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 > 第115章 你觉顾端如何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刻,可以说,唐纳德的脸色就是十分精彩,从一开始的: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慢慢的变成了不敢置信。

  接着

  仿佛征询一般的看向了沈成,就见到站在房间里的男人气定神闲的望着自己,那是一种不慌不忙的稳操胜券,明明这里是他的主场,但是沈成笔直的站落在那里,气场强大而自信,仿佛天生的,他在哪里,哪里就是主场。

  有一瞬间,唐纳德晃神回到了四年前,在m国,他第一眼看到沈成的时候,不是照片,也不是从手下的人嘴里听说这个孩子的过去,而是实打实的,在季远风的病床前,见到了沈成。

  彼时,沈成还只是个高中还没毕业的男孩,而他却是个成熟稳重,早就赫赫有名的商人,不论是年龄还是成就相差繁多的两个人初次见面,男孩却毫不示弱,一点不怯场,也不被压制。

  “我是沈成。”

  年纪轻轻的人站在股东大会的门口,启唇:“我会接管好季氏。”

  态度不卑不亢,但是气焰却极其嚣张。

  在一众等着看笑话的人眼里,那个年轻人抗住了如山一般的压力,手段狠戾,雷厉风行。

  也就是在那一刻,唐纳德就觉得,他遇到了宿敌。

  身后的保镖还在催:“先生,凯特家族的人还在催,他们说……”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房间内响起。

  唐纳德一个巴掌挥下去,面上依旧是一片狠戾,但声音却很优雅:“怎么办事的,居然留错了客人,还不去把客人带过来,别让凯特少爷等久了。”

  保镖硬生生的挨了一巴掌却不敢多言,闷闷的抗了下来,继而毕恭毕敬道:“是,这就去。”

  原本围的水泄不通的房间一下子散开了。

  唐纳德微笑的转头对身后的两个人说道:“那我们就到外面去吧,客人在另一栋楼。”

  简时午警惕的看着他,沈成拍了拍他的手,拉着简时午走了出去。

  他们一行人到了外面,简时午才看到外面的景象,几辆黑色的车停在外面,车上有多少人看不清,但是乔安靠在车边抽着烟,旁边有个人给他打伞,见到他们出来,乔安率先看向了沈成。

  沈成朝他丢了一个目光,乔安立刻会意。

  唐纳德笑着说:“凯特少爷,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是什么妖风吧。”乔安笑着说:“我来接我的未婚妻。”

  唐纳德:“失敬失敬,都是手下的人办事不利,本来只是邀请他们来做客的,可能中间有什么误会,还劳烦您这么大张旗鼓的。”

  乔安说:“不误会不误会,我这个人去哪里都喜欢有点排场而已。”

  唐纳的在内心咒了他八辈祖宗。

  一行人冒着雨走,终于走到了不远处的另一栋小楼前,这栋楼被关押简时午的那栋楼还要小一点,但是隐隐约约的也能看到里面有人,他们进了屋,跟着上了楼。

  猴子是从三楼的另一个房间下来的,他看起来也没有受伤,不仅没有,下来的时候还骂骂咧咧的,娇贵的小少爷对这些保镖和这些场面司空见惯,这个时候可一点也没有被吓到,反而还不忘恐吓:“你们等着吧,出去我就报警…”

  简时午冲过去,冲着楼梯惊喜的唤了一声:“阿允!”

  猴子一愣,朝这边看来,瞧见简时午的时候也很激动,露出笑容来:“时哥!”

  一个朝楼下跑,一个朝楼上跑,乔安和沈成两个大男人站在那里,而他们这次要来带走的两个小家伙却不管不顾的奔跑,抱在了一起,就差喜极而泣了。

  简时午终于松了一口气:“你没事吧?”

  “我没事!”

  猴子哆哆嗦嗦的摸了一把简时午的脸,确定没事后才感叹一句:“还好你的脸没受伤,不然可怎么办啊…”

  简时午嘴角抽了抽。

  不愧是你,这会还真的有金牌经纪人的觉悟呢。

  猴子握住简时午的胳膊,有些警惕的看了一眼周围的人,接着说:“我们快点回去吧。”

  简时午点点头,他望向沈成:“沈成…回去了。”

  沈成站着没动。

  果然,唐纳德对简时午说:“简先生,既然你和你的朋友想回去,那我也就不留你们了,但我和小沈还有些话要说,你不介意吧?”

  简时午一愣,他缓冲了一下大概才明白唐纳德的意思,那沈成这次过来,是要用一个人来换一个人吗?自己走了,但是他得留下来?想起来白天唐纳德说过的话,这会怎么敢让沈成一个人留在这。

  但是沈成却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目光。

  转过身

  沈成对唐纳德开口说:“叔叔应该更想要和查尔斯叙旧吧。”

  唐纳德微僵。

  接着,沈成转过身对乔安说:“人带来了吗?”

