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 > 第84章 早就有喜欢的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秘书正看着,猝不及防对上了沈成的视线。

  男人的目光锋利如霜,简单一瞥,威慑力十足,刺的秘书立刻收回了自己打探的视线。

  一个合格的秘书就是要懂的察言观色!

  不管领导是不是在揩油实习生,他都要忘掉不该记得的东西,只要领导不说话,他就是最哑的!

  道路在不停的转换,大约半个小时候,车子缓缓停了下来。

  简时午慢慢转醒,因为睡的比较满足,刚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甚至有些懵,轻声说:“到家…了?”

  起身的时候有衣服从身上划落,是一件价值不菲的西装外套,这是沈成的衣服,他甚至不需要去思考,因为这件衣服上是自己非常熟悉的味道。

  沈成的声音从旁传来,低哑而暗沉:“醒的很是时候。”

  简时午揉了揉眼睛,抱着衣服坐起身来说:“我怎么在车上睡着了,工作都没做完呢,害,你刚刚都怎么没弄醒我呀。”

  “弄了。”

  沈成意味深长的挑眉:“没醒。”

  简时午哽住,他当然不能猜到那么多,青年刚睡醒的声音软软:“真的吗,原来我睡的那么死啊…”

  将外套还给沈成,简时午眼睛沾染抹浅淡的笑意很感激:“谢谢。”

  沈成接过:“不客气。”

  前面看完这一幕的秘书不自觉的握紧了方向盘。

  畜生啊!

  天黑路滑社会复杂!

  外面就是简家的小洋房,他下车,抱着自己的笔记本和资料,站在路灯下冲车里的人挥手:“我回去啦。”

  沈成点点头。

  简时午抱着资料,像是想起了什么,又附加了一句:“还有,今天资料上的那些名词多亏你了,帮了大忙了。”

  暖黄的路灯下,他单薄的身躯笔直的站着,凌晨的夜晚有些凉,但青年莞尔一笑,却仿佛带着暖暖的阳光,让人心头温热。

  沈成的目光也是温和的。

  直到

  简时午又对着车鞠躬,轻声补充了一句:“谢谢沈总啦,我肯定会努力工作的。”

  他将这一切的帮助,看作是单纯对工作的帮忙,他将这关怀当成是上司对下属的照拂,他的称呼是那么的官方客套,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诛心的利刃一般尖锐。

  那一刻,车内的秘书都感觉到了凉意。

  沈成的眸子幽深,男人冷峻的面上看不出喜怒:“举手之劳。”

  简时午微笑:“那我进去了。”

  “嗯。”

  他们明明离的很近,却又那么的遥远。

  四年,足够改变许多东西,沈成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耳边仿佛还犹存那有些客套疏离的话。

  但是望着简时午的身影,他脑海里想起的是另一副画面,在那个光线明亮的教室里,穿着干净校服的小胖站在他的桌边,那双眼睛直直地望着他,用渴望而又腼腆的声音说:“课代表,我有道题不会,你能帮我看看吗?”

  秘书看到沈成的脸色不对,试着缓和了一下气氛:“现在的小年轻都还挺有礼貌的,可能是还不熟悉吧,所以还有些拘束呢。”

  拘束?

  沈成看着简家洋房的二楼,灯亮了,淡蓝色的窗帘一如当年,而那个没心没肺的小孩又何时拘束过呢:

  “沈成,周末来我家玩吗,我妈妈做了红烧肉!”

  “我这局又输了,沈成你帮我玩吧。”

  “沈成,你看看…”

  那扇窗户并不大,方寸露出来的灯光却莫名的有些刺痛人眼,车内的男人合上车窗,坐在车椅上,他侧目看着刚刚青年坐过的地方,安静的出神。

  所以,他们已经不熟了吗。

  …

  另一边

  简时午刚回到房间准备休息呢,三楼就传来了母亲的呼喊声,这么晚了父母居然还没睡就挺让人震惊的,他从房间里出来,对上了楼上甄美丽的目光:“妈?”

  甄美丽穿着睡衣说:“怎么这么晚?”

  简时午说:“加班了。”

  “吃了吗?”

  “在公司吃过了。”

  “哦…”甄美丽在简时午不备时忽然开口:“誰送你回来的?”

  简时午眼睛瞪大,犹豫半响老实回答:“沈成。”

  他以为父母知道了会说什么。

  毕竟沈成一走了之,自己妈妈之前对他那么好,这会知道他回来也不说一声,多少会有点难过吧?

  谁知,甄美丽却:“怎么没请人家上来坐坐?”

  简时午:“啊?”

  “不懂事。”甄美丽虽然年近五十,但风韵犹存,她拿着梳子梳着头发,边说:“前段时间就想着说让他来家里吃顿饭的,沈成这孩子也是,跟我们还客气。”

  这语气,可不像是有什么芥蒂的样子。

  简时午迟疑:“妈,你还跟沈成有联系?”

  甄美丽理所当然的点头。

  !!??

  在简时午不敢置信的目光下,甄美丽淡声:“你那是什么眼神,小沈多好的孩子,逢年过节都不会忘记问安,你爸爸常年出差,他还会安排人接待呢。”

  简时午傻了。

  甄美丽白他一眼:“看什么看,吃过饭了就去洗漱一下赶紧睡。”

  “…是。”

  简时午内心复杂,他机械的进了沐浴室,从屋内出来后这才看向了自己带回来的电脑和资料,现在夜深了,他也不准备真的继续工作了,但还是习惯性的翻了翻,本来只是随意的看看,但打开页纸后,却意外的在空白栏看到了熟悉的字迹。

  就如同曾经一样。

  在自己可能不会的专业用词后面,都有人用笔记详细的标注好了翻译,在自己睡着,或者不注意的角落,沈成总会默默地做好一切,替他排忧解难,这个男人从来都不会邀功,或者以此作为要挟,去索要什么。

  “沈成…”

  熟悉的字迹带来的是熟悉的安全感。

  简时午盯着资料本沉默半响,轻轻的笑出声来,心中是不可抑制的欢喜。

  他抱着资料本扑到床上,翻滚了两圈,直到睡意渐浓时,才低头轻轻的在纸页上落下一吻:“晚安。”

  …

  第二日

  《加油吧打工人》第三期!

