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明星音乐家 > 第十三章 展示才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read336();lt;!章节内容开始gt;

    趁着时间还早,宁秀佩就说先去他们住的地下室看看。秦放歌也打算回去拿笔记本,下午还要去练琴,顺便把几首歌作出来,好交给宁秀佩她们去注册版权。他也发现在电脑上打谱可比用手写写画画快得多,到时候直接打印出来就好,可以省去很多麻烦,要全部自己画的话,一准得累死他。

    他们住的地方其实没什么好看的,简简单单,好在每个月多出点钱,还能用上无线网络,很多招考信息得在华夏音乐学院的网站上查询,交钱什么的也是在网上搞定的。

    宁秀佩看得心疼心酸,觉得是她们做父母的能力不足,才让儿子受这样的苦。好在等艺考结束后,这样的生活就能告一段落。

    陈瑜珊还念叨着他的钢琴曲,秦放歌就打开电脑,把昨天晚上肖雨然当成考试练耳打谱的文件打开,给她们看。

    宁秀佩还问他能不能用吉他演奏,秦放歌倒是放得开,就在他自己的房间内,拿起古典吉他,弹起那首《天空之城》来。经过昨晚的熟悉后,他现在的吉他技术简直是突飞猛进。

    优美动人的旋律,华丽丽的指法,陈瑜珊整个人都有些痴痴的,眼神都不会挪动了。

    宁秀佩也觉得特别好听,这时候她也不去想这曲子究竟是不是他做出来的问题,但也没过分夸奖他。

    接着,秦放歌说为纪念在地下室住的这段时光,他还特意作了一首曲子,并在电脑上打开来给她们看。其实就是抄的《加州旅馆》,还邀请陈瑜珊一起填词。

    陈瑜珊连连推拒,说她的水平差,秦放歌就说把切身感想写出来就好,她总是有阅历有故事的。

    宁秀佩没发表什么意见,只让他用吉他弹了一遍。

    这曲子就比较长了,他的吉他solo又那样精彩,两人听得都如痴如醉,都是懂音乐的人,当然清楚像这些优秀旋律,不仅需要天赋,还得灵感来了才能写得出来。

    秦放歌还问陈瑜珊,“陈姐,你认不认识谁吉他弹得特别好的?”

    “嗯?吉他弹得特别好的,要到什么程度?”陈瑜珊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秦放歌回答说,“跟我差不多吧,这首曲子我是打算找三把吉他外加贝斯架子鼓一起演奏的。”

    “到你这种技术的,还真的找不出几个来。”陈瑜珊自己也学过吉他,知道高手和新手的差别巨大,“我看你一个人就差不多啦,指弹技术这么强。”

    秦放歌还是谦虚,“可是多两把吉他效果会更好。”

    陈瑜珊努力,“我仔细想想啊,我驻唱酒吧的几个吉他手好像都比不上你。不过将进酒那边左老板的女儿吉他技术特别高,还是华夏音乐学院学古典吉他的,她有时候会到酒吧里演奏,现在玩电吉他比较多。还有左老板的几个朋友,吉他技术也不错,以前都是搞摇滚的。”

    秦放歌顿时来了兴致,“有机会的话,陈姐帮忙介绍认识一下。”

    “没问题!”陈瑜珊道。

    宁秀佩这时候才问他,“你打算把这首歌放在酒吧里面唱?”

    秦放歌回答道,“是啊!这首歌有点摇滚风格,拿去参加考试肯定不行,会被批评的。在燕京这么久,陈姐一直很照顾我们,我和小雨还说等考试结束后去给陈姐捧场呢!”

    宁秀佩连忙转头问陈瑜珊,“你唱歌的酒吧应该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吧!”

