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 > 第69章 不是他就不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很多人闻讯赶来的时候,王建安和马仔两个人已经被侍从拿着毛巾裹好,也有家庭医生赶过来照顾了。

  王丽娜看到儿子的惨样,脸色都变了:“儿子!”

  甄美丽刚好也走了过来。

  简时午在小道上喊了一声:“妈。”

  王丽娜走到王建安的身边就看到王建安的头发都湿哒哒的在脸上,这也就算了,似乎脸也肿了,原本帅气的小伙这会别提多狼狈了,他看到母亲过来了,吸了吸鼻子:“妈妈…”

  王丽娜的心一沉:“誰打你了,你怎么搞成这样了!”

  王建安下意识的看了简时午一眼,却忌惮沈成,不敢说话,支支吾吾的:“没,没人打我。”

  王丽娜是个什么样的人精,就算孩子不说,她也能看出问题来。

  她看向简时午:“你们几个孩子怎么在一起?”

  毕竟这荒芜的后院,又不熟。

  简时午老实回答:“偶遇。”

  “……”

  众人沉默。

  王丽娜就确定肯定有问题,她侧目看向身后的马仔:“城子啊,你们怎么掉湖里去了?”

  她就差没明着问,是不是简时午给你们推进去了的。

  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王丽娜就想借着这个机会给孩子讨个说法,顺便也能让简时午的名声变坏。

  平时自家孩子也不是个闷油瓶,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就跟吓着一样不说话,既然自家孩子问不出来什么,她就把主意放到了身后的那个,试图打探点什么出来。

  没想到的是—

  马仔头摇的像拨浪鼓一般:“我们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

  “……”

  王丽娜梗咽住了。

  她有些不甘心的看了简时午,还想说点什么,却听到甄美丽说:“王太太,秋天的夜冷,有什么到屋里说去吧,万一着凉就不好了,到时候我想季先生也会很为难的。”

  这句话一语双关。

  一则孩子落水你不先照顾人家身体的,反而在这喋喋不休,倒是完全不像是一个母亲该有的反应。

  二则这可是季家的地盘,你在这里闹的话,不就是给季家难看吗?

  果然,王丽娜的脸色变了变。

  甄美丽对简时午说:“你们去前厅,妈妈过去跟着看看。”

  简时午欲言又止:“妈,你也要去?”

  “嗯。”

  甄美丽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跟沈成在一块。”

  作为母亲,她自然也是了解自己孩子的,嘴上是一回事,但心里却跟明镜似的,当然看的出来王建安是被谁给打了,她更要跟过去以免王丽娜又要做什么妖了。

  简时午还没说话呢,甄美丽就很自然的对沈成说:“小时就麻烦你了。”

  沈成轻轻点了点头。

  在简时午的目瞪口呆之下,甄美丽就放心的走了,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的顺理成章,却又处处都透漏着一种难以理解!!

  等她们一走,周围的宾客就都散了。

  沈成将简时午带到二楼的房间坐着,接着他就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了医药箱说:“把袖子挽起来。”

  “啊…喔。”

  简时午乖乖伸出手臂,在那白皙的臂弯,是几道明显的擦伤,红艳艳的很刺目。

  沈成用棉签蘸了碘伏为他擦拭伤口。

  简时午倒吸一口气:“嘶…”

  沈成头也不抬:“疼吗?”

  简时午觉得男人是不能认怂的,所以即便眼眶通红,嘴巴却很硬气:“不疼。”

  沈成面无表情给他涂完这只手臂,又换了另一个手臂,这只手臂就不是擦伤了,而是撞伤的淤青,需要揉开的,不然日后只会更加疼,他将掌心覆盖,稍加用力,接着——

  “嗷!”

  “疼疼疼…”

  “轻点,轻点呀,我错了…呜呜…”

  沈成挑了挑眉,看着面前刚刚还铁骨铮铮的人这会脸蛋通红一片,眼睛似乎都带着泪,就像是无辜可怜的小动物被欺负狠了,这会在撒着娇。

  沈成的眸子一暗,低头转移注意力一般询问:“为什么打他。”

  简时午没想到沈成会问。

  其实这个原因真的还就蛮复杂的,在王建安哔哔叨叨自己的时候,他其实真的没有那么生气的,但是当听到王建安诋毁沈成的时候,他心里头那个火啊,根本控制不住。

  思索半天

  简时午期期艾艾的:“因为他骂人。”

  沈成挑眉:“他骂你?”

