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 > 第101章 清风月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电话这头,听到了回答的方婷玉呆傻住了。

  没有任何一刻的震撼感会比此刻更要令她震惊,其实,她是见过沈成的,在一次商务宴会上,一群重量级的商业巨咖年岁都不小,有的油头粉面,有的肚大腰圆,有的纵然保养不错,也看得出年岁已高。

  唯有沈成鹤立鸡群,成熟英俊的男人内敛而不张扬,但却轻而易举的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如果真的有对黄金单身汉的评级的话,那么方婷玉敢说,那天晚上,打沈成主意并且意图下手的人比任何时候都多。

  “沈总…”

  方婷玉艰难的确定:“您的意思是?”

  沈成的声音慢条斯理的让人觉察不出情绪来:“我以为我的意思很明白,季氏一向崇尚的商业交际守则是有来有往,倘若我爱人的确受惠于你,今天这歉你不必去道,我代他道声谢,倘若方小姐真的有做过对他不利的事…”

  男人的声音压低了些,短暂的停顿更是让人呼吸一紧。

  接着

  方婷玉似乎听到他冷笑一声:“那这个歉也不必去道了。”

  一股凉意直袭人的后背,还不待女人反应过来电话便已经中断了,有保镖在这里方婷玉不敢开扩音,所以顾灿灿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到方婷玉的脸色十分难看,不仅不再央求要进去,反而是拉着顾灿灿回了房车里。

  顾灿灿急切万分:“说什么了,沈总愿意原谅你吗?”

  方婷玉轻轻摇头。

  最终在顾灿灿的催促下她终于开口慢慢的将沈成讲的话说给顾灿灿听了去,得知原委后,顾灿灿脸色就变得与方婷玉一般惨白难看,两个人原本都不拿简时午当回事,谁知道一朝不慎,居然踢到铁板了。

  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事情是当季氏把风向和态度标榜出去后,业内不少人就像是忽然发现了风向标一般,不少人已经开始暗自打主意来抢夺资源了,方婷玉的确是上半年比较火的流量小花,但她却是没什么根基的,火的太快太扎眼,便容易被针对。

  顾灿灿说:“你赶紧给王公子打个电话去!”

  方婷玉也想到了这一层:“对,我还有王公子呢,王公子是不会不管我的。”

  两个人此刻都将宝押在了最后的靠山身上。

  方婷玉想给王公子打电话,打了几遍后无论如何都打不通,她有些生气,但是依旧不愿意放弃,而是继续拨打下去,在电话打了几遍后,那边终于有人接了通讯,就在方婷玉准备开口时,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女人的声音:“喂~你谁啊?”

  方婷玉脸色一变:“你是谁?!你让王勇接电话!”

  “我”女人勾唇一笑:“你管得着吗,不跟你说了,我和勇哥还有事,拜拜啦。”

  电话被猝然挂断。

  方婷玉还想说什么也戛然而止,她看着通话页面消失,整个人的手都有些颤抖。

  旁边的顾灿灿也算是觉出味了,她询问说:“怎么回事,王公子他怎么和别的女人搞上了?”

  “你问我我问谁啊?!”

  因为心情不佳的缘故,方婷玉语气也不自觉有些冲,这些日子娇惯着脾气,一顿乱吼出来,让顾灿灿被呛住,眼看靠山王公子也没了,顾灿灿也是恼火了一天,当下也没了好脸色:“方婷玉,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你的经纪人不是你的老妈子,现在搞成这样是原因是因为什么你比谁都清楚,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最好把当初泼水的人都善后处理好,否则要是被发现了,可没人救的了你!”

  两个人对呛,车内一时间充满了□□味。

  方婷玉被劈头盖脸一顿骂,却说不出反驳的话来,风光无限了这么久一直被各种捧着,经纪人也几乎没有跟自己说过重话,没有想到的是,今天却破天荒的骂了她,而一直以来的金主此刻似乎也和别人贱货搞上去了,这些压力堆积到一起,几乎要将她逼疯。

  “砰!”

  车子到了地方,顾灿灿第一个下车头也不甩的离开了。

  方婷玉将脸扭向助理,气呼呼的说:“小圆,当初我让你去安排的人你处理的怎么样了封口费都给好了吗,现场确定不会有人说出去吧?”

