面,而就在简时午准备等自己游戏结束的时候,前方一直刹车等着的蓝色车一个急转弯卡在了弯道处,敌对的三个人压根来不及反应,全都撞上蓝车,集体报废。

  游戏公屏一连显示了四辆车的游戏结束通报,沈成一个人的车报废了,但是他拖了三个人一起下地狱,直接替他们拿到了三倍积分。

  简时午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旁边的沈成,游戏屏幕里一片废墟火花冲天,但他冷峻的侧脸却面无表情,手段狠戾果决,不留后路。

  沈成对他说:“现在回车上去。”

  人有暂时跳车的几十秒,但有个有问题,简时午说:“前面的路已经是废墟了,我过不去。”

  沈成将自己的电脑丢下,他拉过了简时午的键盘操纵车子几个飞跃,原本极其难飞的地方在他的操纵中几下便跃了过去,他将车子跳跃过废墟后,又将键盘换给简时午:“继续吧。”

  简时午傻乎乎的接过来,他有些不敢置信的多看了沈成几眼。

  沈成以为他还在害怕,男孩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瞧着温文尔雅,声音淡淡的听起来却让人有些后背发凉:“别怕,现在不会再有不长眼的人碰你了。”

  看着他的演技,简时午的心尖颤了一下。

  一整场游戏结束,他和乔安抵达了终点,敌对方的三个人全军覆没,而他们三个只有沈成没能出来。

  房间大厅里面,那三个人骂骂咧咧:

  “疯子。”

  “不讲武德。”

  “排到你们我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有些幼稚又粗俗的话映入眼帘,沈成还没有所表示呢,旁边的简时午已经气呼呼的一通操作,犹不解气般:“会不会说话,我全举报了。”

  生气的时候他白皙的小脸泛着点点

  红晕,一边说话一边挠了挠小寸头,又憨又可爱,像只咋咋呼呼的小麻雀一般。

  乔安在旁边说:“就是,到底是谁不讲武德啊,月亮你别担心啊,就这些渣渣,等我们有了宝宝,我就去练一个牛属性,到时候全都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简时午:“啊?”

  沈成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战绩5.25。”

  简时午和乔安都扭过头看他,就见少年姿态慵懒的坐靠在沙发上,他慢悠悠的对乔安说:“我建议你不要宝宝。”

  乔安:“为什么?”

  “现在这个战绩,你还可以用宝宝作为借口。”沈成懒洋洋的:“等有了宝宝,不就更丢人了吗?”

  ……

  乔安气闷,但是跟沈成的战绩比起来又的确如此,他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其实他本身对于宝宝并没有那么大的执念,沈成的话也提醒了他,苦练技术也是硬道理,不过:“可是我给月亮的戒指都已经送了,他现在不结婚的话也浪费啊。”

  “是吗?”灯光下,穿着白衬衫的沈成显得温润无害,他撩起眼皮看了一眼简时午,暗示的意味明显:“不用的戒指让给有需要的人。”

  简时午:“……”

  在乔安和沈成两个人共同的注视下他感到了无形的压力,房间里的空气似乎都显得稀薄了许多,简时午坐在沙发角落竟是显得有些瑟瑟发抖,他一向是有些憨憨的脑袋在此刻飞速的转了起来,最后,竟是憋出了一句:“我想了想,这个戒指我誰都不用。”

  空气中安静了一瞬。

  半响

  沈成挑了挑眉,淡淡问:“为什么?”

  不知是不是错觉,简时午觉得沈成的这话虽然没有任何威胁和杀气,但简时午莫名就觉得这是一道送命题,必须要好好回答才行。

  沈成看着眼前乖乖的小孩憋了半天,最后,在自己的眼前脆生生回答道:“因为我妈说我要专心学习,不能太早熟。”

  ……

  室内再次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对面坐着的乔安也“噗嗤”的笑出声,笑的肩膀都在抖,最后,他甚至都不压抑了,捧腹大笑起来:“月亮,怎么那么逗啊?”

  乔安在笑,只有沈成没笑。

  简时午可以答应和乔安在一起,却不能答应自己,明明他努力做的更好,明明为简时午扫清障碍的人是自己,可是最后,如果换成他的话,简时午依旧不会选他。

  乔安说:“这是什么纯情的理由啊,你怎么想出来的?”

  看吧,就连乔安就知道这是推诿的借口。

  “什么啊。”简时午本来没觉得有什么,被他这么笑也有些羞耻,埋头收拾书:“现在本来就是该专心学习的时候啊。”

  乔安笑个不停,拍了拍沈成的肩膀:“月亮这思想,这觉悟,你看看,比不了吧?”

  沈成笑不出来。

  简时午收拾好东西站起身准备走:“我先回去了。”

  刚走到门口,身后传来声音:“我送你。”

  简时午扭过头看到沈成穿上外套走了过来,两个人并肩走在楼梯上,沈成闲庭信步,简时午还沉浸在被嘲笑的羞耻里,头埋的很低,一时间都陷入沉默。

  接着,他听到沈成说:“你身上受的伤,是因为救安妮。”

  简时午脚步一顿,他不知道为什么沈成会忽然想起来询问,但是沈成的话并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句,虽然他并不打算要隐瞒就是了:“对。”

  两个人行至门外,夜晚的凉风吹拂过来,庄园中秋天的桂花香含着点点的香气。

  沈成抬头看了看昏暗的天空,吸了一口秋日夜晚的寒气平复心中糟乱的情绪,时间慢慢证明了许多东西,是他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与之和解的,现在他只有一个问题,既然简时午如此的排斥自己,又为什么要对他好呢?

  沈成开口:“为什么?”

  简时午疑惑的望着他。

  “为什么救她,没记错的话你们不熟。”沈成开口:“她散播了关于你的谣言,开幕式你的音响也是她做的手脚,这些你都知道的。”

  桂花在风中摇曳,伴着清凉的风袭来。

  沈成停下脚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目光沉沉:“即便如此,你也要冒着危险救她?”

  没记错的话,在小学甚至初一的时候,自己也没有给简时午什么好脸色过,那么这个孩子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呢?那个时候可以解释说是简时午喜欢自己才这么做的,那他今天也对安妮这么好,难道……

  沈成的目光冷了冷:“你喜欢她?”

  ……

  简时午忍不住为这个无厘头的结论而张大嘴巴:“怎么可能,我跟她清清白白好不好!”

  话音落,口袋里面的手机忽然震动响了起来。

  沈成的目光移了下来,他说:“你电话。”

  简时午以为是母亲打电话来问什么时候回去的,拿起来想也不想的就接了:“喂。”

  然而,电话那头却传来了一个有些软的,甜甜的少女音:“喂,时午吗,我是安妮,这是你的电话吧?”

  简时午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安妮?”

  他一边说一边怀疑这世上居然真的有说曹操曹操到的事情,心中甚至因为生出了一些心虚感,偷偷瞥了一眼沈成,就见面前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少年静静的看着自己,深沉的目光看的他心虚不已。

  简时午呐呐:“安妮,什么事啊?”

  “哦,我最近在家里休息,听说你要和乔安结婚了是吗?”

  “……没有的事。”

  原来只是来八卦的啊,简时午松了一口气,刚准备让她别再问了,就听安妮说:“是这样吗,我还以为你喜欢外国人呢。”

  简时午感到疑惑:“这有什么关联的关系吗?”

  “当然有了。”m国的开放让那边的女孩都很敢说:“如果你喜欢外国人的话,那我也有机会啦!”m.w.com,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