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 > 第80章 心机沈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室内一下子就陷入了沉寂

  秘书跟着沈成有两年了,他自问有的时候还是了解沈成的脾气的,而当这个男人忽然沉默不语的时,一半心情保准是不太好,可是也太奇怪了,明明项目组准时提交了任务,为什么心情反而不好呢?

  坐在金丝楠木桌前的男人安静的看着电脑屏幕,清隽的脸上面无表情令人捉摸不透,他似乎在看着屏幕的内容,又不是,修长的手指轻点在桌面,有一搭没一搭的,细微的声音仿佛锤在了秘书的心里。

  紧张。

  忐忑。

  沈成没发话,他也不敢走,摸不清路数,每一分钟都像是煎熬。

  终于,坐在桌前的沈成开口:“项目组的人走了吗?”

  秘书连忙:“应该没有。”

  “嗯。”

  沈成快速的在文档上勾选出几点,吩咐道:“明天就开研讨会,问题点驳回了,让项目组改好再发。”

  秘书有些震惊的看着沈成。

  沈成微不可闻的皱眉:“怎么?”

  一道莫名的寒意袭上了秘书的背,他仓促而慌张:“没问题,我这就去沟通。”

  怎么可能没问题,问题大了!

  回到办公室,秘书大概看了一眼被打回来的东西,那被标出来的地方细细碎碎,殷红一片,看着有点触目惊心,不知道的还以为项目组今天又迟交得罪了沈总呢。

  但更让秘书觉得心惊的是,从沈成开始看,到结束,不过十分钟左右,但他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全吃透了这份新品项目,甚至还能找出问题点,看似殷红一片,但的确是点到位了。

  秘书深呼一口,他忽然觉得—

  从某些方面来说,沈总也绝对是个天才吧,有些人不管站在什么位置上,不管是什么领域,都会是拔尖的存在啊。

  ……

  翌日

  新的一期《加油打工人》准时开播。

  昨天是初播的第一天,因为节目组的宣传并不是很够,节目本来没什么热度,所在的直播平台当然在线的人数也不过平均三百万到五百万左右,但经过昨天试播一天,一大早八点,在线活跃用户已经突破六百万!

  “慕名而来。”

  “这就是那个中午啃馒头的综艺吗?”

  “哈哈哈,请问这就是那个职场大型言情综艺吗?”

  “哈哈哈笑死。”

  节目组自己都没有想到热度会那么大。

  几位嘉宾自然更没想到了,他们昨天凌晨才休息,今天六七点就要赶过来做准备工作了。

  李丽早就等着了,她在一楼大厅接到实习生后说:“各位早上好,新的一天开始了,感谢各位昨天的辛勤付出,我们今天来对昨天大家的表现做一个复盘吧,先来猜猜谁的分数会最高?”

  四个人对视一眼,心思各异。

  孙黎曼性子最活跃:“我猜最高的是金辙,他是第一个完成任务的,听说五点多就忙完了,组长对他挺满意的。”

  因为昨天任务完成后,各个组长给他们的打分实习生们是不知道的,所以他们这会只能干巴巴的猜测。

  金辙轻轻推了推眼镜,谦虚:“没有,你也不错啊,后面也有顾客表扬了你。”

  孙黎曼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但是能看出来,她自己对自己也是有信心的。

  苏雨落看向简时午:“你猜呢?”

  ?

  简时午没有想到一向不爱说话的苏羽落怎么会忽然注意到自己,他先是短暂的慌了一瞬,这才开口道:“我的话…应该是最低的。”

  其他人诧异的看了过来。

  简时午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昨天虽然算是工作了,但其实没有接触到实质的项目,就是打打杂。”

  而且昨天他忙了一下午脚不沾地,顾端也只是没有扣他的分数而已,别的实习生下午的时候渐入佳境,已经慢慢分数转正了,只有他还顶着个-10。

  其他实习生闻言后都笑了笑。

  毕竟一开始的时候他们都是名校毕业,不说别的,光是学历上都算是碾压简时午的,如果按照排序来的话,简时午最低也是正常。

  李丽笑了笑,她说:“那我们来揭晓把。”

  身后的屏幕亮了亮,分数面板显现了数字:

  孙黎曼:30分

  金辙:35分

  苏羽落:40分

  简时午:53分

  ……

  现场有那么一瞬间的寂静。

  实习生们都有些不敢置信的扭过头看向简时午,眼里的震惊都已经要蔓延出来了。

  李丽微笑,又推开了详情页:“这是你们的具体打分情况,看一下吧。”

  简时午也是十分震惊!

