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 > 第63章 欺负誰没钱似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饭桌上一片寂静。

  接着,爆发出了笑声,猴子和乔安笑的最猛,拍着桌子就好像是要把盘子都一起震翻了一般,甚至就连甄美丽也在捂嘴笑,简时午扭头看向旁边的沈成想寻求点人间正义,却见沈成的眼底也有浅薄的笑意。

  ?

  简时午恼火了。

  “誰让她放电话卡片在盒饭上啊。”简时午嘟囔道:“而且上面还写着什么精致佳肴请您品尝,期待您的来电,24小时有空…”

  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其他人笑的更凶了。

  猴子说:“后来那个女生气的连空的饭盒都没去拿。”

  乔安也过来拍了拍简时午的肩膀,有些可怜的说:“这种行为在你们中国是不是就叫做注孤生?”

  简时午的嘴角抽了抽,这群损友。

  桌子上的红烧肉被吃的很干净,甄美丽低头询问自己的儿子:“小时,你觉得今天的红烧肉好吃吗?”

  简时午点头:“好吃。”

  甄美丽看了一眼沈成,微笑:“这是沈成帮忙做的。”

  简时午震惊的抬头。

  沈成淡淡看他一眼:“怎么”

  简时午若有所思道:“原来是这样啊,我说怎么感觉不太一样呢。”

  沈成垂眸。

  是觉得自己没有甄阿姨做的好吗?

  “难怪分量好像比以前多!”简时午边说边对自己老妈吐槽:“妈你每次好像是生怕我多吃一样,就只做一小盘,我说今天怎么好像分量多了好多哦…”

  简时午侧过脑袋用圆溜溜的眼睛望着旁边的男孩,简时午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声音真挚带着点软糯:“还是沈成好。”

  沈成紧绷着的身子慢慢放松。

  得了第一名得到教授的夸赞时他那么开心,攻克困扰许多的疑难编程时没有多少成就感,甚至出入灯红酒绿的娱乐场所时内心也没多少波动。

  但是

  现在,他的心里却满满当当的。

  简时午离的很近,靠过来的时候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奶香,沈成放在桌子下面的手蜷缩起来,喉咙有些发干。

  忽然很想摸一摸他。

  甄美丽“啧”的一声:“你这死孩子,还拉踩起你妈了,我看你也别吃了,跟沈成回家过吧你。”

  简时午吐舌头:“你小气鬼。”

  甄美丽作势要打他。

  简时午立刻老实了,他们几个小孩打闹争抢着吃好吃的时,沈成一直都没有怎么参与,如果细心观察一下的话就会发现他甚至从头到尾都没有吃过几口肉,恰好桌子上有一盘西红柿鸡蛋离沈成最近,但是他也大多吃点西红柿。

  甄美丽招呼他说:“沈成,你多吃点肉呀。”

  沈成点点头:“知道了,谢谢阿姨。”

  话虽如此,但是他吃的仍然不多,换做一般人来看的话,可能就会下意识的猜测这孩子不喜欢吃肉,上一辈子的简时午也是这么以为的,但是现在的他知道,并不是。

  那是一次意外,成婚后,他在路上遇到了沈大山,怎么着也是儿媳,所以带着沈大山去吃了一顿饭,饭桌上他点了不少荤菜,就听见沈大山对着一道四喜丸子说:“沈成以前也爱吃这个。”

  那个时候的简时午很意外:

  “沈成不是不喜欢吃肉吗?”

  “誰说的?”

  “平时不怎么吃。”

  后来,他才从沈大山哪里得知了一件陈年往事,那年的沈成年纪还小,高灿常年不沾家,而他刚开始的那几年因为腿的缘故动弹不得,只能接些零散的活做,常常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起早贪黑的做手工。

  那时的沈成六七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沈大山便每个月给邻里些钱,帮着她们做点手工什么的,让沈成去吃百家饭,邻里当然也不忍心看着这么小的孩子饿着,就算再怎么不情愿,多碗饭的事情而已,也就忍了。

  沈大山说:“有一次他在邻居家吃饭,刚好那家来了个客人,所以煮了不少好菜好肉招待,我刚好去交手工品,也就留下来一起吃饭了,饭桌上刚好有盘肉离他很近,他夹了一块。”

  简时午到现在还能想起来自己那时乍听闻这件事的心痛感。

  “他们开玩笑的问沈成是不是没吃过肉。”

  “整个饭桌的人都在笑,他没笑。”

  “那盘肉很香,小孩子誰不喜欢吃,所以他夹了一块。”

  “可但是那天他没吃,到最后也没吃那块肉。”

