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 > 第78章 我跟沈总不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出去的实习生们,都有点不安。

  他们的性格不同,每个人的表现也就不一样,在四个人里面,简时午有点慢热,孙黎曼性子最活跃,金辙算是里面学历最高表现也最稳的,虽然他已经尽力表现的很谦卑,但他看人的时候总是会自带着一种轻蔑感。

  金辙低声说:“我也不一定会被录取。”

  孙黎曼笑出来:“喂,别开玩笑了好吗,我看咱们这些人里面,面试官们最满意的一个人就是你了,你要是不一定会被录取的话,那我们更是全完啦。”

  金辙清秀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

  接着,不知为何,他却扭过脸看向简时午:“誰说的,我觉得时午表现的也不错啊,挺令人意外的,我觉得他应该会更得面试官们喜欢吧。”

  简时午被点名,看了过来。

  其他人被祸水东引,也都瞧了过来,意味不明的笑着说

  “时午,深藏不漏啊。”

  “对啊,以后要靠你罩着了。”

  “厉害,厉害。”

  简时午当然不会傻的以为真的在恭维自己,他也是维持塑料友情:“我也就这点小聪明了,论能力你们都比我强很多。”

  众人笑笑。

  这群人里面最不爱说话的就是苏羽落。

  他跟简时午一样,都是刚出道不久的男孩,五官很端正,留着寸头,沉默寡言的,颇为硬汉,在刚刚的面试环节,他的话也一样的少,但比较起其他人都刚毕业没有工作经验,这位年纪轻轻却有很多经验,学的也是金融,其实竞争优势很大。

  可能是发现了自己带着打量的目光,苏羽落敏感的瞧了过来。

  简时午偷瞄被发现,倒也没有多尴尬,嘴角勾出微笑,冲着他点了点头当做是打招呼,苏羽落似乎犹豫半瞬,到底也跟着点头致意。

  观众们经过过这段时间的观看,对四个人也有了初步了解:

  “不喜欢孙黎曼,好喜欢抢风头。”

  “金辙蛮凡尔赛的。”

  “简时午不也是吗,还说自己英文一般。”

  “天,可小简英文真不咋地啊,就是发音好。”

  一群人简单有了解后,待面试的结果还没出来呢,便见之前穿着职业装的女人从楼梯间走了过来,她站定在众人的面前,面露微笑说:“我是李丽,是人事的,欢迎四位来到季氏,现在就由我负责带着你们参观一下我们公司吧。”

  四位实习生连忙摆正姿态对前辈问好。

  季氏是这几年重心才往国内转移的,它们这座是属于A市的一个子公司,整栋楼分为四个大运作部门,渠道,业务,研发,基础架构,这四个运作部门分别被简称为:雷,厉,风,行,与传统的公司不同,季氏有着自己的一套核心的管理体系,带着浓浓的个人风格的企业文化,让很多人大饱眼福。

  而今天给他们面试的四个面试官,自然就是四大部门的代表。

  孙黎曼好奇心最重:“那刚才给咱们面试的几位面试官,就是这四个部门的老大们?”

  “当然不是。”李丽给了他们一个太天真的眼神:“真正的领头老大们日理万机,是没有时间参与面试的,等你们被各个楼层录取后,说不能就会有机会见到他们。”

  这样神秘,更让人好奇了。

  季氏内部装潢低调简约,但绝对不会给人一种廉价感,相反,它处处都透漏出一种高端的奢华。

  金辙问:“李姐,我们有机会能见到CEO吗?”

  话语落,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

  李丽踩着高跟鞋走着,闻言微笑:“如果是偶遇的话,你们可以碰碰运气。”

  孙黎曼到底是个小女孩,好奇心很重,她红着脸,八卦道:“李姐,你见过总裁吗,他…长什么样子啊?”

