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明星音乐家 > 第八百三十九章 惊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放歌现在做采花贼的功夫已经练到炉火纯青,只是想要不惊动宁秀佩她们还挺简单的,席晚晴别墅保安那边,他就无计可施了。    . d t  . 这也就说明了为什么他和席晚晴的关系,甚至是和徐晶她们不知道算不算“露水情缘”的关系,都被她们各自家里人知晓。他们有背景,想查起来并不难,再高一层的话查起来就更简单。

    但他其实并不算太在意,顶多也就是个人作风问题,接受道德上的谴责,这男女双方你情我愿的事情,法律上还是拿他没什么办法的。也正如他跟席晚晴所说的那样,他的音乐也并不会受到这些事情的影响,就算名声形象毁了,音乐作品依旧存在那里,让时间来证明一切就行。

    秦放歌不是唐璜,也不是阿隆索,不是苦逼的天才莫扎特,也不是帕格尼尼那样的魔鬼天才。他还是有点大男子主义和洁癖的,像帕格尼尼那样和"ji nv"混一起,他还是拉不下那个脸。也就有开后宫的梦想,话说这不是所有穿越重生男主角的标配么!

    这样一想,秦放歌的心结也去了很多,也在心底暗自感叹,“果然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只要拉下脸来不要,一切都好说。”

    这上午秦放歌本没有出门的打算,陈瑜珊和江思媛两人也都要忙她们自己的事情,练歌的练歌,练舞的练舞。

    可吃早餐的时候,宁秀佩却跟他讲,“你不去学校卿她们?”

    宋子萱插嘴道,“大哥哥你真没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

    其他几个都笑,秦放歌也笑着摇头,宋子萱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那说明你爱得不够深!”

    “小姑娘懂什么情啊爱啊的!”宁秀佩开始瞪人,宋子萱赶紧乖乖闭嘴,她也对秦放歌说,“反正你上午没事。去学校挺好的,她们排练的也有你的作品,上电视节目就要尽量做到最好。”

    秦放歌说相信她们,宁秀佩却说,“光是相信是不够的!还要督促一下她们,她们的演奏就真的那么完美?我不见得对吧!你对她们要求低,放纵她们的话。反而是害了她们。不光是我,家长们都是这样想的。你这个顾问。指导,还有老师,就应该负起责任来。

    然后,她还一副过来人的姿势语重心长的道,“而且,你和宝卿的关系也要继续巩固,女人都是希望爱人关心自己爱护自己的,没有哪个女人例外!我现在其他方面不担心,就拍在感情上面给我搞出什么事情来!”

    宋子萱姐妹听了都乐呵呵的笑。但都没再插嘴。陈瑜珊和江思媛听着就好,歌苦笑的样子也蛮有意思的,“我去还不行吗?说得那么严重……”

    “响鼓不用重锤,反正你自己做的事情要自己负责任才行,我们能帮你也挺有限的。”宁秀佩继续说教道。

    一大早就接受教育,秦放歌差点就以为昨晚的事情曝光了,可况也不像。当然也有可能是她们女人的第六感特别准的缘故。

    不过宋子萱姐妹也没开心多久,因为宁秀佩不带她们出去玩,还是让她们自己在家里做练习,同样也布置下了任务给她们。两姐妹用小眼神跟秦放歌求助,可他小心眼,只当没根本不给她们求情,让两姐妹的小嘴都撅得可以挂上瓶子。

    然而还是无济于事,秦放歌开车载着宁秀佩先去音乐学院,顺道把江思媛送到公交站。这姑娘挺礼貌的,下车前还特别谢谢宁老师以及秦放歌。宁秀佩也嘱咐她好好练习,距离艺考的日子不远,还有。“你跟何老师商量下,现在也差不多是时候把参加考试的舞蹈排出来。”

    “好的,谢谢宁老师,到时候还要麻烦秦师兄帮忙。”江思媛其实一直都挺淑女范,除了当初被怂恿着跟秦放歌表白的时候。

    秦放歌笑道,“举手之劳,媛媛加油呀!”