  沈大山说,沈成从小就很敏感,你不要怪他。

  人们都以为年幼的孩子不懂,所以就用最伤人的玩笑话戏弄孩子以此为乐,他们哄堂大笑,字字诛心。

  简时午每每想起这件事来心中依旧酸痛难耐。

  不远处猴子和乔安为着盘子里卤好的鸡腿分割权据理力争,沈成从来都是安静的坐在旁边看着他们闹,有那么一瞬间,简时午忽然觉得他好像有一点点的理解了沈成。

  或许对有些孩子来说,只有在充满幸福的家庭养出来的充满自信的孩子才会这么毫无顾忌的打闹,恰恰相反的是,那些太过懂事的小孩是在无数个不被爱的瞬间自己学会了默默成长。

  猴子说:“这鸡腿大的给我吧。”

  “why?”乔安数了一下:“你都吃了三个了,我才吃了二个。”

  在他们争论的时候,有人直接偷偷给夹走了。

  在众人目瞪口呆下,简时午得意洋洋的将鸡腿夹到了沈成的碗里,然后又拖了最后一只小的给自己:“都别抢,我帮你们分好了。”

  ?

  猴子和乔安不敢置信。

  沈成稍有些诧异,也侧目看向简时午。

  简时午有些狡猾的冲沈成眨眨眼,压低声音道:“让他抢我最后一口红烧肉,快吃快吃,别给他。”

  沈成先是一愣,接着,一贯是清冷的面上浮现出一抹无奈的笑。

  其实他是个喜好安静独行的人,这些年人来人往,吃饭更是成了一种需要完成的任务一般,他从来都不是很感兴趣。

  但是现在…

  最好的朋友,最喜欢的人都在身边,淡淡的烟火气息,耳边虽然有些吵吵嚷嚷的,但却莫名让人安心,沈成弯了弯眉眼,忽然觉得这样也不错。

  ……

  晚餐刚吃完,一群孩子决定先消消食再学习。

  “要看看电视吗?”

  “有什么好看的?”

  “《侠岚》啊!”

  刚吃完饭,不远处的客厅电视亮着,简时午主动提议一起去看看电视。

  猴子当然第一个答应。

  屋内暖和和的,刚好八点多银河小剧场,电视里面的主角在于邪恶势力做斗争,几个孩子们分布在沙发上坐着看。

  简时午怀里端着瓜子花生当零食剥着吃,跟别人吃一个剥一个不同,他喜欢先剥小一堆攒着,就像是小松鼠收集自己过冬的食物一样一点一点的垒在一块,剥完后一起吃掉的快乐是满满的。

  简时午剥了一堆花生,他侧目问沈成:“你吃吗?”

  沈成摇头。

  猴子凑过来:“哎,我吃,你给我呗。”

  “不给。”简时午挪开了身子,气呼呼:“你今天抢了我好多红烧肉。”

  猴子“啧啧”:“小气鬼。”

  简时午其实并不是一个记仇的小孩,嘴上说着不给,其实还是乖乖的摊开手分一小半给猴子,再分一小半给乔安。

  别人都在看电视,只有他一个人像个勤劳的小蜜蜂一般埋头剥个不停。

  “嘶…”

  简时午剥着剥着轻轻倒吸了一口气。

  坐在身边离的比较近的沈成低头接着有些暗的灯光看到了她因为剥花生剥的多了有些通红的拇指,白皙的皮肤那里通红一片看起来格外的显目。

  简时午低头的时候,忽然有一双手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将他怀里的两袋东西都拿走了。

  ?

  他抬起头,疑惑的看向手的主人。

  沈成说:“我尝尝。”

  简时午手里只剥了一点,刚好他也想歇会,便很大方的说:“好!”

  动画片还在电视里精彩的演绎着,简时午一边吃瓜子仁一边对沈成说:“你还想吃别的口味吗,柜子里有,我可以去帮你拿。”

  “不用。”

  沈成只看着手里的东西:“就这些。”

  简时午嚼着嘴里的东西乖乖点头:“喔好。”

  想不到沈成跟自己的口味这么接近,真有品位啊!

  说起来感觉也蛮神奇的,前世他和沈成的婚姻就是那种不熟不热的,别说在一起看电视了,更没可能坐在一起吃零食。

  果然,炮灰只要不肖想上位,还是能和主角和睦相处的,自己这几年的努力没有白费嘛!

  简时午满意的想,接下来只需要牢记炮灰生存法则,不和主角对着干,当个称职的小弟,就一定能成功苟到大结局哒!

  正想着,旁边传来袋子的声音。

  沈成将剥在小盒子里干净的花生和瓜子仁递到他的面前:“给。”

  简时午瞪大眼睛,迟疑:“给我的?”

  沈成点头,在那张冷峻的脸上看不出来喜怒,他说:“我吃不惯,给你。”

  哦,原来如此…才怪啊!

  简时午接过来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如果吃不惯的话为什么不在剥第一个的时候尝尝,都等剥了那么多了才察觉出来吃不惯?

  难道…

  沈成是特地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动画片他不喜欢所以找点事情打发时间!