    陈瑜珊连忙回答说,“我们就去将进酒好啦,这个酒吧属于比较文艺的类型。老板左梦风以前是流行音乐制作人,现在流行音乐市场不景气,就盘下这酒吧,主要以音乐为主,偶尔也会有明星过来,不是那种乱糟糟的酒吧,阿姨你放心。”

    “我想想看,明天我考完之后可以休息一天,要不明天晚上我们大家一起去。”秦放歌提议说。

    宁秀佩本想反对的,可转念想想也好,所谓堵不如疏,她在旁边的话,总比他们几个孩子单独去得好。再说了,秦放歌其实也完全可以不跟她讲的,考完试再去就行。而且这些事情,以后秦放歌他们迟早都是要面对的,视为洪水猛兽也完全没必要。

    当下,她也就答应下来,看得出来,陈瑜珊很开心,还说她今天晚上可以休息,明天晚上带他们好好玩。

    呆了一会后,看看时间不早,几个人就带上东西出发,准备去涮羊肉的地方,秦放歌他们以前去过一次,感觉还不错,干净也实惠。

    到那边找好位置,等了没一会,肖雨然就来了。她手里还拿着一份钢琴曲谱,是刚刚才领到手的,这是音乐学院刚发下来的,全新的一首钢琴曲,复试的时候要求背谱演奏,算是能力测试。

    宁秀佩他们先关心了一下她初试的情况,肖雨然就说是正常发挥,感觉还算不错,考官并没有挑什么毛病,她自己也完整流畅地演奏了出来,细节处理得也蛮到位的。同时她还感谢秦放歌,“谢谢你,昨天的指导对我很有帮助。”

    秦放歌恭喜她还叫她不要客气,看得出来,肖雨然还是很有信心进入复试的。

    她也问秦放歌考得怎样,他倒是大大咧咧地说这初试第一轮绝对没问题,于是这姑娘又恭喜他。

    秦放歌也不参与点菜,而是要过她手中的钢琴曲谱,仔细看了起来。他现在记忆力超群,只一遍时间,就把谱给背了下来。

    然后,秦放歌还问她确定下复试的曲目没有,肖雨然说确定下来了,一首斯特朗的第二奏鸣曲,还有一首中型乐曲也是斯特朗的《家园》。这些曲目秦放歌之前都有听过,第二奏鸣曲还练过。

    趁着菜还没上来的时候,肖雨然抓紧时间,和他一起分析这首新的钢琴曲目。以秦放歌的眼光来看,这首钢琴曲目显得中规中矩,没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但要挑毛病也没多少,对技术的要求不低,不知道是音乐学院作曲系哪位老师或者学生作品。

    初步得出的结果是,肖雨然得苦练一阵才行。

    没一会点的东西送到,肖雨然也放得开,抛开不管,美美地享受了一顿。她倒是热情得很,还帮着宁秀佩夹菜,嘴里阿姨阿姨也叫得特甜。

    有她代劳,秦放歌只需要往自己嘴里塞东西就成,宁秀佩还笑他吃饭太没讲究,他也不管那么多。

    美美饱餐一顿,祛除掉体内寒冷后,下午继续去琴房练琴。

    陈瑜珊一上午都陪着他们,晚上下班收工又晚,秦放歌就让她先回去歇息,晚上一起吃饭。陈瑜珊说不用,她还想帮忙,而且这时候回去睡觉感觉怪怪的。

    秦放歌也不客气,就说要不,就先把《加州旅馆》的曲子打印出来,有些地方他已经填上了昨晚和肖雨然商讨过的一些词,让她先把曲子熟悉熟悉,有空就帮忙揣摩一下,最好将词填出来。

    这事情陈瑜珊倒是乐意做,还说把几首都打印出来,到时候好拿去注册,然后,她就抱着秦放歌的电脑就去找地方打印了。

    有宁秀佩在肖雨然不敢先去打扰秦放歌,而且他身上的任务要重得多,但她还是让他练完琴后,到她的琴房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指导她的地方。

    好为人师的秦放歌满口答应下来,等肖雨然进了她的琴房后,宁秀佩还抱怨他,说他答应得太草率,真当自己是天才了。

    秦放歌笑着解释说,“大家都是朋友,相互交流相互进步嘛!再说,她可不是盲目的人,有她自己的判断,我尽力而已。”

    “强词夺理!”宁秀佩恼火,但找不到实际反对的理由。

    进了琴房后,秦放歌也开始练琴,宁秀佩就在旁边站着看。

    他接下来考试要演唱的几首歌,钢琴伴奏都已经做好,不需要他再费功夫。他也就弹起刚刚肖雨然领来的钢琴曲谱来,他想着,最起码,他自己先熟悉了之后,才能指导她吧!