  “远远看见过,很英俊。”李丽是看惯了这些小丫头们花痴,不过她还是补充说:“不过你们可别看脸判人哦,总裁可是很可怕的呢~”

  其他几个实习生们纷纷对视一眼。

  他们才不会轻视季氏的总裁,能把这样的公司带起来,绝对是个人物。

  ……

  一圈逛下来,几个人腿都有些软了。

  这个时间点,按照道理来说前面的工作通知录取结果也已经快出来了,就见李丽走到休息室,站在一个黑板前说:“我们四位面试官呢对各位都还算满意,但是介于对你们的真正能力还不算了解,这张黑板上一共有四个课题,你们每个人可以自行选择一样,课题结束时间为晚上八点。”

  偌大的黑板上,有白纸黑字贴出来的小任务。

  李丽微笑着说:“八点之后,任务优质的完成的人,将会获得你们该有的岗位。”

  孙黎曼的眼神好使,很快就看清了黑板上面的任务卡片。

  A:协助渠道项目组完成客户问卷意向统计。

  B:协助业务部门布置周末发布会现场。

  C:协助研发部门完成测试项目。

  B:协助大运作进行员工寸照采集。

  这四个任务,看起来好像都不是很难,但如果仔细琢磨的话,尤其是对公司了解的人就知道难度了,每个部门的人脾气都不同,惹毛了管你是不是实习生,管你来干嘛的,理都不会理。

  李丽补充说:“以及,在你们工作的途中,你们的同事以及你们所在部门的领导,将会在今天结束后给你们打分。”

  有工作人员过来给每个人的胸口戴上的小牌子,红色的数字是:0

  孙黎曼询问:“这是做什么用的?”

  “这是你们每个人的分数。”李丽微笑:“在我们的内部网,部分同事已经开通了权限,对你们在工作中的表现进行实时的打分,所有人初始都是0分。”

  后面的导演这个时候也适当插话了:“这个分数对各位很有用,从今天开始,大家的网银和现金都停止使用了,分数就是你们在公司范围内的钱币,包括今天的午餐。”

  ?

  众人目瞪口呆。

  简时午作为吃货,第一个发问:“导演,如果没有分数的话,中午吃什么?”

  导演微笑:“放心,我们是一个民主的综艺,就算你们没有分数,也不会真的让大家饿着的。”

  众人松了一口气。

  导演面目表情补充:“但除了开水和馒头什么都不会有。”

  “……”

  现场陷入一片沉默。

  李丽缓和了一下气氛,微笑的说:“放心好了,只要大家努力,一定可以获得很多加分机会的,而且按照我们的规定,我们的普通员工可以一次加0.5分,组长级以上的加分是1分,如果是主管的话权限就是2-5分,以此类推。”

  孙黎曼异想天开:“那总裁的加分权限呢?”

  真敢想。

  李丽微笑的看过去:“如果能获得我们总裁办的认可,那应该是吃穿不愁了。”

  所有人都心动的很。

  但是冷水泼来的时候也不会留情,李丽说:“不过概率几乎等于0。”

  ……

  接下来就是选择任务的环节了。

  简时午挑选了C,研发部门项目测试,不知道为什么,当他选择了这项任务后,李丽竟是对他投来的同情的目光。

  简时午心忽然就慌了。

  选完后有休息的时间,几个实习生们也交头接耳聊了几句:

  “那我们在公司誰都不能得罪啊,他们都可以给我们评分的。”

  “对,而且还有不到一个半小时就吃饭了。”

  “我们现在0分。”

  “而且我总感觉这几个任务都很难的样子。”

  他们交流结束,李丽走了过来:“好了,大家在这里等着,会有人来领你们去各自的楼层。”

  实习生们点点头。

  李丽又冲简时午招手:“来,你跟我走。”

  简时午没想到自己是第一个走的,他上前几步跟上李丽,一起步入了电梯,在即将步入电梯的那一刻,不远的走廊走过一群人,那一侧是向阳的走廊,暖黄的阳光洒落下来,为首的男人身形欣长,漫步走在前,不时侧目和人说着什么,不是很强硬的姿态,但绝对没人会认错这群人里誰是老大。

  背影……好熟悉。

  “滴”

  电梯到了。

  身侧李丽提醒他:“可以进去了。”

  简时午回神,应了一声踏入电梯,他还沉浸在思绪里,就听到身侧李丽说:“运气不错。”

  ?