  简时午侧目偷偷瞥了一眼沈成,结果恰好还没看两眼呢,沈成便侧过了头看过来,目光幽深,将偷偷摸摸的人逮了个正着,他的目光安静坦荡,看的简时午直心虚。

  “咳!”

  简时午因为太心虚被呛着了一下,他诚恳道:“谢谢。”

  沈成淡声:“顺手而已。”

  果然是顺手,应该就是太无聊了吧,

  乔安从卫生间回来,看到简时午又捧着一盒花生瓜子,殷切凑过来:“给我尝一口呗。”

  简时午想自己也不好独占主角剥的瓜子,况且只是沈成顺手剥的应该没事,思及此,他举起盒子到猴子面前:“喏。”

  乔安开心的伸手准备拿,无意识的看一眼旁边的沈成时动作一下子就僵住了。

  坐在沙发上的沈成姿态慵懒,撩起眼皮看着自己,目光深沉且暗含危机。

  简时午疑惑的看着猴子:“怎么了?”

  乔安感觉自己手里的花生有点烫手。

  “咳!”

  在简时午迷惑的目光下,乔安轻咳一声,捂了捂胸口:“我忽然不想吃了,有点渴。”

  简时午收回自己的小盒子:“那你去厨房倒水吧,知道在哪吗?”

  乔安摇摇头。

  简时午干脆站起身来:“我带你去。”

  虽然和这个外国友人认识的不久,但是简时午知道乔安是一个好人,所以也很愿意帮助他,具体表现在晚上他主动分了红烧肉给乔安就可见一斑。

  去厨房的路上,乔安欲言又止。

  简时午感觉出来了,他问:“怎么了?”

  “那个…”乔安挠挠头:“你跟沈成什么关系啊,我的意思是你们之前是不是算关系很好?”

  简时午摸了摸下巴:“应该算。”

  乔安凑近了一些,八卦:“什么类型的关系好?”

  简时午哭笑不得:“关系好的朋友还分什么类型?”

  “肯定啊!”

  乔安掰着手指给他算了一下:“关系好的不止有朋友,这不是还有…恋人吗?”

  简时午手一抖,差点把瓜子给撒出来。

  乔安看他这么大的反应有些迟疑:“怎么了。”

  简时午捂唇轻咳:“不是恋人,就是朋友,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乔安说:“因为他对朋友不是这样的。”

  “哪里不一样。”

  “他不会给我剥瓜子。”

  “…这是他不吃的。”

  “他从来不教我作业啊。”

  “…不是也教了猴子。”

  “那他怎么不去猴子家玩。”

  “因为我妈妈做饭好吃。”

  乔安和简时午大眼瞪小眼,不知为何,虽然简时午似乎说的挺在理的,可他就是憋屈的很啊!

  两个人走到饮水机跟前,一个人倒了一杯水。

  乔安不死心的总结:“总之!我觉得他对你就是跟别人不一样。”

  简时午手里的水杯一抖,还没完全凉的水抿进嘴里,有些烫,他的脸通红,手都是抖的。

  乔安狐疑:“没事吧?”

  简时午摇摇头。

  他的心因为这番话有些乱,甚至有些手足无措。

  沈成对他真好。

  教他写作业,给他做红烧肉,还会帮他顺手剥花生,就算自己偶尔犯蠢,他也不会骂自己,总是默默的解决问题,十足十的让人安心。

  这边距离客厅很远。

  出厨房的时候乔安忽然弯了腰,压低声音对他说:“月亮,你喜欢沈成吗?”

  简时午像是被什么戳中了一般,他握着杯子的手因为用力有些发白,不敢吱声:“我…”

  乔安微笑:“那你对他好点行吗?”

  简时午一愣。

  “他这个人挺疯的,有的时候蛮吓人的,说真的,他要是走上极端做出什么事情我都不会惊讶。”乔安难得的认真,他低声说:“但是回国后,我发现他跟你们待在一起的时候,就像个人了。”

  ?

  你这么说沈成知道吗?

  简时午哭笑不得,但是在这一席话背后的心酸艰苦却让他有些不敢去深想。

  乔安露出了一个璀璨的笑容,他说:“所以,沈成就拜托你了!”

  简时午:“那你多给我讲讲他在国外的事情。”

  “那你给我讲讲猴子的事行不行?”

  “你干嘛,要拱我家白菜?”

  “不是,他抢鸡腿居然比我快,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

  翌日

  期中考试结束,成绩发放下来,有人欢喜有人愁,一周后的家长会像是悬在脖子上的一把刀。

  当沈成给季远生打电话的时候,本以为对方鼓励一下行程和公司的事情,谁知道季远生想也不想道:“有空!”

  沈成提醒:“你不问问秘书?”

  “不用,我刚问过了!”