    “我会尽全力去拼搏的!”江思媛点头,她从这坐公交车过去也就二十来分钟,来燕京的这些时日也都熟悉了环境。

    秦放歌并没有跟林宝卿她们说今天会过去,电话互道早安的时候也没提这事,这次过去也算给她们一个惊喜。宁秀佩还要多教儿子一些常识诸如女人心思,还讲,“宝卿心底善良性格温婉但也是女人,虽然对你也没太多要求,但多关心爱护她一些总是没什么错的。”

    秦放歌只能点头,不得不说的是,宁秀佩身为女人也是过来人,对林宝卿她们这年纪的姑娘心思特别了解。她自己当初可没林宝卿这么多烦恼,秦华凯尽管也很高大帅气,但在两人关系中,却一直是宁秀佩牢牢占据上风,哪怕确定关系之后,对她依旧忠贞不渝,有种她下嫁给头脑略显简单的他的意味。后面的家庭生活中,更是如此,偏生秦华凯还甘之若饴。

    但宁秀佩瞧着儿子秦放歌可不像他老爹那样单纯,有这样的颜值和才华,天生就有着招蜂引蝶的资本,就不能把持得住。

    一路接受老妈的教诲,很快就抵达音乐学院停车场,滕舒婷载着表妹李若离刚停好车。她们下车放歌的车之后,李若离还问滕舒婷,“我是不是眼花,放歌了!”

    “的确是他!不知道是不是来学校有其他事情?”滕舒婷仔细确认了一下,秦放歌开的车其实挺好辨认的,虽然外表很低调,但放眼音乐学院也就只有他这一辆“低调的奢华”。

    宁秀佩先下车和她们碰头,两女生也都礼貌的打招呼,“宁老师早上好!”

    “舒婷若离早上好,衣服都选好没有?”宁秀佩脸上带着微笑关心道。

    滕舒婷说没有,“今天下午还得再去秦放歌今天的演出完毕后就能暂时告一段落吧!”

    秦放歌说不太清楚,“反正暂时不会回江城过年!”

    滕舒婷还夸他心态特别潇洒,秦放歌却道她这是在贬他,宁秀佩和李若离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宁秀佩也关心一下她们的排练情况如何,是如何安排的。李若离也就汇报一下,这样的时候,她们的父母没必要过来。

    滕舒婷则跟秦放歌说些她们的想法。比如在歌曲风格和服装上的统一。也想听听他的意见,秦放歌倒是挺谦虚的,“我相信你们,这方面也真不是我擅长的领域。”

    “你还是太谦虚!这可不太像大出风头人的风格。”滕舒婷仍旧不忘笑他。

    秦放歌当即抗议道,“喂,我不还是那个我吗?”

    滕舒婷问他,“会不会感觉身上压力很大?”

    秦放歌说还好。“反正就那样,习惯就好!”

    “你就不担心被曝光?”滕舒婷压低声音道。“现在这么多人都在的一举一动,随时都想爆出个大新闻来。”

    “还好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秦放歌还是挺淡定的表情,脸上微笑也没丝毫改变。

    “哼!要真有曝光的时候,么收场!”滕舒婷觉得这家伙已经完全进化成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节奏。

    秦放歌很是洒脱,“何必想那么多自寻烦恼。”

    “好吧,算我瞎操心,我们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滕舒婷无奈道,干脆也不再提这茬。把话题重新转移回参加电视节目的事情。她们人多事情也多,准备起来的繁琐程度,感觉比秦放歌准备音乐会歌剧演出还要麻烦。

    去教室的路上,还碰上宋娴韩薇钱淑媛谢晓娟几个,她们也都礼貌的跟宁秀佩打过招呼,谢晓娟还问秦放歌说,“没听宝卿说起你今天会过来呀!”

    “是宁老师想你们了。我载她过来”秦放歌笑道。

    谢晓娟乐,“宁老师真好!你呢,就不想宝卿?”

    “男人要含蓄一点!”秦放歌回答道。

    “切,男人要主动一些才是好不好!不表现出来人家怎么知道你的心意呢!”钱淑媛插嘴说,“我们都知道,宝卿很多时候。都只是把话藏在心底不说而已!”