  简时午好奇看她。

  李丽微笑:“刚刚那群人里就有我们总裁,应该是和运作那群人开完会出来。”

  简时午心里莫名有点在意:“现在的CEO是……”

  “刚从总部回来。”李丽说起总裁来似乎也带着些小女生的仰慕:“虽然年轻,但是很有手段,但如果幻想什么小说和电视剧的情节在他身上的话,还是不要想了。”

  简时午还是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心里的那个人,只能跟着问:“为什么?”

  李丽捂唇笑:“我们的总裁好像男女不吃,两耳不闻窗外事,是个工作狂魔哦。”

  “是这样…”

  “嗯,职场哪来那么多的霸总总裁爱上我啦。”李丽不以为意的笑笑,又说:“也没有那么多完美的女主出现啊。”

  本来是开玩笑说的,但她一回头,就和简时午的目光对上了,电梯惨白的灯光下,他那张白皙俊美的脸蛋粉黛不施,长长的睫毛随着动作眨啊眨,圆溜溜的眼睛水汪汪的,当被他注视的时候,誰都会不自觉心软,像是被软软的小动物给蹭上了。

  如果这世界上还真的有什么主角脸,面前的这张,应该能算吧,不过他们那个油盐不进的总裁应该是个对天仙都不感兴趣的就是了。

  “滴”

  电梯到了。

  李丽回神,对简时午说:“走吧,我带你去看你今天要进行的任务。”

  简时午点点头。

  这里是18楼,进来后就能看到18楼的工作场地,大平层敞亮而开阔,走廊和工作上有人的身影来回穿梭,他们抱着文件走着,异常忙碌,而工作与工位之间也不需要小隔板,每个人的工作上都有两个曲面屏的电脑,上面是各种产品图稿和看着令人眼花缭乱的数据。

  这样一个高效率旋转的职场环境,让人一进来就感到了压力,这画面都通过直播的模式传达给了观众:

  “代入感太强,我窒息了。”

  “麻麻我出息了,我入职季氏了!”

  “天,社恐爆发了。”

  简时午好奇的看向李丽:“那个,我需要去人事领取电脑吗,还有…我的工位在哪里?”

  李丽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空桌子。

  接着,她拍了拍简时午,让他看向不远处的一个被玻璃罩着的办公室:“你不需要电脑,你今天的任务是协助研发这边完成项目,这个协助的意思就是,如果研发部门今天能把项目准时提交,你就完成工作了。”

  简时午似乎非懂。

  李丽似乎也不想解释太多,她微笑:“你看到那个办公室里的人了吗,他就是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今天能不能交都是他说了算,你的任务就是让他今天交,明白吗?”

  ……

  简时午终于懂了!

  原来所谓的“协助”不是做项目,而是个催项目的?

  比起真的加入项目帮忙,似乎动动嘴皮子好像更轻松一些,但怎么总觉得不会那么简单?

  李丽拍了拍他的肩膀:“祝你好运,还有一个小时吃饭,努力赚分数吧!”

  简时午感到了压力。

  当李丽走了后,整个楼层就剩下他一个人了,这里其他人都在忙着自己手边的事情,没有人理会他,简时午原地站了一会,发现路过他的人除了偶尔好奇多看两眼,其他人都踩着步伐快速走开。

  ……

  或许也可以选择在原地站一天。

  当然,简时午并不是个坐以待毙的人,他观察了一下,发现不远处的办公室里走出来一个穿着蓝色礼服的女人,她的面容祥和,应该是出来接水,路过的时候还冲简时午笑了笑。

  简时午礼貌的说:“您好,我是实习生。”

  “实习生?”

  女人礼貌的笑笑:“我听说了,早上还注册了你们的评分系统呢。”

  简时午不知道该怎么接,他只好继续尴尬微笑说:“对,实际上我接到了第一个工作任务,就是协助研发完成项目,但是我不知道哪里能帮上忙…”

  女人恍然大悟。

  她的目光在简时午的身上扫了扫,然后说:“知道了,原来是这样,嗯,我大概知道你的工作内容是什么了,应该是当端爷的临时助理吧!”

  简时午迷茫的眨眨眼:“嗯?”

