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 > 第60章 社会主义兄弟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开始对于这场亲子运动会简时午几乎是没有任何的期待的,但却意外成为了这一整年他最快乐高兴的一天,疲劳而又繁忙的一天结束后,他回家后几乎是沾到了枕头就睡,知道第二天早上闹钟响了好几遍都没用。

  “咚咚咚”

  清晨,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简时午睁开惺忪睡眼,听到外面的钟点工阿姨喊自己:“时午啊,先生和太太早上出门的时候跟我讲让我喊你起床的,起来了吗?”

  “嗯……”

  简时午忍着睡意起床,他想揉揉眼睛,却摸到了脸上有些异样,甚至有些痒的触感。

  !!

  从床上跳下来,快步跑到卫生间去,镜子里面倒映出来的模样惨不忍睹,白皙的小脸上参差不齐的分布呢大大小小的红痘痘,脖子也有因为过敏而导致的红斑。

  简时午瞪大了眼睛“嘶”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阿姨在门口说:“时午,怎么了,没事吧?”

  屋内的门被打开,站在门口穿着小熊睡衣的少年顶着过敏的小脸蛋委屈巴巴的站在门口,软声:“阿姨,我好像过敏了。”

  !!

  钟点工阿姨惊的倒退一步。

  这其实那种普通的小过敏啊,这看起来跟中毒差不多,要不是简时午再三表示自己就是有点痒而已,阿姨都要报警了。

  简时午摸了摸下巴,得出结论:“我对海鲜过敏,可能昨天食堂阿姨做的菜里面有哪一道掺了海鲜吧?”

  医院里,医生给开了点过敏的药,又给人打了一针,不过过敏反应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消褪的,虽然痒是没那么痒了,但脸上的红疹和痘痘却没那么快消失。

  猴子给他打电话说:“咱们还有不到一周多一点的时候就要考试了,早点过来吧,不就是过敏而已,万一到时候考试的成绩差,就不是过敏这么简单了。”

  简时午蒙在被子里:“可是我现在好像有点没法见人。”

  “哟,还有偶像包袱啦?”

  简时午啐他一句:“我胖的时候都没有不敢见人,有什么偶像包袱?”

  猴子下意识的开口调侃他:“那是因为怕在心上人面前丢脸?”

  简时午像是小猫一下子被戳到一般炸毛:“才不是!”

  猴子乐不可支的挂了电话。

  小年轻嘛,他都懂的,不过也实在是没必要,那不是别人,那是沈成啊,是在那个简时午最平庸普通的年纪就相遇,然后一直走到了现在的人呀。

  ……

  第二日

  秋高气爽,艳阳高升,带着帽子和口罩的简时午回到了学校里,他还是太年轻了,不知道越遮掩越是勾人好奇心的道理,一进教室就被包围了:

  “时午,听说你病了。”

  “你干嘛戴着口罩啊?”

  “对啊,我们都很担心你。”

  顶着众人的压力,简时午原本想敷衍过去,但是所有人都围着他不散,就算是没过来的也盯着他看,虽然知道大家都是关心没有恶意,但也挺让人进退两难的,如果今天不满足一下他们的好奇心,估计也很难收场。

  简时午在内心叹了一口气,嘟囔道:“好吧…那就看一眼哦。”

  将帽子和口罩取下来,白皙的脸蛋上有着碍眼的红疹还有红色的小包,因为过敏还有些肿,以前漂亮的小男孩现在的确是有点不忍直视,原本围着说关心的同学们纷纷瞪大眼睛,甚至还有人笑了出来:

  “你怎么成这样了啊。”

  “太惨了。”

  “哈哈哈哈,胖胖的,跟之前的照片有点像呢,果然没整容。”

  简时午桌下担在腿上的手指蜷了蜷,他抿起唇,并没有笑。

  “吱呀”

  教室的门被推开了。

  有刚到的同学还没搞清状况,猝不及防的看到了简时午“噗嗤”一声笑出来。

  接着,门口又出现了另一道熟悉的身影。

  沈成刚到,第二排围着的人最大,也最吵闹,越过一群人他的视线落在了最中间的孩子身上,简时午坐在哪里,眼神躲闪,望见了自己后率先别开了脸。

  在一众的嬉闹声中,沈成面色清冷没有丝毫的笑意,他迈开步子慢慢走来,仿佛是无数个稀松平常的早晨一般,他走到了第二排,看着简时午说:“早”

  简时午身子一僵。

  四周围着一群人,他轻轻地抬头,小声:“早呀。”

  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年漆黑的眸子幽深,与其他人不同的是,旁人嘴上说着关心他,但是眼底总是轻浮的笑意,像是拿他当时动物园的猴子一样嬉笑观赏,可是沈成没有那么多的甜言蜜语,他只是单单的站在这里安静的看着自己。

  周围有新到班级的同学说:

  “时午脸上小包会不会痒啊?”

  “你吃的什么过敏的?”

