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 > 第102章 张总说要包养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微博上众口难调,议论纷纷层出不穷时,下午二点,一个寻常不被注意的小号发了微博,带上了《问世》展会的话题,很快被网友注意,并且登上了热搜。

  发博的是一个名为团圆的博主。

  该博主说话的方式非常直接,直接上传了一段录音,录音中记录的是方婷玉对于主办方衣服的嫌弃,通话中命令人立刻换掉假发,否则就终止合作,不再出场。

  该微博没有太多的语言,博主也在后续又更新了一组图片,上面是伤痕累累的疤痕,有的是巴掌印,有的是烫伤,还有淤青的掐伤,她只是简单的配了一句话:“活着本就不易,或许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公平,我不期待雨露,只希望该见光的人不要被乌云遮住。”

  这句话,意境高远,一般人都暂且品不出来含义。

  但是录音中方婷玉的声音却是引发了大量的关注和议论,最近全网都在热议《问世》合同解约事件,也都是在好奇那所谓的个人原因到底为何,事情因为加上了话题标签迅速攀高:

  “这是…方婷玉?”

  “她不是自爆私底下平易近人是清纯小玉女吗?”

  “哇,凶巴巴啊!”

  “总算是明白品牌方所谓的个人原因是什么了。”

  随着微博的话题度升高,关于博主团圆也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她发布的有伤痕的照片更是让不少人惊掉了下巴,对于,方圆也直接晒出了自己与方婷玉签约的劳动合同,直接证明了自己的身份,她有些破釜沉舟的行为像是平静湖面的一颗炸弹,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就连方婷玉的团队也是炸了。

  顾灿灿直接摔了杯子:“方圆是活腻了吗?她爸爸不要做手术了吗!”

  方婷玉也气的直哆嗦,不断给方圆打电话,对方却已经关机,她气的差点要将手机捏碎,嘴里不断咒骂:“方圆这个小贱人!就会落井下石,我早就该把她开了的!”

  顾灿灿看她扭曲的模样询问:“她家里的情况不是很特殊吗,怎么敢这样,我听说她父亲癌症要做手术了,这个月就拖不下去了,按照道理来说她不可能这个时候敢生事的,她手里有我们不少把柄,最近我看她压力太大了,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吗,好好安抚她,就说手术的钱我们可以借给她吗,你到底说没说?”

  方婷玉一哽。

  说到这个,她的脸色白了白,有点难看。

  顾灿灿的确交代了她,可她当时根本就没有把方圆的事情放在心上过,反而被网上一些言论气到,就下意识的将方圆当成出气筒,发消息却威胁责骂她,换做平常也是不会有事的,她根本不知道方圆这个死丫头怎么会忽然那么大的胆子,真的不想活了吗?

  看到方婷玉的脸色,顾灿灿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方婷玉真的怕了,小步走过来:“灿灿姐,你救救我吧,我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你帮我想想办法好不好?”

  “方婷玉。”顾灿灿看着网上控制不住的舆论,终于是长叹一口气:“这次谁也救不了你。”

  ……

  另一边

  车内

  今天刚好是重阳节,当地是有习俗的,重阳节是驱邪和迎喜神的日子,刚好这天他出院,算是个好兆头,简时午从医院出来进了车里,在后排看到了坐着的沈成。

  沈总今天穿了一身灰蓝色质地高端的深色西装,男人修长的腿交叠而放,西装扣子规整,看起来有种老干部的风格,手中正在拿着一份文件审阅,偶尔他会戴银框的眼睛借助阅读,低头的时候斯文有礼,冷峻的侧脸凌厉,颇有一种不可亵渎之感。

  简时午凑到他跟前,声音:“等久了吗?”

  “刚到。”沈成开口,声音低沉:“过来的路上还顺利吗?”

  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耳畔苏的人浑身都战栗。

  实在是太犯规了。

  想想自己以前学生时代就是被这人总是一副正派的模样给迷的七荤八素的,现在没想到这么大了抵抗力还是全无。

  简时午心里咽口水:“顺利,你给我派的保镖太多啦。”

  沈成握住他不安分的手,似有有意无意的撇了简时午的手臂一眼,低声:“谁让你总是受伤。”

  男人有些粗粝的掌心握着自己的手臂,带来的是有些酥麻的触感,明明是亲都亲过几回,从小看到大,上辈子还当过夫妻的人,但简时午在面对他的时候依旧克制不住的心脏乱跳,感觉手臂被握住的地方奇奇怪怪的,他抽回自己的手:“也,也没有经常。”

  沈成看着他往旁边挪了挪跟自己保持距离,微不可闻的皱了皱眉。

  简时午轻轻的将自己的袖子往下拉了拉。

  沈成:“盖什么,怕我看?”