  “端爷平时的小助理最近发烧请假了。”女人端着水杯:“平时都是她负责照顾端爷的,催交项目这种事情也都是她做的,这两天她不在,这活居然落在你头上了。”

  说着说着,女人笑的有点幸灾乐祸。

  简时午头皮发麻,他轻声询问:“那我现在?”

  女人指着办公室说:“你的工作对象就在那呢,去吧!”

  简时午应着了。

  因为前世总是被炒,到底他对职场留存着很多敬畏之心,这会儿马上要面临第一份工作的挑战,这让他很紧张,深呼一口气,迈步走到玻璃门外,他给自己做足了心理建设才敲门。

  过了好一会,屋里传来声音:“进。”

  简时午推开门,看到了那个坐在椅子上染着红毛穿着夹克衫的人,他埋首在画画,看到有人进来了,眉宇之间闪过不耐,但还是压着脾气:“有事。”

  简时午站在门口,他的声音干净清脆:“顾先生您好,我是实习生,今天…应该是您的临时助理。”

  顾端皱眉:“我怎么没接到通知。”

  后面那个端着茶杯的女人接水回来了,她探头,微笑着说:“邮件有发给你啊,说今天可能会有实习生过来,是你又不看邮件吧!”

  顾端似乎低咒了一声。

  脾气明显不好的男人转头看了一眼电脑,不知道点了什么,确定还真有实习生这回事后,他挥挥手:“我没什么事要你干,出去吧。”

  简时午僵住了。

  女人对他耸耸肩,表示自己也爱莫能助后转身离开了。

  现在的情况就很尴尬了,接到的任务是协助项目组完成工作,结果来了之后别说工作了,根本没人搭理,这如果换成别人尴尬死了,但简时午他偏偏就擅长和怪人打交道,用猴子的话来说,连沈成都能拿下的人,还怕什么?

  果然

  简时午没有受打击,聪明的人知道给自己找活干。

  眼睛瞥到顾端的杯子空了,简时午上前一步,不卑不亢:“您的水杯空了,我去给您接水。”

  顾端刚要沉浸在工作里:“不用,我不喝。”

  这是把路堵得死死的。

  简时午站在桌子前,沉默半响,就在顾端以为这人终于懂得放弃后,却又听到一句脆生生的话传来:“那我给您削铅笔吧!”

  因为在画画,用的是2b铅笔,顾端用的这支笔的笔铅已经要没了。

  正在埋首的人笔尖顿住了。

  就在简时午以为他要同意的时候,红毛却皱眉,面色不善的抬头:“我工作的时候不喜欢别人在旁边打扰,现在立刻出去。”

  毫不留情。

  简时午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红毛侧身在电脑上不知道按了什么,接着,实习生的工牌上数字就变成了-10分。

  ……

  距离午饭还有50分钟,他什么分数都没赚到,还负债起来。

  这个时候,直播间的弹幕忽然多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不起,好想笑。”

  “这不是活该吗,誰让你不识趣。”

  “…话也不能这么说吧,这是小简的工作。”

  “对,理智来看,他不出去是对的,如果出去了,一会再想进来就难了,毕竟对方已经下了逐客令,小简很聪明,一直在给自己找机会,这点其实很加分的。”

  换做常人,这会绝对会恼羞成怒。

  要是个脸皮薄的实习生,被这样当众难看,说不定都要哭出来了。

  但是简时午依旧坦坦荡荡的站在那里,在红毛有些恶劣的想欣赏他知难而退的狼狈模样时,面前的少年圆溜溜的大眼睛却依旧是一片清澈宁静,那白嫩的脸蛋上不仅没有挫败,反而露出了一抹浅笑,很甜。

  简时午说:“我明白了,那我拿出去帮您削吧,不在您跟前打扰您可以吗?”

  在顾端错愕的目光下,简时午拿过桌子上一支没有削的铅笔,凑的近了,还能嗅到少年身上一股淡淡的奶香味,他很规矩的没有到处乱看,拿完笔后在旁边站好,甚至还礼貌的鞠躬,声音软软的:“谢谢您给我机会,我会好好努力的!”