  他抬头看向打分详情页,就看到自己的项目小组评分居然是40分,剩余的则是大众评分。

  李丽解释说:“小组评分,就是你的任务完成度,我们的单项完成度满分是40分,昨天小时所在的项目组,按时提交了项目报告,不管过程如何,都算是圆满任务,所以这40分实至名归。”

  孙黎曼插嘴:“还多的10分呢?”

  “大众评分。”

  李丽看着简时午的分数带着欣赏:“每位普通员工可以为他加0.5分,昨天总共有15位同事给与小简评,还有五分是人事小姐姐给的,感谢他帮忙修了饮水机,省了不少麻烦。”

  一席话落,其余人沉默了。

  因为在其他人眼里,项目真的和简时午没有什么关系,项目组做完了工作,简时午这不是躺赢吗?运气真的太好了,原来干杂活就能赢啊,真的是让人有点不爽。

  孙黎曼说:“小简,你运气真好!”

  简时午苦笑了下:“别挖苦我了。”

  运气?

  他真的没觉得自己运气多好。

  如果有机会的话,他还是想选择工作的,毕竟没有人想被看成是个混子。

  让其他人没想到的是,直播间的观众风向一边倒:

  “我觉得小简的分数是他应得的。”

  “对,不是运气躺赢。”

  “其他人虽然工作过程中困难,但至少没有被排斥,但小简是一到18楼就被冷遇了。”

  “对对,俺也觉得。”

  李丽说:“我们今天重新提供了四个岗位,按照昨天的评分高低,顺序来选择职位,来,小简第一个。”

  简时午走到黑板跟前,看清楚了四个新的工作:

  1:协助项目翻译和整理工作

  2:协助完成新品发布会现场布置

  3:新项目客户纠纷案处理

  4:协助人事完成资料统计

  四个工作,好像1和3是真的文职工作,但是3的话把握又不是很大,简时午犹豫再三,最终选择了1,他会的语言种类比较多,翻译工作的话刚好对口。

  其他人也过来选择了。

  等所有人都选择完毕后,李丽还是对简时午招手:“走吧,带你去部门。”

  看到依旧是她来接自己,简时午有种不祥的预感:“丽姐?”

  李丽微笑:“怎么了?”

  简时午打听:“我们…这是去哪儿啊?”

  “18楼啊。”李丽一副你才知道的表情:“你不知道吗,这次的翻译工作就是配合端爷他们今天开会啊。”

  “……”

  简时午的表情凝固了。

  “怎么了?”李丽询问说:“你们昨天应该相处的不错吧,分数那么高,是高兴傻了吗?”

  在李丽还有些奇怪的目光下,直播间的观众们已经笑开了花:

  “真·不错。”

  “哈哈哈,高兴傻了可还行。”

  “我可以保证,孩子这绝对不是高兴的表情。”

  “不好意思,小简太好玩了。”

  四个直播间,本来是金辙他们的人气高一点,毕竟学历和能力都不差,普通学校出身的简时午最没有竞争力,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是爱看小简干活,乐趣多又多。

  十八楼。

  依旧是跟昨天一样的时间,简时午来了。

  但是他的待遇却跟昨天截然不同了,今天过来的时候,靠边缘有的同事会跟他打招呼:“小简来了啊!”

  “陆姐。”

  “小简,挺早。”

  “王哥好。”

  “小简啊…”

  这些人都是昨天交方案的同事,众所周知的是顾端这个人脾气很坏,尤其是到交方案的时候,更是有点不顺心就会喊人进去劈头盖脸的骂,昨天简时午作为小助理就不得不承担了一些传话筒的功能,也间接的替一些人抗住了一顿骂。

  今天来的时候,不少人对他的态度亲近很多。

  简时午看陆姐有黑眼圈,便询问:“陆姐昨晚没休息好?”