  被称为小圆的助理听到被唤就是一个哆嗦。

  方圆有些畏缩的说:“玉姐,那个泼水的粉丝已经安排出国了你放心,不会有人知道她的身份的,至于其他人,也都有在联系了,有一小部分在场的人没有联系到…”

  “这都多久了好联系不到?”

  仿佛要将在经纪人哪里所受的气都发出来,方婷玉脸色扭曲了一瞬,她拿起手边的包砸了过去:“我养你这个废物干什么?”

  方圆像是预料到她会扔,下意识的躲过去了。

  没想到她这样的行为反而更是刺激到了女人,她直接过来扭了方圆一把,怒骂道:“你躲什么,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啊,你也觉得我要倒台了是不是?!”

  “没有。”方圆痛的眼泪都要出来了:“我没有的姐姐。”

  见她求饶方婷玉这才罢休,还不忘记威胁她一句:“你最好没有,如果我要倒台了,你也别想在圈子里混了,就你这个学历和资历,去哪里还会有这么高的工资,你父亲的病还想不想治了?”

  方圆连忙说:“我知道,我都知道的…”

  翌日

  可能是因为正主多年的放纵,方婷玉的粉丝们即使在官方有出来放出解约合同时,依旧不愿意放过简时午,不予余地的作妖,甚至在已经被经纪人私底下敲打和警告后,有些年纪小的粉丝依旧不懂的收敛,网上各种关乎简时午的动态里活跃:

  “当时我们都到现场了,甚至还在化妆间的走廊看到过玉姐,距离上台就剩下那么一小会,能有什么原因,肯定是简时午耍了手段。”

  “好像也有人在现场看到姐姐了。”

  “姐姐真的惨,临时被换角色。”

  “简时午是背后有金主吧,资本的力量真雄厚。”

  一旦有了质疑和节奏,舆论就变的错综复杂。

  甚至还有粉丝为了证实当时的确是简时午抢角色实锤,放出了当时简时午在台上走台,方婷玉甚至在一个角落看秀的照片,明显可以证实,这绝对不是因为什么个人原因取消的合约,这些证据一出,方婷玉的粉丝们简直开始替正主感到了莫大的委屈,甚至有些牵连到了现实,到医院蹲人。

  简时午出院的当天,却意外碰到了一个人。

  “你……”

  为了不被人认出,他们没有走电梯,而是走的楼梯,下楼的时候,在14楼的楼梯道内,意外遇到了一个在楼梯间和医生正在交流,一边哭泣的女孩子。

  医生说:“这个手术不能再拖了,给你们家已经很优惠了,这八万你还是尽快缴纳上去。”

  方圆抹着眼泪说:“医生,我求求您了,我这个月底交行不行,先给我爸爸做手术吧。”

  医生无奈的摇了摇头,抬头看向楼梯,瞧见下楼的一伙人,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离开了楼梯间,只剩下流泪的女孩站在原地不停的颤抖,当简时午走下来的时候,才有些惊讶的说:“你是…方婷玉的助理?”

  他们在化妆间有过一面之缘。

  方圆一愣,有些惊诧的抬头,和简时午的目光对上了,她也有些意外在这里碰到他,惊慌又无措的后退,甚至还带着点心虚。

  猴子从口袋拿出一包纸:“你没事吧?”

  方圆不敢接,摇了摇头,一句话都不敢说。

  小姑娘那天在方婷玉的身后站着,存在感很低,简时午其实不太能注意到的,之所以还有印象是因为那天这个小丫头在他被方婷玉刁难的时候,总会轻轻的在旁边替自己说话,虽然效果不大,但这份心意还是领了。

  见她哭的悲惨,莫名的,简时午想起当时在医院得知了父亲抢救无效时满心的悲怆,那时他也在这样的楼梯间痛哭过,相同的场景总是会让人更上伤怀一些。

  可惜

  他与方圆并不相熟,也没有必要多管闲事。

  方圆怯生生的说:“我没事,你们别担心。”

  “……喔。”

  简时午带着人继续下楼梯,走了几步,他又走了回来,在小姑娘有些畏惧和警惕的目光中,青年伸出了手将一管不大的膏药放到了方圆的手上:“这个是祛疤消毒的膏药,我自己每天都有在用,还挺有效果的。”

  方圆疑惑的望着他。

  简时午比她高了一个头,笑起来的时候清风月明的,低头说:“女孩子都挺爱美的,手臂上的烫伤要是留下疤就不好了。”

