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 > 第85章 这不是演偶像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简时午有些错愕的站直身子。

  顾端以为他是受了打击,这才勾唇笑:“所以我奉劝你一句,不要再白费功夫,你自己是什么条件,他是什么条件,难道你没有一点数吗?”

  简时午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闻言轻声:“啊…”

  “啊什么?”

  顾端看他还不死心,干脆问:“你家是做什么的?”

  简时午站在他面前,唇红齿白的少年干脆利索的回答:“做生意的。”

  “……”

  他这么一说,顾端才注意到,简时午浑身上下都是名牌,细皮嫩肉看起来没吃过什么苦,一看就是在糖水里面泡大的孩子,既然家里是做生意的,应该很富裕,但是比起季氏肯定是差得远了。

  故而

  顾端挑眉说:“你自己条件挺好的,攀他做什么,季氏的财富不是你能想象的,以后他肯定也会娶一个同样富贵的妻子,还能想的起你吗?”

  他预期自己说完后,可以欣赏简时午有些受伤失落的目光,然而抬头,对上的那双眼睛宁静无波,干净漂亮。

  接着

  简时午微笑说:“季氏很有钱对吗?”

  顾端点头:“废话。”

  “既然那么有钱,也不缺钱,为什么还会为了钱娶一个家庭富裕的人?”简时午摸了摸下巴:“这不符合逻辑吧。”

  ?

  顾端一哽,居然一时回答不上来。

  简时午微笑着说:“难道你说的那个他现在喜欢的那个人,的确也是个千金小姐吗?”

  顾端哪知道。

  只知道沈成有个捧在心尖尖上的小宝贝,稀罕的很,守身如玉的像是非卿不可,很多人都把那小宝贝传成天仙了。

  顾端收回游离的思路,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漂亮的男孩:“关你屁事,肯定比你强。”

  简时午:“…喔。”

  顾端看他没心没肺的,又扎心一下:“你以为你在拍偶像剧呢,那样的大总裁放着金枝玉叶不喜欢,能看上你,顶多也就是玩玩而已,我是为你好才劝你,别老肖想一些不该想的知道吗?”

  他没什么别的意思,但却误打误撞的戳到了简时午的肺管子。

  炮灰和主角

  就连偶像剧都不会这么拍的。

  简时午嘴角勾起一抹笑,依旧是那样明艳的笑容,看起来却让人很难过:“放心,我都知道的。”

  顾端一哽。

  简时午听话了,他该高兴,但看着他那样的笑容,只觉得心里更堵得慌了,他有些后悔刚刚说出的话,但还不待补充点别的,汇报完工作的简时午已经离开房间了,留下来的只有青年送来那叠资料。

  顾端沉默半响拿起那些资料看了起来,却在翻开某一页的时候看到了熟悉的笔记标注,在此之前,他看到沈成的笔记从来都是各类文件的批阅和签字,而这次,他居然在这么普通的一页纸上看到了翻译的标注,很认真的标注,这一幕有点神奇又有点搞笑,其程度不亚于你看到一个大学霸认真的在做11等于几。

  “沈成…在帮他做作业?”

  顾端被自己的猜测吓了一大跳,毕竟按照他的想法,沈成是不会看上那些漂亮的小男生的。

  “叮铃铃”

  有内线的电话响起。

  顾端接起,反正是总裁办那边秘书的电话:“顾先生,项目组那边今天的新方案大概什么时候给,我好安排一下。”

  顾端说:“中午就可以。”

  “好的。”

  这是每天早上的例行电话,按照道理来说就可以挂掉的,但是没想到的是,在即将要挂断的时候,顾端却说:“昨天晚上…简时午是和沈总在一起吗?”

  秘书顿了顿:“这个要去问员工本人吧。”

  “我已经知道了。”

  顾端莫名就是很在意,他说:“可是沈总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吗,怎么会…还和简时午呢。”

  电话那头沉默半响

  接着

  王秘书笑了笑说:“但也没人说过,不是他啊。”

  “……”

  这个世界太疯狂。

  十点,重新分配任何工作了,实习生们各自单飞了几天,这次终于到了分组。

  前头的李姐说:“接下来我来公布一下这几天大家的总分数。”

  简时午:230分

  苏羽落:298分

  金辙:309分

  孙黎曼:223

  一个令很多人没有想到的分数,毕竟在一开始,公布众人分数的时候,这里学历最吃亏的人是简时午才对,但没想到这个普通院校的男孩居然不是最差的。

  孙黎曼冲简时午笑了笑:“小时,不错啊。”

  简时午礼貌而谦虚:“侥幸而已。”

  孙黎曼又夸金辙说:“不愧是你啊,分数那么高,我们这里的第一名啊!”