    秦放歌虚心受教,“嗯,我得多关心关心她!”

    “这就对了嘛!”谢晓娟越发乐了起来,眼神中都带着一副孺子可教的意味。

    一路聊着到了201教室,左书琴林宝卿还有黄静她们都已经到了,也就住家里的冯璐璐王紫梓潘琳娜还没赶到。黄静肖静茹加奈子几位外地过来的家长,也都被她们劝着去点或者休息没过来。

    放歌和宁秀佩出现。女生们都挺开心的,礼貌的问了宁老师好之后,左书琴还笑秦放歌,“挺懂浪漫的呀!这惊喜,们家宝卿乐得!”

    秦放歌笑,“我可不敢居功,我是跟宁老师学的。”

    姑娘们都呵呵乐,宁秀佩也笑,“他啊,巴不得一直宅在家里。”

    大家都点头,觉得这很符合他的性格,当然也没什么不好,要是坐不住不能静心的话,也很难创作出那么多优秀的音乐作品来。他肯出来,也是为了林宝卿以及她们的事情,心底肯定是有些感动和感怀的。

    林宝卿笑靥如花,“谢谢宁阿姨!”

    黄静也讲,“别人都以为我们学音乐的最懂浪漫情调,其实也不完全尽然。”

    左书琴说,“我们的浪漫更多在我们的音乐艺术上,生活上的话,和普通人其实没什么差别。”

    “追求精神的共鸣才是最高的境界。”宁秀佩也说。

    大家都纷纷点头,女人心思天生细腻敏感,也不太会像男人那样用下半身思考,她们大都为爱而性,爱或者说是精神,总是放在首要位置的。

    宁秀佩也没太过打扰她们,左书琴也组织着大家准备排练,只等王紫梓她们到就开始。

    宁秀佩和秦放歌坐在教室后面,她很快又有意见,问左书琴道,“感觉这教室还是小了点,要不要和学校商量一下,换个大一点的排练场所?”

    秦放歌对此表示支持,“被学校收编的话,也该鸟枪换炮,学校挪腾一个地方出来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女生们都挺意动的,虽然这地方是她们姐妹在一起很久的地方已经有了感情,但要有更好的练习室,她们也都挺乐意搬过去的。这里主要的问题还是太小了点,要有观众来的话,就要挤得满满当当的。之前是非官方组织,有地方排练就不错,现在有了身份,要求自然要高些。左书琴就说找机会跟学校领导反应一下,这个学期就算了,本来现在也放假。

    秦放歌还自告奋勇说他可以开口提的,“要尽到我顾问的职责。”

    女生们都挺乐的,王紫梓和冯璐璐潘琳娜赶到教室之后,感受到惊喜,羡慕了林宝卿一番之后,就准备开始这天的排练。她们的主要精力还是花在那首民乐大合奏曲《锦瑟华年》上。其他流行向的音乐,对她们来说完全不成问题,她们也不想浪费秦放歌的时间在这上面。

    《梁祝》的话只能暂时先放一放,等把这段时间忙过去再集体排练。但滕舒婷还是要求大家,有空的时候就多谱,熟悉并练习一下各自的角色。她们的时间都挺紧张的,以至于王紫梓和陈天虹几个就经常在感叹,“我们这什么命啊!忙得连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

    潘琳娜黄静就笑她们,“那你们也得先找到可以谈恋爱的对象才行!”

    王紫梓虽然自信满满以她们的条件,不愁找不到好男人。但事实却是,真不容易找到!

    她们的演出压力也挺大的,要怪的话也只能怪到秦放歌头上,谁叫他没事创作那么多音乐,让她们都舍不得放弃,要秦放歌说给其他人也是想都别想!

    王紫梓还记挂着她的《长恨歌》,至于陈天虹,大家都清楚,她的《琵琶行》一年半载都练不好。

    前路漫漫,更别说还有乐团的集体排练,这也是重中之重,还真没什么谈恋爱的时间。她们姐妹中唯一恋爱的林宝卿,绝大部分时间也都和她们在一起,也是因为秦放歌本身更忙的缘故。(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