  “害,别提了。”

  陆婉叹了一口气:“昨天咱们提交的方案被总裁办打回来了,圈出了不少的问题,尤其是端爷,被按着改方案到凌晨呢。”

  其他同事也围了过来:

  “就是就是,我真的以前还没见过沈总那么严格。”

  “你们说奇怪不,以前也提交过方案,虽然也改,但是从来没有圈出那么多问题来的。”

  “要说挑刺但也不至于。”

  “但是总觉得…沈总似乎昨晚有点怨气啊。”

  “奇怪,也没人能惹到总裁办啊?”

  简时午也是听的一头雾水的。

  但是听到别人说沈成,他还是会习惯性的侧耳倾听,将这当成最重要的事情,有的时候在意这种东西也不是个人能控制的,就算不想承认,他心里头,沈成的分量很重。

  陆姐拍了拍简时午的肩膀说:“今天你有工作的吧,快去。”

  简时午不自觉露出苦笑来。

  其他人分外理解,陆姐安慰他:“别这副表情,其实他应该还蛮喜欢你的,之前有个助理过来,没两天就不干了,根本受不了他那个臭脾气,你是唯一的一个,不但没被他制住,还能让他憋住的人,加油,创造奇迹吧。”

  ?

  好像有哪里不对。

  虽然如此,简时午还是认命的去办公室了,这会儿八点多,顾端居然还没来上班,才一整个晚上,办公室犹如暴风过境,满地的纸,全是乱七八糟的铅笔画、抱枕,还有什么文件夹被扔的到处都是,昨天削好的铅笔甚至滚到了地上。

  ……

  哈士奇吗?

  简时午嘴角抽了抽,认命的开始收拾卫生,他以为今天是新的一天,开启自己的美好工作,没想到居然还是当老妈子。

  九点整,顾端来到办公室。

  昨晚凌乱的办公室被收拾的焕然一新,杯子里是泡好的蜂蜜茶,桌子上的削好的新铅笔,就连画画的草稿纸也被人换了一叠新的在桌案边,走到办公室坐下,有人将今天送来的新案稿子按照优先级帮他分好,工整的放在桌上。

  “咚咚”

  敲门声响起。

  顾端:“进。”

  进门的居然又是简时午,少年今天穿了一身素净的衣裳,白衬衫,浅咖色的七分裤,手里还端着个新的小花盆。

  ?

  顾端红毛都要翘起来了,他语气不善:“怎么又是你。”

  简时午转身将门关上,认命回答:“嗯,因为今天选的课题刚好是翻译。”

  这话该我说才对。

  为什么你一副我纠缠你的表情啊喂。

  顾端挑眉:“看来你挺喜欢当我助理的这份工作?”

  简时午:“就…真的是个意外。”

  顾端一副你看我信吗的表情。

  直播间的观众已经要笑惨了:

  “哈哈哈,端爷的潜台词是:你这磨人的小妖精。”

  “暗恋我直说。”

  “哈哈哈,多么美丽的误会。”

  简时午懒得跟他掰扯那么多,他把花盆放在办公室左侧的小阳台上,阳光下,少年的皮肤白皙的反光一般,修长的指尖拨弄几下多肉的小叶子,圆溜溜的大眼睛里盈满着柔情,面上还带着浅笑。

  然而,找茬的顾端没完没了:“谁准你擅自拿东西进来?”

  “您误会了,这个多肉原本就在您的阳台上。”简时午扭过头,声音软软的,“我早上收拾办公室的见它有一部分已经烂了,但是下面的部分还活着,就拿出去移植了一下,这样下面的还能重新长出来。”

  顾端哽住了。

  简时午疑惑道:“该不会,您一直没注意吧?”

  多新鲜啊,你自己办公室的花,待了那么久,你今天居然第一次知道这里有盆花呢。

  顾端被那水汪汪的眼睛看的心烦,他揉了揉头发:“我哪有空管这些!”

  “……”

  简时午倒也没借机嘲他,继续扭过脸摆弄自己的小花盆,植物总能让人心情好,多肉肉嘟嘟的,少年嘴角不自觉抿起一抹浅浅的笑,扭过头把花盆的位置摆好,确保既能安全成长,又能背阴,得到一个好的生长环境。

  这对于顾端的办公室来说,绝对是一个稀奇的风景线,干净的少年沐浴在阳光下,绿意盎然的小植物,卡哇伊的花瓶,一切的一切都有些违和,但又莫名让人觉得…舒适。

  顾端等了一小会,发现简时午没看自己,出声提醒:“你搞清楚,你的工作不是照顾花。”

  简时午回头,他立刻走过来,很兴奋:“那是有什么工作需要交代的吗?”