  “…差不多吧。”

  沈成头也不抬,声音淡淡的:“那暴发户男友指的是谁?”

  !!

  简时午的眼睛瞪大,一下子就慌了起来,要是被男主听到了这些狼虎之词还得了,这种谣言怎么都不能传到沈成的耳朵里,自己可是个炮灰小弟啊,万一沈成以为自己对他有什么非分之想呢?

  一定要赶紧撇清关系才好。

  简时午像是生怕着什么一般:“什么暴发户男友,你是不是听错了,你知道王建安那个人就是喜欢胡说八道…嘶,疼。”

  沈成给他揉伤口的力道忽然重了不少,疼的他倒吸气。

  简时午眼眶通红,气呼呼的看着他:“轻点呀。”

  沈成撩起眼皮看着他,目光黝黑深沉,他没开口,但这样的沉默才更让人害怕,不知为何,简时午看着他,有一瞬间仿佛看到了那眸低一闪而逝的受伤,为什么呢,是因为听到别人说自己是暴发户伤心了吗。

  对啊,如果是他被这么揭开伤疤肯定也会难过的。

  都怪他,要是早点揍完就好了,也不至于会让沈成听见,还让他难过了。

  ……

  这一刻的沉默是如此的漫长。

  “是吗?”

  沈成开口,他低头说:“那就是听错了。”

  他对人心的敏锐感知很多时候连他自己都会觉得悲哀。

  所以他几乎立刻感觉到了简时午对他的抗拒,像是和自己沾染上了那层关系就会多可怕一样。

  他低着头沉默没说话,但却是这样的安静才让简时午更难受。

  “沈成…”

  沈成低声:“嗯。”

  简时午猜不透他为什么忽然

  情绪低沉,只说:“当时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后花园呢?”

  沈成继续给他揉伤口,回答说:“侍从打了通讯告诉我的。”

  “……哦。”

  再次陷入沉默,沈成没说话。

  有些不开心的东西盘旋在心里,像是卷成了黑色深沉的漩涡一般,他垂眸的眼低满是阴鹜。

  半响

  头顶传来简时午的声音说:“那你是特地来帮我的吗?”

  沈成的动作一顿。

  简时午笑盈盈的说:“是不是怕我打不过他们会吃亏啊。”

  沈成勾起冷笑,他的声音绝情的很,说着自己才知道的心酸话:“只是怕你们闹起来影响不好而已。”

  “真的吗?”

  简时午的声音软软的:“那你为什么放水把他们弄到湖里去。”

  “……”

  室内陷入了一片诡异的沉默。

  沈成抿起唇。

  然而他心底的那抹黑暗还没来得及枝繁叶茂呢,一双白净的手就伸到了他的面前,简时午的掌心躺着两颗巧克力,包装都有点褶皱了,这点东西不知道在口袋里放了多久。

  简时午说:“喏,给你一个。”

  沈成不接。

  “我想你跟伯父在门口一直接待客人要好久好久,可能会饿的。”简时午轻声说:“本来我早就想偷偷给你的,但是围着的人太多,一直抽不开身。”

  侍从说简时午很饿,但一直偷偷藏着的巧克力,他没舍得吃。

  简时午见他不拿,便主动拿起他的手,将巧克力放到了他的掌心:“你尝尝。”

  巧克力的袋子仿佛还带着他手心的温度,灯光的照耀下泛着光,沈成低头看着,忽然想到在几年前,也是在一个宴会上,有人站在石狮子后面给他递糖吃。

  那天晚宴的人很多,人群来去又匆匆,他好像是主角,每个人都与他说过话,他们都称赞他成绩优异,天之骄子,却只有一个人担心他吃不饱饭,忍饥挨饿。

  可是他不要他。

  他宁愿挨饿的,也好过如今被他折磨。

  简时午溜圆的眼睛看着他:“你尝尝吗?”