  金辙笑了笑:“我还好,因为运气不怎么样,只能多努力了。”

  这话不知道在内涵誰。

  四个实习生的关系并不太好,简时午和金辙更是相互无言,他只有和苏羽落的关系还好些。

  观众们也都看在眼里:

  “金辙说话真的emm…”

  “拜托,那么玻璃心,说你了?”

  “金辙本来就很优秀啊。”

  “老阴阳人了,真的。”

  不管观众怎么评价,任务都还是要分的。

  李丽说:“鉴于大家都已经实习好几天,我们对大家的实力也有了相对的认可,现在有两个案子需要你们去跟,最终我们会根据两组的进度来决裁出完成度最高的组合,而我们也设定了奖品…”

  其余人都竖起了耳朵听。

  李丽微笑说:“我们的奖品是300分。”

  非常诱人。

  《加油打工人》是一个积分制度的节目,三个月的职场生涯拍摄,最终积分最高的人可以获得季氏的代言,这可不仅仅是一个代言,众所周知,季氏是全球最大的电子信息互联网公司,它覆盖的范围之广包括:手机电脑电子产品,时下最热门的游戏,娱乐视频软件运营,日流水过亿。

  也就是说

  能拿到季氏的代言,就可以成为名牌手机电脑,甚至是各大热门游戏的代言人,非常的有咖位,也很有逼格,在圈内都可以算的上是比较顶级的资源了,可以说,如果季氏想捧誰,只要铺天盖地的推广,可以覆盖人们的大小生活。

  孙黎曼已经惊呼出来:“这么高的分!”

  李姐点头:“你们是小组战,每个小组两个人,这次的项目限时一周,如果失败的话会扣50分。”

  没想到居然涉及到扣分了,众人互相看了一眼,神色各异。

  接下来就到了分组的时间,采取抽奖模式,抽到一对数字的人自成一组,简时午从箱子里拿到了2,他还没开口呢,旁边传来一道有些刺耳的声音:“誰是2?”

  简时午转身,和金辙四目相对。

  这一瞬间,彼此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不愉快,然而演技都不错,至少面上都是笑的。

  金辙伸手:“既然我们接下来是一组的话,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争取能拿到300分。”

  简时午微笑:“请多指教。”

  观众也是看戏:

  “这两人凑在一起怎么那么不让人放心?”

  “哈哈哈我也这么觉得。”

  “我觉得他们俩不打起来就不错了。”

  “看戏。”

  李姐说:“既然分组已经分好了,1是A组,2是B组,你们自己选一个组长,过来领取方案。”

  简时午侧目看向金辙,就见少年推了推眼镜说:“我去吧?”

  “可以。”

  金辙虽然看着文静,但很有控制和表现欲,率先上前拿到了方案后也不管身边队友,自己先回来开始看了。

  还是前面的李姐介绍说:“你们需要注意,这次你们要对接的都是我们真实的客户,还有,时午那组,你们的客户之前我们已经有同事对接过了,但是对方并没有与我们达成一致,准确的说,已经对接过三次,都无疾而终,所以你们在处理的时候,可以参考之前人的经验,知道吗?”

  简时午说:“知道了。”

  他们这一组金辙已经自认为自己是组长,但是李姐叮嘱人的时候却越过他直接和简时午交代,这让一向有些骄傲的金辙暗自皱了皱眉。

  另外一组已经领了文件回去了。

  简时午对金辙说:“我们也回去看一下吧。”

  金辙点头:“可以。”

  他们领到的是一个软件合作案,客户方是一个大型连锁宠物品牌的负责人,他们最近在A市扩张,想与季氏研发合作,针对他们的品牌设计单独的APP,而这其中几项功能的维护费,甚至涉及到的成本问题就成了双方来回扯皮的商议点。

  负责这个案子的主要人是当初面试他们的短发女人姚桃。

  姚桃说:“这个呢,算是一个小客户,所以就交给你们全权去跟对方谈,如果谈成了最好。”

  简时午憨憨询问:“谈不好呢?”

  姚桃微笑的说:“那就让我们的人去谈啊,反正之前也失败过几次,多你们一次不多。”

  “…好吧。”

  姚桃拍拍他的肩膀说:“加油!”