  ……

  顾端沉默了。

  他只是想把简时午喊来,但是没有想好给他什么工作。

  好在外面有人敲门:“端爷,都准备好了,可以开会了,咱们现在过去吧。”

  顾端立刻对简时午说:“把材料拿着,你不是翻译吗,愣着干嘛!”

  “好。”

  简时午都懒得理他那恶劣的态度了,反正有工作就行,明天指不定就见不到了,他跟这人置气才是脑子秀逗。

  开会的楼层不在18楼,居然是20楼。

  顾端的身后还跟着陆婉几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他们都挺严肃的,搞的简时午也不免紧张。

  陆婉悄悄对他说:“因为这次会议沈总会参加。”

  ?!

  简时午震惊的抬头看她。

  陆婉微笑说:“别紧张,你可能不了解沈总,但他其实除了工作严苛点,其余时候其实跟我们没太多交集的,你负责在端爷身边翻译就好,说不定都不会有机会说话的。”

  简时午想说,自己不是不了解沈成,严格来说,他指不定是这群人里面最了解沈成的那个,不过能不接触到沈总倒是让他彻底的松了一口气,现在他还没想好要用什么样的姿态去面对那个男人。

  ……

  二十楼到了。

  会议室里面坐满了各个部门的负责人,他们今天要针对新品做一个研讨会议,因为涉及到一些商业机密,这样的会议,直播暂时关闭了,简时午只能只身进去。

  会议室的位置已经坐满了,他只能搬个小板凳坐在顾端的旁边,这次会有一个远程的国际会议,季氏的产品覆盖全球,也就是说,会有不少国家区域的代理人也参与发言,这样的大场面很隆重,会议室内没人闲聊,一排排的电脑和文件,纸张的声音哗啦啦的。

  十分钟后,总裁办的人到了。

  玻璃门被推开,今天全局的分量人物到场,沈成穿着黑色的高定西装,从门口进来,先映入眼帘的是修长的腿,会议室的白炽灯落在他的身上,冷峻的眉眼如冰山一般,他身后跟着秘书和另外一个管理层,一进来,会议室的人全都哗啦啦的站起来了,颇为整齐。

  秘书走到首席为他拉开椅子,沈成淡漠的扫了一眼众人:“坐。”

  众人齐齐坐下来。

  简时午也回到自己的小板凳,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背后落着一道视线,如影随形一般,可是一抬头,坐在首席的男人根本没看他。

  ?

  自己难道是臆想症吗?

  沈成没看他,但是简时午却可以傻愣愣的盯着他出神,坐在首席的男人似乎察觉到了,他抬头,锐利的目光扫过来,直接和小翻译对上,那黑眸幽深深邃,让人瞧不出喜怒来。

  简时午被抓包,做贼心虚一般地低头。

  前面沈成秘书把PPT的设备调试好,开始准备让各个部门汇报一下这次的新品设计思路和之后的路线,大屏幕上国际会议的白布也接线成功了,随着周围的窗帘落下,所有人都将头抬起来,看向大屏幕。

  秘书看向沈成:“Boss,开始吗?”

  沈成点头:“开始吧。”

  先是由国外的那群人汇报工作,这是意大利的分公司负责人,他的英语很好,也是这时候简时午才知道原来顾端的英文很不好,所以当那位负责人说的有些快时,简时午会在旁边小声的给顾端翻译,有时候那位意大利人会冒出几句意大利语,简时午也能贴心的给顾端翻译好。

  会议室里很安静,大部分的是都在看着大荧幕。

  只有角落里的两个人窃窃私语:

  “没听清。”

  “纬度不同,他刚刚说纬度不同,还说发行的受众群体不一样。”

  “你这不能讲清楚吗?”