  正午的阳光热烈,青年站在哪里,干净坦荡。

  她手臂上的伤没人在意,没有人把她当人看,滚烫的热水被泄愤的泼上来也不会有人多问一句,她是黑暗角落里可怜的哈巴狗,早就习惯了承受冷目和鄙夷,母亲逝世后,相依为命的父亲也命在旦夕,她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

  耳边传来温润的声音:“希望能帮上忙,那我先走了。”

  猴子也把一包干净的纸巾的塞给她:“小姑娘不要哭鼻子哦,还是笑起来会更好看一点。”

  他们脚步很轻的离开。

  没有一个人对她投来不屑或者鄙夷的目光。

  也不知道为何,盛夏的午后,明明在那么多个无望的夜里她忍住没哭,却在这样的一个午后,看着手里的膏药和一包纸泪如雨下,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的泪珠滑落,她无比愧疚,因为那天,她也在后门,她明明可以阻止的,可因为胆小却没有阻止,她也是个罪人,为什么她这样的人还能被这么温柔的对待。

  泪眼模糊之间,方圆想起来自己还没有道谢

  快步跟着跑下楼,终于在一行人快到楼下的时候追上了简时午一群人,他们的后面还跟着保镖,方圆也是好不容易挤了过来,她脸上出现了笑容,刚准备开口,就见到门口有一群人围了过来,是粉丝们,嘴上还叫嚷着:

  “为什么抢姐姐资源。”

  “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简时午你能给出解释吗?”

  仿佛与后门那天的情景一模一样,虽然有保镖拦着,但那些声音却不绝于耳,甚至,在往外走的时候,虽然保镖人已经很多了,也不能做到密不透风,但依旧拦不住那些声音和咄咄逼人的嘴脸,虽然没有再发生那天的事情,但是身在其中切实体会到一次的方圆却傻了。

  一行人从现场离开,到了下面的车库,那些有些嘈乱的人和声音才被隔绝在外,几个人都缓了过来,只有方圆还沉浸在刚刚的事件里。

  简时午的声音从旁轻声传来:“吓到你了吗?”

  方圆回神,她对上了一张清秀干净的脸,简时午站在她的身侧,看着她的目光带着点担忧,甚至带着点歉意的笑了笑:“抱歉,把你掺和进来了。”

  为什么

  为什么要对她道歉。

  方圆的心不可控制的搅了起来,她艰难的开口:“没关系。”

  简时午这才放心了,因为车子来了,他对着方圆挥挥手说:“那我走了。”

  他转身欲要离开,却被身侧的女孩拽住了,从刚刚起一直很沉默的女孩子像是忽然变了个人一般,执拗的拉住他,像是有话要说的样子。

  简时午顿住脚步,有些疑惑的回头:“怎么了?”

  方圆对上了他的眼睛,那是一双多么干净的眼睛,里面清晰的倒映着肮脏的自己,她原本想开口的话全部梗咽在喉咙里说不出来,至少,她不想当面的,看到简时午对自己失望的眼神。

  所以,方圆勉强的扯出一抹笑:“没什么,你们路上小心。”

  简时午落落大方的看着她,语气温和:“好,谢谢。”

  他们的车子走了。

  方圆站在停车场,感受到怀里的手机不停的震动,看到方婷玉给自己发的短信,控诉自己为什么又不在岗,怎么那么废物,居然还没妥善处理好后门的那些人,现在还让微博的事情发酵了,并且威胁要开除她,这个月扣工资,让她父亲没钱做手术。

  这都是方婷玉威胁的话,她笃定这个时候的方圆是不敢反抗也不敢辞职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方婷玉才敢如此嚣张,如此放心大胆的欺辱自己。

  这些,都是她之前很害怕的事。

  握着手里的药膏,从纸包里拿出张纸擦了擦脸,方圆露出了一抹笑,没有像方婷玉预期一般的求饶,相反,她反而想起了父亲曾经谆谆教诲她,要做个堂堂正正的人,父亲说,人穷不能穷志气,不成才也得成人,他说,做事情问心无愧最重要。

  可是现在,她为了钱,做了太多的错事,她总是害怕这,害怕那,几乎要将自己折磨的不成人形,她以为到了这一步自己会害怕的不像话,但她却莫名的冷静,将膏药的盖子打开,小心翼翼的为自己上了药,又拿出了纸巾包给自己擦了擦了脸。

  接着,她打开了微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