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 > 第122章 大结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简时午的话音落下后,现场有过一瞬间的寂静。

  接着,是女粉们爆发出了轰鸣般的起哄声,就连台上的主持人也露出了一脸的姨母笑,在一众的欢声笑语中,没有人注意到,只有台下的沈总黑了脸,简时午说完话后也很心虚,只敢偷偷的瞄他几眼。

  沈成对上了简时午的目光,男人姿态优雅,撩起眼皮看了一眼简时午,他的气压极低,看的简时午有些头皮发麻,但就在这样的紧张感中,沈成却意味不明的勾唇一笑,这样的笑容令人心头一紧。

  简时午莫名的心虚,不过转念一想,他又很快的硬气起来了,毕竟自己现在台上,而且还是在接受采访,难道沈成还能扑上来咬他不成?

  “好,那我们接下来就请王导来给我们讲两句吧?”主持人将话题转移到了旁边的导演身上。

  王导走上前,接过话筒准备开始讲话,而旁边的简时午则是功成身退,到了台后,后台人来人往的比较嘈乱,他跟几个工作人员打完招呼,刚准备回自己的休息室时,路过走廊便被人长臂一伸,拉了过去。

  “呀!”他惊呼一声。

  拉着他的男人比他足足高了一个头,后背哐当的一声砸在了墙上,压下来的人带着他一直很熟悉的气息,腰被禁锢住,简时午轻轻的推拒了一下:“可能会有人路过…”

  沈成压低声音:“如果被人发现了,就说”

  简时午好奇的看着他:“说什么?”

  “说我在给你介绍对象。”

  ?

  简时午愣住,有些好笑的看着男人,他大眼睛里涌现出明亮的笑意,甚至回味起刚刚的话还笑出了声。

  沈成的眸子一暗,捏着他的下巴略带着些惩罚意味的吻了下去。

  周围可能会有人的脚步声传来,让在墙角亲吻着的人更受刺激,彼此间的敏感度更高,他好像更能感受到沈成的温度,等到这个吻结束后,简时午的红唇略有些肿,他有些嗔怪的瞪着沈成:“一会万一被其他人看到了,还不知道要怎么想我呢。”

  “爱情的快乐。”

  沈成伸手,略带薄茧的指腹摩擦过青年的唇,眸子微暗:“现在尝到了吗。”

  “……”

  简时午莫名的红了脸,从耳廓到脸颊,如果说之前是嘴唇略显红润,现在的他整个人都像是个红透了的苹果一样,清脆而散发着香甜的气息,偏生始作俑者沈成倒是一副很是坦荡的模样,是一点也不受影响。

  简时午有些气闷,嘟囔说:“当初我从小学开始就追你,初中更是写了那么多的情书,都追你多久了也没嫌累呢,你这才到哪呀……”

  他以为依据沈成那不肯折腰的性子,恐怕是要生气的。

  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沈成却是真的有些认真般的顿了顿,半响,男人说:“写了多少?”

  ?!

  怎么会有人真的问这个啊。

  让简时午真的说他是说不出来的,不过没事,说不出来的事情,他耍赖也是最在行的:“我忘记了,反正很多很多。”

  沈成:“一箩筐吗?”

  简时午重重点头说:“对,所以你追我也需要很久很久,一箩筐那么久。”

  沈成却不恼,反而是勾唇笑了笑:“久到主拐杖再结婚吗。”

  “哪里需要那么久!”

  “所以你是想在早点结婚了。”

  简时午后知后觉的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被沈成挖了个坑套进去了,刚想开口说什么,嘴唇却刚张开就被吻住,男人亲了亲他的唇,在耳畔压低了声音轻声道:“我也是。”

  ……

  翌日

  今天是一中的校庆日

  校园邀请了不少曾经毕业的学长学姐们返校,回到曾经的高中总是会让人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他们一整个班级都收到了邀请函,就连在国外的乔安和安妮都赶了回来,高中的岁月虽然那么短暂,却给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

  从高中毕业后就很少见到安妮了,但是今天在校门口一见,金发小美女已经出落的高挑漂亮,她自己创建了服装品牌,整个人显得干脆利索,看起来像个女强人一般。

  见到简时午的时候,美女热烈的跑过来给了简时午一个拥抱:“时午!”