  “你这样好好笑哈哈……好像那个动画片里的…”

  在一众人的注视下,沈成向前了一步,他单手拿起桌子上的帽子戴在了简时午低垂着的脑袋上,帽檐往下,恰好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沈成撩起眼皮目光凉凉的扫过所有人。

  一瞬间,仿佛一股凉意从所有人的背后升腾而起。

  像是被毒蛇盯上,动弹不得。

  沈成轻启薄唇:“好笑吗?”

  座位上的简时午想动,被沈成按住,他听到站在自己身侧的人低声道:“需要我给你们单独摆一桌,笑个够?”

  班级里寂静一片。

  半响

  有人小声说:“沈成你忽然那么认真干嘛啊,大家就是开个玩笑而已。”

  “对啊。”沈成挑眉:“我也在开玩笑,你这么认真做什么?”

  “……”

  空气再次陷入一片寂静,一群人同学们脸上讪讪的,因为转学过来后沈成都表现的无害,像个真正意义上的儒雅贵公子一般,这导致他们已经忘记了害怕,直到今天,沈成露出了冰山一隅的阴冷,就足以让所有人忌惮起来。

  第一个开口的同学有些怂了:“我先回座位了。”

  其他人纷纷附和。

  秋天的阳光虽然热烈却没有多少温度,教室内有些凉,沈成的手还担在简时午的肩膀上,明明只是轻轻放着的,但莫名让简时午觉得有些热。

  四周围的同学都散了,这里一下子清冷起来。

  沈成低头看着简时午的人,不知为何,从

  今天一进门开始,他就不愿意看自己一眼,为什么呢,是生气自己擅作主张吗,还是只是不愿与他扯上关系?思及此,男孩的眼底沉郁下来,迈开步子转身准备离开。

  这时,有只白皙的小手拉住了他的衣角。

  沈成顿住,侧目回头,简时午捏着他不让走,垂着小脑袋跟着小媳妇一样,轻声:“谢谢你。”

  沈成一时没听清:“什么。”

  简时午抿了抿唇,捏着沈成衣角的白皙小手又蜷了蜷,像是有些恼羞一般的又补了一句:“没什么。”

  很可爱,像只敏感的小兔子一样,软糯好揉。

  沈成的心像是被什么挠了挠,有些痒,很想欺负人,他低声:“和别人说话不看着对方吗?”

  简时午的动作一僵,他知道,不看着对方是不礼貌的,其实他也不介意同学们看,甚至不在意别人怎么说,其实他一点都没有介怀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如果这个人换成沈成的话,就是不行:“因为…”

  说着说着,他头埋的更低了:“我现在的脸可能会吓着你。”

  ……

  空气沉默了一瞬。

  半响

  沈成的声音分不清喜怒:“你很在意容貌?”

  “没有!”简时午急了,他怕被误会,便慌忙解释说:“我当然觉得比起容貌,还是充实的内在和灵魂更好!”

  身侧的人没出声,等了一会,简时午抬起头,不期然的撞进了沈成漆黑的眼睛里,他一直安静的看着自己,即使在看清了简时午布着红疹的脸后也没有任何异样的情绪,反而是挑了挑眉,淡声:“嗯。”

  简时午呐呐道:“不过没有人愿意花心思去认识一个不起眼的灵魂吧。”

  就像是前世一样。

  他很努力的去生活了,但依旧没有光芒,他只是一颗很微小的,不起眼的颗粒,独立漂浮在孤独的小道上。

  “咚”

  有股轻轻地力道轻轻敲了敲他的脑袋。

  简午是下意识“哎呦”了一声,有些委屈巴巴的抬头,却见站在身侧居高临下望着自己的沈成说:“那你不会抬个头吗?”

  简时午眨眨眼,懵懵懂懂。

  沈成漆黑的眼睛幽深,声音低沉:“不抬起头看,不回头望,怎么知道没有人。”

  简时午:“啊?”

  沈成看他瞪着溜圆的大眼睛无辜的像个小兔子一样,终究是收回了视线站回身子,算了,慢慢来,他还太小,不懂,不能急。

  ……

  回到后面,乔安看着手机笑的像个二傻子一样。

  沈成淡漠的看他一眼:“笑什么。”

  “哎,你看今天学校的论坛没有。”乔安说:“有个神贴实在是太逗了,好像是昨天我们班有个同学发的。”

  沈成皱眉,怎么又是论坛,他拿出笔袋里的笔打开书本准备做题,顺口道:“跟我有关系?”

  乔安点头:“算是有,发帖人是匿名的,他说最近觉得校草和一个转学生走的很近,觉得他们gay里gay气的,会不会是一对,自己这些追求者们是不是没机会了。”

  ……

  沈成笔尖一顿,但心中却没有什么生气的情绪,甚至隐隐有一丝终于少了一部分情敌的喜悦。

  乔安又说:“但是昨天,她觉得自己又有机会了。”

  沈成不动声色的皱起眉头。

  乔安念到这里笑的乐不可支说:“因为昨天看到简父在你的跑道说,说是你的干爹,你们是一家人,所以她们终于放心了,原来你和简时午并没有基情,你们是单单纯纯的兄弟情啊!”

  “啪嗒”

  沈成手中的笔断了。m.w.com,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