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 > 第54章 果然还是喜欢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简时午觉得自己真的像做梦一样。

  安妮还不忘记火上浇油,给情敌致命一击:“不过你没看上乔安是正确的,他这个人花的很,不能托付的。”

  简时午迟疑:“啊?”

  但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安妮不是前几天还说自己喜欢沈成吗,怎么才短短几天就变了一副面孔,这真的好吗?女人心果然海底针啊。

  对面的安妮仿佛生怕简时午不信一般,又说:“简,我都是为了你好,你很善良,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就像是沈成那么危险,我得罪他有什么好处呢,但我还是告诉你了,这就是我对你的心意,你明白吗?”

  电话那头安静了一瞬。

  就在安妮有些好奇为什么没声音了的时候,电话那头传来了一点翻转的动静,接着—

  一道低沉,熟悉的声音慢条斯理的响起:“还真不明白。”

  安妮眼睛骤然睁开。

  沈成的声音在黑暗中居然带着点凉意,他挑眉:“安妮,要不你给我仔细说说”

  ……

  “啪嗒”

  电话被挂断了。

  就像是刚刚还张牙舞爪的小动物一下子遇到了劲敌一般,有些狼狈的落荒而逃,那头,安妮下的脸都白了。

  这边

  沈成拿着手机看了一眼被挂断的屏幕,将手机还给简时午,仿佛始作俑者并不是他一般,淡定自若的推断:“可能她的信号不好。”

  简时午乖乖拿回手机,讪笑:“可能是…是吧。”

  经过安妮的这一打岔,沈成似乎丧失了继续询问的兴趣,秋风乍起,庭院里的温度有些冰凉,简时午刚从温暖的室内出来,被吹的打了个冷颤。

  沈成伸出欣长的手臂,少年低头为简时午拢了拢衣裳:“回去吧。”

  两个人离的有些近,简时午甚至能嗅到沈成身上淡淡的药味,这几天伤口结疤,又痒又痛偏偏还不能挠,但简时午却从来没见沈成失态过,如果只是看其表面的话,如果不知内情的人是完全不能看透那冷静自持的外表下难以忍耐的疼痛。

  但现实,太多数人,都不愿意去深究真相,人们只看自己看到的东西。

  简时午走向门口的车,即将越过门线的时候,他顿住脚步,转身:“沈成。”

  身后的少年依旧站在原地看着自己。

  路灯下,有桂花瓣被风吹落,洋洋洒洒的落在他的身上,却只显得寂寥。

  简时午抿了抿唇:“你问我为什么救安妮,我觉得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安妮的确做了错事,那是她的选择,救她,只是我觉得我当时应该去做,而且正确的事,这是我的选择。”

  “我不想后悔。”

  简时午白皙的小脸上是一片认真:“在没有彻底调查清楚之前,我不想就直接否定一个人的所有,就像是…安妮嘴里的你一样或者其他人眼里的你,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想自己去看,去判断。”

  桂花的香气甜蜜,仿佛为这平淡的秋色也添加了几分温柔。

  简时午头看着沈成,声音平静却有力量:“尽管安妮说的可能是真的,但我也愿意相信你不是毫无缘由才教训她的对吗?”

  ……

  空气中有瞬间的寂静。

  沈成清冷的面上神色淡淡,只有那放置身侧微蜷的手指暴露些许情绪,他撩起眼皮看着简时午,却瞧见了那个站在门口路灯下有些倔强的小男孩依旧站在原地,对着自己露出了有些憨憨的笑容。

  这笑容一如往昔。

  好像岁月没有在在他们的身上留下痕迹,没有相隔着这么远的距离。

  他在门里,简时午在门外。

  沈成站在这萧条的昏暗门内,但那个孩子却执拗的站在门口,即使这黑夜漫长落寞,但简时午在那里就不会难过,他当真像个月亮一样,让黑暗的生物也能见到光明。

  “沈成。”

  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简时午已经小跑到了自己的面前,他伸出了白嫩的掌心,拿着的是个玩具拍手。

  沈成低头:“这是什么?”

  简时午的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压低声音:“是我自制的痒痒挠,我知道你背肯定痒但是又没法挠对不对,你难受就用这个拍一拍背,肯定就会舒服一点的!”