  之后女人就放心的离开了,把施展拳脚的空间留给了年轻人,剩下简时午和金辙两个小白开始看项目。

  金辙说:“我把之前那些前辈的方案都要到了,我们针对对方那些不满意的问题点给出我们能做的让步,拿出新的可行性方案来,等过两天再约客户见一面。”

  简时午说:“好,那我来…”

  “你就帮我整理一下资料就好了。”金辙阻止了他:“写方案我来就可以了。”

  简时午皱了皱眉。

  金辙推了推眼镜说:“因为…我觉得你之前在18楼那里不是做助理嘛,你也没有经验,我前两天也跟了一个项目,写这些还算是有点心得,你帮忙就好了。”

  这话说的没毛病,但细细品就很有问题了。

  因为每个组也不是赢了就能一起分300分,而是赢的那一组,表现最优异的人可以分300分,金辙把这些核心的东西都包揽了,摆明就是想独吞那300分不给队友表现的机会,就算简时午没有跟过,也可以学,但他却直接拒绝了。

  然而

  简时午却不生气。

  金辙抬头的时候,对上的是少年微笑的脸:“好啊,那你来吧。”

  金辙有些意外,但到底是达成目的了,便也没说什么,继续开始准备做方案,旁边的简时午在整理资料,在这个过程中他将这个项目的具体流程摸透了,可能他在专业的方面是比不过金辙,但是从小简自成做生意的时候,他在旁边看,对谈项目的人情世故却非常了解。

  金辙在纠结那些条例的时候,简时午却注意到,项目负责人陆某本人就很喜欢养宠物,他本人有一只很漂亮的田园猫宠物,这只猫不怕人也不咬人,平时陆某谈生意的时候甚至都会把猫带在身边,他一直有这个习惯。

  前两次来季氏谈生意,陆某却没有带着猫。

  简时午对金辙说:“我觉得很奇怪,这里有一个客户资料调查,说陆先生以前谈生意都会有他的猫陪伴在身边,但是我们这次…”

  金辙正在写方案文档,并不想听:“我们负责谈的是生意,跟他的猫有什么关系,你把资料文档整理给我就好了,其他的不用看。”

  “……”

  简时午便不再和他聊。

  然而直播间的观众有了意见分歧:

  “我觉得小时很细心啊。”

  “金辙也没错,他只是想高效率完成任务而已。”

  “他就是不对,你们是搭档,就不能对搭档尊重一点吗?”

  “哎…太年轻了。”

  两个人负责的版块不同,简时午一直在做辅助,帮助金辙整理他需要的文件和资料,而金辙则是专心致志的做文档,他们预计是在明天和陆先生约一下时间。

  金辙说:“我给陆先生打个电话。”

  简时午没意见。

  电话拨通的时候,金辙自信满满,然而让他有些没想到的是,电话“嘟嘟”了几声,那边接了,但却没多少耐心:“誰啊?”

  金辙连忙说:“陆先生您好,我们这里是季氏的,关于APP具体问题,我们想和您再详细谈谈,您看您明天有时间吗?”

  陆仁义说:“我啊,我最近没时间。”

  ?

  这是意想不到的情况。

  他们的周期总共就只有七天,如果七天内都见不到客户的话,就算之前做的准备再多也是白给。

  金辙皱了皱眉说:“那您看哪天有空?”

  陆仁义说:“我最近都不太有时间,大概下周吧,下周有空。”

  完了

  这么一拖的话,如果一次谈不拢,他们就宣告失败了。

  就在金辙有些慌时,旁边一直没说话的简时午却凑了过来,少年的声音清脆悦耳:“陆先生,如果您比较忙的话,您看我们过去到您那里可以吗?”

  金辙震惊的看向旁边的少年。

  少年却轻声说:“不会耽搁您太多的时间的,我们时间比较自由,您可以定。”

  这番话下来,对方果然犹豫了。

  半响

  陆仁义说:“那好,你们后天下午来我们猫咖这边吧,额,大概有二个小时的时间嘛,你们看可以吗?”

  简时午微笑:“可以的。”

  这事情才敲定。

  金辙侧目看向简时午说:“你怎么知道他会同意我们过去。”

  “不知道啊。”简时午无辜耸肩:“就是提议一下试试,又不会少块肉。”

  “……”

  金辙沉默了。

  对于一个凡事都要有条理有计划的人来说,简时午这种随机应变的人对他们来说冲击很大。

  观众也乐呵呵的:

  “小机灵鬼。”

  “这个反应真的很快。”

  “小时关键时刻给力。”

  “宝贝好可爱,票都给你!”

