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 > 第67章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第67章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明明今天的天气不错,烈日炎炎,但是女孩子就是忽然觉得背后忽然有些发凉,尤其是和眼前的男孩子对上目光的时候,那种凉意更甚,沈成穿着蓝白相见的校服,身姿挺拔,气质温文尔雅,他的眉眼清冷,看起来很像古代带着点傲气的贵公子。

  其实……

  看起来倒是没有特别大的伤害力。

  但,当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的时候,小姑娘拿着礼物的手不可控制的颤抖了一下。

  乔安说:“找我们,勇气可嘉啊。”

  小姑娘怯生生的说:“我,我听说你们是很好的朋友。”

  不说还好,一提到这个就像是戳到了誰肺气管一样,沈成的眼睛危险的微微眯了眯,旁边的乔安没控制住笑了出来。

  沈成垂眸看了一眼女孩的名牌,他的声音带着点磁性,很好听的声音念她的名字时明明应该很撩人,但女孩却破天荒听出了一种宣布死亡名单的感觉:“费羽明?”

  女孩:“额,是,我是……”

  乔安说:“你现在走还来得及。”

  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有什么原因,但是听到这句话时女孩子头上已经出了一层薄汗,也顾不上什么礼物不礼物的,转身就跑,就像是身后有洪水猛兽在追着一般。

  乔安笑的很开心。

  沈成凉凉的看他一眼:“很好笑?”

  “咳!”

  作为已经被沈成整治过无数次的受苦受难人士,乔安已经学会了什么是见机行事,他连忙说:“不,不好笑。”

  乔安:“你说这都什么人啊,用我们月亮的话说,我们现在可是学习的年纪,怎么能想这些有的没的!”

  沈成淡声:“乔安。”

  “嗯?”

  “mata的五号服务器从明天开始停运了。”

  “嗯,嗯?!什么!”

  沈成不看他,转身就走。

  乔安在原地楞了好一会,终于才反应过来这件事情的严重性,mata的服务器是几年前沈成自己编程撰写的一款全能型的辅助型AR程序,日常戴着这个小助手,简直比智能管家还好用。

  一直用mata习惯了的人忽然没了简直比死还要难受呢!

  “沈哥,沈哥,我错了。”

  “……”

  “啊我真的错了,呜呜…”

  “……”

  如果不是因为总是有同学看着,简时午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可能红了的事情,毕竟网上都在支持王建安的时候他在练琴,网上都在支持他的时候,他…还在练琴。

  班上的同学有些人看他的眼神都不太对了。

  简时午午间的时候吃饭都尽量避着点人,自己在小器材室吃饭,就连窗帘都要拉上,否则指不定就要从哪里冒出人用着手机咔咔两张。

  猴子端着碗:“时哥,你人气好高。”

  简时午也很吃惊,他叹息:“我也没有想到。”

  “这难道就是会红的命?”猴子家里就是娱乐公司,多少了解一些:“你知道每年每个月上热搜的艺人那么多,有人疯狂的买热搜,但就是不火。”

  乔安说:“主要是长的好看吧?”

  “……”

  猴子居然无言以对。

  能靠长的好看火起来的确是一种幸运,但是简时午绝对不是单凭借长相火的,他的火简直像是老天爷追着喂饭吃。

  简时午坐在沈成的旁边,把甄美丽做的红烧肉夹给沈成吃。

  沈成说:“自己留着吃。”

  “我自己有。”一边说,简时午一边抢了猴子的红烧肉。

  ?

  猴子充满怨恨的看着他。

  简时午吃完了最后一口饭,他接到了剧组的电话,导演说让他有时间过去试镜角色,而且因为地方私密,可能还会需要简时午提供一下身份证号码,等会导演会发给他一串码,明天靠着这个码才能进入。

  沈成在旁边听着,开口:“问下地址。”

  简时午差点忘记了,他对导演说:“那地址是哪里呢?”

  导演察觉到他身边还有人,微讶说:“你旁边还有人啊,地址…”

  简时午猜导演也是想保护演员,害怕被粉丝或者什么路人听到,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于是他握着手机,一张清秀干净的脸庞上满是认真,声音温柔:“没关系,沈成不是外人。”

  一语落,四下静。

  导演顿了顿,才笑道:“那就好,那就好,那我把地址报给你,你记下。”

  简时午应了。

  等电话打完后,他一抬头就对上沈成黝黑深邃的目光,他靠在椅子上,好整以暇的望着他。

  简时午疑惑:“怎么了?”