  简时午有些颓败,他认命地把椅子拉近一点,靠着顾端,又怕声音大会影响其他人,所幸就拉着红毛离自己近一点,就差没附在耳朵边讲话了,对于他们俩个人来说是翻译,但在别人的眼里可就不那么看了。

  坐在首席的沈成一抬头,就看到角落里的两个人离的很近,尤其是简时午,整个人都要贴到人家身上去了,尤其是说话就说话,靠那么近,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附在顾端耳畔的时候,距离脸庞就只有一寸寸的距离,就差一点点就要亲上去了。

  于是乎前面的人在汇报工作,下面的人认真翻译,坐在首席的沈总脸色越来越阴鸷。

  别人没察觉,只有靠的近的秘书感觉气温是越来越冷了,尤其是离的近的几个管理层,都暗暗心惊,难道是这次的方案真的太差吗,为什么沈总看起来气压那么低?

  ……

  就在其中一个人汇报结束后,下面的人在整理资料。

  沈成坐在那里,他的指尖在桌面点了点,秘书立刻过来询问:“沈总。”

  他们的面前是水杯,但是刚刚,杯子里的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沈成喝完了,他淡淡的看了一眼。

  秘书心领神会:“我去帮您倒杯新的。”

  沈成淡漠挑眉:“那会议纪要谁做?”

  荧幕上还有人在汇报工作,会议纪要的确不能没人来。

  秘书有些迟疑,就在她疑惑的时候,沈成淡声:“让其他人去倒。”

  其他人?

  可这里有闲着没事不用参加会议的人吗?

  秘书一个迟疑,扫了一圈会议室内,视线就和简时午对上了,这会已经是M国那边的汇报了,顾端大部分自己都可以,不是很需要翻译,所以简时午就无所事事的自己在那里坐着。

  …

  秘书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冲简时午招招手。

  于是,一整个会议室内的人齐刷刷地回头,都看向简时午,还不明所以的简时午站起身,疑惑的指了指自己。

  秘书点头,等人过来后轻声:“能麻烦您去外面等杯水来吗?”

  原来是这么个小事!

  简时午点头:“好!”

  旁边是沈成,他一回头就和沈成的目光对上了,男人坐在那里,懒洋洋的玩着手里的电子笔,只看了简时午一眼便别过脸需要看着大荧幕,似乎真的不熟的模样。

  简时午内心踹了他一脚,乖乖的拿着杯子走了。

  等他回来把水放到桌子上,国际会议差不多结束了,要换PPT展示,让部门负责人上来展示,那经理拿过总裁旁边的电子笔,调换到自己的PPT要开始汇报,却发现那电子操控笔居然失灵了。

  按了几下,页面没动。

  经理疑惑的看向秘书。

  秘书也很奇怪:“电子笔坏了?”

  那就代表讲的人不能及时用笔操控PPT了,要说一点跨几步来桌子的电脑前点击,效率会缩减很多,很奇怪,他们公司的设备都有人定期检查,怎么会忽然说坏就坏了?

  秘书有些为难的看向沈成:“沈总,笔坏了,看来只能他们人工了去操作了,等人事过来还得一会,不如让他们先开始?”

  坐在椅子上的沈成撩起眼皮:“人工操作?”

  秘书点点头。

  沈成轻启薄唇:“找个人在这里坐着切片。”

  秘书一愣,倒也是个办法,如果有人在这里帮忙切的话,的确省事,也让前面讲的人省的来回了,但是…找谁来干这闲活?

  沈成撩起眼皮,目光落在了刚倒水回来的简时午身上。

  …?

  简时午听了半天,疑惑的指了指自己:“我来吗?”

  看着自己面前的少年,唇红齿白,格外漂亮,秘书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你是实习生吧,能不能麻烦你一下?”

  倒也可以。

  简时午有些犹豫:“可我是翻译…”

  秘书连忙说:“没关系的,一会我把会议纪要发给端爷一份就好了,再说了现在到部分PPT展示了,翻译的工作量少很多。”

  简时午被说服了,他点点头:“那好。”

  因为沈成坐在首席,所以前面负责展示的电脑离他很近,简时午扫了一圈,有些疑惑:“我,我坐哪?”

  要是坐在最前面,那不是挡人视线吗?

  这会,却不是秘书回复他了,一直在旁边没开口的沈成说:“把你的小板凳拿来。”

  简时午瞪着大眼睛看他。

  就见沈成抬起头,那双黑眸直直地望着他,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坐我旁边。”m.w.com,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