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 > 第88章 他吃醋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行人在互相猜测,纯属当八卦娱乐,只有坐在桌案边的简时午心里忐忑又不安。他们这会在项目组做最基础的翻译和打下手的工作。

  玻璃门被敲了敲

  陆婉走进来说:“下午要的那个文件好了吗?”

  简时午站起身来把几个文档交给她:“陆姐,都在这里了,您看一下。”

  “好。”

  陆婉对简时午说:“对了,端爷昨天熬夜了,你帮忙煮一杯咖啡送去他办公室。”

  简时午:“好的。”

  虽然他现在已经不是顾端的助理了,但是只要他在18楼的时候,就会被使唤干各种杂碎事,一开始其他实习生还会羡慕一下,但自从发现真的只是单纯的跑腿后,也没人搭理了。

  简时午对其他人说:“我出去一下。”

  孙黎曼摆摆手。

  从办公室出去,简时午漫游一样的走到茶水间,尤其是接热水的时候,甚至被烫了一小下。

  “嘶”

  他疼的倒抽了一口气。

  后面的同事连忙过来说:“没事吧?”

  “没事。”

  “怎么了啊,是不是走神了。”

  “嗯…没注意。”

  不好意思耽搁后面的人接水,简时午快速的闪到一边去了,嘴上说着不在意,但还是会控制不住的乱想,空白的这四年太令人窒息了,他对沈成的生活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如果…

  那个金发美人真的和他关系匪浅呢。

  一想到这个可能他就觉得心脏隐隐作痛,他甚至不敢往深了想,怕自己没出息的掉眼泪。

  端着咖啡走进顾端的办公室,正赶上顾大爷老大不爽的时候:“你属蜗牛的啊你,这么慢?”

  简时午老实巴交:“对不起。”

  “算了放这吧。”顾端手边刚好有东西,他说:“我去下总裁办送给文件去审判,你把地上那些纸收拾一下。”

  简时午端着咖啡说:“嗯,您现在就要过去吗?”

  顾端皱眉:“怎么,你有什么事?”

  “不是。”简时午把咖啡放下说:“我听说那边现在有客人,是个姑娘,你现在过去的话可能总裁办那边还在会客。”

  顾端想说管自己屁事。

  但是转念观察了一下简时午菜色的脸,一向是不怎么转动的脑瓜子一下子就脑补出来了各种戏。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顾端说:“我自己过去是打扰,两个人就不是了,你跟我一起上楼去。”

  ?

  简时午震惊:“这是什么逻辑啊?”

  “费什么话。”顾端说:“去还是不去。”

  “去。”

  简时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同意了,怀揣着一种怎么样的心情就同意了,因为之前节目组有和季氏签的合同里有些地方是不能拍摄的,如果要上楼的话,摄影师是不能跟去的。

  这一路上,两个人都异常的沉默。

  “叮咚”

  顶楼到了

  简时午迈着步子走,心事重重的,竟是不知不觉的走到了顾端的前面去,前面的玻璃门王秘书居然不在,简时午站在门口朝里面看去,最里面的木质大门虚掩着,隐隐约约传来女人的声音。

  只开了一条小缝隙,不偏不倚从他所站立的地方能看到里面一点点的光景。

  稍微看清些后,他瞪大了眼睛。

  偌大的楠木办公桌前,有个肤白貌美的女人斜斜的依靠在桌案边,她的皮肤白皙,红唇夺目,手中拿着白瓷的勺子作势要往沈成的嘴边送,坐在椅子上的男人与她面对面,距离很近,暧昧的很,看不清表情,但却引人遐想。

  那一瞬间,简时午僵在原地,如遭雷劈。

  身后传来脚步声,顾端的声音慢悠悠的传来:“你走那么快干什么,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

  前面站在玻璃门的人骤然转身拉住了顾端的手。

  顾端震惊的看着他:“干什么?”

  简时午拉着他往外走,步伐有些慌张和凌乱,他轻轻地喘着气,没有做出回答,只是把人拉到了回来,一直到电梯跟前。

  “叮咚”

  电梯门开了。

  王秘书拎着东西进来,看到他们俩很奇怪:“顾总监?简先生?”

  顾端胡乱点头,拉着他的那双手细软又温热,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刚刚回头的时候,简时午那双黑黝黝的眸子好像是通红泛着水雾的,这会儿面前的人一直低着脑袋,他也不好确定到底有没有哭鼻子。

  王秘书疑惑的询问说:“二位是来找boss的吗?”

  简时午不说话,像是哑巴一样。

  顾端把手里的文件递给秘书:“既然你来了那正好,这个你交给boss吧,我就不过去了。”

  王秘书接过,他意味深长的看了简时午一样。

  电梯门还开着,简时午对着秘书鞠躬后便进去了,顾端也没多说什么也进去了,这一切好像没有哪里不对,但是哪里都不对,气氛怪怪的,全是尴尬。

  “怎么了这是…”

  王秘书自言自语,踏进办公室后,透过缝隙看到了办公室里的女人,有一瞬间,他好像悟了!