  “看到他我就想起了当年在职场也被排挤的我,小简加油,给你投票。”

  从前几天开始,节目组就已经给嘉宾开始了观众投票通道,观众们每个人都有加油能量助力,每个人都可以给喜欢的嘉宾投票,一万个投票可以点亮一张助力能量票,而助力能量票可以给嘉宾们争取很多小的植入代言。

  一天结束后,录制结束后的嘉宾们可以看到能量票的情况,当前的排序为:

  简时午:1430票

  金辙:640票

  苏羽落:890票

  孙黎曼:910票

  这样的票数是很多人意外的,因为在节目里业务能力并不出彩的简时午却意外的有观众缘。

  他很笨,初入职场的时候身边有人厉害的同事,他只能强打起精神才不会显得很可怜;他很惨,遇到了一个脾气爆炸的上司,有什么苦也只能往肚子里咽;他很倔强,被人质疑后就堵着一口气,加班到深夜。

  他是那么的笨拙又坚韧的活着,身上好像有太多普通人的缩影。

  他似乎很不幸,但他又是那么乐观积极,他笑起来真的很漂亮,让人好像就会忽略那些不公平与苦难了,有些人的出现就想月亮一样,高高悬挂在天上,皎洁而夺目,看着他的时候,就算是漫长黑暗,也没有难渡啊。

  ……

  金辙坐在回程的车上,看着这票数,目光暗了暗,怨气在眼中慢慢凝聚,让人原本清秀的五官竟然有些扭曲。

  明明一整天做方案的都是他,明明简时午只能算个辅助,明明他才是付出最多最优秀的那个人,为什么观众就是看不见他?!

  “简时午…”

  念出这三个字都显得有些咬牙切齿。

  金辙用力关掉屏幕,他发誓,一定会证明给所有人看自己的优秀。

  翌日

  今天是要去见客户的重要日子。

  简时午一大早也准备了很多,他前两天通过很多客户调查发现陆先生真的很爱猫,他们约见的地点是个商务大厦,陆先生可能会带着猫过去,为此他特地在网上学着煮了猫饭放在便当里,一会如果见到了,先给猫留个好印象!

  “叮铃铃”

  有电话打过来了。

  是楼下姚桃的电话,简时午出去接电话,又下楼帮姚桃拿了一次包,他们约的车就到了。

  姚桃说:“上车吧,你把金辙喊下来。”

  简时午想起来:“我的包也在上面呢。”

  “你让金辙帮你拿下来好了。”姚桃干脆说。

  简时午想了想觉得可以,所以他拿起手机给金辙打电话让他帮忙把自己的包拿下来,电脑那头的人不情不愿的答应了。

  楼上

  金辙开始收拾这次要带的东西,因为这位陆先生脾气当真不好,也不好对付,所以他很全面的带上了非常多的资料,看到旁边简时午的包时,手中的动作顿住了。

  “这是什么?”

  金辙看着便当里的肉糊糊,皱眉:“见客户带这个干什么?”

  他想起简时午说什么猫的就很反感,所以他就最讨厌简时午这种不踏踏实实干活就喜欢旁门左道的人了,所以说他就是没法跟自己比,家境不好,学历不好,做的东西也上不得台面,这么想着金辙把便当拿出来放到一边,金辙只拎着包就下楼了。

  …

  刚接过包的简时午还没察觉出来有什么不对,一行人朝着目的地行驶。

  到了地方后发现是个比较宏伟的商业娱乐大厦,姚桃先上去准备,简时午和金辙在楼下等陆仁义,离别的时候姚桃还反复说:“这个陆先生脾气不太好,你们俩有点准备。”

  这会那辆车过来的时候,两个人都提心吊胆的。

  接着,车停下,车门被打开,一个男人从上面下来,随着他慢慢走近,简时午不自觉的瞪大了眼睛,当着摄影师的面,他几乎不太置信喊出来:“你…”

  四叔?

  你怎么在这?

  这不是自己老爸的兄弟吗,以前见过,但是那个时候老爸说他叫…陆大柱啊!

  可能是简时午的目光太震惊了,陆仁义看到人也很震惊的,他走近了说:“你们就是季氏的?”

  金辙点点头:“对,您好,我是金辙,这是简时午。”

  陆仁义点点头。

  他有些意外的看着简时午说:“你在季氏啊?”

  简时午轻轻点头,有点不祥的预感,以前这位四叔就是特别口无遮拦的,什么玩笑都敢开,尤其是他和老爸算是从小穿开裆裤的兄弟,所以对自己家也很有了解,也明白他们家和季家的千丝万缕,甚至就在简时午心里忐忑的时候,果然就听陆仁义说:“你真的在季氏啊,这也难怪,我就说嘛,说到底还是跟对象亲,你果然最后到你那个小男朋…”

  “咳咳!”

  简时午忽然开始重重的咳嗽起来,他提高音量:“陆先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