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贞观国祚 > 第三百七十一章 鲜花插在牛粪上

第三百七十一章 鲜花插在牛粪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泰闹着要办的那个什么台球大赛,终于在南山开幕了,这玩意如今还未推广,除了发改委的那些小官吏,就只有长安城的部分勋贵接触过,不过不知道李泰是怎样劝说李二,反正大唐皇帝陛下确确实实报名参赛了,只不过没见着李二人,据说是打进决赛的才有资格与他一决高下,这样一来那这冠军归属还有什么悬念?谁敢赢他?

  萧冉自己也报了名,只是抽签时运气不大好,跟老程和公孙武达分在了一组,这两个老匹夫一个比一个会耍无赖,母球进了也算分,这他娘的还怎么玩?

  明明就不是个会打桌球的,偏偏把着杆子不放,按照规则,每场比赛实行单场淘汰制,最后分数最高者晋级,当着那么多观众的面,两个老不羞一点脸皮都不要,明明球没打进洞,还悄悄用手给刨进去,当所有人都是瞎子似的,就这,偏偏还有人叫好!

  一群马屁精!

  萧冉把杆子扔在一旁满脸的郁闷,看到在一旁执勤维护治安的程处默,顿时知道气该往何处撒了,偷偷朝程处默勾了勾手指,把他引到没人的地方,趁其不注意,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

  搞不赢你,还搞不定你儿子?一拳下去心情变得舒畅多了,而程处默却如同一只便秘的大虾,躬着身子半天直不起来。

  好不容易起来了,这家伙也不发怒,嘴里嬉笑着继续挑衅道:

  “就这点力气?你不是挺能打么?没吃饭?看在咱俩是亲家的份上,哥哥我即便再挨上几拳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就是欠收拾了,自从来到大唐还没有谁在自己跟前提过这种要求呢,必须要好好满足满足他!

  程处默见萧冉磨掌擦拳似乎真的要继续招呼自己,撒开腿就往外跑,萧冉自然不打算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最近肝火特别旺,尤其是在听说李二准备把自己女儿嫁给高履行之后,这他娘的不是乱了辈分么?

  高士廉是长孙无忌的舅舅,那么他的儿子就该跟长孙无忌同辈,连带着和李二,长孙两口子,也该是同辈,现在李二要把东阳公主尚给高履行?真够乱来的!

  而且东阳公主才几岁?上回去永安坊的兰陵侯府里做客时,自己见过一面,小丫头还处于换乳牙的阶段,怎么就要嫁给已经三十好几的老家伙了?

  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实在是让人心烦!

  “行了,知道你不痛快,打两下得了,再打哥哥可就要还手了!”

  跑到没人的地方,程处默气喘吁吁的朝萧冉摆摆手,身上还穿着盔甲呢,经不起这么剧烈的奔跑。

  萧冉叹了口气,一屁股坐路边的石凳上,满不在乎的说道:

  “谁说我不痛快了?本侯痛快的很呢,既不用在宫里上朝站岗,也不用看见那些讨厌的人,日子过得美着呢!”

  程处默嘲讽道:

  “你装,你再装!你瞒得过别人瞒不过哥哥我,咱俩认识这么久了,你什么脾气我不知道?心眼小的就跟针头似的,别说做哥哥的没提醒你啊,高士廉可动不得,否则会大祸临头!”

  萧冉奇怪的看向他:

  “谁说我要动高士廉了?人家可是威风凛凛的国公,声名赫赫的吏部天官,我不过是一介小小的侯爷,胳膊怎么拧得过大腿?”

  程处默对萧冉的话嗤之以鼻:

  “别人说这话我信,你说这话我一个字都不信,能以区区几千兵马纵横吐谷浑的家伙,会被高士廉的名头给吓到?”

  萧冉闻言干笑两声,拍着他的肩膀眨了眨眼:

  “我说的是真的,高士廉那是谁啊,岂是我一小小侯爷就能撼动得了的?”

  程处默将信将疑的打量了一会儿萧冉的表情,然后才点点头道:

  “这样最好,我爹都让我劝劝你,说就把高士廉当个屁,放了也就放了……”

  萧冉撇撇嘴,老程这话说得轻巧,放屁不也有动静?最不济也能闻到一股子馊味不是?

  又打闹了一阵,两人结伴而归,还没走到门口,就看见王颔急匆匆的迎了上来:

  “萧候,你可让老奴好一顿找,赶紧的,陛下召见!”

  萧冉一愣,李二什么时候来南山的?怎么没看见李二的大驾卤簿?

  “王公公,陛下召我何事?”

  萧冉跟在王颔的身后心里有些忐忑,总觉得李二忽然召见自己没什么好事。

  王颔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萧冉一眼:

  “萧候去了就知道了,老奴可不敢多嘴。”

  跟着王颔屁股后头七拐八拐,最终来到了李泰他们的宿舍楼下,抬头瞥见李二正站在三楼的阳台对着远方眺望,萧冉连忙躬身请安:

  “臣萧冉拜见陛下。”

  李二拍着栏杆言简意赅:

  “少废话,赶快上来!”

  三两步上了楼,一推开门,没想到不但长孙也在,李泰跟李恪哥俩也端端正正的跪坐在旁边。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这俩个家伙犯错了?大学的宿舍地板可没装软榻,全是硬邦邦的砖石,跪坐在这种地板上的滋味可不是那么好受。

  “朕这次是微服私访,没有那么多繁缛礼节。”

  李二挥挥手让又打算行礼的萧冉赶快入座。

  刚心里还在笑话李泰哥俩也不怕硌着膝盖,没想到这会儿就轮到了自己,既然李二已经发话了,萧冉只得硬着头皮跪坐了下来。

  然后在萧冉疑惑的目光中,李家哥俩又忽然起身,不知道从哪搬来的一方小案几,又端出煮着茶壶的小火炉放在上面,李泰这个马屁精甚至还把自己的枕头铺在了李二跟前,等李二就坐后,这才又恭恭敬敬的坐回了原位。

  从始至终,长孙都没发一言,只是淡淡的看着这一切,并接过李恪递来的茶汤勺轻轻搅拌着还未煮沸的茶壶。

  这是要干什么?奏对啊?皇后作陪,皇子充任起居郎,这规格也太高了吧?

  萧冉心里惴惴不安,不知道李二想要问什么,别自己答不上来就闹笑话了,竖起耳朵,打起十分精神等待李二发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