  像是做贼一样,他偷偷塞到沈成的手中,还有模有样的四处扭头张望了一下,竖起食指做手势:“小心点不要被医生他们发现啦。”

  低头看手里的这个玩具,真的很丑,沈成想。

  抬起头

  面前的小孩子有着乌黑的大眼睛,满满的都倒映着自己的身影,干净纯粹,还带着笑意,他说:“回去要偷偷用,知道嘛”

  沈成就这样望着他,原本心底想好的疏离也仿佛一朵云一般,被简时午轻轻一吹就散去了,他想,他果然还是好喜欢简时午,因为喜欢,所以底线被一次次的打破,可以一让再让,因为喜欢,所以亲手将可是伤害自己的权利交到了这个孩子的手上,心甘情愿的承受一次次的失落和伤心。

  在心底重重的叹息,仿佛认命一般,开口:“嗯,知道了。”

  “那我走了。”简时午满意的转身,走两步又转过身,补充了一句话精神满满的话:“明天见!”

  秋风依旧带着寒意吹拂,但莫名的,沈成却察觉不到寒冷,仿佛被小太阳照耀过一般,他浑身都暖烘烘的,低声回应:“明天见。”

  ……

  翌日

  简时午来到学校的时候,敏锐的发现了气氛的不寻常,平时到学校的时候,有些小姑娘们总是会站在路边偷偷撇他,或者过来送情书和礼物,现在没瞧见了,进了班级后有些学生看他的目光也带着点不对劲。

  猴子冲他招招手:“过来。”

  简时午走过来在他旁边坐下:“你觉不觉得今天好多人都怪怪的。”

  “能不怪吗?”这天下就没有猴子不知道的事,他压低声音说:“你也知道我们学校的闭幕式和开幕式节目都是有摄影师拍录下来的吧,前两天已经公开了,在我们城区的卫视有播放,网上也有播。”

  简时午点头:“我知道。”

  而且网上的反响还是很大的,就连简时午似乎都小火了一把,穿着西装弹钢琴的少年,不管是视觉还是听觉都十分的享受和冲击,这些天甚至有一些人慕名来学校,就是为了见见本人。

  猴子说:“那些人真的太无聊了,他们把你以前的照片都扒拉出来放在了网上。”

  简时午皱了皱眉,接过了猴子递过来的手机,就

  看到论坛上有一个帖子高高悬挂着,还附带着标题:【深扒一中校草的减肥史,效果堪比整容,感兴趣的进】

  点进帖子,就发现这个楼主仿佛有备而来一般,手里把握的照片和资料的确是蛮详细的,尤其是镇楼图是简时午初中时的照片,一张红底的证件照,那个年代的证件照把人拍的会比本人还要胖一圈,所以本来就圆润的小胖在证件照上像只小圆猪。

  楼下全是一片:

  “吓人。”

  “我瞬间不爱了。”

  “他以前怎么长这样啊?”

  “我晚上睡不着了。”

  “减肥能有这效果?果然是换头。”

  有些伤人的话映入眼帘,简时午倒也习惯了,往下翻的时候就觉得越来越不对劲了,因为那个楼主似乎又爆了一则料:“据说简时午初中的时候喜欢他们班级的一个男孩,对人家死缠烂打,后来人家男孩迫于压力都转学了,他才死心。”

  ……

  简时午感觉膝盖中一箭。

  “后来被甩后他心性大变,这才开始减肥整容。”楼主又甩出了几张图,添油加醋:“还算是蛮成功的。”

  下面的评论一溜水的:

  “我辈楷模。”

  “那个男孩子现在会后悔吗?”

  “我要是那个男孩子现在肯定倒追回来啊。”

  “就是就是。”

  简时午看着这些人的评论,慢慢的思绪就飘远了,他脑袋里有些乱乱的,一时不知道在想什么,仔细想想,好像回国后,沈成对他是比以前初中的时候好像更…亲近了一些?

  那些对他的好。

  替他挡住篮球,赛车跑道帮他解围,也是因为容貌的影响吗?

  外面的乔安打着电话进来,看到简时午后对电话说:“哎,你别问我内容啊,我中文不太好,这不月亮在这呢,你问他本人不就行了。”

  边说着,乔安把电话给了简时午。

  简时午有些愣怔的拿过手机,询问:“怎么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沈成也察觉到电话在简时午的手中了,他沉声:“乔安刚刚说有个帖子,是校园的论坛吗?”

  简时午呐呐道:“不是,是我们城市的小贴吧里。”

  “嗯。”

  沈成敏锐的察觉出了他的不对,皱眉:“说什么了,与我有关?”

  简时午是个诚实的好孩子,不擅长说谎,反正瞒也瞒不住,毕竟论坛的帖子就在那里,沈成只要想搜,肯定就会看到,犹豫再三,简时午开口说:“是有一点点的关系…”

  沈成:“说什么了?”

  ……

  空气沉寂了几秒。

  半响,就在沈成的耐心即将耗尽之时,听到简时午呐呐的:“说你当时是因为受不了我的死缠烂打才出国的。”m.w.com,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