  简时午也给了安妮一个拥抱,本来大家再见面还会有些小小的陌生,但是因为这个拥抱,曾经的一些陌生感却荡然无存,只剩下怀念和久别重逢的喜悦,然而这个拥抱注定不能长久,沈成过来,将安妮拉开一些,把简时午挡在自己的身后。

  安妮撇撇嘴:“小气鬼。”

  罢了,像是还不觉得罢休一般,又对着简时午古灵精怪的做了个鬼脸:“你家沈成是个小气鬼。”

  简时午被逗的直乐。

  沈成则是凉凉的看了安妮一眼说:“看来内地市场你是真的不想进来了。”

  一句话就让刚刚似乎还十分嚣张的安妮闭嘴了,她的服装品牌想进入国内市场的确还需要沈成的帮忙,虽然被威胁,也的确说不过男人,但是她依旧吐了吐舌头,给男人一个,鬼脸。

  简时午没让他们吵,在旁边轻声说:“我们进去吧,里面好像蛮热闹的。”

  其他人都应了。

  猴子和乔安在校门口买了两个学生自制的盲盒,拿过来拆出了两个同心结的小塑料手环,是绳子编制的,虽然材质便宜,但是看起来却很漂亮。

  乔安说:“中国人总是这么手巧。”

  简时午看着周围热热闹闹的跳蚤市场,还有一些学生们摆的小地摊,微笑的说:“那也不算是,毕竟咱们当时也没能编制出来这些。”

  猴子在“啧啧”:“现在的学生都好早熟。”

  安妮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旁边的两个人说:“岂止是现在啊,咱们那个时候就算没有现在风气这么开房,但是该谈恋爱的人可是一点没耽误啊。”

  简时午听的加快脚步,再不想跟她们一块待了,羞的没脸。

  高中的校园哪里都充满着回忆,飘落树叶的梧桐枝桠,遮天蔽日的小道,还有那翻新了后,几步看不出原样的篮球场,每走过一步,就好像是自带放送带的机子,一遍遍的回放曾经的岁月。

  然后,他们曾经的班长将大家召集到了一起,不少学生多年不见,热热闹闹的凑在一起闲聊:

  “都结婚了啊。”

  “哎呦,现在混的不错啊。”

  “当年咱们班的班花还暗恋你来着……”

  很奇怪,当年说不出口的话,多年后再见,再启唇,却是那么容易便吐露了,以前那些沉淀在心中无数次咀嚼,珍重的心意,现在再以玩笑的方式说出口,说的人拼命遮掩,听的人一笑而过。

  有人看到简时午,二狗他们招手说:“时哥!”

  不少人看过来,虽然现在的简时午算是大明星了,而沈成也是身价过亿的总裁,但是昔日的同学见面,却依旧是有些热泪盈眶在的,一群人勾肩搭背,自然而然的询问起这些年来的日子和辛苦,有人成家立业,有人依旧漂泊在外,岁月好像改变了很多东西,但是此刻,当一群人回到曾经的教室,又坐在曾经的位置上时,一切又好像从未改变。

  有人提议说:“我们坐在这里,给曾经的自己写一封信吧。”

  “哎,可以!”

  “给未来的自己写也行。”

  “或者给现在坐在这个位置的小朋友写赠言也行。”

  “赞成!”

  每个人都分到了卡纸,很多人坐在椅子上埋头写,因为工作和成年,甚至有些人已经很就没有拿笔写字了,但是却一点也不耽搁他们此时此刻的认真。

  简时午也想写,此刻算是正午后了,他坐在靠窗的位置,外面的树叶被风吹的微微摇曳,抬起头,看到不远处操场的国旗在迎着风飘扬,跑道上,有零零散散的学生们在嬉笑打闹,莫名的,他就回忆起了曾经的自己。

  他想写信,写给曾经的自己,但不是写给几年前的自己,而是写给前世的自己,笔尖执起后,心中翻涌起万千的思绪,一回头,看到坐在最后排的沈成手中也拿着笔,男人坐在后排的门侧,正午的阳光洒在桌面上,如玉的侧脸如玉如磋,今天没有穿西装,而是随意的穿了一件白色的T恤,看起来真的像个年少的干净少年郎。