  乔安叹了口气,对着楼下的人使了个眼色,没一会,就有一个步履阑珊的人被搀扶了进来,是一个金发的外国男人,看起来有些憔悴,他抬眼看着楼上,目光在看到沈成的时候划过点恐惧。

  沈成低头对唐纳德说:“人送来了。”

  “送来?”唐纳德扫了一眼犹如残花败柳的孩子,冷笑一声:“我要个这样的废物回来,有什么用。”

  沈成淡声说:“他是赌博输掉的腿,与我无关。”

  “呵。”唐纳德冷笑一声。

  时至今日,他终于懒得伪装了。

  唐纳德冷着脸:“沈成,那20%的股份,你可以拿走,但是你别以为自己能吞的下大象,你年纪轻我不怪你,但是资历尚浅,你以为我们唐家这些年的根基是白来的吗,那些股东的明细,弱点,把柄,都在我的手里,你太小瞧我们唐家的财力和势力了,就算你举行股东大会,我照样可以让人反水,将那些股份买回来!”

  刚被人搀扶过来的查尔斯看到唐纳德的时候显得激动无比,他几乎是扑了过来,明明是个大男人却哭的很难看,一把鼻涕一把泪一般:“父亲。”

  “我被人下了套了。”他有些激动且含着恨的看向沈成:“是他…”

  他依旧等着唐纳德为自己讨回公道。

  而沈成却是全然不怕一般,淡声:“叔叔既然如此有自信能够操控股东,依旧掌控季氏,要为查尔斯力争到底,那我就在股东大会上拭目以待。”

  所有人都是这么以为的。

  然而

  唐纳德却笑了笑:“誰说我要为了查尔斯这个蠢货出头。”

  众人看向他,却见唐纳德敲了敲拐杖,就有保镖拿着一份文件走出来,他说:“沈成,你刚上任没两年,跟基不稳,我承认你是有点本事,但我也告诉你,那些股东们不是你以为那么好操纵的,这里有你想要的全部资料,它能够帮你坐稳你这个总裁的位置。”

  沈成挑了挑眉。

  天大的诱惑面前,男人却不为所动,他依旧冷静的看着唐纳德,似乎在等着他往下说。

  唐纳德见沈成这么沉得住气,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便开口说:“我年纪大了,没有多少精力再斗几年了,这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我本不应该插手,查尔斯的秉性我了解,难成大器的东西,但是……我唯一的条件就是,你要答应我,不能对瑞儿出手。”

  查尔斯愣住了。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像是从不认识一般。

  这些年虽然他不是唐纳德亲生的,但是唐纳德全非常的宠爱他,让外界都知道他的存在,他因为父亲从来都不曾将顾端放在眼里过的,故而也就非常放肆起来,可是现在,自己居然成为了挡箭牌?

  沈成沉声:“我与顾端无冤无仇。”

  唐纳德:“我的意思是,你要保留瑞儿在季氏的职务和权利,并且让他成为季氏的副总。”

  这算是一个交易。

  只要沈成退步,唐纳德就愿意退位,自此唐家撤回对于季氏的操纵,再不干预。

  沈成还没开口说话呢,外面的门就被踹开了,冒着大雨,那个红发的男人不耐烦的走了进来,将伞一把扔掉。

  顾端的手里好像还拎着什么东西,简时午隐隐约约看着透明的塑料盒子好像是红烧肉还是什么东西,难道这货晚上消失了就是去弄这些东西去了?

  顾端一步步走上阶梯,最后站在唐纳德的面前,语气不善:“誰要你自作主张了,我什么时候说想当副总了?”

  唐纳德一愣。

  他没想到自己这儿子真是在哪里都不给自己的面子。

  “就算当时入职季氏,也是你非要塞我去的,老子早特么不想干了。”顾端怼的唐纳德无话可说,年长的绅士在自己的这个儿子前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还没等失望呢,就听顾端说:“除了季氏,你不是还有其它的产业吗,你非得扒着季氏不放吗?”

  唐纳德品了品,慢慢的品出了意思。

  难道是……自己的这个儿子,真的愿意去接管其它的产业吗?

  顾端不耐烦的揉了揉头发,他倒是懒得管这些破事,一直以来他也是觉得唐纳德会更喜欢查尔斯的,但是当查尔斯出事后,这货没有着急忙慌的顾及查尔斯的安危,反而是未雨绸缪的不断给自己铺路,倒是让他终于动容了几分。

  “放他们都回去吧。”顾端终于说:“大晚上的凑在这打麻将啊?”

  不管多严峻的气氛,这个男人骂骂咧咧几句,就能缓和掉。

  唐纳德沉思片刻,终于在顾端的注视下让步了,他让保镖将资料递给沈成,这才说:“让各位见笑了,这么晚了,恕不远送。”

  沈成收过东西,意味深长的看了顾端一眼,这才准备转身带着简时午离开。

  然而,就在一行人准备下楼的时候,唐纳德却又开口:“简先生,请留步。”

  简时午微讶的顿住脚,没想到他会喊自己,但还是扭过头看他,却只见唐纳德开口说:“简先生,其实我这次喊你来,还有另外一层意思…”

  简时午有种不妙的预感:“什么?”

  “你那档子综艺,我的确是看了,你和犬子相处的很融洽,也很开心。”唐纳德微笑的看着他:“我对你也非常的满意。”

  ?

  简时午疑惑的眨眨眼:“什,什么意思。”

  唐纳德进而一步的询问说:“我的意思是,你觉得我们瑞儿如何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