  顾端:“喂……”

  誰,誰他娘的给你机会了。

  简时午鞠躬后抬头,露出了那张白皙漂亮的脸蛋,他展颜一笑:“那我出去啦!~”

  接着,在整个研发部门一群人明里暗里,等着看新来的实习生怎么被暴躁端哥赶出来,欣赏他挫败背影的八卦里,门开了,实习生满目春光的走出来,坦坦荡荡的迎接众人的打量。

  简时午甚至友好的跟众人打招呼:“你们好。”

  一票人傻了。

  他们僵硬的回以微笑,有些等着看热闹的人在仔细打量,发现简时午真的拿到了工作,而且还回到工位开始削铅笔的时候,终于不得不承认,新来的这位实习生,真的有点东西。

  ……

  到中午的时候,简时午依旧是-10分。

  他把铅笔送进去后就被赶了出来,这次红发男人似乎有经验了,没给他胡搅蛮缠的机会,接过铅笔就让他快滚。

  在公司2楼的餐厅集合,时隔二个小时,简时午再次看到了其他三位实习生,在见面之前,他认为自己或许是最惨的一个人,别人都参与项目了,只有他一整个小时就削了铅笔,而且还被扣负分,但没想到看到其他人的时候,他更震惊了。

  苏羽落:-40分。

  金辙:-50

  孙黎曼:-20

  ……

  几个人面面相觑,对比之下,居然只有简时午的10分是最少的!

  沉默半响后,到底是孙黎曼先开口的,她早已没了上午那活泼劲儿,这会儿有些沉重道:“或许,不知道今天食堂的冷馒头够不够我们分。”

  其他几个人都苦笑了一下。

  季氏的食堂好大,而且分为两个餐厅版块,一部分是自助餐,里面什么精品的小糕点啊,自助的海鲜,烤肉,甚至还有大厨在操作台制作最新的米其林大餐。

  不远处的另一个版块就是各种炒菜熟食了,甚至汤汤水水的面,卤肉,一应俱全,应有尽有,整个食堂都弥漫着食物的香气,勾引的人饥肠辘辘。

  而他们—却只能可怜巴巴的去不远处的操作台领取馒头。

  导演组在不远处用餐,一桌子全是美食,简时午发誓他甚至看到了一碗香脆的红烧肉!

  孙黎曼苦哈哈的:“太惨了吧。”

  金辙无奈的摇摇头:“当做减肥吧,我以前在m国的时候,偶尔也会吃些馒头当主食。”

  其余两个人也是苦闷的拿了几个馒头,找了餐厅偏僻的地方用餐。

  坐定后一群人就开始吃饭,他们基本上就在聊中午发生的事情,正交头接耳的说话呢,忽然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了点响动,像是什么大人物降临时引发的异响,简时午嘴里咬着馒头,一回头,就看到不远处走来了一群人。

  孙黎曼惊呼:“是管理层来用餐了!”

  简时午顺着她的声音瞧过去,他本来还在胡乱吞着馒头,但在随着那群人走近,看清脸的时候整个人都僵住了,那张脸是他这辈子都不会认错,深刻的仿佛印刻在灵魂,在骨子里的脸,甚至这四年的午夜梦回,他的身影偶尔也会出现在梦境里。

  沈成……

  简时午的手不自觉用力捏紧了馒头。

  耳边是孙黎曼花痴一般的惊呼和议论:

  “天啊,季氏的少东家吗?”

  “他长的好帅啊。”

  “哇靠,他看过来了,他在看我!”

  沈成穿着黑色的高定西装,修长的腿迈开的步子不大,身后的人却都毕恭毕敬的拉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男人的面色冷峻,一双幽深锐利的眸子深沉,白色的领带一丝不苟的工整系着,给人一种十足的严肃感,他像是察觉了这边的打量,隔着远远的,望了过来。

  简时午和他的目光遥遥对上,那一刻,四周仿佛都安静了下来,心脏揪起,仿佛只能听到心跳的声音。

  沈成……

  你回国,为什么不告诉我。

  简时午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是什么样的,他只是那样怔然的望着沈成,连动作都忘了,僵硬的像是一尊雕像,直到沈成率先的收回目光,朝前面的饭堂走去。

  他们所经过的地方,员工都会自觉的让开,像是在给君王让道一般,员工们全是又畏又惧,目光却都是带着带你敬仰和炽热。

  “天!”