  “啊…”简时午一拍脑门,有些后知后觉的:“我是不是刚刚和导演说话没太注意规矩?”

  沈成看着面前少年有些慌乱的模样,勾唇:“没有。”

  简时午抬头。

  沈成:“你说的很好。”

  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英俊的脸庞上是一抹亦正亦邪的笑容,被注视的时候莫名令人心跳不稳。

  简时午猝然的低下头,声音呐呐的像是撒娇一样:“那,那就好。”

  虽然他们俩好似什么都没有,也没有说什么蜜里油调的话,但是乔安和猴子却不约而同别开脸,没眼看。

  ……

  12月中旬,一中的临近期末家长会开了。

  季远生从国外回来,对季家而言算是一件不小的喜事,沈成还在学校的时候就不断接到消息,告知他父亲回来了。

  乔安也记得:“你爸是不是今天的飞机啊?”

  沈成:“嗯。”

  “终于回来了。”乔安笑着说:“你怎么一点看不出来激动啊。”

  沈成继续看书,淡声:“有什么好激动的。”

  乔安啧啧,都不好意思提醒沈成这一页的书看了十分钟的事情,这个闷骚,明明高兴就是不说,明明喜欢人家要命也不说,迟早火葬场。

  …

  季家的当家回来了,宴邀宾客联络感情是少不了的,季远生一回来就被老太太叫去商量事,倒也没避着人,就在会客大厅里面母子见面聊了几句。

  老太太说:“这次回来要待多久?”

  季远生心

  理记挂着孩子:“准备多待个十天半月,多陪陪您和孩子。”

  老太太看着他有些消瘦的脸很担忧:“你这些年总在外面,怎么瘦了那么多,是不是工作太多累着了?”

  季远生的眼底有黑眼圈,脸色也看着不太好。

  旁边的秘书琳达想说还不是先生想早点赶回来陪少爷才赶行程,好几天没怎么睡了,但是她不敢。

  季远生只说:“不累,母亲多虑了。”

  老太太试探道:“你这些年身边也没个人,妈也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但都十几年了,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总要好好过不是,沈成这孩子也需要母爱啊,有个妈妈在身边不是更能照顾他吗,这些日子他经常陪着我,我看的出来他还是希望有家人的照顾和陪伴的。”

  季远生皱眉,不愿聊:“这件事我心里有数,您不必再说。”

  老太太气结:“就算不为你自己,也不为孩子考虑吗?”

  “这件事我会去和沈成聊的。”季远生皱眉:“母亲不必再说了。”

  在庄园的外面,管家有些拘谨的站在沈成的身边,沈成站在门的外面,从他们聊天聊了多久,沈成就站了多久,管家偷偷瞄了一眼沈成的脸色,却发现那张清冷的面上觉察不出任何的情绪来,但他只是冷冷地站在那里,就让人大气不敢出。

  半响

  沈成转身离开。

  管家不自觉说:“少爷,您去哪?”

  沈成头也不回:“回房。”

  管家也不敢拦着,他犹豫两步追了上去,却在拐角看的垃圾桶里面看到了一个玉盒子,这是知名的奢侈品珠宝店,他们店的首饰动辄百万上下,昂贵非常,这段时间老太太对沈成还算不错,想必这应该是谢礼。

  这个盒子刚刚应该是被沈成放在口袋里面的,一直没有拿出来而已,精致的礼物如今却被弃若敝履,在阳光下,玉盒子泛着冰冷的凉意,看起来刺目极了。

  莫名的

  管家忽然想起了简时午曾经随口说的一句话:“沈成聪明的很,虽然不善言辞,但是心里却门清,对他好的他会加倍奉还,对他不好的也是。”

  ……

  翌日

  季家宴邀群客,家主回来了,市里凡是有头有脸的豪绅都来了。

  老宅外面的道路久违的拥挤,数不清的豪车行驶过,庄园内人头涌动,来往宾客络绎不绝。

  简家也受邀在列。

  到了大门口的时候,远远的他就看到了季远生和沈成,今天的沈成和简时午以前见到的人都不一样,他穿着很正式,修身的西装贴着高挑的腿和劲瘦的腰,清隽的面容带着礼貌的微笑,风度翩翩的与来宾交谈,即使如今依旧年少,但已经有了前世商业霸主的影子。

  忽然的,像是注意到自己的目光,沈成侧目看了过来。

  甄美丽带着孩子走过去,微笑对季远生道:“季先生,好久不见,您还好吗?”