  “咚咚咚”

  他轻轻敲了门。

  靠在卓岸边的金发女人侧目看过来,微笑:“王秘书,好久不见。”

  王秘书毕恭毕敬道:“朱莉亚夫人,贵安。”

  朱莉亚穿着白色的纱裙,她看起来三十岁出头,但其实已经四十多了,她有着西方女人的成熟韵味,和令人过目难忘的美貌,但她开口却是流利的中文:“我早上听管家说沈成病了,所以就过来看看,你也真是的,怎么照顾的人?”

  王秘书连忙说:“是我的失职。”

  这不是季总前两年娶的夫人吗。

  说起这个夫人也很有意思,她好像在很久以前就担任季总的秘书了,前两年季总出车祸的时候,车子都被毁了大半,是这个女人临危之际护住了他,甚至双腿都粉碎性骨折,她穿着纱裙,遮掩了下面的假肢。

  后来的事情秘书其实也不清楚。

  只知道后来季总昏迷了大半年,沈成的处境艰难,那个时候也是秘书在医院里鼎力的支持,才让沈成的日子好过许多。

  朱莉亚看向沈成说:“晚上早点回去吗,我最近学了几道中国菜,听说很

  滋补身子…”

  沈成面不改色说:“不必了,我不爱喝汤。您送给父亲滋补滋补更合适。”

  朱莉亚脸色白了白。

  自己送来的汤沈成是一口没喝,她其实真的很想和沈成处好关系,一来是不想让季远生为难,二来也是听说了沈成自幼丧母,她想照顾沈成,但却总是不得其法,反而总是让自己陷入了一些尴尬的处境里。

  这两年,她和季远生都做了努力。

  季远生将所有的股份都转移给了大儿子,而她也将自己在公司培养多年的心腹和势力都给了沈成,嫁入豪门的时候她不是没有想过滔天的富贵,可她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什么才是自己能把握住的,她现在只想安分守己的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

  朱莉亚稍微站直身子,有些尴尬的说:“我只是关心你。”

  “是吗?”

  沈成姿态慵懒的靠在椅上:“你的心意我收到了,请回吧。”

  “……”

  果然还是被拒绝了啊。

  朱莉亚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她知道沈成肯定不会和她亲近,这些都是徒劳的努力,但她总是想表现出来,让沈成看到她的诚意的。

  王秘书不敢多言,他把文件送过来:“boss,刚刚我来的时候,遇到了顾总监是简先生,他们俩刚刚好像来过,让我把这个给您。”

  沈成听到简的时候眉头微不可闻的皱了一下。

  朱莉亚在旁边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沈成看也不看她:“王秘书,送客。”

  朱莉亚:“哎…我…”

  王秘书连忙转身对女人说:“朱莉亚夫人,我们boss要忙了,您先请回吧。”

  朱莉亚还想说什么,但是看沈成看都没看自己一眼,气的有些闷气,只好转身离开了。

  沈成没看文件,只问:“什么时候走的。”

  “刚刚。”秘书看了一眼手表:“大概五分钟前。”

  五分钟

  沈成眯了眯眼,大概回忆了一下,心里慢慢有了点不祥的预感,他沉吟片刻,询问:“当时他…看起来还好吗?”

  王秘书想了想,老实说:“不太好。”

  “低着头呢。”王秘书挠挠脑袋:“但是好像不太开心的样子。”

  接着

  他一抬头,就破天荒的看到了沈总紧锁眉头的样子。

  嗨,稀奇了。

  当年就算是第一次参加董事会仪的时候沈成都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就算是与商业圈最难搞的那位客户谈判的时候,他也没有露出这样困恼的神色。

  接着

  王秘书看到沈成拿出了手机,他似乎拨打了一个号码,面色认真的在等待对方接通,然后,电话铃声响了一会,半截停了,显而易见的被挂了电话。

  他被挂了电话。

  沈成微微皱眉,又尝试拨打了一下,同样被挂断了。

  前面的王秘书将这一切尽收眼底,跟在沈成身边这几年,看着他的身份和地位水涨船高,已经很少有人敢给他甩脸子了,估计挂电话的还是头一回,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王秘书低下头,嘴角勾起,只有点想笑。

  前头传来凉凉的声音,带着十足的寒意:“这么好笑?”

  王秘书一个激灵,立刻直起身子,接触到沈成的死亡凝视后彻底笑不出来,他是一个专业的秘书,必须以解领导之忧为己任。

  “那个…”

  王秘书小心斟酌了一下,提出不成熟的建议:“要不,我一会用内线拨一下试试?”

  沈成挑眉,面无表情。

  王秘书连忙给出第二套方案:“或者一会您把这个文件看一下,然后我再联系项目组的人把他拿回去,这样的话,说不定简先生就愿意见您。”

  沈成修长的指在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点着,似乎想确认什么,他看了一眼秘书:“你觉得,他为什么不想接我的电话?”

  这个问题我不好回答啊。

  说的不好吧,得罪boss,说的好吧,指不定会得罪未来的boss夫人。

  王秘书迟疑了一下,试探的回答:“您觉得,首先得排除一下手机没电。”

  “…再废话一个字这个月奖金扣掉。”

  王秘书仿佛瞬间被打通了任督二脉:“那只剩下一个可能就是他看到您和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在办公室勾三搭四不清不楚所以吃醋了!”m.w.com,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