  等沈成他们的背影被人群淹没,孙黎曼第一个发表感想:“太酷了!”

  金辙推了推眼镜:“这个人我似乎在学校的十大荣誉榜单见过,他在学校里拿了满贯的奖。”

  孙黎曼强调:“脸!他的脸简直可以出演电视剧!”

  一向是话不多的苏羽落居然也开口:“来之前我了解过m国总部季氏的资料,沈成很厉害,他在二年前进入董事会,去年最爆款的手游mente的程序就是他设计的,不仅如此,虽然年纪轻,但是他很有手腕,据说最大股东唐纳德都在他的手上吃了不少亏。”

  苏羽落一向是话少,谁知道居然情报是掌握最多的。

  孙黎曼依旧在絮絮叨叨的,她的旁边坐着简时午,发现没人附和自己后,她好奇的看着身侧的人:“哎…你怎么不说话?”

  从刚刚起,简时午就异常沉默。

  孙黎曼眨眨眼:“你怎么脸色有点差啊。”

  金辙有着异于常人的观察力,他咬了一口馒头:“从刚刚管理层出现的时候,小时脸色都不太好了。”

  “不会吧…”

  孙黎曼失笑:“小时,难不成你认识沈总啊?”

  在一众人的注视下,简时午从自己的思绪里被迫抽身,猝不及防的重逢让人来不及反应消化,他心里又高兴又纠结,这会在众人的眼神下,反应半天才想起来刚刚被问了什么问题。

  简时午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啊?”

  孙黎曼笑眯眯的说:“你认识他们啊?”

  摄影师还在旁边直播,一群人在八卦,自己还要在公司继续实习,加之沈成也没联系自己,怎么看这会儿都不是一个好的时机。

  于是

  咽下嘴里没什么滋味的馒头,简时午轻声说:“没有,我就是太饿了。”

  其他人都认真的看着他。

  简时午圆溜溜的大眼睛里带着浅笑:“我怎么可能跟他们熟悉啊。”

  说完后,发现其他人还是盯着自己身后看。

  然后,简时午才慢半拍的觉得,似乎周围的嘈杂声更多了,背后的灼热感更强烈了。

  在朋友们直直的目光中,简时午心中蔓延起了不好的预感,他有些僵硬的扭过头,在他的平行视角,是黑色挺直的西装裤,修长的腿,一看就是高定昂贵的皮鞋,再往上就是劲瘦的腰,接着…他就撞进了那双幽深而锐利的眸子里。

  刚刚还在讨论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了距离他们不远处的桌子前,身后还跟着那群高管们。

  然后

  沈成冷峻的脸上浮出一抹优雅的笑,温和的,但却让人毛骨悚然。

  在简时午的目光中,他走到他们这一桌坐下,不偏不倚的坐在了简时午的身侧,随着他的落座,其他的高管们也在实习生们的周围坐下了,这样的声势让几个实习生们受宠若惊。

  孙黎曼最先咽下馒头,她是个活泼的性子,但是在面对这样强大的气场,居然也有些怯,硬着头皮打招呼微笑:“领导们好!”

  其他领导层都礼貌的回以微笑。

  这样和谐让实习生的胆子大了不少,她看到简时午身子都僵了,这才壮着胆子:“领导们也来吃饭啊,哈哈哈,真巧啊,我之前还听李姐说过呢,以为很难有这个荣幸见到呢。”

  沈成对面的地中海领导笑呵呵的说:“我们平时都在自己的办公室或者三楼用餐的,但偶尔也会过来和员工们一起吃饭,了解了解实务,增进增进感情。”

  边说着,他还看向沈成,想表现表现自己。

  果然

  坐在简时午身侧的沈成低低的应了一声,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不知道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身侧的人,开口:“的确是该增进增进感情。”

  简时午觉得头顶的视线有点迫人。

  被抓包的心虚让他有些脸红心跳,还没待缓冲呢,就听到沈成慢条斯理的声音传来:“不然就落到一个不熟的下场。”

  简时午猝然的抬头,就对上沈成那挪揄的眸子,男人挑眉,问他:“你说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