  沈成握着巧克力,他垂眸看着,声音有些低沉:“我不喜欢吃甜食。”

  “喔。”

  简时午的嘴角带着笑:“这不甜,是黑巧克力。”

  沈成微讶的抬头,就见到简时午自己撕了一小块放进嘴里,然后白皙的小脸皱在了一起,有些嫌弃一般:“好苦。”

  沈成看着他吃瘪的模样,嘴角不自觉勾起了一抹笑。

  简时午好不容易咽下,一低头就看到了沈成浅笑的脸,他半靠在沙发上,姿态慵懒,英俊的脸庞上勾着笑,那种斯文又痞气的感觉格外的勾人。

  “咳…”

  他被巧克力呛了一下。

  沈成皱眉,然后还不待他开口,简时午口袋里面的手机就响了,他拿起手机看到是甄美丽的电话连忙站起来,就跟小情侣躲在房间里被家长打电话查岗一般:“我妈找我,我先过去了。”

  沈成:“去吧。”

  他一走,房间里就恢复了安静。

  这场宴会举办的快,结束的也快,当很多人渐渐离开这座宅邸后,老宅子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秋天的夜总是带着霜寒,灯红酒绿的烟酒气渐渐消散,园中的花香慢慢飘散。

  乔安再过来的时候,看到是坐在落地窗前的沈成,屋里有很重的酒气,他应该是喝了不少,房间没开灯,月亮高高悬挂在天上,洁柔的月光洒落进来,落下一地的霜白。

  乔安说:“兄弟,酒会结束了,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喝独酒?”

  沈成没说话。

  乔安在他身边坐下:“中国喜欢借酒浇愁,你是有什么愁,我猜猜,钱财问题还是学习问题?”

  沈成淡淡的瞥他一眼,充满了鄙夷。

  乔安摸了摸鼻子:“都不是,那就是情了?”

  毕竟这位天之骄子什么也不缺,仿佛也没有什么东西是他弄不到的,在国外上学的那两年,他几乎没有见过沈成吃亏。

  身边的人拿起地上的酒瓶抿了一口,他靠坐在沙发背,姿态慵懒的坐在地上,仰着脸,黝黑的眸子清晰的映着天上的月亮。

  乔安猜到大半:“你在这喝闷酒,是因为月亮不喜欢你吗?”

  沈成依旧没话说。

  他半截身子在黑暗里,他不需要灯,仿佛这样的环境才是最享受的,如果不是因为月光倾洒,那他将会被这浓烈而沉重的黑夜吞噬进去一半。

  他不断的回忆简时午急慌慌撇清关系时那抗拒的目光,每每想起,那些画面被一遍遍的放大,最后像是围成了一座坚不可摧的城墙,沉闷压近,逼的人喘不过气,也寻不到出口,或许感情本就是一道无解的题。

  乔安看他还在喝:“你喝那么多干嘛,要喝也去酒吧喝啊,那里不但能喝还能玩呢!”

  沈成终于开口:“不去。”

  他们两个人坐在地上,有风从另一头吹拂过来,带着秋日特有的凉意,落地窗前是花坛,花叶轻轻摇曳,凄凉又漂亮。

  乔安想的很开:“虽然月亮的确很优秀吧,但如果他真的不喜欢你的话,你可以换一个人试试吗,兄弟,其实你的条件也不差啊,别说是学校里了,就说今天晚宴上那些世家的小姐们不都是一个个往你身上贴吗?”

  “嘿。”

  乔安笑着说:“这些年我就没见你身边有别人,其实你可以跟别人试试啊,万一可行呢?”

  ……

  房间内一片沉寂。

  酒味蔓延,沈成将最后的酒一口抿尽,声音沙哑:“不行。”

  “嗯?”

  乔安一回头,就对上沈成黝黑深沉的眸子,他好像喝了很多酒,但那眸子却异常的清醒,室内的月色清冷,但他开口时候,声音却仿佛终于破裂了心头凝结的寒冰,带着点别人都不能轻易勘破的灼热:“不是他就不行。”m.w.com,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