  沈成

  一个参与了他前世,前半生,惊艳了他岁月的少年,是他曾经年少时冲动的欢喜,是他如今经历过风雨后依旧无法割舍的挚爱。

  以前关于前世的回忆,他一直不敢去触碰,但是这个时候,看着那个靠窗的少年,莫名的,简时午的心却出奇的安定,再回忆起那些时,他竟是出奇的平静,笔尖动起来,他已经可以平静的与过去的自己对话。

  这些年,他终于在这样的时刻,借着这个机会,与自己达成和解。

  “哎呀,好了好了。”

  “我也写好了。”

  教室里渐渐响起了声音,当简时午站起身来准备走的时候,却发现沈成比他还快了一步,男人不知道何时走到了他的身后,这让简时午有些意外,他下意识的握住了手中的信封,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然而

  沈成却率先将一个信封放到他的手中。

  简时午意味的看着手里的信纸:“这是……”

  沈成没说话,简时午却注意到这个信封上居然有字,细细一看,居然写着英文,是:loev

  ?

  简时午愣了愣,然后笑出声:“这什么啊,拼都拼错了,这是爱的意思吗,还是…”

  他笑着笑着,顿住了,不知道想起什么,心忽然跳动的快了许多,有些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向沈成,就看到自己的少年郎站在走道上,他穿着白衬衫,就仿佛是那年盛夏,刚开学的那年,他刚重生,偷偷摸摸的到沈成的课桌边偷回自己的情书,被男人当场逮到的模样。

  与那次不同,这次的沈成没有对他横眉冷对,而是启唇说:“对,是情书。”

  有一瞬间,简时午好像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沈成上前一步,走的离他近了一些:“这是我收到的,你给我的最后一封情书,虽然当时被你夺回去了。”

  “以后的每一天,我都会给你写。”男人的声音低沉有力,落在简时午的心尖上,莫名的滚烫:“写一箩筐。”

  简时午明明听到是该高兴的,但是莫名的,对上了沈成沉着而又认真的眼睛后,却莫名的鼻子一酸,几乎要落下眼泪下,他为了遮掩自己的失态,胡乱的说:“我早就忘记写过多少了,你每天写也不一定数量都准。”

  “那就一直写。”沈成低下头,两个人的距离像是要亲上去一般:“写到我们结婚,写到我们年迈,写到我们拄着拐杖走不动。”

  “……”

  简时午听着破涕为笑,他的眼睛晶亮,望着沈成:“一言为定。”

  沈成勾唇,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一锤定音落下承诺:“答应你,一言为定。”

  有人在教室门口喊:“班长说给我们拍个合照了,大家都到楼下的小操场拍照啊。”

  人群一起向外走,简时午也挤在人群里,他有些不太适应这么贴身的人潮,直到沈成走到了他的旁边,男人挡住了贴上来的人,握住了简时午的手,在如此的公开的场合,毫不避讳。

  简时午犹豫了一瞬,没有甩开,他知道如果被拍下来,今天的热搜又要有的忙了,但是在这一刻,他们并肩走在学校的长廊上,便在此刻,他就是不想松开手。

  “来来来,站好啊。”前面的班长在指挥

  简时午和沈成站在了第一排,那年初二沈成缺席了毕业照,那年高二沈成依旧缺席了毕业照,这么多年的遗憾,当此时再站在一起,男人站在他的身边,握着他的手站在一群同学的中间,国旗在不远处飘扬,学校的紫藤花开的灿烂散发着幽香。

  午后的阳光洒落在人的身上,带来暖洋洋的温暖,两个人靠在一起,曾经的距离和阴鹜仿佛在此刻一扫而空。

  迟来的猴子跑过来:“拍照啊,等等等等,我们也来。”

  乔安和安妮紧随其后。

  简时午抿唇,冲他们招手:“快点快点,你们好慢啊。”

  好友们一一走过来站在身侧,前面的班长调整好角度,他兴奋的笑着,众人回到校园,好像被感染,又有了曾经年少的冲动和热情,班长高声说:“来,一二三,茄子!”

  所有人共同启唇,脸上露出了明媚的笑容,相机的快门键按下,众人的嬉笑打闹声此起彼伏,正午的阳光炽热,教学楼的上课铃声恰在此刻响起,为岁月留下颜色鲜艳的一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