  “…好吧。”

  季远生听他的语气怕他不高兴,又说:“要不,我再去问问?”

  沈成竟是忍俊不禁笑了出来。

  季总英明一世,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连接翻车,他轻咳一声,努力恢复一下自己的气场:“我会尽快处理自己的工作,在下周前赶回去。”

  沈成低声:“嗯。”

  季总并不如声音那么冷静,他说:“上次听你简伯父说,A市的迪士尼乐园开了,等过完家长会带你去玩玩,当然,你也可以喊上你的朋友们。”

  迪士尼?

  全是卡通人物有什么好玩的。

  但是电话那头的季远生虽然极力想表现淡然,但话语里却还是能窥见一些期待出来。

  沈成眸子微动,低声答应:“好。”

  那我等你回来。

  …

  虽说家长会临近,但是总算是期末的大关是过了,很多都松了一口气,身上的担子也轻了不少。

  十一月中旬,省区做了个决定,彻底将教育问题提上第一大事,主要是根治两件事:

  1.以工作忙为借口,在孩子教育问题上当甩手掌柜。

  2.对孩子学习过程充耳不闻,只在成绩和分数上斤斤计较。

  这是当下很多家长的普遍现象,一中作为领头学校举办了亲子运动会加深孩子与家长们的感情维系起到了很好的效果,省级决定再拍出公益宣传片,甚至是推出系列有教育意义的电视剧,来科普孩子成长过程中家长参与的必然性。

  mv公益宣传片的主角就成了热门话题。

  “这可是会上卫视的!”

  “对对对,听说还有奖学金可拿。”

  “誰要是被选上,不就成童星了!”

  每个学校都有举荐的名额,一中当下最风云的校草就是简时午,校方将推荐名额给他没有人有一点意见,毕竟你坐着的桌椅可能都是人家父母捐的,还不知好歹的哔哔赖赖,那是会被戳脊梁骨的。

  通过校方举荐后,依旧要参与投票海选,不同学校被举荐的优秀孩子们将会在主板方的页面参与海投,最终得票数最高的那个人就会成为男主角。

  猴子说:“你的唯一竞对手就是这个人,王健安。”

  简时午接过手机看了一眼海投页面,零零总总大概二三十个人,他排在第一,王健安第二,两个人的票数相近,大概差个700多票,这是个模样很阳光开朗的男孩,和自己有点差不多的意思。

  简时午说:“公平竞争嘛。”

  猴子不赞同这个说法:“我怀疑他刷票了,昨天你八千,他才四千,怎么一夜之间就7300了,你知道王建安他从小就有接拍广告的经验了,是真正的童星,之前很火的那个《红玉》他就是里面的那个小杨生。”

  简时午后知后觉:“哦,是他演的。”

  “对啊。”猴子气愤:“他本来就有粉丝基础,你是素人,这能公平?”

  简时午却没那么气,他说:“应该是他在微博或者哪里给自己打广告了吧,要是这样的话咱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有粉丝基础不也是实力的一种。”

  猴子哽住。

  简时午笑了笑,反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

  不止是他们议论纷纷,不少同学也在关注这场投票,他们是不可能参演了,但就指望全校的希望简时午给一中扬眉吐气了!

  本来简时午之前因为运动会的影响也算是小有名气,票数上其实还是稳的,但是誰知道半路杀出个王建安,一夜之间票数飞涨啊。

  截止晚上八点的时候,王建安反超了简时午,成为了第一名。

  当然,这些都不算什么,直到有人放出了一张微博的截图后才彻底引起了众怒。

  晚上8点01分,王建安v:“感谢大家给我的投票,我会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第一名,以后也会好好努力,带给大家精彩的表现。”

  投票还没截止,王建安已经一副要庆功的模样。

  更气的是下面还有粉丝的评论:

  “安安冲鸭,我们的宝贝当然要第一了!”

  “那个简时午还整容的,整容脸怎么能跟我们安安比。”

  “一中书呆子能拍公益片吗,好好学习吧哈哈。”

  ……

  几张评论的截图看的人心火直冒。

  尤其是班级群里直接炸锅了,大晚上的很多同学觉都睡不着就开始找七大姑八大姨拉票,但是跟王建安的那群粉丝比显然效果甚微:

  “我们全家都投了时午。”

  “对啊,我都把我奶奶的手机拿来了。”

  “也就涨了一百票而已,王建安到底哪里来那么多票,粉丝也就那么点啊。”

  他们不懂,猴子却懂的。

  这个公益主办方是国内有名的文具品牌当的赞助,投票的规则里面也有规定,如果购买文具套装的话,后面有码可以多获得一次投票机会。

  王建安从小当童星,家里条件优渥,这多出来的票表明说是粉丝投的,其实有多少是他自己买的票根本不得而知。

  猴子轻哼一声:“欺负誰没钱似的。”m.w.com,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