  简时午动作一僵,圆溜溜的眼睛转了转,像是在打什么鬼主意一般,最后还是懊恼的放弃了,他扬起脸,底气不足一般的轻声说:“结疤了,不好看。”

  沈成皱眉:“这里没有摄像头。”

  不会曝光给媒体,你在这里躲什么。

  简时午被他的直男思维震碎,最后有些羞恼的看着自己的手臂,那里被玻璃划到,大概整个小臂都有划痕,看起来蜿蜒扭曲,像蜈蚣一般,自己都很嫌弃。

  抿了抿,简时午轻声说:“不是怕粉丝瞧见。”

  车内安静了一瞬

  半响

  沈成看着他:“那是怕被我瞧见。”

  被戳中了心思,简时午也不反驳,没有人会想在心上人跟前暴露不雅的模样。

  沈成将文件放到一边,这样简单的动作却让简时午心头一紧,他扬起白皙的脸蛋,有些无措的看着男人,就见刚刚还小意温柔的人此刻目光如炬的看着自己,沉声询问:“你觉得我嫌弃你?”

  简时午:“我…不是…”

  沈成扯了扯西装的领带,像是为了发泄一下不悦的情绪,男人凑近一些,有些压迫感的贴近,在简时午僵住的时候,不紧不慢的开口:“那是因为什么?”

  简时午找不错什么理由来。

  反正说也会被看穿,干脆有些别扭的承认:“因为不好看啊…”

  沈成动作顿了顿。

  接着,在简时午滴溜溜的目光中,男人勾唇:“你什么样子我没有见过。”

  简时午一哽,回嘴:“那我以前不好看的时候你也没有喜欢我呀。”

  初中和小学送了多少情书不都没有回应。

  越想,居然还有点委屈。

  简时午看沈成不说话,又不甘示弱的加了一句:“如果我没减肥成功的话,如果我现在胖了不好看了,你现在也不一定会喜欢我。”

  他的话音落下,沈成的脸色有些阴沉。

  简时午气势一下就弱了:“我,我说错了吗?”

  车内陷入了片刻的沉静,明明这是早就明白的事情,但是在说出口的时候,他却觉得心口有点痛痛的,都不知道自己这是在气沈成还是气自己了。

  就在简时午陷入思绪中时,身侧的男人却低声:“你整天脑子里都在胡乱想些什么。”

  简时午一愣。

  就好像透过自己嘴硬的伪装看到了脆弱的内心,男人的眼底好像有一抹清浅的笑意,他的声音如同承诺般落下:“就算胖了也不会嫌弃。”

  沈成英俊的脸庞近在眼前,被他漆黑幽深的目光望着,简时午的脸不自觉红了,他心里不自觉冒出甜滋滋的泡,但是不好意思承认开心,嘴硬的反驳:“我才不信…”

  因为姿势离的近,沈成握住了他的手臂并且握了起来,动作将长袖滑落,白皙的手腕上是结了疤的伤痕,在简时午有些意外的目光中,男人低头,有些小心翼翼般郑重的在他的伤疤上落下轻轻的吻。

  沈成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就算不好看,也喜欢。”

  夕阳的余晖落在车内,温柔而缱绻,而简时午的心好像被暖化了一般,他刚要开口,一阵有些突兀的铃声响起。

  “铃铃铃”

  铃声没有要停的架势,响个不停。

  简时午慌张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清了清嗓子:“喂。”

  打电话给他的人是猴子,虽然是一起从医院里出来的,但是他们不在同一辆车里。

  猴子说:“时哥,你看微博了吗?!”

  简时午没看,他说:“怎么了?”

  “那你快点去看看,有个叫团圆的人爆料了,我敢发誓这人不是我买通的,我甚至都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是没想到啊,居然一股气抖出来好多方婷玉的料,现在网上都炸翻天了!”

  简时午:“团圆?”

  有圆字,他一下子不合时宜的想起了一个女孩子,就是中午的时候才见过的小姑娘。

  猴子说:“好像是方婷玉身边的人爆料的,好家伙,真的狠啊,什么都抖出来了,一副要跟方婷玉同归于尽的架势,你去看看就知道了,真的绝。”

  “助理?会不会是方圆?”简时午想了想,在午后的时候还在医院的拐角遇到医生,心里有点不好的预感:“你帮我打听一下她,她父亲就在咱们刚刚的医院里。”

  猴子:“是她?”

  “嗯…”

  简时午莫名有点不安:“我怀疑是她,还是查查看吧,她的状况好像不是太好。”

  猴子应了一声,可能是正在看网上的评论,忽然有些感慨的说:“这个方婷玉之前仗着有金主胡作非为,现在听说是被金主给抛弃了,我看现在誰能救她,这种靠着金主的人注定就走不了多远,还是你比较明智,想当初,王少爷对你是穷追猛打你都没有答应…”

  听到王少爷这个词的时候,简时午一僵,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沈成。

  正在看文件的男人果然停下了动作,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脸色不虞。

  简时午连忙:“什,什么王少爷,别乱说。”

  “就那个王少爷啊,你忘啦?”猴子显然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不止他啊,还有之前那个张老板,天天没事就拿着一束花来公司楼下堵你,说什么要包养你,不差钱…”

  “啪嗒”

  电话被挂断了。

  简时午理智的掐断了电话,不为别的,是旁边的男人脸色越来越黑,他怕猴子再说下去,自己活不到下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