  节目刚刚开播不到四五天,不仅是四位实习生已经渐渐有了小团体,就连观众也渐渐开始有了小团体,支持的人不一样,意见的分歧就大了。

  十八楼一大早非常热闹:

  “时午,太厉害了吧。”

  “真的快翻译完了。”

  “后生可畏啊。”

  “你昨天加班到几点啊?”

  之前部门的人都把他当小孩看,真的都觉得明星就是来玩的,能有人真的把工作放在心上吗?但是当得知简时午昨晚最后一个走,加班加点把资料翻译的那么多时,不少人从心底改变了思想,也慢慢接纳了这个孩子。

  陆婉看着电脑上的文档,啧啧称奇:“你居然出错那么少,而且这些专业名词你都没有弄错!”

  这可太难得了。

  如果不是有什么业界大能指点过,那这孩子就真的太给力了,不过想想,哪个业界大能大半夜不睡觉,屈尊降贵的去翻译这些东西?疯了吗?

  简时午不敢居功:“我也问了人,有朋友帮忙的。”

  陆婉说:“端爷?”

  简时午震惊,怎么会扯到他身上。

  “啧啧…”

  陆婉神秘兮兮的笑着说:“昨晚给你打电话了?放心不下你?”

  简时午那个苦啊。

  他是要否认还是要说什么?可的确接到电话了没错。

  其他员工也跟着笑,不过他们还是好心过来说:“时午,你知道吗,红姐回来了。”

  简时午:“红姐是?”

  陆婉解释说:“是端爷之前的那个助理哦,她不是前段时间发烧请假了吗,现在回来了,我估计如果你们节目组今天不会再分你到他哪里去了。”

  简时午点点头:“知道了。”

  其他人沉默,都等着他的反应,结果等了半天,简时午不但没反应,反而开始收拾桌子整理资料,一副我终于可以收工解脱的模样。

  ?

  陆婉:“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简时午动作一顿,想了想,他说:“希望还能有机会来18楼和大家再见。”

  “……”

  众人沉默了。

  他们有些失望之余,又有点舍不得,别的不说,这短短几天的相处他们都还蛮喜欢简时午的,如果他和顾端真的能成的话,说不定等节目录制结束,简时午就是经理夫人了,到时候还是有机会能常见的。

  如果不成的话。

  唉

  以后估计再见就难了呢。

  …

  简时午不知道众人所想。

  他将手里头的资料整理了一下,接着把剩下的部分做完,然后统一抱起来准时到顾端的办公室交接工作,做事就是要有头有尾,不管之后还是否在一起工作,都要有交待。

  跟在他身后的摄影小哥问:“你是想去跟端爷告别吗?”

  “这是一方面,”简时午严肃的说:“还得提醒他给我加分,这得有辛苦费。”

  摄影小哥乐了,观众也乐:

  “没有感情的赚分工具。”

  “哈哈哈,小简是个人物。”

  “很有上进心呢!”

  简时午敲门进去,果然看到了里面的顾端,因为汇报工作可能会涉及商业机密,摄影小哥便在外面等候,让他早去早回。

  办公椅子上的顾端顶着红毛:“今天怎么那么慢?”

  简时午好脾气的说:“我得整理一下资料一块发给您,不能漏了。”

  “嗯…”

  顾端胡乱看了一眼邮件里的文档:“还行。”

  简时午权当他夸自己了,他站在桌前,脸上挂着狡黠的微笑,像个得意洋洋的小狐狸:“满意请给我鼓励分哦~”

  青年以前穿着朴素,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那么好,穿了一身很活泼的衣裳,红色的米老鼠连帽衫可爱俏皮,他皮肤白,被艳丽的颜色一对就会显得更加娇嫩,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让人心都化了。

  艹

  这是撒娇吗?

  顾端莫名脸一热,为了掩盖只能怼人:“翻译的准确率高我肯定给分,用你提醒我!”

  简时午听到给分就高兴了,其他也不在意,反正以后也不在受气了,他闻言笑的更欢,挥挥手:“不枉费我昨晚那么辛苦了,那您一会看,我先走了。”

  昨晚

  这个词一出,顾端却瞬间冷却下来。

  他虽然平时对什么不上心,但绝对不笨,昨晚那个男人的声音一时没想起,但这会却在简时午转身的那一瞬想起来了,真的是那个人吗,居然是那个人!

  顾端皱眉:“站住。”

  简时午脚步顿住,狐疑的回头看人,就发现刚刚还吊儿郎当的顾端这会脸色却很阴沉,他看着自己,目光不善。

  简时午疑惑:“怎么了?”

  顾端冷笑一声:“我真没看出来,你野心不小啊。”

  ?

  什么啊?

  简时午皱眉:“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顾端见他这副无辜的样子就来气,他真的没有想到,简时午真的好本事,连那个男人都能靠上,该说平日伪装的太好吗?虽然这也不管自己的事情,但是想想却莫名的生气。

  对

  心思不正的人本来就该唾弃,趁早打消他这种想法才好。

  思及此,顾端反而悠闲了,他挑眉说:“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接近沈总的,但我必须得提醒你一句。”

  简时午心里一咯噔:“什么?”

  “你可能不知道吧。”顾端冷笑:“他其实早有喜欢的人了。”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