  季远生很有礼:“都好,我不在的这些日子,多亏了您和时午对沈成的照顾。”

  甄美丽勾唇:“应该的,毕竟我把沈成当亲儿子看待,还要多谢季氏对我们家生意上的照顾呢。”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季远生看了一眼简时午,握手:“您要是谢我,那可就客气了。”

  甄美丽握住季远生的手,美丽的脸蛋勾起微笑,意味深长道:“情意长存。”

  简时午有点懵圈的看了沈成一眼,总觉得大人聊天他听不懂了。

  旁边有引路的佣人过来。

  沈成低头和佣人吩咐了几句,那佣人点点头后便过来领甄美丽和简时午进去,路过的时候季远生还微笑的拍了拍简时午的肩膀说:“好好玩啊,把这当自己家一样,别客气。”

  “…谢谢叔叔。”

  简时午想过在这个宴会可以放开大吃一顿,但没有想到的是,迎接他的是包围一般的人群,还有四面八方的考究,这些人虽然个个都光鲜亮丽的,然而人类的本质还是八卦。

  “你就是简时午吧?”

  “哎呦,比照片还好看啊!”

  “你家钢琴是哪位老师,你弹的真好。”

  “可以合张照吗?”

  不知为何,以前这样的场合他是小透明,现在他躲都躲不开,只能陪着甄美丽不停的应付这些宾客,从头到尾别说大吃大喝了,连口水都喝不上,很多时候他刚到自助餐那边,就有人围过来问这问那,苦不堪言。

  他只能去卫生间当偷个闲,万万没想到的是在卫生间的出口遇到了一个怎么也想不到的人——王建安。

  “你……”

  两个人四目相对,都没想到会遇到。

  王建安长的被照片上黑一点,但是五官还是认得出来的,简时午冲他点了点头:“你好。”

  王建安目光在他身上游了一圈,轻哼:“怎么,你是来找我炫耀的?”

  简时午:“…我只是上个厕所。”

  王建安一哽。

  但是这样的巧合他又很难相信:“真的吗?”

  简时午觉得很好笑:“我为什么要骗你呀,我根本就不知道你也来了这个宴会啊,而且我们之前根本就不认识。”

  在简时午的心里,他就是正常解释,但在王建安的耳朵里就是侮辱,他是从小到大的童星,对明星来说不被认识就是很大的嘲讽了,换做以前很多人都会来主动过来跟他搭话,但是今晚更多的人在议论简时午,人们的焦点变了一个人。

  这样的落差感从他进场就感觉到了,他心里憋着点委屈和火一直没处发,这会又见到了简时午本人,当然就话里带着点刺。

  王建安很气:“你,你就没有别的跟我说的?”

  简时午耸了耸肩,不过今晚上他一直被人要合照,都要出习惯性了,短暂思索一下,迟疑的说:“你,你也想合照?”

  “……”

  王建安脸黑了。

  然而简时午看他忽然沉默可没空等他,被人拉着忙了一晚上他饿的前胸贴后背,最致命的是楼下自助餐区域,只要他下去了,就总有人盯着他看,过来搭话,他已经准备找个小厨房偷偷溜进去吃东西了。

  “你没事我先走了。”

  简时午转身走了几步,迎面却走来一个侍从,侍从在他身边停下,压低声音微笑着说:“简先生吗,请和我来。”

  简时午疑惑的看着他。

  侍从轻声道:“少爷让我来的。”

  简时午立刻放心了,他跟着侍从下楼,季家的老宅道路弯弯绕绕的,侍从

  居然带着他躲开了人群,来到一个偏僻的小花园,这里也有琳琅满目的吃食,他毕恭毕敬道:“您可以放心在这里用餐。”

  简时午不敢置信,惊喜:“你怎么知道我饿了…”

  侍从老实回答:“是少爷吩咐的,他怕您会饿着,而且今晚我会一直在您附近,您有什么需要都可以吩咐我。”

  !!!

  简时午瞪大了眼睛。

  他被沈成的细致给震惊到了,这个男人为什么如此细节?

  ……m.w.com,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