    一遍弹完,时间也不长,也就三分钟左右。他弹得均匀流畅,颗粒饱满,至于动机感情什么的,好吧,在这首曲子里,表现得还真不明显,只是简单的动机扩展变奏加延伸,远远谈不上什么深度以及艺术性。

    宁秀佩以前没听过这首曲子,末了还问他,“这又是你新创作的曲子?”

    秦放歌笑,“是刚刚她领回来的钢琴曲,感觉还不算太难,我再多弹几遍试试。”

    “你就把谱子背下来啦!”宁秀佩觉得相当不可思议,要是他早有这样本领的话,她绝对支持他在钢琴上进行进一步的深造。他条件优越,成为世界知名的钢琴家也未尝可知啊!

    秦放歌面色平静,点头道,“刚刚和她一起分析了那么久,加深了理解,背下来也不奇怪呀!”

    宁秀佩这下子,又得接受儿子真正变成天才的事情。

    秦放歌却没管那么多,专心致志地练琴,把这首曲子又翻来覆去折腾了好几遍,觉得没什么意思之后,又开始向新的难度挑战。

    他弹的是肖雨然准备的复试曲目,斯特朗的第二升C调奏鸣曲,这首钢琴曲和刚刚的能力测试难度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斯特朗的钢琴曲,一贯以浪漫华贵著称,而且斯特朗这人比较风骚,炫技的曲目也不少。

    这首奏鸣曲就充分体现出了他的风格,秦放歌第一遍弹下来的时候,感觉比昨天弹《钟》的时候好多了,至少,演奏技巧上的东西,是难不倒他的。但在感情以及更具体的细节上的把握,就不是那么容易就做到最好的。手势不一,触键的力度、角度不同,甚至是演奏时心中的感觉不一样,弹出来的声音,也就完全不一致。

    偏偏现在秦放歌的耳朵又是世界上最为敏锐的,他拿来做对比的,也是脑海中听过的那些世界最顶级钢琴家的演奏。

    正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弹钢琴的很多细节,如果没有经验丰富的老师指导的话,就只能靠自己去摸索。

    现在秦放歌也正在走这条路,现在要他去做创新还有点强人所难,但模仿大师,却是他可以做到的。

    他也坚信,在模仿这条路上,走得久了,会有他自己的理解。当然,他并不认为,那些钢琴大师们的处理,就是最完美的。但就目前而言,他们的演奏他们的处理方法,能得到大家的认可,就说明有相当的可取之处,他现在就是要尽量理解吸收其中最优秀的部分,摒弃不好的。

    这首奏鸣曲一共五分钟左右,秦放歌对比着自己和大师演奏的不同,不停摸索,有时候在一个和弦音的处理上,都要重复个十几二十遍,从各种角度力度都做出尝试,力图找出最符合前后环境的那些音符来。

    这期间,他东摸摸西弹弹,再没有完整地弹下去,听得宁秀佩都有些心痒痒的,有他这么折腾人耳朵的吗?

    可即便是这样,他看似胡乱折腾,还是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和精力,才进琴房半个小时多一点的时间,他额头都开始冒汗了。

    一直默默关注着他的宁秀佩连忙叫住他,让他把外衣脱了,还拿纸巾给他擦汗。

    秦放歌也就歇息片刻,还关心母亲站着太累。

    宁秀佩笑,“我们当老师的,都站习惯了!”

    说了几句话之后,秦放歌又开始练琴,还是像先前那样,一个个音符,一段段和弦去做尝试,他似乎选择了最笨的办法,努力去还原他目前认为最美的声音。

    但他自己似乎并不觉得枯燥无趣,反而折腾得越发起劲来,他感觉更像是在锻炼他自己的基本功夫和超强的记忆能力。

    只是难为了宁秀佩,耳边听着杂乱重复的声音,不时还要拿纸帮他擦汗,她这时候后悔没带毛巾来了。lt;!章节内容结束g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